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八十二章 宴无好宴

第九百八十二章 宴无好宴

    李谷与沈淮两人吃饭,本不用这么麻烦,但要将蒋益彬、丁建国等人都拉上,算是与国企工委的老同事吃饭,联系旧谊,也是要在徐沛面前表示他在原野汽车工业一事上并没有跟沈淮暗中搞勾连的意思,同时也要让赵沫石有方便接近的借口,吃饭的地点就安排在省迎宾馆。

    省属国企绝大多数都是徐城市,利税利税,省属国企产生的利润由省里掌握,产生的税收则是要先并入徐城市财政。

    这么多的省属国企能不能干好,对徐城市的经济产业发展至关重要;徐城市经济差不多有一半的根基,就落在这些省属国企身上;徐城市属国企的盘子远没有这么大。

    无论于公于私,李谷与国企工委,国资办的这条线,怎么都不能扯断的,这也是他未来在徐城站稳脚,与市委书记崔卫平分庭抗礼最重要的基石。

    也是不想给赵沫石太多的压力,沈淮就没有把熊文斌拉过来。

    赵洪波、葛为民两人晚上有早就定好的应酬,脱不开身,约好下次再找李谷这个老上司相聚;蒋益彬、丁建国两人赶过来赴李谷的宴请。

    再加上苏平、蒋卫平、唐宝成、姚远等国资办的处级干部以及徐城市政府的鲁俊生等人,大家也是满满的凑了一桌子。

    沈淮相信蒋益彬、苏平等人总会有一个人及时将消息传到赵沫石那里,但赵沫石迟迟都没有露面,不知道赵沫石是在挣扎,是在愤怒,还是在等待其他一线渺茫的机会。

    赵沫石不露面,沈淮也不焦急,信步闲庭的陪着李谷、蒋益彬、丁建国、鲁俊生等人吃喝聊天,只有综合处处长苏平拘泥不安,眼睛里有着藏不住的心思。

    沈淮看了暗感,难道赵沫石并没有能在蒋益彬身上做通多少工作,主要还是将筹码押在苏平这个小角色身上。

    这也难怪,蒋益彬调任国资办主任,在正厅局级干部里要算前程远大、实权在握,会与赵沫石交好,但不会轻易将前程跟浦成集团进行捆绑,属于那种“我能帮忙则帮忙,帮不了忙就脱身择清”的利益关系,反而是苏平这种角色,没见过什么大利益,容易被拖下水。

    在包厢里连吃连聊,差不多到八点钟,似乎刚到迎宾馆参加其他宴会应酬的赵沫石,就端着酒杯满脸笑容的出现:

    “刚知道李市长跟蒋书记、沈主任、丁主任在这里吃饭,我过来给你们敬一杯酒。”

    沈淮饶有兴致的盯着赵沫石的脸,不知道他因何拖到八点钟,他们这边都快要吃完饭才露面。

    “我也挺长时间,没有跟赵总一起喝酒了,你那边应酬要是不忙,在这里多喝两杯再走?”李谷站起来邀赵沫石留下来说话。

    赵沫石是徐沛的座上宾,李谷又站起来相迎,沈淮与蒋益彬等人也就都站起来邀他入座。

    沈淮与赵沫石见面的机会也不多,有好几个月都没有机会碰面,见他干瘦的脸即使挤出笑,也难掩神色的严峻。

    赵沫石没有忙着入座,介绍随他而来的一个人:“这是我们浦成集团的郭庭郭经理;我们浦成集团想跟原野合作搞轿车项目,借这个机会,就跟各位领导汇报一下也好。”

    李谷侧头看了沈淮一眼,他也没有想到赵沫石跑过来就单刀直入,直接将盖子揭开谈。

    赵沫石拖这么晚才露面,一露面就直接将盖子揭开来谈,是不是到徐省长那边已经谈过,徐省长让他直接过来跟沈淮沟通?

    李谷心里也有些迟疑,不那么确定。

    “浦成跟原野在谈的合作方案,我看过了,从这份方案里,我看不出浦成有做轿车项目的条件。”沈淮直截了当的说道。

    蒋益彬等人都愣在那里,赵沫石拖了这么晚才露面,而且露面就直接揭开盖子,应该是有些把握的,沈淮这就不留情面的直接否了,不怕忤了徐省长?

    赵沫石也是一怔,还以为李谷、蒋益彬在场,沈淮再怎么样都应该收敛一些、含蓄一些,但听他这么不留情面的拒绝,赵沫石再好的脾气,额头的青筋也控制不住要暴出来,克制住不将心里的冷笑浮出嘴角,眼睛瞅向蒋益彬、丁建国:

    “蒋书记、丁主任,这么说,浦成跟原野谈的合作方案,国资办已经决定不认可?我还以为浦成提出的方案,还有些吸引力呢。”

    虽然沈淮分管企业处、产权处的工作,但重大改制重组方案能不能通过国资办这边的批核,主要还是要蒋益彬、丁建国、沈淮等正副主任会商决定,沈淮只是副主任,自然没有一票认可或否决权——当然,最终的决定权还是由徐沛及几个副省长组成的国有资产监管领导小组那里。

    赵沫石将矛盾点抛给蒋益彬、丁建国,就是要指出这点,指明沈淮还没有一垂定音的资格。

    蒋益彬与丁建国也是面面相觑,他们当然不想因为赵沫石及浦成集团,就先在国资办内部炸开窝,但赵沫石拖这么晚才过来,多半是跟徐省长见过面了,沈淮理都没有理会,就直接将浦成集团堵死在门外,国资办怎么对外保持一致?

    蒋益彬脑子转了好几圈,才说道:“浦成提出的方案,我跟丁主任也都粗略看了一些,方案是不错,但浦成的条件也是欠缺了一些,国资办这边还是保留意见,最终的方案还是要徐省长那边批。”他现在也只能将球踢到徐沛省长那里,实在犯不着替浦成集团赤膊上阵,跟沈淮厮杀。

    而且沈淮现在就是一副就算徐沛省长认可浦成的方案,也大有力争推翻的架势,蒋益彬没有确认赵沫石是否得到徐沛省长支持之前,吃饱撑着先跟沈淮对干起来?

    丁建国这时候才想起来为葛为民、赵洪波两个副主任没有过来赴宴,原来是早就知道宴无好宴。他跟赵沫石没有什么瓜葛,故而也是失之警惕,但也恰是没有什么瓜葛,自然最方便保留意见,不发表意见,坐在那里看赵沫石是不是已经得到徐省长的支持,才气势汹汹的跑上门来。

    赵沫石心里大骂蒋益彬吃干抹净,但也没有办法对蒋益彬的这番话有什么不满意,只能勉强笑道:“沈主任不满意浦成的方案,蒋书记、丁主任也都保留意见,看来是我们的方案跟工作确有欠缺。汇报不成,那就只能请教了,沈书记对省内的汽车工业发展有多大的期许,叫浦成的方案入不到沈书记的眼?”

    赵沫石虽然还露出锋芒,但李谷也能确认他过来之前,并没有跟徐省长直接接触,无非还是想诈沈淮,或许也没有将他当一回事。

    想到这里,李谷自然也难言对赵沫石满意。

    沈淮看着赵沫石,心里冷冷一笑,他这些年干了就是虚张声势的活,赵沫石还想在他面前耍大斧,他要是轻易就叫赵沫石唬住,那真是见鬼了。

    不过听了赵沫石色厉内荏的话,沈淮也能猜到赵沫石通过曹政江等人,可能已经知道徐沛的态度对浦成不利,才行险玩这么一出。

    沈淮掌握住主动权,也不再将赵沫石摁在地上抽脸,淡淡的说道:

    “徐省长、李市长,对淮海省及徐城市的汽车产业发展,都有很大的期待,我个人的意见反而是最不重要的。肢解原野汽车工业集团,不符省内汽车产业要继续发展壮大的要求,无论是浦成集团之前的方案,还是跟北汽的合作,我个人都是不赞同的。要是浦成集团能有新方案,我、李市长、蒋书记、丁主任,都会有耐心听你们说一说。你们带来新的方案吗?”

    “我听说沈主任更倾向东狮汽车厂提的合作方案?那份方案,我也是今天略有了解,我不觉得比我们的方案好在哪里。”赵沫石说道。

    “哦,原来赵总也早就知道东狮曾跟原野提出过合作,”沈淮说道,“那我比你提前不了几天知道这事,从这方面,原野汽车工业集团是存在一些不得不改掉的毛病。看不起集体企业,看不起民营企业,放不下架子跟乡镇企业、民营企业合作,是国有企业当前比较大的一个毛病。东狮之前的方案,确实谈不上有多少吸引力,不过那是东狮一年多前提出来的方案,就不能太苛刻。现在东狮提出新的方案,还是值得研究一下。不过,在国资办面前,浦成跟东狮的地位是对等的,我们只考虑方案的可行性以及对省内汽车产业的发展促进,同时要保证国有资产的增值扩大不流失。只要浦成提出的新方案有更强的竞争性跟可行性,我会支持浦成。”

    沈淮将浦成跟东狮拉到同一起跑线上竞争,赵沫石也难有说辞。他也没有办法将刘继周此时正被举报调查的事情说出来,在场的都不是糊涂蛋,他要把这点捅出来,就是逼着沈淮跟他撕破脸,最终的局面怕是更难收拾。只是叫他将筹划一年多的计划就此放弃掉,想想心里也难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