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四十六章 母女

第九百四十六章 母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求一下月票)

    回梅溪,沈淮与孙亚琳各开各的车。

    在车上,沈淮跟陈丹打过电话。陈丹知道孙亚琳也要过去吃饭,也就不再做什么准备,索性让他们都到尚溪园去。

    沈淮与孙亚琳将车停在渚园东面的休闲绿地边上,从老街东首的老石牌坊穿过,沿街走来,铸铁礅的街灯下,看着好几家装修精美的日式料理餐饮店对外营业;便是安澜寺东首,也有一家新开的挑着日语招帘的俱乐部。

    沈淮从县里出来算晚的,这时候已经过了七点钟,食客们大体都已经进店,不多的行人要么是年轻的游客,要么是镇上吃过晚饭出来闲逛的居民。

    梅溪镇财力充足,在沈淮留在唐闸后,后续也持续的追加对梅溪老街的投入。

    因为梅溪新区内的工业园、河西新城等建设地都要进行整体规划,一些有价值、但又够不上市级文物保护的古旧建设,也都不惜巨资的迁过来,往北扩大老街的范围,将西南角的梅林圈在内,形成一座占地近百亩的游园,使梅溪老街、老河码头、沿河路商业街、学堂街方圆近一平方公里的老镇,真正整合成一个整体,也成为梅溪新区范围内最吸引人气的一处景点。

    走进尚溪园,前厅也有几位候人的中年人,拿日式低声交谈。

    “梅溪这两年倒像又叫鬼子占领了……”孙亚琳看着到处都是日本人,忍不住低声嘀咕起来。

    一直到九十年代中前期,经济崛起之后的日本,在亚洲的资本输出以及产业转移方向,主要都在东南亚地区。也是从亚洲金融风暴起,日本的厂企,与包括华商在内的其他亚太投资商,都主要将目光转向中国:

    十二亿人口对这个国家而言,多少有些不堪重负,但对于投资商而言,则意味着充足的廉价劳动力资源跟潜在的广阔市场。

    在看到中国经济持续强劲增长的势力未减之后,海外很早就有经济学家对中国市场提出著名的“一亿人”理论:认为只要中国十二亿人口里,哪怕在经济持续增涨之后仅产生一亿富裕人群,市场规模也将与当今的第二经济体日本接近。

    在充足的廉价劳动力资源背后,中国有着完善的教育体系,以及五十年来一直努力前进的工业进行,使得中国青年一代的劳动者几乎都有着极高的产业素质跟适应工业化社会的能力。

    在投资商里,要说对中国经济发展研究透彻的,主要还是日韩及东南亚的华商为主,也包括台湾地区的厂商。

    过去台湾地区的投资商受海峡两岸紧张关系的影响,对内地的投资幅度一直都很有限,但在受到亚太金融风暴的摧残之后,台湾地方当局也被迫放开对内地投资的限制,投资额从去年起也开始激增。

    沈淮、熊文斌等人,也早在亚太金融风暴前期,就认识到亚太产业二次转移的问题,在招商引资工作更是积极主动走出去。

    到九八年时,梅溪新区诸多产业园区的基础设施都基本建设成熟,外围的机场、铁路、港口、高速公路也都形成大配套,沈淮在梅溪及新浦又极注重抓软环境建设,这两年来招商引资的成绩也就格外的突出。

    九八年仅梅溪新区引进从东南亚转移过来的日韩大小企业及台商近一百家——台湾地区受日本文化影响很深——也就造成今日梅溪镇料理店随处能见、日本人满地爬的景象。

    这背后也有富士制铁的功劳在。

    作为日本六大财阀安田系的一份子,富士制铁本身就是大型的重工制造企业,在日本国内拥有很大的影响力。

    这些年来,梅溪国际冶金产业园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电炉钢产业基地,形成高达三百二十万吨的年炼钢能力,富士制铁与省钢、长青集团组建的合资公司在其中占到大半。

    融信与省钢在新津主导的钢厂建设,计划今年入秋前建成投产,主要也是采用富士制铁的高炉技术,富士制铁也在其中持有15%的股权;当初为了筹集新浦炼化的建设资金,孙亚琳将手里众信投资名下上市公司梅溪工业约10%的股份也转给富士制铁承接。

    要说产业上的影响力,在东华富士制铁不及梅钢,但不比省钢稍弱。

    而这些年来前前后后受富士制铁直接影响,为富士制铁配套为主,到东华投资建厂的日资企业就将近二十家;除此之外,到东华投资更多的日资企业则主要以纺织轻工及化工类为主。

    唐闸区及梅溪新区的财税收入,去年叫霞浦追平,但今后几年的增长速度不会降下。要说最大的问题,梅溪新区后续的发展,主要将受到工业用地不足的限制。

    梅溪新区成立时,虽然将梅溪、竹社、黄桥等镇并入,但实际上从渚溪大道往北,都是城市建设用地,仅仅将梅溪、竹社两镇的部分规划为工业区,扣除交通、水电等配套建设,可用建厂面积,甚于都不足六十平方公里。

    虽然还有二三十平方公里的工业地可用,但照长远发展来说,梅溪新区后续的发展潜力已经是远远不足。

    相比之外,新浦港工业园,此时建成的工业区面积甚至比梅溪新区稍小,正式进入规划的区域也不是很大,但除了梅浦大道往南有较广的腹地可以规划为工业建设用地之外,往东还有两三百平方公里的浅滩可以吹填;要是从淮海舰队驻泊港往北,一直到新津港,沿线四五十公里的海岸线,可吹填用于发展工业的滩涂及浅滩面积更是巨大。

    要是能兼任东华市委常委,沈淮是计划与陈兵一起在东华全市范围内进一步推动行政区域调整以及新的工业、城镇建设布局规划,使东华各方面的发展资源能更均衡,以便使东华经济这些年腾飞的势头,在今后十年内都不落下来。

    只是这个计划,目前看来是要落空了。

    当然了,就算东华往后的增涨速度不再有前两年那么迅猛,基础也已经奠下,成绩已经足够辉煌。

    九四年东华市国民生产总值仅三百亿出头些,今年的目标则是要突破一千亿,追平徐城,并列成为淮海省第一经济强市;只是东华的经济重点在新浦、在梅溪,在区域结构上远谈不上平衡。

    实体经济起来后,第三产业里最先受益的永远都是餐饮。

    尚溪园经过这几年来精心经营,作为东华最高端的餐饮企业,倒是与孙家官府菜一起打出名声。

    不过,陈丹也无太大的野心,尚溪园迄今也就梅溪老街及徐城颐园路两家店,经营面积有限,老街这边的总店无法承当大规模的宴请,包厢也不足三十个。

    也或许是饥饿营销的因素,尚溪园总店这边当下经营只接受预订,还需要提前三四天预订,一年的流水要超过两千万。

    尚溪园规模又小,能有这么高的营收,餐饮业的利润率也高,拿孙亚琳的话来说,简直就是现金奶牛。

    用餐的包厢再紧张,沈淮与孙亚琳过来吃饭,总是不愁地方的。

    沈淮他们一到,陈丹就从办公室里下来,跟孙亚琳:“要不是沈淮打电话过来,我都不知道你也回东华呢。”

    孙亚琳一年多来人都在国外,而年初孙家长辈回东华返乡探亲,陈丹也没有机会跟孙亚琳见面,算起来,陈丹也有好几个月都没有再见到孙亚琳了。

    孙亚琳跟陈丹说道:“你不会嫌我跟过来吃饭碍手碍脚吧?”

    “刚才死皮赖脸的要跟过来吃饭,这会儿怎么客气起来了?”沈淮奇怪的问孙亚琳。

    孙亚琳没说什么呢,陈丹倒是嗔怪的横了沈淮一眼,跟孙亚琳说道:“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与沈淮、孙亚琳往西边园子走。

    寇萱一头从院子的月门撞出来,看到沈淮跟陈丹在一起,有些意外,讶异的问道:“你怎么跑这里来吃饭?亚琳姐什么时候回东华了?”

    沈淮与陈丹通常都在老宅见面,有时间就自己做饭,没时间陈丹就直接从酒店将饭菜带过去——寇萱读的旅游学校,学制是两年,她年后跟几名同学一起到尚溪园来实习,但都没有在尚溪园见到过沈淮一回,这时候看到自然诧异。

    “奇怪哩,我怎么就不能来?”沈淮笑着问。

    寇萱跟小黎一般大,年后都二十一岁了,穿着酒店实习经理所穿的紫红色制服,亭亭玉立,倒像是一个干练的都市白领,长发拿咖啡色发带束在脑后,明丽明艳的脸蛋还显稚嫩清纯。

    当然,照寇萱这些年来所经历的事,她的脸上的稚嫩跟清纯自然只是她诱惑人的一种独特气质而已;她乌溜溜的黑眼珠子瞅着沈淮,似乎还没有从乍见沈淮的惊讶中回过神来。

    寇萱跟着杨丽丽时,曾跟孙亚琳一起住过一段时间,关系自然亲近。看着寇萱冒冒失失的闯出来,孙亚琳问道:“后面有谁跟着你呢,跟屁股着了火似的跑出来?都吓我们一跳。”

    寇萱不忿的说道:“宝和的人在西边园子里吃饭,大呼小叫的,跟暴发户似的,都恨不得赶他们走……”

    孙亚琳一笑,也知道余薇在渚园买下一栋房子搬进去住的事情,寇萱嘴里所谓宝和的人,大概就是指余薇,他们站在月门前,也没有听见里面有谁在大呼小叫。

    这时候一个中年妇女从里面追出来,她不认得沈淮、陈丹他们,看到寇萱在那里,喊她道:“小萱,你今天生日,你妈请我们过来吃饭,也是用了一番心思。她送你礼物,你不想收下也就算了,也不能将东西摔地上就走……”

    “没人稀罕她这么做,也不用她理我,”寇萱俏脸绷了起来,寒意四溢,冲着中年妇女说道,“姑,你也不要管我。”

    沈淮这才想起来这个中年妇女也是梅溪镇人,是寇萱的姑姑,不过跟他没有打过照面,也认不得。寇萱跟她姑姑的感情也很一般,这跟当年寇老爹无钱医治、病死也有一些关系——沈淮没想到余薇见无法跟寇萱恢复正常的关系,倒想到走迂回路线。

    沈淮可不想掺和到余薇、寇萱母女之间的事情里去,带头往夹道里走,将寇萱丢在那里跟她姑纠缠,他们到临水的阁子里吃饭,但未想寇萱又从后面跟了过来,说道:“今天真是我生日……”

    沈淮将外套脱下,搁椅子靠背上,看寇萱眼睛里带着些许委屈,说话的语气都幽怨得很,知道她经她妈这么折腾,多少有些情绪,笑着说道:“等会儿吃饭时除了叫厨房给你下碗面条,我们可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给你。”

    陈丹手搭在寇萱的肩膀上,让她坐下来吃饭,说道:“小黎不是要准备考试的话,本来是要回来了;礼物都给我落办公室里了,等会儿再拿给你的,还特意叫我准备了蛋糕,只是没让你知道……”陈丹是知道寇萱今天生日,但她现在也不细管尚溪园的日常经营,也不知道余薇今天邀请了在东华的亲朋故友过来假借由头给寇萱过生日。

    “这么说,我们今天过来吃饭,还是赶得巧了。”沈淮笑着坐下来。

    寇萱坐下来,这边就不会能安顿,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就见余薇踩着高跟鞋过来,从她花容浅笑的美靥上,真是看不出她刚跟寇萱起过争执。

    “听寇萱她姑说,我就猜是沈书记您过来吃饭,没想孙小姐也在啊……”余薇推门走进来,热情洋溢的笑着凑过来打招呼。

    余薇少女时就经历了第一桩婚姻,生下寇萱时仅年十八岁,此时的她还没有到四十。虽然要算是中年妇人,但她娇嫩白皙的脸蛋,光滑得就仿佛新剥煮鸡蛋似的,眉目风流,倒像是个三十刚出头的美艳妇人。

    去年醉酒事件过后,虽然余薇当年抛夫弃女的旧事没有大范围的传开,但在顾家已经不是什么秘闻,但也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这背后除了梅钢、鸿基配合余薇加强对宝和船业的控制之外,跟在医院里还吊着命的顾正元偏信余薇有关——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着盅惑老男人的本钱。

    沈淮以前还觉得在媚熟一类的女人里,何月莲已经做到极致,没想到余薇还要更胜一筹。

    大家现在是合作关系,看着余薇进来,寇萱板起冷冰冰的俏脸,不看她妈半眼,沈淮倒是不能再端大架子,坐着一动不动,站起来笑着问:“余总今天也在这边吃饭啊,可是巧了。”

    余薇弃胡林,选择在梅钢跟计经系之间的游离,打去年入秋就获得充足的资金支持。

    宝和在西陂闸的造船基地,因建设资金匮乏拖延了近两年时间,一有资金注入,建设就立即启动起来,兼之一些业务调整出去,现在也开始接订单准备投入生产了。

    宝和船业经受亚洲金融风暴摧毁,放弃之前大开大阖的扩张策略,目前在西陂闸的船厂,将是宝和船业旗下最大的生产基地,是属于余薇在宝和船业彻底站稳脚、不容有失的一步棋,余薇年后留在东华的时间就多了起来——这也是她在渚园置购物业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这也就给寇萱带来新的烦恼,余薇过来纠缠她的时间就多了,捅开去之后也就不怕顾家人再拿她的旧事相逼。

    余薇看女儿脸色不对,也知道她要是不走,只怕会将这边的气氛搞僵掉,打过招呼,也就不在这里纠缠,告辞离开。

    但走出包厢,余薇又禁不住回头张望,见陈丹、沈淮在阁子与寇萱说话,似乎是在劝她什么。

    这些年来,有些事是不为外人所知的——便是戚靖瑶也只能大体猜到沈淮借杨丽丽搞倒英国,但不清楚寇萱在其中发挥的关键作用。寇萱在英皇是用化名,后来也没有跟戴毅、高小虎等人打过照面,故而有些事也就掩隐起来,成为秘辛。

    余薇百般打听,也没有办法将这些年来的图景都拼全,有些事情甚至连寇萱在梅溪的姑姑也不明所以。

    她只知道在寇老爹病故后,寇萱不学好,混迹在三教九流的场合,看她与沈淮的关系密切,只当她的身子早就给沈淮占了去,开始也以为寇萱是沈淮众多情人里的一个,便是现在也没有办法排除这种猜测,不然寇萱又有什么资格,跟沈淮、孙亚琳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只是这两年来寇萱重新进学校读书,年后到尚溪园实习,也是基层干起,看不出她有半点被娇纵成笼中金丝雀的样子,这叫余薇心里又是疑惑。

    余薇藏着疑惑往外走。

    尚溪园除了纱厂仓库改建的主楼外,其他都是七八座环环相套的小院落。没有服务员引领,余薇又心事重重,多走了两步,就走岔了道,绕了两圈,绕到前厅来。

    到前厅就记得道来,余薇又从侧门往西边的园子,夹道一株砌在院墙里的老榆树下站着一个年轻的倩影,正背着她跟人打电话:

    “我已经到尚溪园了,有些事我觉得还是要跟沈淮挑开来说……”

    余薇不晓得这年轻的女人是谁,又有什么事要挑开来跟沈淮说。

    大概是听到脚步声,感觉到有人走进来,谢芷转回身,看见余薇端的是一愣,半晌才想到要跟余薇打招呼。

    余薇也没有想会是谢海诚的女儿、宋鸿奇的妻子谢芷。

    关于宋系内部的矛盾,余薇也听说过不少。

    有些风声比长了四条腿的马还跑得快。

    短短两三天时间里,宋炳生说沈淮年纪轻、经验不足,拒绝省委书记提拔沈淮上兼东华市委常委的事,在余薇这一层次的人群,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兼之这段时间来,有风声说沈淮有可能调到省里任职,余薇也隐约觉得,沈淮这次确实是有可能要离开东华了。

    余薇心里暗想,谢芷有什么事要跟沈淮挑开来说,莫非跟这个有关?

    “谢小姐是过来找沈书记啊,他就在前面靠水边的阁子里吃饭……”余薇指着道,笑盈盈的跟谢芷说道,似乎她真对谢芷刚才跟别人讲电话的内容不感半分兴趣。

    谢芷是开车经过渚园,看到孙亚琳跟沈淮的车停在一起,才猜测沈淮人在尚溪园,但是不是就去见他,即使走进尚溪园,她还有些犹豫。

    无意间叫余薇撞见,谢芷也退也不成,神色如常的跟余薇颔首打招呼:“余总也在这里吃饭啊?”

    “是啊,请老家的一些亲戚吃饭。”余薇并不知道谢芷清不清楚她跟寇萱是母女关系,但想到这种关系暴露给众人知道,叫她甚是尴尬,招呼过就走进她用餐的院子,不去管谢芷到底找不找沈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