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常委新人选

第六百九十八章 常委新人选

    ()(一天五百张月票,昨夜未曾想有这么多,谢谢大家支持。另外,再热烈感谢三山三水兄弟的热情捧场跟月票支持,10万纵横币,又差点数花眼了,哈哈)

    沈淮未等宴席终了就离开省迎宾馆,从机场接了孙亚琳过来,也不到九点钟。尚溪园颐园路店,此时也正值酒醉金迷之时,看着宴会楼前食客们迎来送往,沈淮让司机直接开车绕过宴会楼,停到附楼前的小花园里。

    陈丹在办公室里看到沈淮的车停在附楼前的小花园里,赶着下楼来,在楼梯口将沈淮堵住,说道:“你不是说晚上要回东华的吗,怎么又过来了?”

    “走之前过来看看你办公室里有没有藏jiān夫yín妇,不成啊?”见陈丹心慌慌的样子,沈淮亲昵的掐了一下她嫩白的脸蛋,见她探头往门外看,回头看了一些,小花园里没有谁过来,笑着说,“怎么,有我见不得的人?”

    陈丹深邃的眸子嗔怪的瞪了沈淮一眼,在孙亚琳面前倒不好意思的撒娇似的打沈淮,拉着他往一旁的小会议室走,说道:“成怡跟省人行的领导在前面吃饭呢,你也不打个电话,冒冒失失的就跑过来……”

    “啊……”听到成怡就在前面楼子里与省人行的领导吃饭,脖子就矮了一截。

    孙亚琳在旁边撇嘴笑道:“还想捉别人的jiān夫yín妇,这会儿自个儿要给当成jiān夫yín妇捉了吧?”故意往门外跨,“省人行的领导在啊,那我也要过去打声招呼、敬个酒啥的……”

    “你还嫌不够添乱的?”沈淮将看戏不怕热闹的孙亚琳拉住,拉住她的裙角,也不怕她挣扎,她挣扎,这身长裙就会哗的给撕开来。

    制住孙亚琳不添乱,沈淮再转身跟陈丹说道:“那你就当我没有来过,时间是不早了,我也该回东华去了……”

    虽然跟成怡说定之前的关系保持不变,但在成怡眼鼻子底子,偷着跑过来见陈丹,总感觉不那么对劲,沈淮下意识的想着先溜再说。

    “你就是个没胆货。”孙亚琳鄙夷的横了沈淮一眼,不情愿的给沈淮拉着往外走。

    没胆总比相见尴尬好,沈淮缩着头不理会孙亚琳的挑衅,跟站在楼里抿着嘴而笑的陈丹挥了挥手,出门就钻进车里,吩咐坐车里正抽烟想歇口气的司机,赶紧开车离开。

    ***********************

    沈淮本打算下午的研讨会结束,就直接坐车回东华去,这也是他事前跟成怡、跟陈丹说好的。

    不过他下午人到停车场就给截了下来,叫赵秋华拉去参加小会,后来又参与晚上的招待宴席,见晚上的计划给打乱了,就索xìng到机场去接孙亚琳,拖沓到现在还没有离开徐城。

    想着过来跟陈丹见面,没想到成怡跟省人行的人会在这里吃饭成怡现在跟陈丹的关系处得不错,帮着推荐尚溪园,使得尚溪园这段时间做了很多省人行跟其他银行的生意,都是高端客户。

    只是成怡跟陈丹关系越好,他到徐城就越不方便往陈丹这边跑,也颇为头痛。

    车子刚出门,沈淮头痛正紧,兜里的手机上短信叫了起来。

    沈淮掏出来看,却是成怡发来一条短信:“匆匆而来、匆匆而走,做贼呢?”

    沈淮背脊流汗,才知道成怡刚才已经看到他的车进来,不过,车子已经出了大门,他也不想再掉头,毕竟跟省人行的那些人打交道也头痛,自然他跟陈丹的事,不能泄露让成怡的同事觉察出来。

    沈淮心想着县里以后多准备两辆车才行,他给成怡回了条短信:

    “刚到机场接孙亚琳,到陈丹这边拿东西;刚要给你发短信……”

    “鬼信。”成怡回短信来。

    孙亚琳凑过头来,问道:“你跟谁发短信呢,这么热乎?”

    沈淮往边挪,不叫孙亚琳看,又给成怡回了两条短信,就将手机藏裤兜里。

    沈淮跟孙亚琳隔三岔五就通电话,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要互相通告,而有司机在,也不方便胡言乱语,拐出熙园路,沈淮就闭目养神,打算到东华之前先睡一觉、养养jīng神再说。

    ********************

    车刚到高速路收费站,沈淮兜里手机短信又响,孙亚琳还惦记着刚才没有偷看到短信的事,没待沈淮反应,先将手机抢了过来。

    沈淮懒得理她,借着收费站高挑的shè灯,看到孙亚琳拿着他的手机秀眉微蹙,问她:“谁发短信过来了?”

    孙亚琳将手机还给沈淮,手机屏上显示却是李谷发来的一条短信:“孟建声,常委”。

    五个字一个符号,很简单,但李谷要告诉这边的意思是明确的,就是在熊文斌正式调离东华之前,孟建声会很快到东华先占一个常委的名额。

    “之前有没有孟建声到东华任职的消息传出来?”孙亚琳问。

    “没有,”沈淮摇了摇头,举起手机跟孙亚琳说道,“这是第一手消息,估计是田书记跟徐沛刚刚谈妥……”

    “孟建声常委兼什么?”孙亚琳问道。

    沈淮也是眉头微蹙,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都有可能吧……”

    倒不是说李谷传递消息时藏了一手,应该是徐沛跟田家庚暂时也只是明确孟建声到东华先兼常委。

    然而孟建声到东华后,是接任熊文斌卸下的常务副市长,然后再直接顶替高天河担任市委副书记兼市长呢,还是先从常委兼唐闸区委书记做起,沈淮猜测徐沛跟田家庚之间都有可能没有形成一致意见。

    孟建声从津海随徐沛到徐城,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已经有两年多时间。

    作为计经系的嫡系,孟建声深得徐沛信任,他接下来直接担任徐城市委秘书长,继而随徐沛进省委担任省委副秘书长,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反正都是秘书线,当年苏唯君也是这么干下来的。

    不过,孟建声没有在区县一级任职的履历,故而对他来说,将来从徐城市委秘书长或省委副秘书长平调到东华担任市委副书记兼市长,没有什么问题,但想直接从徐城市委副书长升任到东华市长,不要说省里会不同的声音,东华这边也会有反弹。

    不过,要是田家庚跟徐沛都主张孟建声到东华,先从常委兼唐闸区委书记干起,那基本上就能成定局,李谷也应该传递更明确的消息,沈淮拿着手机轻敲额头,心想也许李谷这条短信五字一符号的背后,掩盖的是田家庚跟徐沛在孟建声任命上的分歧。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宋系都搞成这样子,沈淮才不相信计经系就是铁板一块。

    田家庚与徐沛之间有分歧,沈淮也早就有所察觉,只是还看不到分歧有多深。

    沈淮给李谷回了“谢谢”二字,就将他的这条短信删除掉,再跟孙亚琳说道:“我猜徐沛可能想一步到位,而田书记或许要保守一些,所以孟建声到东华来,到底是常委兼什么,可能还要看田书记跟其他省委常委讨论的结果……”

    “东华地方没人能上去?”孙亚琳问道。

    沈淮摇了摇头,说道:“市县官员任命目前都在加大异地交流的力度,再加上这些年来,省里对东华还没有怎么能插上手,现在空出两个关键位子出来,更没可能从地方上提拔人了……”

    孙亚琳想想也是,谭启平给赶走之后,正式从省里调下来安顿局面的重要官员,也就陈宝齐一人,虞成震也只是地方上投附赵系的官员;戚靖瑶在东华作威作福,但市一级权力架构里没有直接的话语权,顶多只能算是胡林或天益集团在东华的代言人。

    “对了,你现在只能等省里决定下名单之后第一时间得知消息,跟之前感觉有什么不同啊?”孙亚琳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沈淮看。

    听孙亚琳这么说,沈淮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好汉不提当年勇,只要曾经牛|逼过……”

    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没搭理他。

    沈淮看向车窗外,想起当初逐谭启平出东华,随后又推熊文斌、杨玉权进市常委班子,确实是何等的风光,确实是风头无两,不过他心里清楚,那是他不得已而搏险不那样做,梅钢就得不到迅速壮大的机会。

    再一个,梅钢此前虽然是在风头浪尖之上,但还能扯宋家的大旗当虎皮。

    这一次,失去宋系上层的支持,梅钢短短三五个月内,就危机频频,也是到了不得不调整一下节奏的时候了。这往后,梅钢根要扎得更深,獠牙要露,但也要在一定程度上屈从当下的规则。

    做事要有靠山,但动动就搬靠山,靠山也靠不住啊。

    这次沈淮也是下定决心,不会再去试图影响省里对东华市的人事调整。

    不过,不管省里最终决定派哪两个人,到东华来担任唐闸区委书记与常务副市长,都将对梅钢未来在东华的发展有直接的影响,所以,要沈淮不去想这件事也难。

    吴海峰调离东华,田书记为什么主张虞成震兼任市人大主任而非陈宝齐,孟建声调到东华之后,会不会有自己一定的dúlìxìng,还是事事皆以徐沛马首是瞻,倘若孟建声只能兼任唐闸区委书记,而常务副市长即顶替高天河出任东华市长的人选,省里又会怎么角逐产生?

    这些问题都在沈淮的脑子里盘旋,他同时又必须要想,明年杨玉权、陶继兴都退二线,到时候梅钢系所应对的局面又该怎么去调整?

    沈淮掏出记录本来,虽然车窗外只有微光传进来,但能模糊看到记录本上的线格子,这样他就能摸着黑,将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很多念头写下来,等过段时间再慢慢的去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