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零五章 死缠烂打

第七百零五章 死缠烂打

    柜式空调在会议室角落里呼呼的打着冷气,张斌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弄巧成拙,叫沈淮不留情面的将学校增建方案否定掉,心慌意乱,心头燥热,坐下来搜肠刮肠的整理汇报思路。

    霞浦县过去那些年在东华不算经济条件最差的,但再好也有限得很。

    教育拨款总盘子就那么大,即使在理论上,县中是需要地方财政重点投入保障的省级重点中学,在资源能怎么倾斜?

    也是看到自去年以来,全县经济发展相比较以前有明显的进步,地方财政对公共事业的拨款陆续放宽,教育局跟学校这边才有勇气鼓捣出这么一个增建方案出来。

    “……教育部今年推动国家级重点中学评选工作,我校在重点院校录取率方面,在特高级教师人数上,都要比一般的重点高中领先很多,只是评选工作不会只看单项指标,而在体育教学设施、电化教育、生均图书馆面积以及教职人员的再教育等各个方面,教育部下放的指导文件上都有硬性指标,我校都存在很大的差距……”

    张斌将学校所面临的情况,大体做了汇报,见沈淮除了偶尔跟县委书记陶继兴低声谈流什么之外,还继续在记录本上写着些什么,似乎都没有意识到张斌的汇报已经结束。

    张斌实在揣摩不透沈淮的心思,额头都渗出细密的汗珠子,他看张文泉,张文泉那边也是假模假样的低关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不跟他有眼神上的交流。

    沈淮合上记录本,问陶继兴:“陶书记,您还有什么要了解的?”

    陶继兴摇了摇头,说道:“今天就这样吧……”

    沈淮点点头,翻了翻复印的材料,看没有缺失,就收了起来,又跟王卫成说道:“教改方案变更的问题,你留下来跟教育局配合一下,争取明天能上会,我跟陶书记就先回县里去……”

    王卫成不负责联系教育口,但任何议题要上县常务会议讨论,有一定程序要走,这个程序组织工作目前在县政府办归王卫成负责。

    要想教师工资改革方案明天上午就能上会讨论,王卫成留下来配合,联络分管的副县长、常务副县长,都要比县教育局出面联络方便得多。

    王卫成与张文泉他们先送沈淮、陶继兴、杜建坐车离开。

    站在办公楼前聊了一会儿,王卫成就要跟张文泉他们去教育局改方案。

    “王主任,”张斌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王卫成走,他不敢在沈淮面前放肆纠缠,但曾经担任过王卫成的领导,多少有几分老资格可以卖,说道,“周老师刚才应该是把沈县长烫得不轻,虽然沈县长大度不计较什么,但咱们总不能真就装不知道吧……”

    沈淮给烫成什么样,王卫成也不清楚,刚才在会议室也不好直接问,但看沈淮刚才离开时从杜建手里烫伤膏,看来还是给烫着了。

    天气还热,大家衣裳穿得都薄,给刚烧开的热水这么烫一下,不会一点事都没有——沈淮当面不说什么,但真就是说不定赶着回办公室里抹烫伤膏去了。

    王卫成转头看了周倩一眼,不想给她增加什么心理压力,笑着跟张斌说道:“张校长,你倒是关心领导的身体啊,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大事情;我等会儿打电话给沈县长再问一下……”

    “那是应该的,沈县长到霞浦一年多,为地方做出这么大的贡献,这一次又一次给全县教师加这么多工资,我们不关心他的身体,就太没良心了,”张斌也不觉得说这些话有什么臊脸的,说道,“再说了,县中这增建方案,还得指望沈县长接着关心呢……”

    王卫成刚到县中工作,张斌当时就是副校长;因为都是吴幼平带出来的学生,张斌对他还算是照顾。

    不过再照顾也就那么样,去年沈淮从学校调人进县里加强招商工作,虽说张斌是上杜建的恶当,但他确实也是为了保证他的关系户能选中,而毫不犹豫的就将王卫成跟其他几个条件更好的教师先刷了下去。

    要说王卫成心里有多恨张斌,也没有。

    除了杜建给张斌下钩的因素外,他也清楚官场上的潜规则。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就算那次沈淮亲自出面纠正选拔工作,也没有说揪住问题彻查下去。

    官场就是这样,有时候就是一笔糊涂账。

    就算杜建当初给张斌下钩,张斌现在看到杜建还不照跟孙子似的热切得很?

    要说王卫成对张斌还有什么感情,经过选拔一事也就淡得很,不过将个人感情跟恩怨,带到工作里来,是种不成熟的表现。

    抛开个人因素以及一些不必要的道德评价,张斌个人的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县中教学水平逐年稳步提高,也是有目所睹——王卫成在沈淮身边工作这么久,当然清楚沈淮的心思,心想要是张斌这天表现不这么热切,不这么过火的话,沈淮应该会谈县中增建的事,说不定重用张斌也有可能,只是张斌今天这么搞,估计沈淮心里对用不用张斌,就又要重新考虑了。

    “王主任,你说我是不是要与周老师,再到沈县长那里汇报一下增建方案的工作?”张斌脸皮够厚,不敢再在沈淮面前做什么试探,在王卫成面前则没有太多的顾忌,临了还不忘撇清一下自己,“增建方案,也确实是周老师比我熟悉;你也清楚,周老师的男朋友就在设计院工作……”

    “你说小徐啊,我也认得。”王卫成轻轻一笑,其他话也不多说。

    “张斌,你也先不要急着忙增建方案的事,”张文泉说道,“教育局今天要把工资这事搞定,我们不能辜负陶书记、沈县长的信任。局里人手紧,你、还有周倩老师,你们要替局里分担,就算局里从学校临时借调人手用一用……”又问周倩,“周老师今天晚上不会要忙着跟男朋友约会吧?”

    “没……没有。”周倩还不能完全搞清楚状况,听教育局长借调她临时帮忙,她不觉得自己有借口给拒绝,忙慌乱的回答。

    张文泉又笑着问王卫成:“我感觉沈县长似乎认得周倩老师呢,王主任,你觉得呢?对了,我听张校说,周倩老师的姐姐,跟王主任你是高中同学吧?”

    “啊……”周倩听张文泉这么说,更是一愣,疑惑的看向王卫成,不觉得新县长怎么可能会认得她?

    王卫成心里一叹,暗感张文泉这些在官场浸淫了半辈的家伙,眼睛果真是个顶个的毒得很……

    王卫成心里轻轻的一叹,跟周倩说道:“沈县长现在住的地方,就是你姐跟孙逊出国前留下来的院子。沈县长喜欢住清静的地方,我想想你姐跟孙逊留下来的院子空着也是空着,就以县里的名义租下来,也算是我个人为朋友谋私利。沈县长看到过你姐跟孙逊的结婚照,刚才还说看到你脸熟呢……”

    “哦,这样啊……”周倩倒是恍然大悟,心想难道新县长经过校门口时盯着她看,原来她姐出国前留下来的院子,经王卫成手租出去的住客,竟然就是去年新上任的县长,想来倒是自己误会人家,还三番数次给人家脸色看。

    想到这里,周倩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还说沈县长刚才怎么那么大度呢,”张斌听了王卫成的话,哈哈大笑,又轻抽了自己脸一下,“瞧我这张破嘴,这话说出口怎么听着像是在背后骂沈县长似的。王主任,你可千万不要把这话说给沈县长听,不然我就真惨了……”

    张文泉哈哈一笑,说道:“我说吧,我就感觉沈县长认得小周老师,我的感觉还是很敏锐的……不过,今天这事,小周老师还是做得毛手毛脚,要跟沈县长认真的赔礼道歉去,”不叫王卫成有回答的机会,而是直接笑着周倩,“小周老师你自己说,是不是应该去跟沈县长正式赔个礼去?”

    “嗯……”周倩嘤咛轻语道,觉得应该如此。

    王卫成看了周倩,见她脸生红晕,心里一叹,这丫头究竟是识不透张文泉、张斌这些老狐狸心里是什么龌龊心思,不过教育系统内部的事他终究是不便插什么嘴,不然搞得自己满头脏水就不妙了。

    张文泉毕竟是老狐狸,会掌握火候,就算他在王卫成是老资格,但知道王卫成深信沈淮的信任,年龄上又有优势,将来的前程不可限量,也不想叫王卫成看轻了,笑道:“我们也不在这里打岔了,赶紧把方案整出来。要是来得及,晚上争取再到沈县长那里汇报一下,确保明天上会讨论没有大的纰漏;也就让小周老师跟着过去顺带再道个歉……”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张斌连声附和,不叫王卫成有推搪的机会。

    王卫成只好听从张文泉、张斌的安排,坐车去教育局,先把方案改出来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