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三章 区域合作

第九百六十三章 区域合作

    从四季长青大酒店狼狈离开,陈伟立须臾不敢耽搁,打电话给冯至初,得知郭成泽已经到市政府,他当即就让司机开车载他往市里赶。

    敲开郭成泽办公室的门,见郭成泽手里拿着语筒刚要放下来,陈伟立也顾不得喘一口气,又急又快的将最新的情况告诉他:

    “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他人就在东华,我刚在四季长青大酒店看到他与沈淮在酒店餐厅里用餐——姓沈的他这明目张胆的是想干什么?”

    陈伟立只想到沈淮今天会冲徐沛掀桌子,他实在难以想象真要发生这样的事情,会产生多恶劣、多严重的后果,走到郭成泽的跟前,又加上小跑走上楼来,喘着气,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走形,也是气急败坏到极点。

    郭成泽坐在椅子上则是平静的看了陈伟立一眼,将电话放下来,颇为平静,甚至可以说语气有些冷淡的说道:

    “我知道了;我刚打电话给孟建声说这事。”

    陈伟立又是一愣,不知道郭成泽从哪里知道魏南辉在东华跟沈淮见面这件事,他心里想:谢芷、谢成江兄妹俩没有理由再单独打电话告诉郭成泽这事,难道还有人看到沈淮跟魏南辉在一起?

    要是沈淮有意将他跟魏南辉今天在东华见面的让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就那越发能肯定,他的作为就是在针对徐沛今天的调研之行。

    见陈伟立既惊且疑,额头还渗着细密的汗珠,郭成泽眉头紧皱的将真实情况告诉他:

    “平江市委书记王云青,刚才给徐沛书记通过电话,作了一番交流。魏南辉在东华,还是王云青在电话里跟徐书记提及的。”

    看到沈淮与魏南辉同时出现在四季长青大酒店的餐厅大堂,陈伟立他应该能想到沈淮有可能不会简简单单的虚张声势,背地里有可能会有心机更深沉的部署;只是他陷在对沈淮以往的刻板印象里出不来,才无法冷静看待沈淮今天公开跟魏南辉在一起的事情。

    王云青是江东省副省长兼平江市委书记,虽然不是中央候补委员,地位要比徐沛差一些,但好歹也是副省部级,直接通过电话跟徐沛沟通,倒没有什么够不够格的问题。

    只是王云青这时候打电话跟徐沛沟通什么?难道直截了当的劝徐沛不要对沈淮施压,将涂渡板项目让给平江?

    陈伟立的脑子再度卡壳,他想不明白,王云青在此敏感时刻跟徐沛有什么可以直接沟通的?

    在涂渡板项目招商一事上,平江说到底跟东华市存在的是直接竞争关系,跟省里并无直接的瓜葛。他们为了方便省委副书记徐沛直接介入过问此事,千方百计的搞了一个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规划为切入点,要是私下里没有什么交情,王云青有什么理由及立场,直接打电话跟徐沛沟通涂渡板项目的事情?

    王云青就不怕给徐沛一口回绝吗?

    这事要传出去,对王云青在江东省官场上的声望打击,可要比失去一个大的招商项目严重得多。

    陈伟立脑子里一团浆糊,想不明白,揣摩不透。

    他迟疑许久,只能向郭成泽开口问明白:

    “王云青打电话给徐书记,有谈到丰立的涂渡板项目?”

    “徐书记今天很早就从徐城出发,也是在车上接到王云青的电话。电话里当然也有提到涂渡板项目,不过更多讨论的是区域合作的话题。”

    “哪年不提区域合作,王云青这时候提这茬,算什么意思?”陈伟立问道,“难道就为一个口头上的‘区域合作’,东华要把将要吃进嘴的肥肉,拱手让出去?”

    郭成泽看了陈伟立一眼,见他到这节骨眼都没有想到关键问题,拿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轻叹道:“这次谈区域合作,可能会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高速公路上的信号也不是很好,我跟徐书记在电话里也没有谈太多,更具体的,还要等徐书记到东华再说……”

    “……”陈伟立傻在那里。

    陈伟立能爬到今天的地位,绝对不蠢,然而他最致命的问题,就在于他认定沈淮所有的作为,都是一心只为回击宋系内部对其压制,他钻进牛角尖里认定沈淮会向魏南辉提供一切便利,都是为了方便魏南辉能在青沙县狠狠的打击宋鸿奇的气焰,甚至不惜到明目张胆的地步,他却是没有想到沈淮依旧有跟平江市做交易的可能。

    他却是没有想到,梅钢提供一切资源,帮助魏南辉将涂渡板项目在青沙落地建设,在达成打击宋鸿奇的同时,只要在区域合作上替东华换来的利益不太差,照样能堵住别人的口实。

    王云青出面直接跟徐沛沟通的基调,也就在这里。

    难怪沈淮一个多月都沉默不语,他这一个多月应该是跟平江方面在谈各种条件;也难怪丰立的周丰毅会三度拒绝梁荣俊的约见,因为周丰毅知道涂渡板项目放在区域合作的框架下,丰立集团能获得的资源将更多。

    这种种事并不难揣测,为什么自己跟瞎了眼似的,之前就绝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是被人故意诱导钻进了死角?

    陈伟立心冷如冰,怔立当场。

    见陈伟立失神而立,郭成泽又说道:

    “徐书记还没有确定到东华后的行程,要是他明天能在东华多留一天,王云青都有可能亲自赶过来交流区域工作的问题。还有,在下企业调研之前的交流会,我也跟徐书记提出建议,不会再重点讨论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规划,主要讨论区域合作。你等会儿跟冯至初,跟参加交流会的人事先打个招呼……”

    听郭成泽这么说,陈伟立又有给胸口被插一刀的痛。

    陈伟立能明白郭成泽这么做是为了摘清他自己,但眼下有苦水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陈伟立点头应承下来,同意交流会作这样的调整,他还是多说几句,但见郭成泽都从桌角拿起文件跟笔作势要批阅,也只能知趣的先告辞离开。

    走出郭成泽的办公室,站在空荡荡的过道里,陈伟立心里就给塞了一团杂草似的难受,刚才惶然走来,背上印透的汗水还没有干,叫冷气吹来,禁不住的打寒战。

    冯至初接到郭成泽的电话召唤,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出来,看到陈伟立站在过道里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兔死狐辈之感。

    郭成泽跟徐沛通电话时,冯至初在郭成泽的办公室,前前后后都听得真切。

    虽然王云青赶在徐沛抵达东华之前,打电话过去沟通,没有让徐沛陷入难堪,但谁都能猜到徐沛心情不会很爽。就像是什么棋都还没有落子呢,就给对手叫了一个“将军”,换谁、谁心里都不会爽。

    郭成泽不会将责任揽自己头上来,刚才通过电话、在徐沛面前给陈伟立下一个“有激情但视野狭窄”的评价,也谈不上下手多狠。

    冯至初不知道陈伟立是不是已经意识到这点,他与陈伟立点头招呼了一声“陈市长,这么早来找郭市长呀”,就推门走进郭成泽的办公室。

    冯至初心里也有很多不解,在郭成泽办公室里,帮郭成泽将一些必要的事务处理掉,忍不住开口问道:“沈淮要仅仅是为了打击宋鸿奇,似乎没有必要刻意在这件事上故弄玄虚,搞出这么大的声势……”

    郭成泽拿起桌上的保温杯,打开来喝了一口热水,说道:“沈淮可能真是想离开霞浦了。”

    他们这段时间来费了老鼻子劲,在涂渡板项目及发展千亿优势项目上的各种造势,说是为了将涂渡板项目争取过来,说到底还是为了将沈淮从东华弄走——冯至初的脑子卡壳,一时没有想明白郭成泽这话的逻辑在哪里。

    “陈兵副市长原先是没有计划参加今天的调研工作,不过我看了一下陈兵副市长的行程,他今天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你到他办公室说一声,要是他有时间,我希望他能参加徐沛书记今天的调研活动。”郭成泽又吩咐道。

    郭成泽吩咐到这地步,冯玉初才恍然想透彻。

    沈淮确实不可能一辈子都守在霞浦,迟走不如早走,但沈淮走后,霞浦县由谁执掌,才是各方面最关心的事。

    沈淮自然有属意的人选,冯至初能想到也是陈兵。

    不过,在霞浦县委书记的人选任命上,沈淮没有直接的话语权,所以他才要搞出这么多的玄虚。

    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对霞浦县委书记这个位子有竞争力的人主动跳出来当钉子,叫他狠狠的敲掉,自然也是为他所属意的人选扫清掉一部分障碍。

    很不幸,陈伟立当了这颗钉子。

    冯至初几乎能想象接下来,沈淮对陈伟立还会有更无情的进攻,直到陈伟立完全的溃不成军,败下阵去,这样也将进一步有杀鸡骇骨的效果。

    想透这些,冯至初都下意识的想摸背脊是不是出了一层冷汗。

    在传闻沈淮要调到省里任职之际,他对霞浦县委书记的位子不是没有觊觎之心。要不是陈伟立先跳出来抛出个发展千亿优势产业概念,隐然有针对性的与沈淮对立,他也会有所动作……

    至于明知道陈兵极可能是沈淮所属意的人选,郭成泽这次还主动让陈兵有表现的机会,说到底还是在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这事上,郭成泽给陈伟立拉得陷入太深,不是在徐沛跟前说几句是非话就能将自己摘清的。

    一旦定调区域合作,以争夺涂渡板项目为目的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规划自然是不能再提。而不想在整件事上都处于配合地位的陈宝齐借机发难,郭成泽不仅承受不了沈淮有可能横扫过来的火力,甚至还需要沈淮能替他摘清一下。

    世间没有什么可以是免费的午餐。

    主动让陈兵参与进来,甚至推动陈兵接替沈淮执掌霞浦县,是郭成泽唯一能彻底摘清自己,甚至能在区域合作获得更突出地位的关键一步;当然,同时需要更彻底的抛弃陈伟立。

    冯至初在官场多年,尤为这次事件透出来的无情跟心计诡谲,而心生寒意,但也更加坚定他往上爬的决心,在他看来,只要爬到更高的位子,才能抓住更多的资源,才能抓住更大的主动权。

    这会儿郭成泽办公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能直接打到郭成泽办公室的电话屈指可数,即使是陈宝齐找郭成泽,绝大多数时候也是通过秘书传达,冯至初猜想可能又是徐沛书记的电话,他犹豫着要不要帮郭市长接这个电话?

    郭成泽似乎也想到可能是徐沛打过来的电话,他迟疑了一会儿,亲自拿起话筒。

    听着郭成泽接电话时腰都挺直起来的嗯呀相和,冯至初则肯定是徐沛书记在路上又打过来电话。

    郭成泽通完电话,确认徐沛在那头先挂了电话,才将话筒放下,跟冯至初说道:“徐书记说既然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在东华,也可以请他参加交流及调研活动。区域合作话题的讨论展开,这样就可以更有针对性一些。”

    冯至初心里暗叹,这真是一点玄念都没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