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五十五章 你行你上

第九百五十五章 你行你上

    褚宜良、吴海峰他们提意成立校控产业投资基金,用心自然是良苦,只是沈淮不想在当前的时刻,挑动更多人敏感的神经,没有答应直接管理校控产业投资基金的事。

    进入五月,天气已有炎热的迹象,行人也都换上轻薄的衣裳。

    回到住处,成怡先进卫生间洗澡,沈淮烧上一壶水,彻茶坐到院子里,隔壁丁秀家都熄了灯,想必都已经睡下,沈淮就躺在宽大的躺椅上,听着静谧夜色深处,传来各种细微的声响。

    成怡洗过澡穿着吊带裙,露出两条仿佛细腻白瓷的纤长胳膊,她将院子里灯按熄,走到沈淮身边坐下来,柔声问:“又在想什么心思?”

    “想校控基金的事,不错的思路,褚宜良他们掺杂些其他想法,也没有错,但褚宜良他们的这些想法,又肯定会叫有些人觉察,想起来也叫人头痛啊……”

    成怡微抿粉润的嘴唇,知道好些人都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沈淮,成立校控基金最主要的心思还是防止沈淮与梅钢系的直接联系被割裂,自然会叫有些人有更多的想法。

    成怡懒得再拉张椅子过来,就直接坐到沈淮的膝盖上,五指修长、葱白玉嫩的小手搭在他的肩膀,说道:“反正你也不在乎别人有更多的想法。”

    “也是,挑逗一下他们的敏感神经,只能不叫他们敏感得受不了跳起来就好。”沈淮说道。

    “你这是什么胡七八糟的比喻?”成怡禁不住笑道。

    “没啊,我就是知道有些人很敏感啊。”沈淮将成怡揽到怀里,手揽在她高耸的胸脯上,里面没有穿什么,隔着轻薄的睡裙,饱满的玉峰是那样的坚挺柔软,又弹力十足,伸手又去拨那粒微微浮突的花粒子——成怡给沈淮这么拨一下,浑身起鸡皮疙瘩,嗔怪的横了沈淮一眼,将他那只不安分的手拉下来。

    沈淮的手落下来,又随意在成怡柔软而脂香凝滑的小腹上抚摸。成怡手捻起沈淮手背上的皮,不叫他乱摸错地方。

    在微凉的夜色里,成怡依偎在他的怀里,迷人馨郁的幽香在鼻端萦绕,浮凸有致的身体柔软得就像一只能挠人心的猫,仿佛绸缎一般光滑的肌肤以及在幽暗光线里仿佛雕像一般精雕细琢的精致脸蛋跟迷人深邃的美眸,都叫沈淮似饮一杯美酒,沉浸在一种难以言喻的微醺醉意之中。

    沈淮不安分的将手伸进成怡的衣掌里,抓住那对日渐丰满的大白兔,肆意的抚摸揉搓。成怡挣扎不过,给摸得难过,微微娇喘,凹凸有致的娇躯禁不住难受的在沈淮的怀里像美人蛇一般扭动,搅得沈淮内心的一团心炽烈的燃烧起来,下身勃然怒张,顶在成怡柔软的臀部上。

    沈淮伸手去撩起成怡的睡裙,露出雪白丰盈的大腿,在夜色闪着光泽,而给粉色内裤包裹的臀浑圆丰翘,惹人心急气促,沈淮的手履盖上去抚摸。

    给沈淮摸得舒服,成怡也不去管他,但沈淮伸手将她的内裤底裆拨了一旁,才惊醒的回过神,回头横了沈淮一眼,伸手摸到沈淮那根硬如坚硬的木杵子不知道何时已经露在外面,才知道这浑球在院子里就想胡作非为。

    “黑灯瞎火,没人能看见……”沈淮附在成怡耳畔低声说道,托起她的臀部往上稍抬,让她坐上来。

    成怡缠不过沈淮,以为没那么容易叫沈淮好得逞,就给他抱着移动身子,抵得敏感处就禁不住的一阵心颤,她自己都能感到有股热流涌出,叫那里变得逾发的滑溢。

    虽然还是有着叫她心悸的肿裂,却是十分顺利的坐了下去,又一下子抵在花蕊,禁不住娇声呻吟,成怡吓得忙捂住嘴唇,像做贼似的乱看院墙四周。

    成怡也是首次与沈淮这么大胆的在院子里欢爱,隔壁院子里看着丁秀、罗蓉母女以及租客戚瑾馨都已经睡下,虽然院子里隐藏在幽暗的光线,但她还是不敢放肆叫沈淮乱来,低声哀求沈淮:“不要动,就这样……”

    躺椅再宽大,挤进两个人,成怡坐在上面不配合,沈淮也没有办法乱动,只是感受成怡的花房紧紧将他裹住,偶尔会有些微咬合得更紧的蠕动,叫他魂儿都要给吸出来……

    有汽车从院子外经过,轻按了两声喇叭,做贼心虚的成怡却是吓了一大跳,听着车子在院墙外停下来,不知道是谁。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孙亚琳在外面喊,沈淮按住不叫成怡起来,隔着院墙问孙亚琳:“大半夜不回去睡觉,又跑过骚扰我跟成怡做什么?”

    “那你跟成怡在做什么啊?”孙亚琳问道。

    成怡掐了沈淮一下,娇软无力的撑住沈淮的大腿站起来,将睡裙整理好,咬牙切齿的轻声骂沈淮:“浑蛋。”敢沈淮到屋子里去给孙亚琳开门。

    沈淮打开门,打开楼道里的灯,看着孙亚琳踩着高跟鞋、妖娆有致的走过来,说道:“还以为你晚上会出现呢,跑哪里去了,到现在才露面?”

    “我也有我的私人空间,好不好?”孙亚琳嗔怪的横了沈淮一眼,她白天跟杨丽丽在一起,知道沈淮下午陪着崔向东,又跟郭成泽、陈伟立他们勾心斗角的在一起,偷闲没有出现。

    孙亚琳刚要进屋,在灯下看到沈淮灰色裤子上黑乎乎的湿了一下,疑惑的伸手摸了一下,问道:“怎么湿的?”

    入手黏稠,孙亚琳那对美丽的大眼眸顿时就瞪得溜圆,手在沈淮裤裆上都忘了收回来,咬着嘴唇轻问道:“你跟成怡都结婚这么久,犯得这么情急连脱裤子的时间都没有吗?”

    叫孙亚琳柔软的小手有意无意的这一按,沈淮下身又勃然肿大起来、坚硬似铁——他身子尴尬的往后缩了缩,他跟成怡坐在那里几乎没有怎么动,也没有意识到裤裆前湿了一片。

    沈淮让孙亚琳先到前面院子里去,沈淮进卫生间拿毛巾胡乱擦了两把,想到成怡虽然羞涩,但想必也是情动到极致才叫他裤裆前湿成这样子,心里也不禁得意的偷笑。

    孙亚琳走到院子里,看成怡慵散的斜躺在睡椅上,当即也能想明白沈淮与成怡刚才在院子里在做什么,又是怎样的姿态,回头见沈淮从屋子里走出来,眼睛也是下意识的挑了他一眼。

    孙亚琳这一望,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风情媚惑,沈淮几疑错觉。

    院子里就两张躺椅,孙亚琳坐一张,沈淮自然就又跟成怡挤一张。

    成怡也不知道她跟沈淮刚才做的好事让孙亚琳识透,身体也是娇软无力的挨着沈淮的身子而坐,跟孙亚琳说话。

    “这么晚赶过来,有什么事?”沈淮问道。

    孙亚琳喜欢跟他赖在一起,那是成怡不在霞浦的时候,沈淮知道她今天又应跟杨丽丽在一起,心想她半夜赶过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

    “我闲来无事,听到陈伟立、郭成泽在游船上提出发展千亿优势产业的概念,就想过来听听你有什么想法,”孙亚琳说道,“不过,看你心情这么好,兴致这么高,就觉得我担心是多余了——我要回去睡觉了。”孙亚琳屁股都没有坐热,说过这些话就起身又要走,好让沈淮与成怡继续刚才未竟的好事,免得她显得多余。

    孙亚琳在他面前有时候就像一阵炽热的风,沈淮也无奈的站起来送她出门。

    孙亚琳坐回到车里,在幽暗的光线摊开手,似乎那坚硬似铁的触感还留在指间叫她回味——她嘬起嘴唇而笑,实在不知道要不要找个机会勾引那浑球。

    ***************************

    黄金周假期过去,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就带队到霞浦来参观考察,丰立集团的周丰毅等高层,也随行到霞浦来进行交流。

    在丰立涂渡板决定去留之际,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与丰立集团高层此行就显得特别敏感。

    沈淮抽出时间来,三天的参观考察以及交流活动行程他都亲自接待陪同。

    这么一来,县长周岐宝、副书记戚靖瑶二人就连露面也变得多余。三天的参观考察,没有请媒体参与,戚靖瑶、周岐宝都给排斥在外,参与不进来,沈淮这边不虞有谁会透露消息;魏南辉随行人员也是经过精心挑选,事先就将有可能向宋鸿奇通风报信的官员剔除在外。

    故而,沈淮与魏南辉接触之后,到底具体交流什么内容,在备忘录提交上去或者在县常委会议召开讨论此事之前,谁都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而在魏南辉在霞浦参观考察的三天时间里,张力升、孙亚琳以及赵东、赵治民等梅钢的高层,也都陆续抽出时间来参与交流活动——而隐约传出来的一些风声,都指向沈淮有可能支持涂渡板项目落户青沙,这就叫郭成泽、陈伟立等人在市里更坐不住屁股。

    陈伟立赶在五月十日就将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规划拿到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事前都没有酝酿沟通的时间,而在此次的市常委例会会议,这个议题更是作为临时动议,拿到会上讨论。

    无论是陈宝齐,还是郭成泽,都怕沈淮赶在“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这个概念正式提出来之前,就抢着与魏南辉达成秘密协议,推动丰立集团决定将涂渡板项目留在青沙县,叫他们少一条有力的理由去指责沈淮的不是。

    沈淮是在参加与青沙县的区域经济交流跟合作座谈会上,给高扬一通电话,被喊到市里参与这个临时动议的讨论。

    沈淮在杜建的陪同,坐车赶到市里,杜建没资格进会议室,就在外面等待,沈淮走进烟雾缭绕的会议室里,看到陈伟立、葛永秋都在,心知他们这是要正式发难,抽出烟来点上,看到葛永秋旁边有张空位子,走过去坐下来,笑嘻嘻的问道:“郭市长、陈副市长前些天在嵛山时跟我遇上,就提到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这个问题,我当时是明确表过态,大力支持,绝对赞同;而陈副市长考虑这个问题,远比我想的周到。怎么常委会讨论这事,又把我拉出来,做什么?”

    “我市的钢铁产业要上千亿规模,每个钢铁项目都要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取,丰立集团涂渡板项目,更是这段时间招商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个话题既然都上会讨论了,陈宝齐也不能推卸他作为市委书记的责任,让陈伟立此时站出来跟沈淮对质,说道,“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带队到霞浦考察也有三天时间,他们的意图应该是很明确,还是想纠缠着将丰立的涂渡板项目争取回青沙县去。魏南辉是个很油滑的人,陈副市长跟他也认识,要是,霞浦县碍于情面,不方便拒绝魏南辉提出一些要求,市里可以让陈副市长出面拒绝,确保涂渡板项目落户在霞浦或者梅溪、新津……”

    郭成泽猜测沈淮会还有说辞狡辩,但只是微微侧过头,看着他隐藏在烟雾下的脸,猜不透他平静的眼睛里藏着怎样的心思,心想:他难道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真敢为了纠缠宋系内部的矛盾,为了打击宋鸿奇,下定决心暗中助魏南辉将涂渡板项目留在青沙?

    沈淮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不徐不疾的说道:“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这是个很鼓舞人心的目标,但将这个目标跟涂渡板项目捆绑在一起就又有些视野狭隘了。我还以为市里喊我过来,是谈千亿优势产业的规划问题,却没想到是谈涂渡板项目的事情——那我正好也借这个机会,跟市里汇报相关工作。”

    虽然没有直接指到鼻子上,但听沈淮将“视野狭隘”一词从嘴里吐出来,陈伟立也是心头薄怒,冷着眼睛看过去,看他怎么向市里汇报相关工作。

    “我认为霞浦县并没有争取涂渡板项目最有利的条件,而业信银行以及鸿基投资,都有意协助丰立集团,将涂渡板项目建在青沙县。我与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这两天都在交流区域经济发展合作的问题。说再多没用,我就想着切切实实的从涂渡板项目始,探索地方横向联合的新路子……”

    沈淮此语说出,顿叫满堂惊谔。

    陈宝齐、虞成震、郭成泽、孟建声等人都认为沈淮会胡口狡辩,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截了当、明目张胆的明确说要资助涂渡板项目在青沙落地,与涂渡板项目捆绑的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规划,在他的眼里,压根就是一砣屎。

    会议室顿时陷入沉寂而怪异的气氛里,郭成泽见陈宝齐与虞成震都不约而同的从烟盒里拨出烟来点上,心知道他们这次参与进来,打的是浑水摸鱼的心思,不会强硬的跳出来说什么,沈淮的态度越明确、越坚硬,他们退到一旁先隔壁观火的心思也会越彰然。

    只不过郭成泽也很犹豫,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必要亲自站出来,与沈淮针锋相对。

    沈淮明目张胆的拱手将这么大的项目让出去,是别有谋算,还真是肆无忌惮、无所顾忌?郭成泽都不是很清楚。

    陈伟立见市里一二三把手以及孟建声都沉默着不吭声,他心里暗急。虽然郭成泽、陈宝齐他们都有顾忌,陈伟立他却没有办法再有顾忌,要是在整个气势都给沈淮压制,不仅整件事不会朝既定的方向发展,陈宝齐、郭成泽他们还可能将气势被压制的怨气转到他头上来,所谓的发展千亿优势产业有可能就此流产。

    陈伟立说道:

    “我前两天与郭市长开会,恰有机会跟徐书记汇报千亿优势产业规划工作,徐书记对东华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这个目标以及霞浦正积极争取的丰立涂渡板项目,都很关注,认为这么大的钢铁项目,不仅在规模上,还是在下游产业延伸、产品线丰富上,都能极大的扩大东华乃至淮海省的钢铁产业优势,要求市里要尽力帮霞浦争取到项目。沈书记现在说霞浦县不具备争取项目的最有利条件,就要将项目拱手让出去,是不是没有办法向徐书记交待?”

    “陈副市长,你这么说话,是对徐书记不负责任,是假借徐书记的名义,乱给区县施加压力,”沈淮看向陈伟立,针锋相对的说道,“霞浦县接触过的招商项目,最终只有不到四分之一能最终谈成,对其他超过四分之三、不具备条件、没谈成的招商项目,我不觉得徐书记会要霞浦县给他一个交待。条件限制,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沈淮硬绑绑的话,陈宝齐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听,见陈伟立一张脸给沈淮说垮在那里,半天没能回应过来,心里也是打鼓,不知道要不要就这样话题再谈下去,万上引得沈淮锋芒转过来针对到他们,该怎么好?

    孟建声眯起眼睛,和颜悦色的笑着说道:“霞浦具体哪里地方有欠缺,不具备引进涂渡板项目的最佳条件,可以说出来啊。市委说要支持区县的招商工作,就不是说说而已,市委会尽力提供支持,市委也不是摆饰啊。”

    孟建声作为唐闸区委书记,同时更是市委常委,自然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霞浦要是条件不成熟,唐闸区跟霞浦县可以联合起来争取这个项目。没有到最后关头,我们还是不能放弃争取啊。”郭成泽说道。

    沈淮眼睛看过郭成泽、孟建声,心想果真是徐沛更希望将他调出东华,他手摊在桌上,说道:“霞浦条件不成熟,唐闸区那边有能力,可以接着上,这个我没有什么意见……”

    虽然他们的主要意图,就是要在霞浦放手后,由唐闸区接手,与省钢、富士制铁联合起来,争取丰立集团将涂渡板项目建到梅溪新区,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压制沈淮的影响力,叫他看上去在地方不再那么重要,从而最终将他调出东华。

    只是沈淮一副“你行你上”的嘴脸,当真叫郭成泽、孟建声咽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