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一章 徐沛介入

第九百六十一章 徐沛介入

    陈伟立在东华抛出发展千亿优势产业概念,东华市委书记陈宝齐等人又附和郭成泽、孟建声,主张由唐闸区接手涂渡板项目的招商,省钢、融信积极配合,他们这边可以说是聚集了大多数站在沈淮对面的人跟利益群体。

    谢芷开始也觉得沈淮这次不可能同时公然跟这么多人为敌,但没想到沈淮及梅钢陷入沉默一个多月来,丰立集团那边竟然连一个让唐闸区谈判介入的口子都撕不开。

    丰立集团的底气来自于哪里?

    平江市王云青、魏南辉等人的因素自然要考虑,但王云青、魏南辉等人的因素要是能起决定性作用,丰立集团也是不可能半途找上梅钢。

    沈淮到底会提供怎样的资源,推动涂渡板项目落户青沙,以致丰立集团对省钢抛出的橄榄枝理都不理?

    不仅谢芷心里有这个疑问,但看好好的生日家宴上大家都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她心知鸿奇他们心里也正给这个问题折磨着。

    梅钢此时掌握的资源,并不见得比省钢、融信少,关键还在于沈淮会不会明目张胆的拿这些资源去支持涂渡板项目落地青沙。

    此前他们判断沈淮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但丰立集团的反应,叫他们意识此前的判断极可能有误;他们现在则要考虑沈淮真要明目张胆的支持魏南辉,支持丰立集团将涂渡板项目建在青沙,又会是怎样的情形?

    这个问题,要比他们之前乐观估计的要严峻得多。

    谢芷想起一个多月,沈淮给她推下湖之后所说的话,心想鸿奇他们此前还真是太乐观了,这时候怕是想做什么,都迟了吧?

    “要是沈淮那边铁了心将胳膊往外拐,陈宝齐、郭成泽他们会不会坐看这事造成事实之后,才运作将沈淮调出东华的事情?”谢成江蹙着眉头问。

    苏恺闻说道:“东华发展千亿优势产业,徐沛书记对规划还是相当重视。前些天在徐城举行的规划论证研讨会,徐沛书记也百忙之中抽空参加听取专家的意见,临了还拿了很多材料走——涂渡板项目,对东华钢铁产业上千亿规模,还是有相当的意义。”

    “这也只是在理论上存在可能。”谢海诚轻叹一口气。

    谢芷倒是能知道她父亲引而未说的话是什么,沈淮未成势之前,就敢跟当时的东华市委书记谭启平掀桌子,有此例在前,谁要想强行按沈淮低头,都得要考虑他有可能会有出意料的强烈反应,徐沛也未必就会贸然去冒这个险。

    而抛开陈伟立所提的千亿产业概念不提,各方面的力量虽然都在努力的推动由唐闸区接手对涂渡板项目的招商工作——提出发展千亿优势产业不是推动工作的一个手段——但就陈宝齐、虞成震、郭成泽、孟建声等人,甚至包陈伟立在内,都未必一定要做成此事。

    能将涂渡板项目争取到唐闸落地建设,自然是好,也能证明没有梅钢系,东华经济腾飞的发展形势崩坏不了。

    倘若沈淮硬是要居中作梗,叫唐闸区从头到尾都抓不住争取项目落地的机会,虽然不能公开指责沈淮的不是,但只要沈淮成为地方发展的一种不利因素,赵秋华、徐沛以及跟省市各个方面,都更容易达成一致,下决心将沈淮调出东华。

    而且小姑父此前在淮山公开了省委书记钟立岷找他的谈话,钟立岷也很难有立场再坚持要沈淮留在东华。

    也许坚持让沈淮离开东华的目的,对赵、徐两派人来说更为主要。

    或许陈伟立提出发展千亿优势产业概念,能让徐沛稍上心些,但涂渡板项目毕竟不是必不可缺的项目。

    这也是陈伟立能果断跳出来介入此局的关键原因:无论项目能不能争取建在东华,只要最后达到将沈淮调离东华的目标,最大的机会都将属于他陈伟立。

    而两种结果,对鸿奇在平江的处境则是天壤之别。

    “沈淮这是不惜两败俱伤……”谢成江也实在想象不出第二种可能,而假定沈淮的心思就是如此,思来想去他们所面临的还是没法突围的困局,谢成江近期虽然一再的修身养性,但真面临这种难以突围的困难,还是忍不住烦躁的出声抱怨。

    他也早就认识到,一旦沈淮豁出去、不计利害,他们的处境才是艰难,他们能用的筹码,真是太有限了。

    “我看他未必就存有两败俱伤的心思,”

    谢海诚从桌角摸出烟点上,蹙着眉头,幽幽的说道,

    “沈淮这趟即使胳膊肘往外拐,淮海省也难拿住他的把柄。梅钢或者业信银行,就算向丰立集团提供将项目建成平江的必要资源,这也是不受政府干预的企业行为。徐书记、赵省长就算是下定决心将他从东华调走,照潜则也只能用明升暗降的手段。对沈淮来说,最差的结果也能有一个副厅局级的闲职担任。他才三十岁,他在副厅局的位子上停滞三五年,对他根本不能说有多少影响,反而可以韬光养晦,但鸿奇耽搁不起三五年!”

    这就又回到继承人的思路上来。

    谢芷抬头看了小姑父一眼,不知道他是不是为当初不离开淮海的决定而懊悔,是不是他就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发生?

    她同时也为小姑父对沈淮一贯的偏执态度感到费解,几乎所有人都原谅或淡忘沈淮以往的劣质行径,小姑父与沈淮之间的父子仇怨却始终得不到半点的缓解。

    谢芷又想起沈淮落水后跟她说的话,心里想,要是沈淮打开始真就做好离开东华的心理准备,那他们这边还真是束手无策了;只是,这一切都是他们先将沈淮逼入无法转圜的死巷子里。

    不管,沈淮到底是出于怎样的目的,谢芷心里有些倦,懒得想得太深,也不想再听她爸、她哥以及叶选峰及小姑父他们坐在这边滋生怨恨的抱怨,也不想再去看他们一筹莫展的样子。

    她给谢棠一个眼色,让谢棠先站起来离开餐桌提出上楼,她再在后面跟着,离开这烟雾缭绕、让人压抑的餐厅。

    ********************

    在房间里,两人听着谢棠新买的CD,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下起雨来,谢芷打开窗户,让微凉的雨丝飞进来房间里来,炎热的夏夜这时候才渐凉起来。

    谢芷看了看腕表,都快过十点钟,打开房门看楼下还烟雾缭绕,不知道他们何时移到楼下客厅里谈话,将整栋楼都搞得满是烟气。

    “你们要是聊很晚,我就先在谢棠这边睡下了。”谢芷抚着栏杆,弯着身子朝楼下的客厅说道,她有时候也烦在与鸿奇同时回徐城时要找借口不住在一起。

    “省委副书记办公室刚刚打电话过来联络,徐沛明天会临时到东华做企业调研,金鼎旅游投资公司也是徐沛此行的目的地之一,你是不是明天早上就先回公司做一下准备?”谢海诚抬起头,问谢芷。

    “要提前做准备的话,那我现在就得回东华部署,不然还没有办法接待好徐副书记。”谢芷心里想,难怪她爸他们几个人的脸色一扫刚才的阴霾,看上去确是要比刚才好多了,甚至可以说是带有喜欢了。她正愁没有借口夜里开车离开徐城,当时就提出要连夜赶回东华,部署省委副书记徐沛到她公司调研的工作。

    “我跟你们一起回东华,”谢成江说道,“我倒想看看沈淮这次有没有胆量当面不给徐沛留半点情面!”

    谁都知道徐沛这时候临时改变行程,转往东华做企业调研,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说不定郭成泽、陈伟立已经将官司打到他那里,请求他出面支持。

    要不是徐沛拿定主意直接干涉这事,他何需要这时候赶往东华?

    只是她哥说话的语气叫人不喜,谢芷心里想,刚才还满面愁云的样子呢?

    她也没有心情去想省委副书记徐沛此行会带来怎样的深刻变化,也不清楚沈淮对此种情形似乎早有预料或应子,她哥坚持要跟着连夜开车去东华,她也没有办法说不让。

    看着时间不早,宋鸿奇、谢成江、谢芷就冒雨开车往东华赶,雨中车速提不起来,赶到东华已经是凌晨两点。谢成江住进酒店,在此敏感时刻,宋鸿奇也不便让别人知道他在东华,虽是拂晓前最黑暗的时刻,四野除了雨声,再无其他声响,他就在凌晨的微雨里,带着秘书、司机连夜返回平江。

    谢芷满身疲累的回到住处,想着沈淮此时应该已经知道徐沛明天临时到东华做企业调研的工作,不知道他此时心里是怎样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