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八十三章 也是千亿

第九百八十三章 也是千亿

    沈淮除了要将浦成拉到跟东狮的同一条起跑线进行竞争外,言下之意还要直接叫停跟北汽的合作,蒋益彬、丁建国等人坐在那里也是面面相觑,脸色沉凝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蒋益彬看了李谷一眼,不知道他心里如何感想。

    原野跟北汽虽然还没有达成最后的协议,但前前后后也谈了一年多时间,现在就轻易出声叫停。要是换了别人,只怕刚张嘴就要被指责得体无完肤。

    北方汽车工业集团,作为国内排名第三的乘用车生产厂商,又是中央直属企业,多少省份眼巴巴的希望能与其此合作,希望能将北汽的生产基地引进到省内来。原野跟北汽展开合作谈判,也是多方面在进行推动,就算是李谷也从中做了不少的穿针引线工作——蒋益彬比丁建国要早大半年调进国企工委准备接李谷的班,对李谷为推动原野跟北汽合作所做的一些工作有所了解。

    换了别人,要是刚上来担任省国资办副主任就叫停跟北汽合作这么重要的项目,大概等于将自己剥光了塞进马蜂窝里;只是有些话是沈淮说出来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

    蒋益彬看李谷的神色如常,心想沈淮应该就叫停与北汽合作的事情,跟李谷有过沟通。

    想到这里,作为国资办主任、党组书记的蒋益彬心里也泛起一丝被漠视的不痛快跟酸涩。

    照道理来说,不要说他是国资办一把手,就是丁建国在调到国资办之前,已经在省经贸委副主任的位子干了好几年,资历都要比沈淮深,但很多时候都是没有什么道理好讲的。

    赵秋华省长在淮海时,一力推动省钢集团发展,一度将省钢集团塑造成淮海的明星企业,到处当成他的政绩炫耀。

    这几年省钢集团的发展速度也不算慢,除了最艰难的九八年,其他年份盈利都有两三个亿,但就是在梅钢的映衬下,就靠着省钢集团这点成绩沾沾自喜的赵秋华临了却落了一个平庸无能的评价,从淮海黯然退场——一个省长,确实不能就靠着省钢集团这点光环就自满。

    梅钢九九年旗下仅上市公司梅溪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净利润就达到六个亿,这个数据是对外公布的,是公开可以查询、核实的,然而梅工股份旗下的炼钢、炼化产能,仅仅只占梅钢整个炼钢、炼化体系20%-25的样子%,外界预计整个梅钢系产业集群九九年的利润总额怎么也要超过四十亿。

    省属经营性国有资产,虽然拥有近两百家系统单位,总资产也要超过一千一百亿,但九九年所产生的利润,甚至仅有梅钢系的一半都还不到。

    这并不是说李谷主持国企工委时,工作不力,实际上李谷主持国企工委两年多来,极大的改善了省属国企的面貌,推动一系列产业转移及重组工作,扭转了整体亏损的局面。

    也正因为李谷在淮煤发展壮大、在淮海融投成立及推动淮煤东出等重要工作中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故而才能调到徐城市长这么一个重要岗位上,也是计经系在淮海仅次于徐沛的旗帜性人物。

    然而,就是在推动淮海经济产业发展之上,李谷的成绩,还是没有办法跟沈淮相提并论。

    在座的苏平、蒋卫平、鲁俊生等人,可能对沈淮这些年来发挥的作用,还不甚了解,但蒋益彬心里是极清楚的,除了梅钢自身体系崛起之外,新浦-梅溪两港的江海联运体系,东华产业集群的整体崛起,以及淮煤东出、淮电东送两大国家级重点工程,沈淮在其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现在沈淮言下之意,要直接叫停原野跟北汽的合作方案,不要说周大年等人阻挠了,就算是徐沛省长想要继续支持原野跟北汽的合作谈判,大概都要考虑再三吧?

    蒋益彬曾以为赵沫石作为徐沛省长的座上嘉宾,总应该能叫沈淮有些顾忌,然而看眼前赵沫石跟沈淮交锋的场面,他才真正感受到赵沫石在省里的影响力,是没有办法跟沈淮相提并论的。

    虽然蒋益彬极度不想承认这点,但眼前的事实又叫他难以否认。

    ************************

    赵沫石不能跟沈淮撕破脸,干巴巴的坐在那里无趣,喝了两杯酒就走开,蒋益彬与丁建国再留下来喝酒也无趣,想着早些告辞离开,或许还能找到地方再喝第二茬。

    就在蒋益彬想要起身之际,曹政江的电话打了过来:

    “益彬,沈淮跟你在一起?”

    “嗯,李市长晚上找我们联络感情呢,我跟丁主任,沈主任都在。”蒋益彬不知道是不是赵沫石离开之后,跟徐沛省长通了电话,曹政江除了代表徐沛,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打这通电话过来。

    “刚才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周大年打来电话,说就跟北汽、浦成的合作项目,要找徐省长直接汇报。徐省长没有同意他过来。徐省长想找你跟沈淮先了解一下情况。”曹政江在电话说道。

    很可能曹政江就在徐沛的身边,停顿了有那么一会儿,他又说道:“既然李市长跟丁建国主任跟你们在一起,徐省长让你们都来一趟。”

    听曹政江在电话里这么说,蒋益彬这时候也能确认徐沛省长跟赵沫石就浦成跟原野的合作应该没有什么默契,不然徐沛省长不可能在赵沫石气势汹汹过去之前也没有暗示,却在赵沫石的锐气叫沈淮击破之后,再有动作。

    蒋益彬拿眼角余光打量了沈淮一眼,近三个月来,沈淮在工委几乎没有什么动作,叫一些人误以为他良善得很,实在是厉害得极点的角色,想他在东华逼走谭启平,又能与陈宝齐、郭成泽分庭抗礼,不是没有来由。

    曹政江说徐沛省长喊他们过来,蒋益彬自然满口答应下来,又将电话里的简要情况跟李谷、沈淮、丁建国说了一遍:

    “周大年打电话要找徐省长汇报跟北汽、浦成的合作项目,叫徐省长挡了回去,徐省长现在让我们到他家,汇报一下相关情况。也请李市长走一趟。”

    既然徐沛省长连周大年一面都不愿意见,这也说明周大年这个副厅级在徐沛省长眼里已经是没有什么价值了,在沈淮、李谷面前,蒋益彬也不介意将他卖个干净,想着以后将他踢到哪个垃圾角落里能图个清静。

    沈淮看了李谷一眼,见他眉头轻皱,心知他也应该搞清楚了今晚各种事情所发生的先后次序。

    徐沛年前视察原野汽车工业集团,就没有表什么态,也没有什么倾向性的暗示释放出来,那今天就只可能是周大年气不过,想直接到徐沛跟前告他的状,以为将事情捅上天总会引起些震动,但是徐沛没有同意见他,差不多将他最后的希望掐灭掉。

    其实到这一步,到徐沛拒绝周大年过来当面汇报,徐沛就算没有倾向性态度,也是明确要将这事完全交给国资办处理,他本人无意直接趟这次的浑水。

    赵沫石见无法影响到徐沛,又不想善罢甘休,才有刚才那番虚张声势,只不是想冒险最后一搏,赌能唬住他跟李谷,赌输了也没有什么损失。

    然而赵沫石的虚张声势没能在沈淮面前奏效,有可能跟赵沫石走得比较近的曹政江,那他就要想着怎么收拾残局了,他不能想让局面发展难以控制的地步。

    徐沛这时候临时起念要见他们,应该是曹政江在徐沛耳旁吹风所致,事情到这一步,也应该有一个结论了。

    **************************

    在推动渚南商务中心发展上,沈淮与曹政江合作还算愉快,没有曹政江会这么轻易就上赵沫石的贼船,这也是沈淮所不能理解的事情。

    看着时间不早,沈淮不能开东狮皮卡到徐沛家里去,就让司机先将车开走,唐宝成、姚远等人到徐沛省长那里凑不上趟,沈淮就让他们也先回去,他坐进李谷的车里,蒋益彬、丁建国今天都各自坐专车赴宴,坐车跟在后面。

    将到燕京路时,李谷才在车里跟沈淮说起一件事:

    “曹秘书长的女儿曹敏,你可能没有见过,她去年到美国留学,跟赵沫石在英国读书的大儿子赵锋谈起恋爱,正月里订了婚。”

    沈淮咂咂嘴,摊了摊手,没有说什么,曹政江要跟赵沫石做儿女亲家,这次也难怪会这么卖力,他心里想徐沛也有刚成年的女儿,但徐沛打心底未必就瞧得起赵沫石跟赵沫石的那两个儿子吧?

    这时候车子拐上燕京路,将要到省委家属大院时,沈淮远远就看见谢棠骑着自行车拐进巷子里。

    谢棠看到有几部轿车从后面过来,巷道狭窄,她怕挡着道,先将自行车推到一边,想先让后面三部轿车先过去。

    待第一部轿车驶过来,在街灯的照耀下,谢棠就看到沈淮坐在车里,讶异的问道:“你也过来了啊,我还以为就成江、鸿奇、鸿军他们在我们家呢?”

    “我陪李市长他们去徐省长家,你怎么才回家?”沈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才想起来今天是元宵节,宋鸿军这几天在徐城,给喊到他家去吃饭,他也好奇谢棠怎么这么晚才骑车回家。

    “学校里晚上有课,”谢棠说道。

    蒋益彬、丁建国自然知道沈淮跟副省长宋炳生的关系,他们坐在后面一部车里,看到前面少女推着自行车站在路边,跟车里的沈淮说话,心知她应该是副省长宋炳生的继女。

    李谷客气的让谢棠骑车先走,笑着问沈淮:“宋鸿军、宋鸿奇都在徐城啊,这次东狮跟原野合作,鸿基会参与吗?”

    “陈伟立在东华提出要将钢铁产业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这个实在没有什么创意,也没有什么吸引力,”沈淮笑道,“但要说是将汽车产业发展成千亿优势产业,你觉得这个吸引力如何?”

    李谷一笑,全省钢铁今年产值就可能要超过六百亿,所以说陈伟立的千亿优势产业概念实在只能算是窃功取巧,最后也没有人将他当回事,但是现在全年汽车产业产值也就三四十亿,真要发展到千亿规模,那就是呈三四十倍的增涨,这个概念就完全不同了。

    不过省内的汽车产业真要做到这程度,梅钢系的资源自然不能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