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零六章 让功

第七百零六章 让功

    (求月票!)

    回到县里,沈淮先进办公室,拿烫伤膏抹腿上。待顾金章回县里,陶继兴打电话过来,要他一起过去聊天,算是书记碰头会。

    得知陶继兴跟沈淮刚做出决定,每年多拿八千万出来给全县的教职工加工资,顾金章说道:“陶书记是为全县人民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啊。‘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这些口号喊了这么年,可在之前谁的手里都没有实现过。”

    “我这功劳来得容易,”陶继兴哈哈一笑,“真正的成绩还是沈县长跟顾书记你们做出来的。要是每年没有这八千万的款子多出来,哪里有什么底气哦?”

    “那也是沈县长居功甚伟,我也就是做做后勤保障工作。”顾金章不敢居功,说道。灵域

    “咱们也不互相推让了,陶书记受这功劳当之无愧,不过要是给别的区县在背后指着脊梁,陶书记也要替我跟顾书记多挡着些枪眼。”沈淮笑着说道。

    陶继兴摇了摇头,叹气说道:“自己工作做不好,就见不得别人好,这在国内太常见了——不过我明年就该退二线,做什么事无愧于心最重要,还怕别人指指戳戳?”

    顾金章也是一笑。

    霞浦全县教师平均工资一次性翻两倍,从四百跳到一千二,甚至要超过市里公办教师一大截,市里及其他区县的教师知道怨声载道,市里及其他区县教育口、财政口的官员,躲在背后骂娘,也再正常不过。

    不过,这些人在背后骂归骂,总归是没有脸拿到台面上来说的。

    而此前关于霞浦县欠债要破产的谣言,这些人在背后也没有少放风声,也没有少戳这边的脊梁骨,沈淮要反抽这些人一巴掌,还会顾及他们心里好不好受?

    顾金章暗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渣啊。

    不过顾金章对财税口的工作不熟悉,也有些担心县财政能不能持续承受这么大的教育拨款。

    沈淮倒没有这些担扰,不过陶继兴、顾金章都有所担忧,他也有必要跟他们说得更详细一些。

    “在分税制实行之后,建筑业约3.5%的综合税率,都归入地方收入。加上我县建筑企业缴纳的所得税,仅建筑行业,全县今年差不多能收足两个亿,是今年地方税收增涨的一个亮点……”虽然今年还有近四个月的时间没有走完,但很多财税工作沈淮都是可以预估的,耐心跟陶、顾二人解释。

    “这么高?”陶继兴也很意外。

    沈淮主持政府工作之后,陶、顾对财税工作就不再像以往那么盯得紧,也都放心的把这方面工作都交沈淮负责。

    以往全县在建筑行业每年能收七八百万的税金,就谢天谢地了,陶、顾二人都没想到今年能长二三十倍。

    不过想想也正常,基建、住宅、厂房建设,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哪一项不是十几二十倍的增长?去年县财政能大幅增长,就主要得益于建筑业的拉抬。

    仅新浦开发集团,今年上半年在基建上的投入就超过十亿,全年将超过二十亿;而新浦钢铁、新浦炼化作为超大型工业项目,3%的营业税都是直接照工程款征收——这三项加起来的基数就大得惊人。

    虽然在分税制实施之后,地方在工业增值税里所能分享的份额不大,但新浦钢铁、新浦电厂两个工业项目,在今年接下来四个月的正式运营期内,能直接为地方财政做出的贡献还是惊人。

    同时,大型工业项目建设运营、大体量基建、住宅项目开发,淮煤东出初步在新浦港形成中转市场,除了使全县大大小的建材、服务、贸易企业如雨后春笋崛起外,交通运输、酒店餐饮、商品零售等业也都是快速成长,也都使得地方在方面的税源不断的往上翻。

    北山鹏悦国际大酒店拿八千万资金出来进行扩建,照东华市第一座四星级酒店标准进行打造,叫无数人震惊。而扩建之后半年的运营,北山鹏悦在住宿及餐饮方面的营业额就将近两个亿,同样叫无数人震惊。

    刚刚开始做征收工作没两年、税额今年预计就能超过一千万的个人所得税,甚至都不怎么大起眼。灵域

    “接下来四个月,工商税务方面的工作再抓紧一些,我预计着今年地方收入差不多就能有七个亿……”沈淮跟陶继兴、顾金章介绍道。

    “看来还是要发展大工业啊,”陶继兴面对县财政两年涨七倍的事实,感慨万分,说道,“不单直接贡献税收多,对地方经济刺激也极显著……”

    沈淮点点头,新浦钢铁正常运营状态下,每年能供给近十亿的税收,哪怕地方上只能分四成,也将是霞浦九五年地方财政收入的四倍。

    霞浦是大县,财政供养人口将近一万两三千人,其中教师占了60%还多。

    现在不能光涨教师的工资,而且要将这部分人员的年均收入都提高到一万五千元以上,那就需要地方财政收入达到一个相当大的基数才能够做到。

    陶继兴、顾金章心有疑虑是很正常的。

    沈淮倒不担心这些,笑着说道:“去年地方收入三个亿,去年底照五个亿做预算,以为打足了量。今年的实际增长速度还是要快一些,所以县政府就多了两个亿的预算余量。除了拿八千万给教师加工资,差不多还有一亿两千万能够在预算内开支掉。陶书记,你打算怎么花?”

    顾金章也看向陶继兴,知道这是沈淮在陶继兴退二线之前送给他的礼物。

    为官总想要清誉的,一次就给全县近八千教师加两倍的工资,只怕这批教师活着,都能念念不忘陶继兴的好——不贪图别的,当官当到这份上,也就足够了。

    陶继兴问沈淮:“新浦开发集团,债务压力不小,财政上有资金节余,是不是补充一下资本金?”

    沈淮说道:“省里对霞浦征地工作提出批评,征地跟拆迁工作自然就要缓一缓,接下来的资金消耗相对也会放缓,财务能平衡,就暂时不需要财政这边补充注资……”

    “县中要争取国家级重点中学的评选,能评选上对霞浦县也是个极大的荣誉,而县中教学基础设施落后,确实急需要加强,”陶继兴说道,“这方面需要再额外拔一部分款过去……”

    “县中的增建方案,我是觉得太保守了,就算他们现在改方案,等到兴工建设,也是明年的事,可以放到明年的财政计划里去。”沈淮说道。

    陶继兴笑了起来,说道:“有钱都不知道怎么花了,也是头痛。”

    顾金章也是摇头而笑,耐心的看着陶继兴。

    “……”陶继兴沉吟片刻,说道,“农业税我们无权减免,但土地承包费,县里可以决定减免。这些年农民过得很苦,我跟顾书记都是农民家庭出身,有条件改善农民的状况,我觉得有必要先做;还有多余的,政府留着机动……”

    沈淮点点头,说道:“行啊,就听陶书记您的……”

    霞浦是农业大县,除了农业税之外,土地承包费是乡镇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现在决定要减免这些,乡镇失去最大的一块收入来源,要想基层党政机构能正常运转,县里就要给每个乡镇额外补助。

    全县三十个乡镇及县属农场七十余万农业人口,再给乡镇一些余量,算下来额外补贴七八千万才够。

    “今年全县人均收入能提多少,有没有把握过四千?”陶继兴问道。

    沈淮点点头,说道:“两个八千万花出去,把握更高一些。

    “全县就九十万口人,两个八千万实打实的用下去,算到每个人的头上,人均收入就长了小两百,”顾金章笑道,“当然了,这还远远不如这段时间来大规模建设拉得多……”灵域

    “说到钱比较直观一些,其实还是现代文明所需要的巨大物资基础,只有大工业体系能够提供,”沈淮笑道,“所以国家推动地方建设,推动工业发展,推动经济发展的步伐,是怎么都不能动摇的……”

    “这些道理,即使我们干部队伍里,能明白的人也不多……”陶继兴感慨道。

    **************************

    沈淮的左腿确实是给烫着,抹了烫伤膏,皮肤还是火辣辣的痛,夜里就没有在办公室工作,在食堂吃过晚饭,就坐车回家,让司机买了消炎药吃过,在家里看文件。

    到十一点钟,沈淮差不多想睡觉了,王卫成打电话过来请示,要将新改好的教师工资改革方案拿给他先看。

    沈淮想着方案能一次过会最好,就让王卫成、张文泉把新改出来的方案拿过来。

    左腿回家又换了药,听着敲门声,沈淮穿着条大裤衩子就去开门,看着周倩、张斌都跟在后面进门来,也不吭声说什么,吩咐王卫成道:“你给张文泉、张斌倒茶水去……”

    “还是我来吧……”周倩主动说道,觉得她在场地位最低,就该是她打下手。

    “让王卫成去吧;他要烫着我,我可以骂他。”沈淮说道。

    看着沈淮左腿膝盖上露出的一截大腿,抹着黄乎乎的烫伤膏,看着就叫人揪心,虽然沈淮开玩笑的语气里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周倩红着脸也是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