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三十三章 谈婚论嫁

第七百三十三章 谈婚论嫁

    内容来自//cms/book_351_3066087.html

    纪成熙说要提前在石门见一面,沈淮自然也不会拒绝。

    沈淮过来之前没有考虑要在石门搞什么动作,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成怡她爸希望能造些声势、把石门这边的一潭死水搅活起来,沈淮自然也要配合。

    过去数年,梅钢崛起是一方面,而位于梅钢下游产业链的钢贸、储运企业,也都获得很大的成长。

    受资金及市场渠道的限制,鹏海贸易早就不再是梅钢最大的经销商,不过今年的贸易额依旧能突破三个亿,叫杨海鹏个人的身家继续增长。

    杨海鹏在其他方面也有参与投资,除了鹏悦联商所占的股份外,他还是渚江投资最大的个人股东之一,但鹏海贸易的主营业务依旧是钢材贸易。

    积极参与钢材交易市场、储运环节的投资布局,也是鹏海贸易做大、做强主营业务的重要方向。

    与鹏海贸易一样,其他大大小小的钢贸企业,手里掌握的盈余资金,同样也需要找到出路。

    如今梅钢要在冀河港牵头搞钢铁物流园项目,建成之后,最终入驻的也是钢贸及钢材加工企业,现在就将这些下游企业拉进来,共同投资,除了梅钢能控制投资规模及风险外,也有利与钢贸企业捆绑起来,共同发力开拓冀南的钢材市场。

    沈淮与成怡打了饭菜回去,在家里与成怡她妈刘雪梅一起吃过中饭。

    成文光有午后小憩养神的习惯,一点钟左右坐车回来睡午觉,沈淮跟他介绍起杨海鹏。

    石门这边如果说需要借一个大型的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来刺激滦钢、燕钢甚至石门钢铁集团背后的金石集团的反应,如果说需要将石门这潭死水搅活起来,需要有人专门负责这件事,那杨海鹏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沈淮他的精力也有限,不可能为石门这边的虚张声势牵扯太多的精力进去。

    “行啊,他人要在冀省,那就把他喊过来见见面,以后还得经常打交道。”成文光说道。

    沈淮在东华聚拢了一大批人,才会有梅钢今天的规模,不过成文光见过面的没几个。

    得成文光应允,沈淮就给赵天明他们打电话,由赵天明、戴泉他们继续留在冀河,谈港口经贸合作的事情,让杨海鹏、王卫成下午也赶到石门来。

    ********************

    成怡一年当中也没有多少时间跟她妈聚到一起,下午就赖在家里懒得动弹,蜷坐在沙发上跟她妈唠家常。

    看着沈淮跟成文光说过话出来,刘雪梅站起来撞着身上的灰尘,跟成怡说道:“沈淮平时工作也忙,你也假正经的忙什么事业,估计也没有多少时间在一起。你们下午去逛街吧,不要陪我这个老太婆了……”

    想着上午在资料室时那瞬间的心动,成怡也有些忤跟沈淮独处,怕在这出戏里陷入太深,搂着她妈的脖子,撒娇的说道:“你哪里老了,你要跟我一起上街,别人多半以为我们是一对姐妹花呢,要不我们俩一起去逛街吧,让沈淮留下来看家?或者让他跟着当苦力也成。”

    “你这张小嘴,没事整天的胡说八道,也不看自己多大的人了,还当自己小女孩啊?”刘雪梅笑着打成怡,硬是要推她跟沈淮出去增强感情,说道,“我跟你有什么街好逛的,你跟逃淮培养感情呢,我跟着,你们不嫌我碍事啊。再说了,你穿的衣服,我看着心里堵;我穿的衣服,也不要你来指手划脚。”

    沈淮在旁边说道:“要不晚上请纪成熙他们到家里来吃饭吧,我跟成怡上街去买菜?”

    “我那点手艺可拿不出手,还不如去饭店呢?”刘雪梅笑着说道。

    刘雪梅与成文光夫妻二人,几十年来平时生活上有保姆照料,也就这几天是空档期,也亲自下厨准备早餐,中饭、晚饭什么的,都从政府食堂打了回来吃。

    虽然刘雪梅也视纪成熙为子侄,但请人家到家里来吃晚饭,总要炒几样菜。下厨这个可不是她的专长,成怡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厨艺还没有开始学习呢;从食堂打饭菜回来,那还不如到酒店去吃方便。

    “我下午不是没事做嘛,我来下厨,勉强还能做一桌菜,到时候刘姨不要嫌弃就是。”沈淮说道。

    “那也行,让成怡给你打下手。”刘雪梅听沈淮想露一手,笑呵呵点头道。

    “我说为了讨好我妈,你至于这样嘛?”成怡揶揄沈淮道,叫她妈拿手指关头在脑壳上敲一记,敲得“嗷嗷”直叫,没能再胡扯几句话,就她妈给赶出家门,陪沈淮一起去菜市场。

    从省委大院出来,道路两边种植的都是高大粗壮的梧桐树,十月下旬的深秋时节,一阵风过,便有一阵手掌大小的梧桐树叶飘落下来。

    省委大院周围是限行车道,除了偶尔经过的自行车跟行人,几乎没有什么汽车经过,格外的僻静。

    省院大院经栅墙、树篱隔断的一栋栋红砖洋楼,走进去看没有什么特别起眼的地方,人行街道之看,看着这一栋栋红房子掩映在树木之间,颇有格调。

    街角有家花店,花店外是一座报亭,沈淮停下来买报纸。

    “……”

    听着成怡在后面咕哝了一句,沈淮没有听清楚,转回头问:“你说什么?”

    “我妈中午跟我说结婚的事情,她肯定也会找机会跟你提这事,你到时候打算怎么跟她说啊?”成怡捻着脚尖。

    “……”沈淮看着成怡白净柔美的脸蛋。

    过年他二十九,成怡也二十六了。

    国外谁都可以潇洒的独身到三四十岁,甚至坚持一辈子独身主义的也大有人在,而在国内谁到了婚育年龄不结婚生子,那就是大逆不道了。

    宋鸿军这两年为躲他家里逼婚,连燕京都不敢回了,气得他大姑每提这事,都忍不住要狠狠的数落宋鸿军一通。

    沈淮他还好一些,顶多有小姑她在唠叨这件事。特别是宋彤跟周知白的婚事将近,他这边的压力就变得更小,小姑这段时间闲下来,主要也是操心宋彤的婚事。

    成怡的处境就要他艰难许多,至少在传统看来,女人所谓的事业还是什么的,都不是成怡能用来应付她家的合理借口。

    虽然他跟成怡约好过两年再看情况,但这两年时间显然不可能让双方家里绝口不提起两人的婚事——沈淮心想成怡她爸妈确有可能直接跟他提结婚的事情,他也确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见成怡撅着嘴似乎为这个事苦恼,沈淮开玩笑的说道:“要我说啊,要不你就跟我凑合着过日子的得了?”

    “我说是真的,不跟你开玩笑,”成怡咬着嘴唇,轻声说道,“再跟你说一事,你不要得意啊,我妈就给我们安排了一个房间……”

    “没占到便宜,却叫人以为占到便宜了,你说我有什么好得意的?”沈淮忍不住笑的说道。

    “你还笑?”成怡伸手要过来打沈淮,却叫沈淮抓住手没法挣扎,气苦的说道,“你说是不是女人年纪一大,就不值钱,非要赶在贬值之前,倒贴白送出去,才叫我妈这样的老脑筋放心?”见沈淮不吭声,抬脚轻踢了他一下,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妈什么时候肯定咱俩发生过关系?”沈淮问道。

    成怡娇媚的瞪了沈淮一眼,嗔骂道:“你别太自作多情了,主要是我爸妈刚过来,手忙脚乱的,人都没有歇一口气,就给我准备了房间,没有给客人房准备多余的被褥……”

    “没事,夜里我睡地板。”沈淮说道。

    “你再胡扯,”成怡气苦的伸手掐住沈淮的腰肉,说道:“我跟你说真的,我跟我妈好说歹说,她都觉得我们应该先订婚,你说怎么办?”

    “你身上带了钱没有?”沈淮问道。

    “干嘛?”成怡问道,她在人行的工资、福利比沈淮高多了,这次回来随身也带了不少现金,打开钱包给沈淮看,里面有一叠现钞。

    “得,等会儿买菜你付钱,”沈淮转身走进花店,将皮夹里六百多现钞都掏出来递给坐在里间剪花枝叶的一个清秀女孩子,问道,“你店里的玫瑰、百合都卖给我,这么钱够吗?”

    成怡正说两人订婚的事情,见沈淮莫名其妙的转身就进了花店,她跟着走进来,扯住沈淮的衣服,小声问道:“你疯了,买那么多花干什么?”

    “即使是订婚,也不能亏待你啊,”沈淮拿起一束玫瑰递给成怡,说道,“你要觉得这些花还不够,我卡上应该还有几个月工资没动,咱们找家银行都取出来……”

    “神经病。”成怡轻轻的骂了一声,倒也不阻止沈淮将这家店里的玫瑰都买下来。

    看着沈淮将她家里的地址抄给看花店的小姑娘,以便这些花直接送到省委大院去,成怡挨过来,轻声说道:“就算有这些花,你夜里也睡酒店去……”

    沈淮看着成怡媚气带羞的眼眸,心里一荡,委屈道:“连地板都睡不到啊?我这么多钱都花掉了啊……”

    来源//cms/book_351_3066087.html

    /cms/book_351_3066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