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八十章 调研

第九百八十章 调研

    周大年作为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总负责人,沈淮自然是早就见过,但除了他重点调研过的企事业单位外,其他系统内的省属国企,沈淮也就主要跟负责人见过面,像祁建成这样的管理层,要不是偶尔的机会遇上,沈淮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认齐全了。

    原野汽车工业公司改制集团之后,由于是国有独资,故而也没有设董事长,周大年作为原野的党组书记、总经理,是全面负责的一把手,他今年已经五十八岁,过两年就要退休,两鬃都略有些花白,人看上去很瘦,穿着西服,被寒风吹得有些瑟瑟发抖。

    周大年从技术工人起,六十年代中期就进入当时还是淮海汽车厂的原野摸爬滚打,从技术员到技术组长,到车间主任,一步步走到副厅级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的职务上。

    九五年初,原野刚在渚南工业园区建成新的生产轿车、商用车基地,集团表面看上去也风光四溢,当时的周大年意气风发,甚至有意竞争国企工委书记的职务,但没有叫当时的省委书记田家庚相中。

    看着走出来迎接的原野集团高层,都西装革履,沈淮没有说什么,与周大年、祁建成等人握手,见他们眼睛还看他开过来的东狮皮卡车身上瞅,笑道:“我这段时间想要全面的了解一下省内乘用车生产经营的情况,纸上得来终觉浅,就借了几辆我们省生产比较畅销的车子试着开,昨天刚将原野生产的一辆面包车还回去,不然今天就开过来了……”

    沈淮这么说,并没有叫周大年等人好受,脸上反而发烫起来。

    就在前几天,一辆原野产的面包车在经过燕京天安门时车门意外的掉了下来。这则新闻在汽车行业内广为发酵传播,周大年就不相信这桩丑闻没有传到沈淮的耳朵里去。他心里甚至想沈淮可能是听到这则丑闻之后,才特意从其他单位借原野生产一辆面包车过去试驾,没有直接开过来,算是给他们留了点颜面,但周大年他们并不认为沈淮就有直接干涉原野汽车工业集团企业运营的权力。

    沈淮车开得比较快,蒋益彬、唐宝成等人分乘两部车,给路口的红灯挡了一下,过了两分钟才到厂门前停下来。

    “老周,你们跟沈副主任都聊上了。”蒋益彬走下车来,声音爽朗的招呼道。

    “我们正听沈主任跟我们说汽车工业的事情呢?”看到蒋益彬下车来,周大年大步迎过去,用愈发热情的手握住蒋益彬,再走回到沈淮这边来。

    沈淮上午带着唐宝成等人,从国金大厦出来时,蒋益彬、苏平就像是候在停车场等着他们似的,听到沈淮说要到原野来调研,就坐车缀在屁股后面跟了过来。

    再看周大年早知道蒋益彬会也会跟过来调研的样子,沈淮心里只是一笑,心想赵沫石的能耐也真够强的,倒不知道他开出怎样的筹码让蒋益彬亲自走这一趟。

    他见蒋益彬往这边走过来,笑道:

    “是啊,我对省内汽车工业谈不上熟悉,所以这几天特意让人找了几辆省内生产的乘用车亲自试着开一开,”

    见没有人应他的话,沈淮继续说道,

    “我们省就两家厂生产皮卡这种车型,而且这两家厂都在徐城,我这几天就专门找到东狮跟原野的皮卡在开。两家厂的皮卡车型相类,都是采用日本的技术,可以有直观的比较。我两天开下来,感觉东狮的皮卡动力感要强一些。而无论是速度,还是越野性能,还是驾驶座的内饰,质量都要优于原野,市场业绩就更不用说的——周书记,我所体验的,是不是实际情况的反应?”

    周大年讪然脸说道:“东狮皮卡的市场业绩,是要比我们集团生产的车好一些。”

    沈淮一上来就拿东狮的车揭原野的皮、打原野的脸,蒋益彬确认赵沫石所言不假,东狮那边是跟沈淮有过接触,但前几天原野闹出面包车在半道上掉下车门的丑闻,他都恨不得逮到周大年他们骂几句,这时候要他硬着头皮替他们解释一二也是为难。

    “原野跟东狮的情况,周书记也早就跟我汇报过,”蒋益彬说道,“东狮是乡镇承包企业,说经营机制也罢,说不怎么讲规矩也罢,这几年来用高薪将原野的技术骨干都挖走了确是事实;这就严重削弱了原野的技术力量。而原野是国有企业,机制不够灵活,首先就体现在企业分配制度上不受集团内部控制。现在又是处处都讲钱、不讲发扬什么精神,原野留不住那些技术骨干,就难谈企业发展。所以,我们才要说重组改制,才要讲政企分开,要给企业更大的经营自主权……”

    “蒋书记说的也对,是有一些客观上的原因,”沈淮点点头,但眼睛瞅着周大年等人,问道,“你们当中有谁开过东狮的车?”

    蒋益彬见沈淮紧追不舍,头皮也是发麻,按说沈淮在系统近两百企事业单位里挑一家开刀,他即使作为国资办一把手,也没有理由拦着不让,只是沈淮跟浦成集团的眼睛都盯上原野汽车工业集团,实在叫人难办。

    蒋益彬见周大年等人脸都搭拉下来,心知他们这些高层西装革履的样子,可能都没有放下架子,去开过东狮货轿两用的皮卡。

    沈淮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吭声,则不客气的说道:“原野的皮卡市场,这几年内都被东狮蚕食掉多大半,你们却没有人试着开过东狮的车,这点怎么叫蒋书记跟我满意?”

    “集团有专门的评测部门,我们集团的车是跟东狮存在一定差距,但主要原因刚才蒋书记也有说,”周大年走出大门迎接就给沈淮当头数落了半天,也来了脾气,语气颇为强硬的辩解道,“集团经营自由权太少,此前想多发一点年终奖都要工委批准,怎么去留住人才?人才留不住,谈发展也是奢望,也就造成当前的局面。有评测部门的数据,有市场业绩的直接反映,不论是不是开过,我们都知道集团生产的车跟东狮有差距,总没有理由,一定要强制集团高层每天都开着东狮的皮卡上班吗?”

    “老周,”蒋益彬拖长语气,责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沈副主任也是急迫想改善原野当前的经营状况,你们首先要摆正自己的态度。”

    唐宝成等随行人员,看着蒋益彬与周大年一唱一和想着将沈淮的攻势化解掉,暗道浦成集团赵沫石真要是都能在蒋益彬耳边吹风、施加影响,那真正交锋的战场就不会在这里,而原野汽车工业集团未来的命运也并非周大年等人所能决定。

    ***************************

    进厂后,沈淮主要就是看原野轿车、商用车的生产部门的实际情况。

    蒋益彬虽然是国资办一把手,但他是硬凑上来,与沈淮一起赶来调研的,调研的行程安排自然还是由沈淮抓住主动。

    沈淮脚力甚勤,半天时间就没有停下来,将原野在渚南的生产基地每个角落都走了一遍。

    整个厂区——也是原野集团雄心勃勃的轿车、商用力项目一期工程虽然才五百多亩,但整个都走下来,还是足足用了半天的时间。

    蒋益彬、苏平等人,都没有想到沈淮这么能走,叫苦不迭也只能跟着。

    这个轿车、商用车及发动机、变速箱零部件生产基地于九二年中开始建设,九四年底建设,当时搞的是交钥匙工程。在建设过程当中,中方没有参与,而是建成竣工验收之后,原野汽车工业集团负责接收。虽然技术消化很差,但过去五年多时间的厂区及生产线的状况还都相对良好,这也是谈判拖了一年多时间,北汽始终没有放弃这边的一个关键因素。

    而这次的调研,不可能不提及到重组改制的问题,这本身也是沈淮直接分管的工作,下午的调研座谈会,沈淮就特地邀请了上午在厂区考察时接触到的一些基层管理人员到会议室参加座谈会。

    东狮汽车的刘继周,虽然不受周大年、祁建成等高层的欢迎,但在原野基层管理人员中还是有一些影响,毕竟他也是从原野出去的;也可以看得出刘继周可能事前做过一些工作,在调研座谈会上,原野集团就有基层管理人员对当前跟北汽正进行谈判的合作方案提出不满:

    “集团一旦将轿车、商用车及动力厂拿出去跟北汽合资,那这边就将成为北汽生产体系内的一小部分,集团还要不要发展、壮大汽车工业了,淮海省还要不要发展、壮大汽车工业了?”

    周大年气得吐血,这个经济产业宏观上的问题,根本不是基层管理人员所需要考虑,现在恰恰有基层管理人员在调研座谈会上提出来,可不就是一切都沈淮及东狮汽车的人在背后早有安排?

    这时候又有人直接将东狮汽车曾提出要与原野进行合作的事情捅出来:

    “国家对轿车生产采取生产目录制之后,东狮汽车由没有许可制,被迫停止轿车线的生产,但曾找到集团提出合作,想要合资成立轿车厂。现在集团既然承认东狮汽车在生产管理、市场运营都要更强一些,为何始终都没有考虑过要跟东狮汽车合作?”

    “蒋书记,你知道这个情况?”沈淮问蒋益彬。

    蒋益彬这时候意识到背后纠缠的水太深,他并没有收赵沫石多少好处,没有必要为浦成集团豁出去,摇头说道:

    “我负责国企工委工作也不到一年时间,就听说原野跟北汽合作的事情,这个情况,李市长那边可能知道一些,”又问周大年,“你们当年又没有跟李谷市长汇报这事?”

    “现在有人举报东狮汽车厂的刘继周,挖空集体资产,故意将潘园乡政府的集体企业东狮汽车厂的利益,输入刘继周的家族企业,造成潘园乡的集体资产流失。这个情况在东狮汽车提出合作之前,集团副总祁建国就有所查察,为了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我们没有考虑要跟东狮汽车厂合作,所以也就没有跟工委汇报。”周大年说道,眼睛盯着沈淮,就想他如何接下国有资产流失这顶大帽子。

    “集团这么考虑也没有错嘛。”蒋益彬说道。

    沈淮见蒋益彬打定主意和稀泥,将周大年的这番话在本子记下来后,又问道:“原野去年亏损了多少?”

    周大年顿时给沈淮质问的张口结舌,老脸涨得通红,才想到沈淮可能从头到尾就等着他这句话。

    沈淮合上本子,说道:“原野成立轿车、商用车生产部门以及生产发动机、变速箱的动力厂,前后总共投入十个亿,到九八年底,累计亏损两个亿,也就是说还剩下八个亿的资产。我跟蒋书记就在这里想问一问你们,集团去年在一块亏损了多少,这部分的国有资产,还能够你们折腾几年才会流失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