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五章 晋南集团

第一千零五章 晋南集团

    进入十一月下旬的石门,刚降过一场雪,从飞机的舷窗往下望,白皑皑的一片,叫人有一种世界清净的错觉。

    从通道往外走,看到成怡穿着橘黄色的外套站在接机大厅里等候,柔美明净的脸蛋,高挑拔挺的身姿、高雅娴静的气质,引起过往乘客的频频注目,但她只是温柔的朝他望过来,叫沈淮心里泛起一阵暖流,走过来不顾他人妒忌的眼神,将成怡搂在怀里,问道:“等了很长时间吧?”

    “还好,就晚点了半个小时。”成怡拥着沈淮的臂膀,柔声问道。

    沈淮与成怡取了行李箱,联系上在停车场等候的司机,在暮色里坐车赶到省委家属大院;成怡她爸也随后从省政府赶了回来。

    在饭桌上,沈淮将成立淮海国资的方案细节,说给成怡她爸知道。

    “这次淮海还是走到了前面,冀省暂时还没有筹备这么一艘重型国资航母的条件,”成文光听了轻轻一叹,他心里也清楚淮海省能有条件最先成立国资管理公司,也是这几年来徐沛、李谷等计经系官员在淮海省致力推动国企改制的一个结果,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梅钢也深度参与,故而走出第一步的最大阻力被极大的消除,而这些条件还不是冀省现在能具备的,冀省即使强行去做,也只是换汤不换药,又说道,“虽说以不变应万变是最为保守有效的方式,但也需要有更积极的姿态……”

    虽然可能会被卷进更深的派系斗争漩涡,成文光还是不希望沈淮就此畏首畏尾、过于追求平衡。无论是当下,还是将来,都不大可能会是一派独大,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积极向上的姿态即使会遭受到一些不可预见的阻力,但终究是压制不了的。

    “渤海湾协同发展的问题,徐省长这次也有提及,而既然徐省长在淮海湾大力推动区域协作、地方横向联合发展,对渤海湾京冀静海三省市区域合作,他自然也是持支持态度,”沈淮说道,“不过,更具体的方案跟思路,清河那边提出也许更合适一些,我也跟纪成熙约了明天在石门见面。”

    淮海国资筹建方案,沈淮没有跟蒋益彬争一把手的位子,担任党组副书记兼总经理更多的是负责日常事务,而重大建设及投资项目决策权以及主要人事任命,还是归于蒋益彬领导的党组及监督执行委会员。

    这样的妥协方案,除了能叫徐沛更加坚定推动成立淮海国资的决心之外,除了他要在未来的派系斗争里保持相对独立、保持只与计经系维持有限合作之外,还有一个目标,沈淮也是希望能换徐沛在推动京冀、静海三省市的渤海湾区域合作能发挥一些作用。

    计经系除了中央计经、财政金融系统外,在地方上的大本营主要还是在静海。

    徐沛当年也是从静海的滨海新区党工委书记的位子,被田家庚请到淮海担任徐城市委书记的——而此时的静海市委书记高奇云,身为政治局委员,要比普通省市一把手的地位更高,也基本上是计经系下一届将要进入中央班子的核心人物。

    徐沛与高奇云的关系也极密切,高奇云主持静海市政府工作时,他曾给高奇云当过市政府秘书长——推动京冀静海三省市的渤海湾区域合作,徐沛还是能从旁发挥一些影响力的。

    虽然推动渤海湾区域合作,将是成怡她爸登上冀省省委书记宝座的关键一步,但核心工作还是要纪成熙去做。

    纪家老爷子年前不幸辞世,纪系从此就隐性化,但纪家在政军两界的影响力不容谁能随便小窥的。无论下一届中央班子计经系与胡系谁占上风,纪家的影响力都会成为最重要的平衡力量。

    而在各方面的全力推动之下,为期五年、总投资近四百亿的晋煤东出南线工程一期也终于在年中时建成投入试运营。

    在晋煤东出一期工程建成之后,晋南集团也就一跃成为拥有四千万吨煤炭生产能力、发电能力超过两百万千瓦装机容量、拥有八百公里重载铁路以及三千万吨港口吞吐能力、总体规模超过淮能集团三倍的骨干央企……

    晋南集团的党组书记、董事长周亭伟曾给纪老爷子担任过秘书,但在纪老爷子辞世后,谭珺的父亲谭石伟也以独立董事的身份,进入晋南集团的董事会。

    横穿冀南的八百公里石清重载铁路亦是晋南集团独力建设,而将要推动的“晋电入京、入冀”超高压输电工程,也将是晋南集团充当主力——未来冀北滦城港、秦皇岛港、静海港的主要竞争合作对象,也是此时晋南集团占据主导地位的冀河港;冀河港当前形成的四千万吨年吞吐能力,晋南集团就占有四分之三,未来也会进一步扩大输煤码头的建设,最终要形成两亿吨的输煤能力。

    故而无论是从纪家的影响力,还是纪家已经实际在晋南、冀南形成的煤电、输运联营规模及影响力,推动京冀静海三省市在渤海湾的区域合作,纪成熙或者说纪家都是最合适的主力推动者。

    **************************

    不仅纪成熙,晋南集团党组书记周亭伟以及纪成熙的姨夫谭石伟等人,也都在次日赶到石门;成文光还是请纪成熙等人到家里吃饭谈话。

    知道淮海要率先成立国资管理集团的事情,纪成熙、谭石伟、周亭伟他们都是颇为吃惊,但想想淮煤集团、淮海融投、东江电力、淮海电气等淮海省骨干企业的成立或振兴,都跟梅钢以及计经系有着直接的关系,这几年来实际已经为淮海国资成立铺平的道路,而冀省这边的工作还刚刚开展,条件自然远不如淮海成熟。

    晋煤东出南线工程一期建成之后,晋南集团在资产过百亿的骨干央企里已经能排名到十二位,但想到淮海国资成立之后的规模,晋南集团作为纪系鼎力支持发展的骨干央企,竟也是远远的不如,周亭伟当着成文光、沈淮的面,都禁不住的摇头感慨道:“淮海现在就能成立国资集团,还真是让人心情复杂啊……”

    晋煤东出南线工程,要只是单纯从冀南过境,能给沿线地区产生的附带经济效益很有限,同时又对冀北的输煤线、输煤港口形成竞争,故而冀省地方长期以来对南线工程的态度都是模糊不清、不予实际性支持的,无论是冀河港还是重载铁路,前期都是晋南集团一家出资建设。

    晋煤东出南线工程启动于九五年,原计划是要在零一年底建成,但在成文光到冀省担任省长之后,梅钢系与业信银行统共通过各方形式,为晋南集团提供了近五十亿的建设资金,是工程能提前一年半时间建成的关键。

    而这几年来,梅钢系直接参与冀河港、冀河新区的建设跟产业发展,也陆续投入愈两亿美元的资金,是清河市这几年来招商引资最重要的成就之一;而间接促动燕京钢铁在冀河建设生产基地,对清河市的发展意味更为重大。

    燕钢在冀河的三百万吨炼钢产能新厂即将投入生产运营,同时又与清河市计划在冀河港筹备建设更大规模、炼钢产能逾千万吨级的钢铁产业基地,将直接推动清河工业发展、产业升级,同时又将与晋煤东线南线工程以及其他产业集群的发展一起,直接推动清河成为环渤海湾区域的重要一极。

    这对纪成熙在清河乃至冀省的地位巩固、获得声望,起到关键的作用。

    同时随着冀河港产业集群的发展跟崛起,石清重载铁路、冀河港除了输出煤炭之外,还将附带巨大的经济效益,也将极大减轻晋南集团未来的运营压力——清河市快速发展起来,不仅地方上会有更多的资源,也能吸引更多的外部资源,参与南线工程后续的建设。

    从这些角度去看,纪家当时推波助澜助成文光到冀省担任省长,是相当成功的一步棋:无论是成文光,还是沈淮都是纪系极好的合作者。

    虽然梅钢系在淮海的发展更为迅猛,叫人心里有着复杂的感觉之外,后续的合作无疑还是要坚定的继续下去。

    纪系推动晋南集团成为南线工程的建设主体,在晋南拥有地质储量逾三百亿吨大煤田的开发权,但工程启动之初,晋南集团手里并没有建设资金,近四百亿的建设资金主要来自银行贷款。

    虽说晋南集团此时承担着四百亿的巨额债务,但还要去建设二期工程,扩大南线的输煤能力,还要投入巨资发展煤电联运,推动“晋电入冀、入京”工程建设,未来对资金的渴求还是巨大。

    这次周亭伟、谭石伟与纪成熙一起过来,除了推动京冀静海三省市的环渤海海区域合作之外,还有着更具体的合作事宜要找沈淮、找成文光谈。

    淮海国资的成立,虽然周亭伟等人听了心情有些复杂,但对晋南集团也是一个好消息,这也意味着沈淮手里将掌握更多的资源来推动双方的合作。

    面对晋南集团的资本渴求,沈淮说道:“淮海国资成立后,为优化、改善省国资的资产结构,会适当缩减产业方面的投资,加大未来收益更明确的基建、能源方面的投资,晋南集团要是能将石清铁路的资产拿出来组建股份公司,淮海国资可以购入百分二十的股权……”

    南线是个系统工程,晋南集团从来都没有无意对石清铁路百分之百的控股,但由于冀省最初对南线工程兴趣缺乏,最终总投资逾一百五十亿的石清铁路,除了发行五十亿的债券之外,其他近百亿的投资都是由晋南集团一力承担。

    晋南集团要是将石清铁路的资产拿出来组建股份公司,哪怕是净资金折算转让给淮海国资20%的股权,也能回笼二十亿的资金。

    “淮海国资刚成立,你就将二十亿的资金转让省外,你不怕淮海省里有人戳着你的脊梁骨骂?”纪成熙笑着问,他跟沈淮打交道很久,知道没有这样的好事落到他们头上来。

    “晋南集团下一步要重点推动煤电运营,要推动晋电入冀、入京工程,想必对电力设备制造这一块也感兴趣,”沈淮说道,“晋南集团可以拿20亿入股淮海电气啊……”

    “你看,我就说没有什么好事吧?”纪成熙跟周亭伟笑道。

    周亭伟哑然失笑,但细想沈淮的建设,晋南集团似乎没有任何的资金收益,但这般捣手对双方却有颇大的好处。

    晋南集团未来的发展核心还是要成为能源型超级企业,大规模的由煤入电是必然要走一步,电力设备制造一块即使不愿意放弃,此时也没有能力进入,拿出石清铁路20%的股权,交换淮海电气近20%的股权,也许是当下比较合适的一步棋。

    只是淮海国资从中捞到的好处未免太多了一些:

    淮海电气组建是沈淮刚刚推动淮海国资改制走出的一步大棋,也是梅钢系对淮海省国资体系渗透最深的一步棋——要是沈淮直接在淮海国资内部拨20亿资金给淮海电气用于发展,惹来的争议会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

    沈淮拿20亿购入石清铁路股权,改善淮海国资的投资结构,最终这20亿再经晋南集团的手转入淮海电气,淮海电气就能获得20亿的发展资金——而对淮海省来说,资金进出平衡,没有资金流出,即使别人对沈淮主要意图旨在推动淮海电气的发展心知肚明,也会因为纪家跟晋南集团的参与而保持沉默。

    而一旦晋南集团对淮海电气出资持股,未来晋南集团大力发展煤电、发展晋电入冀、入京,淮海电气也能迅速进入华北等地的电力装备市场。

    更重要的,这次的股权置换,能使纪家、晋南集团与淮海省、与梅钢系搭起一座更直接的合作桥梁,这座桥梁也许是徐沛此时所急需,但想想,这座桥梁对纪家、对晋南集团也非没有大的好处。

    计经系与胡系的斗争,纪家与晋南集团不是说想置身事外,就能置身事外的,不然的话,渤海湾区域合作,还要不要去推动?

    梅钢及淮海国资集团未来能对晋南集团的支持,还是有限度的,但计经系占大势的静海近在咫尺,以后要想从静海争取更多的资源,双方更密切的推动区域协调发展,纪家与晋南集团还是要跟计经系保持更密切的合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