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七十四章 意外撞车

第九百七十四章 意外撞车

    沈淮没有理会祁建成伸过来的手,眼睛瞅着他打量。祁建成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穿一身藏青色的呢子风衣,皮鞋擦得镫亮,身材高大,阔脸浓眉,长相也算仪表堂堂,只是他乍见唐宝成就起心挤兑,眉扬目张、神情轻浮之际又乍沈淮的身份,乍变惊惶,当真有说不出的滑稽。

    不远处还站着几个人往这边看,想来祁建成他们这时候将车子停到东方广场楼下,也应该是要到附近找地吃饭。

    沈淮沉下脸,呵斥道:“你说我提拔的人,都只会拍马溜须的本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祁建成脸僵在那里,他哪里会新上任的工委副书记沈淮竟然会亲自开车,载唐宝成、姚远他们出来吃饭,他刚才乍看到唐宝成,就忍不住凑过来出言挤兑,真细想下来,这话落到沈淮耳朵,也确实不好听。

    他说唐宝成靠着拍马溜须上位,但提拔唐宝成的沈淮,又成了什么人?

    虽然国企工委,对所属系统单位的控制力不强,但沈淮作为工委副书记,呵斥他两句,祁建成作了心里暗叹晦气,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倒霉,竟然直接踢到铁板,但也只能生生的受着。

    祁建成过了好了一会儿,才在沈淮的呵斥之下缓过劲来,脸上强挤出笑容来,陪着小心的替自己辩解,说道:“沈书记,您误会我了,我这跟老唐开玩笑呢!”

    “国资办成立之后,是我推荐唐宝成负责企业处的工作,原野集团的工作,也要先向唐宝成汇报,有你这样开玩笑的?”沈淮眼睛盯着祁建成,并无意就这么放过他。

    祁建国脸再次僵在那次,难以置信的睡了唐宝成一眼,之前消息都说唐宝成很得新来的副书记器重,这次多半能捞到一个副处职实缺,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宝成会在国资办成立之后负责企业处的工作。

    虽然祁建国也是行政正处级,但国资办成立之后,企业处将负责所有省属企业改制、规划、预决算、审核、审计等重要监管工作,严格说来,即使是原野集团的党组书记、总经理,在唐宝成跟前都要讨好一番,又岂容祁建国拿着这种轻佻语气借开玩笑挤兑?

    话被沈淮堵死,祁建国脸上挂着的笑比哭还难看,但在赫赫有名的沈蛮子跟前,他又不敢拂袖离去,只能讪着脸任沈淮训斥。

    然而内心震惊的也不仅祁建国一人,文兰坐上车后,大家都没有谈及推选名单的事情,她自然还不知道她家老唐跟姚远被沈淮推荐将在国资办成立之后负责企业处及产权处的工作,这时候才想明白刚上车时,姚远说该是她家老唐请客到底是什么意思。

    文兰乍知此事,又喜又忧。

    喜的是,她家老唐终于能走出这几年的低谷,在事业能有新的辉煌发展。

    虽然她跟唐宝成结合才一年多时间,但作为高中同学,她对唐宝成的人生轨迹知之甚详,也知道他为家庭跟小孩的缘故,放弃仪电集团的职务,调回到国企工委只是做一名普通干部,这几年来受了多少奚落,最后也没有能保住家庭。

    甚至她跟唐宝成走到一起,绝大多数人也不看好。她家里人甚至也都反对她们走到一起,都说她是电台名主持人,如今也算交广集团的中层管理人员,唐宝成配不上她。

    这么一来,唐宝成这几年来所受的委屈自然也就一扫而空,扬眉吐气,也有反挥他所长的人生舞台。

    只是文兰心里也有忧虑,她熟知老唐重情义的性格,就怕这下子老唐会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卖给沈淮。

    见祁建成摆出一副任打任骂的二皮脸,沈淮继续呵斥他也没有意思,只会显得他待下太苛刻,眼睛瞅着站在稍远处的数人,绷紧的脸色稍缓,问祁建成:“他们都是谁?”

    “浦成集团及北方汽车工业公司的客人,”祁建成窥着沈淮的脸色稍霁,小翼汇报道,“今天他们到集团考察合作项目,事情刚谈完,主要是北汽的客人说到市里来走走,我就陪着他们过来吃顿饭……”

    原野集团跟北方汽车工业公司谈项目合作的事情,沈淮是早就清楚的,而且他此前就打算叫停此事,但不知道浦成集团怎么又插了一腿进来?

    沈淮眉目微微蹙起,没想到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些。

    “今天也是赶得巧,沈书记您要不要跟浦成、北汽的客人说两句话?”祁建成窥着沈淮的脸色问道。

    沈淮往那边看了一眼,没有面孔熟悉的人,摇头说道:“我不打扰你们聚餐了,你去忙吧。”

    祁建成只当沈淮对浦成集团的客人还有些忌惮,也不再说撮合一起吃饭的事情。

    沈淮挥手将祁建成打发走,回头又跟唐宝成说道:“赶在年底离放假还有几天时间,原野集团那边我也要下去走一趟;你将时间安排一下。”

    原野汽车工业公司,九六年改制成集团之后,经营并没有什么起眼,业绩下滑后连续亏损了好几年,不管是原野集团内部,还是省里,都倾向跟国内其他汽车集团进行重组,实际上是属于打算放弃掉的资产。

    而且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总资产规模也有限,远不能跟省国投、淮海融投、省电、东江电力、淮煤、省钢等大型企业相比,故而唐宝成拟重点国企名单时,就没有将原野汽车工业集团放在其中,这也导致祁建成即使看到沈淮的脸,也没有将他认出来。

    唐宝成当然也不会认为沈淮为了替他出这口气从此就盯上原野集团,心里想这或许只是沈淮盯上原野集团的一个契机而已。

    “还有,你了解一下,原野集团跟北汽谈合作项目,浦成集团参与进来做什么?”沈淮又吩咐道。

    国企工委作为原野集团的直管部门,原野集团跟浦成集团、北汽谈什么合作项目,自然有权力过问。而且理论上来讲,原野集团跟外部企业合作的重大项目,国企工委没有审批权,但还是有指导权的。

    当然了,就算国资办成立之后,国企工委手里掌握系统单位重大合作及改制重组项目的审批权,也不意味着对系统单位的控制力真的就有多强。

    而浦成集团作为徐城最大的民营上市企业,谁都知道浦成集团的老总赵沫石与徐沛是莫逆之交,要是浦成参与的合作项目,得到徐沛省长的首肯,国企工委以及即将成立的国资办又能有多少话语权?

    更何况国企工委以及即将成立的国资办,也不沈淮的一言堂;蒋益彬才是即将成立的国资办的主任跟党组书记。

    沈淮也没有想到,事情要比他最先所设想的要复杂棘手。

    唐宝成点点头,表示将这事记在心里,也不胡乱揣测沈淮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时候徐建也开车载着顾春来、甘勇过来进地下停车场,他们与祁建国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出停车场,到附近找用餐的地方。

    *********************************

    赵沫石忙完手里头的工作,有时间就让秘书打电话询问与原野汽车、北汽合作项目的谈判进展。

    得知项目负责人跟原野集团副总祁建成已经陪同北汽的谈判代表坐车到市里,虽然浦成集团旗下有四星级酒店,赵沫石尊重客人的意愿,让秘书随他坐车赶到东方广场,与北汽的谈判代表见面,以便日后能跟北汽有合作机会。

    北方汽车工业集团的谈判还算淡定,他们纯粹是过来谈项目合作,不会过多的插足淮海官场上的事情,赵沫石跟淮海省长徐沛关系再密切,也只是一个民营企业家,不需要他们贴上去巴结讨好;而祁建成就有些受宠若惊了,心想到要是能借赵沫石,跟徐沛省长搭上关系,何需要刚才给沈蛮子当成孙子训也不敢还以脸色?

    当然了,赵沫石亲临的荣耀,也没有将刚才在停车场所受的屈辱感完全削除。

    赵沫石倒是也看到祁建成有着心不在焉的样子,侧头低声问他派去参与合作项目谈判的代表郭庭:“祁总今天这是怎么了,他今天心情有些低落啊?”

    “刚才我们在停车场,遇到国企工委的沈副书记,祁总无意间有些冒犯,给沈书记逮到训了好几句。”

    “哦……”赵沫石点点头,表示知道这事,也不出声安慰祁建成。

    说到底祁建国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要是祁建成真有什么冒犯沈淮的地方,他不会给祁建成什么错觉,以为能将浦成集团拖进他跟沈淮不对付的旋涡里去。

    郭庭见赵沫石并无特别的警觉,低声说道:“听说沈副书记到国企工委两个月主要工作就是下企业调研,还没有其他什么动作。”

    听郭庭这么提醒,赵沫石心头一悸。

    沈淮到国企工委以及将要成立的国资办担任副职,赵沫石也不认为他会是一个能按捺住性子、不争不斗的人。

    新官上任三把火,沈淮到国企工委上任两个月,第一把火还没有烧出来,但不意味着沈淮真就不会有什么动作。

    无论是沈淮烧火,还是枪打出头鸟立威,都跟他赵沫石没有太大的关系,倘若沈淮烧的第一把火,选择原野汽车工业集团呢?

    想到这里,赵沫石背脊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