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五十三章 千亿产业

第九百五十三章 千亿产业

    嵛山旅游节赶在五月黄金周的第一天揭开帷幕,嵛山县政府举办隆重的开幕式规格颇高,邀请到崔向东、吴海峰、郭成泽、陈伟立、周裕等人参加。

    虽然是黄金周,沈淮作为县委书记是没有假期这个概念的。

    虽然答应要赶到嵛山参加中午的招待午宴,沈淮处理手里的事务,与宋晓军、王卫成、杜建赶到嵛山,都已经过了十二点。

    崔向东不喜欢搞什么场面,但也为嵛山在短短三四年时间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而由衷的感到高兴。

    沈淮赶过来,崔向东在招待午宴上给肖浩民他们劝了不少酒,喝得满面红光,看到沈淮等人走宴会厅来,待他与吴海峰、郭成泽等人打过招呼,才笑着问:“你是霞浦县委书记,带着霞浦的干部跑到嵛山来凑什么热闹?”

    “下午安排的活动,就跟我们霞浦县有关了,我总归不会单纯是偷偷跑过来找崔老爷子您喝两杯的。”沈淮笑着说,又与这次陪同过来度假、崔向东的小女儿崔文英、女婿周元及孙女周楠一家人打招呼。

    崔文英在工商联工作,与成怡她妈刘雪梅关系颇近;成怡昨天就到东华,上午没有等沈淮,先赶到嵛山来跟崔向东、崔文英他们汇合。

    “事前没听说有什么活动跟霞浦有关啊?”崔向东叫沈淮勾起兴致来,问道。

    沈淮跟崔向东卖起关子,不忙着告诉他,侧过头问郭成泽、陈伟立:“郭市长下午赶不赶着回市里?”

    郭成泽笑眯眯的说道:“那就看你下午安排的活动,有多吸引人了。”

    沈淮说道:“嵛溪百里风景长廊,年初才启动建设,最少也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建成模样,不过现在春光明媚,两岸油菜花开,即使到霞浦,风景也相当不错。我是实在找不到借口,将崔老跟吴主席,还有郭市长你们请到霞浦去做客,我就请梁书记帮忙准备了一艘游船,下午谁有空的,就上船沿流而下,喝喝茶,看看沿岸的风光,到霞浦渔市上岸再吃顿晚饭……”

    “这个主意真是不错,晚饭是没有时间留在霞浦陪崔老、海峰书记了,但坐游船从嵛山到霞浦,是我到东华后,一直都有的心愿,今天怎么都要坐一坐,”郭成泽笑着说道,又问陈伟立,“陈副市长,你下午也陪我们一起吧?”

    嵛溪河被大坝拦腰截成两段,上游形成长近二十余公里的回水,形成沟深水阔的嵛山湖,下游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嵛溪河,曲折蜿蜒约一百二十余里,百里嵛溪,便是指这段沿河风景。

    嵛溪河的风光主要都集中在嵛山境内,两岸山岭夹秀,林深树密,山清水明,而出嵛山县了,到霞浦县境内,两岸的地势平坦起来,农田村舍交错,实在没有什么多好看的风景,到出海口时才有一处湿地保护区。

    嵛溪湿地最早规模仅两平方公里,有几类珍惜鸟类繁衍。霞浦提出的新规划,嵛溪湿地规模将扩大十倍,要在紧挨临港新城跟霞浦县城关镇的北侧建设霞浦县最重要的景区,然后再在沿岸搞新城镇、新农村建设、水利治理,与嵛山县对嵛溪河的旅游开发结合在一起,形成百里风景长廊规划。

    霞浦提出的重大项目建设,都要向省市报备申请,郭成泽、陈伟立对很多事情大体情况都还是了解的,但又由于沈淮差不多将霞浦搞成他的独立王国,戚靖瑶、周岐宝也不能对沈淮有所钳制,不要说陈宝齐、虞成震他们,郭成泽、陈伟立等人也不高兴往霞浦跑。

    嵛溪百里风景长廊,听着像是一个旅游项目,实际涵盖很多,既然有这么个机会,郭成泽、陈伟立不会吝啬时间深入而直观的了解一下。

    *************************

    沈淮入席而坐,陪着崔向东多喝了两杯酒,大家就移师游船。

    大家坐上船,更能直观的看到两岸游人如织的热闹情形,从中是能感受到嵛山这两年来的旅游产业发展是何等迅速,也更能感受到东华市这两三年来,城乡居民生活水平、消费能力提升得极快。

    谢芷陪同到游船码头这边,成怡请她一起到霞浦,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船。

    前几天秘密约见之后,鸿奇、她哥以及苏恺闻当晚都离开东华,仿佛怕多留一刻,会叫沈淮那边觉察到什么蛛丝马迹,而之后几天,谢芷一直都不知道陈伟立在市里有什么动作。

    而魏南辉到霞浦的参观考察,也给安排在五月黄金周之后。

    谢芷不清楚,不代表陈伟立那边真就没有动静——这几天鸿奇跟她哥也都很安静,他们能坐得住、沉得下气,则说明陈伟立这边的动作应还是颇为频繁的。

    谢芷有时候她是不想再去关心这些事,想离得远一些,想着她努力将手里的事情做好就成,但看到陈伟立与沈淮有接触的机会,就又忍不住上船来,想知道事情的进展。

    陈伟立要是这时候不愿意跟沈淮有太近的接触,下午完全可以推说有事赶回市里去,但看陈伟立乐呵呵的与郭成泽等人,陪同崔向东一起登上游船,谢芷就感觉游船之上会发生些什么事。

    从嵛山顺流而下,赶到临港新城北面的渔市,怎么也要两三个小时。这两三个小时,沈淮与郭成泽、陈伟立他们在一起,不可能只聊风月,不谈到地方工作上的事情。

    看着沈淮等人都站在前面的甲板上笑谈风声,而郭成泽与陈伟立挨着站得颇近,谢芷心里猜测陈伟立可能已经跟郭成泽、孟建声、周岐宝他们通过气了。

    郭成泽、孟建声的态度不难揣测,他们也许不愿意跟沈淮起剧烈的冲突,但争取投资规模有二三十亿的项目在东华落地,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他们也不会弃之不用。

    就是不清楚陈宝齐、虞成震那边,现在对此事有没有一个肯定的态度——富士制铁比较超然一些,省钢跟陈宝齐、虞成震他们,始终是穿一条裤子的,而省钢、富士制铁入局,将是争取丰立集团重要的、不可或缺的筹码。

    谢芷犹豫了一会儿,往前甲板走去,恰好听到郭成泽、陈伟立与沈淮在谈涂渡板项目。

    “淮海湾经济区发展要形成产业优势,要推动优势产业的发展,这是徐书记一直都在强调的事情,”郭成泽说道,“我市的钢铁产业可以说是绝对支柱产业,但对潜力挖掘还不充分。我前些天跟陈副市长一起在食堂里吃饭,讨论到这个问题,陈副市长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制定发展千亿优势产业的详细规划,把方向跟目标都明确下来。我觉得陈副市长的这个想法不错,跟陈书记商议,陈书记也认为有必要旗帜鲜明的提出‘千亿优势产业’这个目标。前期的相关工作就交给陈副书记在负责,还要霞浦那边多配合陈副市长的工作啊……”

    “我跟陈市长是老朋友,周县长跟陈市长可以一直在省委组织部多年相交的老同事,郭市长,你说霞浦会不配合陈副市长的工作吗?”沈淮眼睛似乎给太阳照着了,微微眯起来看着郭成泽、陈伟立,笑呵呵的只当听不懂郭成泽的弦外之音,当作寻常的工作谈话,还不忘夸陈伟立两句,“陈市长的这个想法太好了,我们在区县就希望能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可以照走,劲往一处使,没有迟疑,干劲也足。”

    谢芷听到这些,才知道陈伟立也没有说就想明目张胆的就跳出来跟沈淮对着干,也亏得他能想到“千亿优势产业”这个切口,赶沈淮入彀。

    东华的钢铁产业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增长速度是骇人听闻的,待融信、省钢以及富士制铁合资的新津钢铁项目建成之后,东华钢铁产业年炼钢能力将突破一千万吨,即将成为全国第三大的钢铁产业基地。

    虽然新浦、梅溪从开始就注重产业集群的发展,注重对产业上下游的延伸,但起步毕竟较晚,整个钢铁产业的重心都还压在梅钢、省钢等个别企业头上,可以说是骨架以立,而肤肉欠丰。

    东华钢铁产业年总产值,到明年可能会渐渐突破五百亿,离所谓的“千亿优势产业”这个目标还有不小的距离,但也不是不能完成的目标。

    丰立的涂渡板项目,投资逾二十亿,建成后直接创造的产值将有五六十亿。

    在今后五年内要是能争取到五六个与丰立涂渡板相当规模的钢铁类项目,落户建设到东华来;再加上梅钢、省钢以及富士制铁在东华的产品线进一步丰富、完善,产能进一步扩张,这个目标也就突破过去了。

    对于四五年前工业总产值不过三四百亿的地级市,提出五年内发展一个产值规模过千亿的优势产业,是何等鼓舞人心的一个目标?

    便是对整个淮海湾经济区,这样的目标也称得上宏大。

    除了钢铁产业之外,谢芷也看不到淮海湾经济区内,有哪个单一产业有可能在五年内突破千亿产值。

    陈伟立这明摆着要把丰立的涂渡板项目跟“东华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这个概念捆绑在一起,以涂渡板项目作为迈向“千亿优势产业”的第一步,以逼迫沈淮不得有一丝怠慢。

    以往沈淮虽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放水,不能让他与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的暗中勾结浮出水面,但丰立涂渡板项目毕竟只能是霞浦县的招商项目或者说是梅钢的合作项目,东华市里也不便过多的干涉。

    而此时有了发展千亿优势产业这面高高举起的旗帜,不仅东华市里,便是省里赵秋华、徐沛,都可以随时介入进来询问项目的进展情况,自然是更不容沈淮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

    谢芷虽然不想关心这些事,但此时知道这些事的全貌,也暗感此策的高明,不知道到底是出自谁的手,但见沈淮脸色从容,嘴角还挂着笑,心里想他心中多半已气急败坏的在骂陈伟立的娘。

    “我也听岐宝说霞浦这次引进丰立集团的涂渡板项目很有把握之后,才有这个想法。具体工作还是区县在做。”陈伟立见沈淮在听到千亿产业这个概念之后,脸色从容,心里也有些迟疑,当下也是进一步将涂渡板跟“千亿产业”概念的联系挑开来说。

    “没有市里照亮方向,区县只会瞎干。”沈淮笑呵呵继续打马虎眼。

    “霞浦县再有把握,也不要轻敌了,”郭成泽帮陈伟立加些分量上来,说道,“我听说平江那边也很重视这个项目,在知道你们介入后,也加紧在做丰立集团的工作。我还听说青沙县的魏南辉过两天要到霞浦参观考察,我看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带好心,你们不要大意啊……”

    “青沙县那边说是要提加强两县交流合作,也没有办法拒绝,我们把鸡看好,不叫他们偷过去就是。”沈淮笑道,似乎真是一点都不听出郭成泽话里的告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