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心计

第九百四十九章 心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继续一更七千二百字求月票)

    清晨醒来,但看窗外yīn霾,细雨濛濛,落在树叶、屋檐上,汇成大的水珠落下来,淅沥有声。

    听着有人在前面“吱呀”推开院门,沈淮不知道欠起身子,见陈丹撑着一把伞进来,又将院门关进,踩着湿滑的石板路走过来,在雨中仿佛丁香一般诱人清艳。

    沈淮起床打开房门,见陈丹将他昨天夜里搁院子里的烟灰缸以及车钥匙放客厅茶几上,鸦sè秀发披散下来,遮住半面秀美的脸蛋,身子弯下来,牛仔裤将臀腿绷得浑圆修长。

    沈淮挨着门问道:“那你怎么这么早过来?”

    “我不过来,你们谁起来做早饭?”陈丹回头看了一眼,见沈淮就睡着一条平角内裤,裸着上身,说道,“时间还早呢,你可以再睡一会儿,我给你们煮粥喝。”

    “不要忘了我。”寇萱在小黎的房间里喊道。

    陈丹一双美眸瞪圆了看向沈淮,疑惑寇萱这丫头昨天夜里怎么没回宿舍,也跟着跑到老宅来了?

    沈淮将陈丹拉过来,将昨天夜里余薇埋伏在yīn影里偷窥的事情告诉她,小声抱怨道:“我这是偷不着吃的还惹一身sāo!我容易吗?”

    陈丹“扑哧”轻笑,掐了沈淮一下,娇嗔道:“你心里还想偷吃啊?”

    沈淮想拉陈丹进房间温存,陈丹却滑得跟条美人鱼似的,转身要往厨房走去,大有一副沈淮跟她纠缠,她就回去的架式,沈淮只能先放她去给大家做早饭。

    陈丹在后面厨房里淘净米,先将粥煮上,系起围裙想将屋里屋外收拾一番,就见沈淮披了一件睡袍又走过来,还顺手将厨房的门反锁上。

    “你干什么,大清早的,怎么不多睡会儿?”陈丹歪着头,亮晶晶的漂亮大眼睛瞅着不怀好意的沈淮,问道。

    “聊聊天,”沈淮笑嘻嘻的说道,“想你整晚上都没有怎么睡好,你跑过来,我就更睡不着了。”

    陈丹心里甜滋滋的,任沈淮伸手过来,两人的手绞在一起,娇嗔道:“就聊天还关上门做什么?”

    沈淮说道:“这样清静啊。”

    昨天他给两妖jīng勾引得心头难消,清晨起来又是阳气旺盛,陈丹送货上门,他哪里会轻易放过,拉陈丹一起挨在餐桌上,顺势伸手环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将这具叫他朝思暮想的娇躯拥入怀中温存。

    沈淮手掌搂在陈丹平坦的小腹上,虽然隔着牛仔裤,还能感受到那里的柔软,贴着她香腻光滑的脸颊,轻声说道:“我们现在聊天好不好?”

    沈淮起床还没有刮胡子,陈丹叫他的胡茬子刺得脸颊微痒,见沈淮左手搂在她的小腹上,右边已经游到她饱满坚挺的玉峰下方,而她丰满柔软的的臀部已经感觉到沈淮下面微微的隆起,哪里是要好好聊天的样子?

    陈丹转过头来,伸手摸着沈淮下巴上的胡茬子,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口,柔声说道:“我还要干活,你不要捣乱好不好?不然大家早饭都吃不成了。”

    “你觉得现在说这个不是已经迟了吗?”沈淮看着锅里的稀饭已经煮上,笑着说,“我只要吃你,我管她们吃不吃得成早饭?”但看陈丹那媚光流转的多情美眸,那一阵阵成熟女人幽香扑面而来,沈淮哪里能抑住心里的情念不捣乱?

    陈丹羞涩的低下头,想躲开沈淮的索吻,但又叫沈淮托住她香腻秀巧的下巴,被迫抬起头来。

    沈淮噙住陈丹柔软的嘴唇深吻,粗暴的将舌头伸进那香津滑溢的檀口肆意滚动,吻得陈丹娇喘吁吁;情迷意乱之下,终是不再闪躲,任滑软的香舌在檀口之内与沈淮激情的缠裹。

    沈淮右手伸进陈丹的衣服里游走,解开胸罩带子的钮扣,将那对丰挺饱满的酥胸从束缚中解放出来,左手抓住陈丹的臀,将她往怀里按,恨不能跟这惹人迷恋的妖jīng融为一体,右手又滑游到胸前,抓住她沉甸甸的酥胸轻搓慢揉的爱抚。

    陈丹担心孙亚琳或寇萱随时有可能走进来,却又摆脱沈淮的魔掌不能,娇喘微微,酥胸起伏不定,香兰一般的幽幽气息吐在沈淮的鼻端,又抑不住的发出chūnrì莺燕一般的娇喘微吟……

    这一切更是叫沈淮心火沸腾,下身坚硬似铁顶在陈丹修长、浑圆、弹xìng十足的双腿之间,左手也迫不及待的伸进她的牛仔裤里,抓住那挺翘滑嫩的臀瓣揉捏,带着喘息的在陈丹耳畔轻语:“我们去房间……”

    在院子后的厨房里都怕孙亚琳或寇萱会随时闯过来,到前面的房间,更会叫她们听见他们在做什么,陈丹哪里肯遂沈淮的愿?她在沈淮怀里扭着身子,娇声拒绝:“不要,真的不要,你再乱动,我就要生气了……”

    沈淮手伸到陈丹身前将牛仔裤的铜扣子解开来——陈丹起初情迷意乱没有觉察,只觉沈淮的一只手不在自己的身上乱摸,像是缺了点什么,待牛仔裤给沈淮褪下一截,她才惊觉的瞪起眼眸看着沈淮,想制止他在厨房里就胡来,又忙着弯腰将裤子拉起来,却不想半片裸露出来的屁股蹶起来浑圆惹人,叫沈淮在后面看了心魂都在颤抖,贴过来就将弯下腰的陈丹紧紧搂住,求道:“叫让我进去一会儿……”

    陈丹挣扎不过,感觉那坚硬似铁的巨物已叫沈淮掏出来直接抵在她裸露在外、微凉的臀上,还往她的两腿间挤,她也是给挤磨的心火炽烈,抵不住沈淮的请求,心软之下只能顺着这浑球的意,叫他抱住身子转趴到餐桌,姿态羞人将臀部蹶在那里,但还不忘将牛仔裤捞在膝盖弯那里,不叫沈淮都脱下来,怕前屋两女突然闯过来,她穿裤子都来不及。

    双腿夹立,雪白的臀部因姿势绷得浑圆无瑕,那迷人之处嫣红微露。陈丹那里本来就是紧窄不堪鞭挞,双腿叫褪到膝盖弯的牛仔裤裹住更不能打开半分。即使湿润津滑,也是叫沈淮进入艰难,缓缓而入,沈淮他自己的心魂儿都差点给挤出来。

    而陈丹挨这一下,也是要捂紧唇鼻才能不叫呻吟声从喉间漏出,心颤气促的抓住沈淮的胳膊,出声哀求:“你轻点,不要太往里……”

    好在孙亚琳、寇萱她们也知情识趣,待沈淮与陈丹欢爱过后,才慢腾腾的起床洗漱——虽然厨房间收拾得没有半点残留的痕迹,但陈丹就仿佛给雨露浇灌过的娇嫩蔷薇,微染红晕的脸蛋上容光焕发,娇媚带羞的眼眸早就将她跟沈淮“出卖”了透彻。

    孙亚琳见沈淮将大碗稀饭跟蛋黄流油的咸鸭蛋拿过去,横了他一眼,戏谑的问道:“你还吃啊,你们俩刚才都没有偷吃够?”

    陈丹伸手在桌下狠掐了沈淮一下,只是低头吃粥,不敢看孙亚琳跟寇萱两女一眼;沈淮三五下将粥扒嘴里,两手一抹,就开车先回县里……

    ***********************

    王卫成昨天夜里也回到霞浦,没有留在青沙过夜,上午到县委办公室,就将丰立涂渡板项目的一些书面材料,拿给沈淮看。

    沈淮将材料粗略的翻了一遍,又将杜建、戴泉喊到他办公室来。

    杜建是县委秘书长、县委办主任;戴泉是常务副县长兼新浦工业园管委会党组书记兼新浦港开发集团总经理。

    等杜建、戴泉赶过来,沈淮将涂渡板项目的情况跟他们大体说了一遍,又跟王卫成说道:

    “你今天还得往平江走一趟,告诉丰立那边,要是涂渡板项目决定落户到新浦,我们是欢迎的,也是积极的提供各项资源推动、支持项目建设。不过,霞浦与青沙隔江相望,是兄弟县,不应该,也不会搞突袭。即使争取项目,也是为了两个县更好的发展经济,搞好地方建设,所以丰立跟青沙县里最好能沟通好。要是周丰毅能跟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直接沟通,要好一些,”又跟杜建说道,“老杜,你这次也直接过去一下,有可能就跟卫成兵分两路,争取跟青沙县负责招商的官员接触一下,了解青沙县到底是什么心态。”

    涂渡板项目在青沙县落地,难度有多大,有多复杂,青沙县那边应该是清楚的,两个月前的落地工作改由宋鸿奇接手,也许存在一些其他的原因,沈淮希望杜建与王卫成一起过去,能把项目背后一些曲折缠绕的关系摸清楚。

    有些时候揣测毕竟做不了数。

    项目没有正式签下来之前,戴泉也不用出面,但他此时作为新浦工业园的负责人,也需要掌握项目的情况。

    沈淮面授过机宜,杜建、王卫成待到动身离开之际,周岐宝敲门走进来。

    看到杜、戴等人都在沈淮的办公室里,周岐宝笑嘻嘻的说道:“这次可又有大项目要落户到我们县来呀……”

    王卫成跟丰立接触的消息,很有可能是丰立故意散播出去的,丰立不希望项目再拖下去,有可能借霞浦向青沙及平江市里施加压力,也确有可能想将项目北迁,但又怕跟青沙及平江市里的关系搞恶劣,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故意放出风声先试试青沙及平江市里的态度。

    沈淮跟周丰毅这人接触不算多,也知道他极有谋略。

    青沙县及平江有好些人都知道这个消息,沈淮也不会觉得有多奇怪,知道很多人只是看事态模糊,还没有轻举妄动罢了。

    不过,沈淮也不确定周岐宝是在谁那里听到有关涂渡板项目的事情,虽然县里的重要工作都要汇报到他这里,但周岐宝是县委副书记、县长,名义上又是县里负责招商引资的第一责任人,沈淮也不能硬将他推在事外,不叫他过问。

    沈淮看向周岐宝,请他坐下来,笑着问:“我在楼下刚撞到王卫成,听说了这事;周县长你又是从哪里听到风声?”

    “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从陈副市长那里要到我的电话,刚才就直接打电话过来冲我‘兴师问罪’,”周岐宝搓手坐下来,说道,“我还想找沈书记你汇报呢;看到王卫成在你办公室里,我就想沈书记应该是已经了解到相关情况了。”

    周岐宝话里藏话,沈淮就当听不明白,就算他早就知道这事,不知会周岐宝一声,又能如何?

    现在市里有两个陈副市长,一个是陈兵,一个是陈伟立——周岐宝嘴里的陈副市长,指的是陈伟立。

    沈淮心想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跟陈伟立、周岐宝应该都是旧识,不然不可能这么直接的“兴师问罪”,他心里想,或许周岐宝昨天夜里甚至更早些时候就知道了这事,就等着王卫成回来他好摸上门来;就是不知道周岐宝、陈伟立,有没有将这事跟郭成泽及孟建声说及。

    细想一下,郭成泽、孟建声说不定也已经知道涂渡板项目的事情;陈宝齐、虞成震那边要是消息源不灵通,反应可能会迟钝一些。

    而青沙县委书记魏南辉没有直接联系自己,而是曲折缠绕的通过周岐宝表达不满,他到底是什么心态?难道只是单纯的表示一下不满而已。

    沈淮心里暗自揣摩着,又将王卫成带回来的书面材料递给周岐宝,说道:“王卫成到江宁开会,丰立的一个副总找上他,谈了丰立涂渡板项目的事情;王卫成昨天夜里才从青沙拿了一些材料回来。你也看看。”

    听沈淮说“你也看看”的语气,似乎周岐宝他看不看都无所谓似的,周岐宝心里自然是难谈高兴,但想到在霞浦跟沈淮争什么,是极不明智的事情,也不会将心里的那点不快表露在脸上,接过文件夹,坐下来将涂渡板项目的材料粗略翻看了一遍。

    “涂渡板项目,除了项目本身投资体量大,对地方经济有明显的拉升之外,还能进一步加强我们县甚至东华市的钢铁产业优势,是要尽一切可能争取到我们县来。”周岐宝看过材料,很是肯定的说道。

    梅钢虽然暂时在霞浦没有大的动作,甚至鸿基长青的三期项目建到徐城,但霞浦招商引资工作步入正轨之后,项目建设规模并没有减缓的趋势。

    今年内明确会在新浦港及临港新城内开工建设的工业、房地产及基建等项目,就已经超过一百二十项,总投资超过三十亿。

    新谈的项目里,以中海石油计划投资的海上钻井平台设备制造基地以及韩国大成集团的聚乙烯项目为最,要是谈成,落地后两个项目建设投资都将超过十亿。

    霞浦在招商引资方面不存在丁点的压力,县里甚至下调了对招商引资工作的奖励,但也没有肉多嫌肥到不去积极争取丰立涂渡板项目的地步。

    故而不管背后有着怎么曲折,魏南辉或者谁出面兴师问罪都好,霞浦乃至东华,对丰立涂渡板项目能公开摆在台面上的态度,就是有可能就要尽一切努力的创造条件争取。

    周岐宝这么表态,不会叫沈淮有丁点的意外,也知道周岐宝内里的心思未必就有这么单纯,而魏南辉直接打电话给周岐宝“兴师问罪”的心思,更是值得揣摩。

    沈淮跟周岐宝说,他会让杜建、王卫成今天再去青沙,跟丰立集团接触,进一步的了解情况,也会将他们这边的意愿告诉丰立集团——对此,周岐宝也只能表示支持。

    丰立向将在平江迟迟无法落地的项目放到霞浦来,自然是指望霞浦这边能提供资源,帮他们克服一些平江市都难克服的困难,以及与平江市、青沙县怎么协调,是一个相发复杂的过程,让杜建、王卫成过去进一步的了解情况,也是必要的步骤,总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周岐宝起身离开,沈淮示意杜建他们再留下来,不忙着先走。

    “你先给丰立的高层打电话,将我们这边的意思先告诉他们,要是可以,让丰立那边先跟魏南辉沟通一下,然后你们再过江去,”沈淮跟杜建、王卫成说道,“说不定你们过江,就能直接见到魏南辉,那你们就代表县里,跟青沙县沟通这件事。”

    “魏南辉那边或许是无所谓的心态?”杜建不确定的问了一声。

    魏南辉这两年来主要是防止宋鸿奇抢他的县委书记位子,丰立的涂渡板项目真要从青沙县手里丢掉,魏南辉虽然也有可能会受到平江市里的批评跟指责,但更大的责任在宋鸿奇。

    所以,魏南辉即使不得不在这件事上表一下态,但意态不会太强烈——当然,杜建问这一声,也不是说去揣测魏南辉的心态,更主要是想搞清楚沈淮有没有很强烈想利用这件事针对宋鸿奇的心思,这样才决定他与王卫成去见魏南辉的立场。

    “先沟通再说。”沈淮说道,也没有必要现在就在这件事情上有明确的导向,让杜建、王卫成过江后随机应变。

    **************************

    宋鸿奇说是要将事情直接捅到平江市委书记王云青那里,但事情都没有定论,直接往王云青那边捅也不合适。

    万一丰立跟霞浦那边压根就没有谈成什么条件,只是简单的接触一下,他这边就向市委救援,只会衬托他这边惊惶失措、毫无法度。

    宋鸿奇一大早,就直接赶往丰立集团调研,想要进一步摸清楚情况。他与丰立集团负责外联的副总勾兑了半天,也没有得到半点有益的信息。

    宋鸿奇见丰立集团这边瞒得严丝合缝,跟霞梅接触的消息一点都不透露出来,也就确认丰立集团将涂渡板项目北迁到新浦或梅溪的心思已定,他也就不再在那里无谓的虚耗时间。

    不过,就算真要将事情捅到市委书记王云青那边,宋鸿奇也需要跟青沙县委班子的领头人魏南辉商量一下。他想着即使最终不能将涂渡板项目留在青沙,也要魏南辉分点板子过去,不能让魏南辉装聋作哑。

    然而宋鸿奇坐车赶回县里,敲开县委书记魏南辉办公室的门,却见丰立的老总周丰毅正坐在魏南辉的办公室里,当下也是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

    周丰毅看到宋鸿奇敲门进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站起来,笑容可拘的走过来跟他握手,说道:“我早上在延平,接到厂子里的电话,听说宋书记一大早就到厂子调研工作。我正好也有事情要找宋书记您汇报,只是我当时跟延平的龚书记在一起,也没有办法确定能不能及时赶回厂子里找宋书记您汇报工作,就没有跟您通电话。我在延平办好事,想往回赶时听说宋书记您又回青沙了,我就直接从延平往青沙赶,我这才在魏书记这边刚坐下呢……”

    看着茶几上的茶水还热汽腾腾,周丰毅确实是在魏南辉这边刚坐下,然而周丰毅的话宋鸿奇不会信多少,也没有办法说他的不是。

    宋鸿奇只能压住心里的惊疑跟起伏不定的波澜,眼睛瞅着周丰毅的脸,努力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过了许久,他才意识到自己失神太久了,才努力用一种平淡的语气问周丰毅:“周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丰毅过来是谈涂渡板项目的事情,”

    魏南辉将宋鸿奇失神震惊的样子看在那里,心知他没有想到周丰毅会这么快跑到县里来,他也不说别的什么,坐在沙发上,手撑扶手直起腰招呼宋鸿奇跟周丰毅都坐下来说话,说道,

    “项目拖到现在,又有两家合作方因为资金的问题,不得不退出去,丰毅他是担心项目再拖下去会拖黄了,他是为这事发愁。丰立的姜志平副总,宋书记你也是认识的,姜志平前两天在江宁开会,遇上霞浦负责招商引资的县长助理王卫成。丰立跟新浦钢铁一直都有合作,姜志平跟王卫成也认识,在江宁两个人就聊天涂渡板项目的事情。王卫成也是热情,说是要帮丰立解决一些困难——丰毅过来,就是跟我们说这件事。不过啊,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什么好心,我跟丰毅说,不要相信霞浦会有什么白吃的午餐送给丰立。”

    宋鸿奇心里惊疑不定,周丰毅这么快就跑到县里将底揭开来,是沈淮那边无意再争这个项目,还是说短短两三天接触,沈淮就与丰立把什么事情都谈妥了?

    照一般的道理来说,周丰毅既然想将项目从青沙撤走,想跟霞浦合作,在事情还没有一个明朗的结果之前,他不应该,也不能跟县里通气。

    因为县里的态度是明确的,绝对不可能热情洋溢的欢送涂渡板项目撤出青沙。

    周丰毅这么快就跑到县里说这事,除了丰立已经跟霞浦那边谈妥项目落地的条件,还能有其他可能?

    宋鸿奇知道沈淮在霞浦、在梅钢大权独揽,威信极高,手里能调用的资源也多——别人做什么事情,苦于资源匮乏,又与他人制衡,事情总是拖拖拉拉难以办成,而沈淮做什么事情素来雷厉风行,真有可能两三天内就已经跟丰立谈妥好合作的条款。

    不管宋鸿奇心里怎么想,周丰毅只是顺着魏南辉的话,苦着脸说道:“项目拖到现在,集团里士气都有些低落,再拖下去更怕错过市场机会——我昨天也没有在青沙,姜志平跟王卫成怎么谈,我还不知道细情。不过,姜志平刚打电话给我,说霞浦县委秘书长杜建跟县长助理王卫成,已经渡江在往青沙赶。这远来是客,也不能将他们赶回去,我见过魏书记、宋书记,还是要赶回去招待他们一番……”

    虽然项目不知道在青沙拖多久才会正式启动建设,但留着总有一个念想,倘若迁到北岸去建设,那真是连什么念想都没了。

    这个项目是在他的手里拖黄、丢掉,往后青沙县以及平江市里,会怎么说他、评价他?

    宋鸿奇才不相信周丰毅的鬼话,要不是已经谈妥条件,沈淮又必要步步相逼的将杜建、王卫成事隔一天就再到青沙来,要不是已经谈妥条件,周丰毅需要这么急着到县里来挑明这事,又这么急着亲自去跟霞浦的代表见面?

    “霞浦能给丰立的支持,青沙可能一时不能提供,但可以替丰立向市里请求支持,”宋鸿奇问魏南辉,“魏书记,你觉得这事是不是跟王书记说一声?”

    宋鸿奇自然不会就这么放周丰毅走,此时不向市里请援,何时跟市里的请援?当下就要魏南辉立即跟市委书记王云青打电话。

    魏南辉眼睛瞅着宋鸿奇的眼睛一会儿,才站起来跟周丰毅说道:“青沙会为项目落地沿江工业园创造一切条件,丰毅你也不要太仓促做决定,青沙县不具备的条件,我们会向市里、向省里为丰立集团争取……”他们总不能将周丰毅的人扣下来不让他走,魏南辉说了一些挽留的话,就送周丰毅出他办公室。

    魏南辉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又问宋鸿奇:“现在就请市里介入,宋书记,你觉不觉得时机早了些?”

    “等霞浦跟丰立什么都谈妥了,市里出面,再怎么将涂渡板项目挽留下来?”宋鸿奇说道,“照我说,就不能让丰立跟霞浦再有谈下去的机会。”

    “那好,”魏南辉不动声sè的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市里见王书记,汇报这件事。”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