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八十九章 用人

第九百八十九章 用人

    田家庚刚到淮海时,从计经委系统及国企抽调一批干部,补充地方党政机关,主要是希望能强干扩枝,增加地方基层发展产业、搞活经济、加强改制改革工作的能力。

    周伟民也是在这个背景之下,直接从原野汽车工业公司总经理助理的位置上,调到北塘区任常务副区长。

    地方上的计经、国企系统,与中央的计经系还是有很极大的区别,并没有脉络清楚的辖管关系,更多程度的则为地方派势力所深层次渗透、掌握。山头林立的地方国企,更是地方派势力的聚集地;一家家附近在地方国企身上的三产公司,更是与地方派实权人物或多或少有着直接的利益纠缠。

    故而徐沛主持徐城地方工作期间,对调入徐城各级党政机关的这批地方计经系官员,基本上都是既用且防;能真正得到徐沛重用的,还是像曹政江、郭成泽这些或有清晰脉络、或经故旧推荐的官员。

    周伟民这些从国企调入地方党政机关的官员,反而被边缘化了。

    周伟民坐车赶到尚溪园,与秘书推门走进包厢,热情洋溢的欠过身子跟沈淮、谢成江握手寒暄,临了又问张德华:“你又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怎么也跑过来蹭饭吃?”

    张德华倒是个趣人,摸着微秃的脑袋瓜子,说道:“有人请政府办赵副主任吃饭,我给拉过来凑数,看到郭庭、陈局长在这里,就过来打个招呼,刚才都闹了一个乌龙,没将沈主任、谢总认出来……”

    周伟民心想张德华有什么资格认得沈淮、谢成江这样的人物,猜想多半是他那张臭嘴得意忘形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但见沈淮、谢成江脸上都有笑意,也就略过不提这茬,只笑道:“那你等会儿自罚一杯再走,”又与郭庭握手,“我都有好一阵都没有见到你了。”

    虽然周伟民热情洋溢,但沈淮还是能从他的眼睛看到疑惑跟不解,心想周伟民心里大概也是困惑,自己怎么会专程找上郭庭这颗“闲棋弃子”?

    虽然说在他的狙击之下,浦成集团的轿车项目没有问世就胎死腹中,一度曾有希望红极一时的郭庭在浦成集团也成了过气的角色,但沈淮看得出周伟民也确实颇为欣赏曾共事多年的郭庭。

    沈淮暗感地方上的关系错综复杂、枝蔓纠缠,心想郭庭从原野汽车出来进浦成集团,替赵沫石负责轿车项目,代表浦成集团在原野汽车工业集团与东狮汽车厂两头搞“远交近攻”,周伟民在其中也可能是发挥了些推波助澜的作用。

    当然了,沈淮也不会去深究太多,像郭庭、周伟民这样在地方、国企工作十数二十年、才干出众、能力得到人可的中坚分子,本身就跟地方上的关系网紧密的渗合在一起,不可能是割离的。

    水至清而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赵沫石作为徐城最大的民营上市企业,又是省长徐沛的座上宾,可以说是徐城地方势力的代表人物,周伟民此前为浦成的轿车项目推波助澜,甚至期待籍赵沫石拉近与省长徐沛的关系,这样的心思并不会叫人费解——沈淮心想他要大刀阔斧的做些事情,就不能被官场上的这些藤蔓缠绕住手脚,此时自然也是神色从容的看着周伟民与郭庭寒暄旧情。

    周伟民在电话听陈德林说沈淮坐车经过车祸现场,是专程赶到东市巷来找郭庭的,他心里自然是困惑费解,他刚才坐车过来,心里就想过无数种可能,与郭庭说了一会儿话,就又半真半假的问沈淮:“听说沈主任今天到东市巷是专程找郭经理,不会是想再请郭经理回原野工作啊?”

    周伟民看似不经意的一问,却是叫在座的诸多人心里砰然而动。

    谢芷本就这样的猜测,沈淮这些年来用人从来都是天马行空、大刀阔斧,不走寻常道,她虽然对郭庭这人不怎么了解,但想他能得赵沫石、周伟民等人的器重,应该是有能力的一个人。

    谢成江也是疑惑的又打量了郭庭两眼,心里怎么都想不明白沈淮会用郭庭这个人。郭庭有没有能力,他不知道,周伟民曾要用他到北塘区负责企业办工作,想必是有些能力的,但关键的问题不在这里。

    虽然沈淮跟赵沫石之间没有在原野汽车工业集团改制一事上撕破脸,浦成集团最终还将参与可转债的认购,但真正知道内幕的人都清楚赵沫石更想直接做轿车项目,甚至不惜露出獠牙对刘继周下恶手,这一切都受挫于沈淮的强势介入,赵沫石心里能对沈淮不恨之入骨?

    郭庭是浦成集团的经理,即使因为轿车项目的夭折,地位变得不再重要,但始终是赵沫石的人,沈淮对人才有必要饥渴到这种程度,一直要将郭庭从浦成集团挖出来,再请回到原野汽车去?

    郭庭心里自然也是大震,他想到一万种可能,都没有奢望过沈淮会请他再回原野,只是他了解周伟民,周伟民看似开玩笑的一问却绝非无的放矢,不然不就是自找没趣吗?

    陈德林、张德华等人坐在旁边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他们在周伟民面前都没有插话的资格,更何况是这段时间成为众人议论焦点的淮海省新贵人物代表沈淮。

    沈淮眯着眼不置可否,笑着反问周伟民:“周书记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心里巴望啊,”周伟民哈哈一笑,但他也没有将重点放在郭庭有没有可能回原野汽车这个话题,稍稍岔开道,“省汽是北塘的支柱企业,在渚新区建的厂子并进东狮集团,省汽留在北塘的,就剩下老厂那么点资产。区里一直都在猜测省国资办会怎么处置省汽留在北塘的厂子,其实都是怕省里将老厂干脆利落的处置掉。那样的话,北塘的财税就会少一大截,员工安置对地方上来说也会是很大的问题。虽说省汽这几年亏损很严重,但主要是新上线的轿车技术消化能力弱,市场反响差,而说商用车,特别是中型客车,省汽虽然这些年在市场也相当疲弱,但在技术都还是有些优势的,国内最早的客车专用底盘就是省汽开发的。就从北塘区来说,是希望省里能重振省汽老厂的,也有计划跟市里提议,找国资办沟通这些问题……”

    周伟民差不多是将要提拔省汽副厂长、在厂办主任的位子调到北塘区任常务副区长的,他调到地方也近五年的时间,对省汽的情况还了若指掌——周伟民虽然只是再作大胆猜测,但他能半猜测半试探的踩到点子上,这眼光还是极敏锐的,看来他调到地方五年时间,才从常务副区长辗转腾挪到区委副书记的位置上,不是能力不够,实在是上面缺乏强有力的援手。

    不过沈淮不知道周伟民与谢家的关系到底如何,听了他的话,点点头,说道:“北塘区就省汽后续发展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找我们沟通交流。无论是改制后的人员安置、社保福利以及闲置用地开发等等,这些都是国资办要跟地方直接沟通的。”

    周伟民刚才有意糊涂话题的焦点,沈淮自然也不会在饭桌上,在陈德林、张德华、谢成江等一干不相关的人跟前直接提及重点,而是将话题扯到国企改制跟地方沟通的话题上去。

    陈德林、张德华等人心里给挠得痒痒的,但他们没有什么资格插嘴问话,只是拿眼瞅向郭庭,心想难道郭庭前段时间被姓沈的打了闷棍,还能在姓沈的手里时来运转?

    更上层的斗争,陈德林、张德华也没有资格知道,但省汽的老厂长、党组书记周大年被到厂调研的沈淮当成孙子训,气得周大年想到省长徐沛那里去告状却被拦在门外的事,在他们中间早就传开了。

    都说省国资办的这个副主任,比党组书记还要强势,是省委书记钟立岷的人,郭庭要是能攀上这么一号人物,可是比跟着赵沫石混还要强。

    他们心里却是羡慕,看不出郭庭有什么能力,怎么每回都能捞到狗屎吃?

    郭庭脑子有些混乱,周伟民与沈淮的对话虽然涂糊到其他地方,但也打开他之前重未敢想的一个思路,怎么能让他再安坐如素?

    谢成江看着服务员将酒水端上来,就站起来拿起酒瓶亲自给众人斟酒……

    酒终宴散,夜色已深,沈淮也没有时间再单独找郭庭谈话,等司机到停车场将车开过来之际,沈淮与周伟民、谢成江等人站在酒店的前厅大堂话别,见没有其他闲杂人等,沈淮就直接跟郭庭挑明今天专程来找他的用意:

    “刚才在酒桌上,周副书记是猜到我的一些心思。我力主将省汽的乘用车部门重组整并到东狮集团,要以东狮集团为龙头,做大全省的轿车市场,但商用车部门除了皮卡生产线,都还保留在省汽;注销的也只是原野轿车品牌。就像周书记所说,原野在中型客车生产技术还有些优势,市场的基础还没有完全跨掉,还有挽救的余地,而东狮集团今后三五年内要集中精力做轿车,所以我需要有新的掌门人,来负责未来以生产客运汽车、卡车等商用车为主的原野汽车工业集团。我问过刘继周,省内汽车行业里有谁会比较合格担起这个担子。刘继周推荐了你。当然了,我跟刘继周说过,东狮集团三年后可以进入商用车市场,而三年后淮海省再争取一张乘用车生产牌照,也不应是难事,所以刘继周推荐你,是不是有其他用意,暂时还不得而知。你自己要是有这个兴趣,可以准备两天,然后再到省国资办来找我谈话……”

    听沈淮这么说,周伟民都有些傻眼,他之前猜测沈淮可能会请郭庭再回省汽,但完全没有想到沈淮会用郭庭全面主持省汽的工作,这意味着沈淮要将周大年、祁建成等一批人都干掉、留一个干净的原野交给郭庭重振河山,而郭庭要是干不出成绩,那就全部是沈淮推荐不力的责任。

    看郭庭之前萎靡不振的模样,周伟民能肯定沈淮没有跟郭庭有过什么接触,真没有想到他敢有这么大胆的用人决定。

    郭庭他自己也是傻在那里,不知要说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