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九十六章 保10的秘密

第六百九十六章 保10的秘密

    内容来自/

    (希望一觉醒过来,月票能满百;泪目相求)

    沈淮中途想溜没溜成,给截了下来,接下来也就只能跟着大家参加接下来的招待晚宴。

    省迎宾馆特级厨师做宴席的水平倒是一流,只是沈淮见会务组将他的坐席跟叶选峰、谢海诚他们安排在一起,头就大了三分。

    叶选峰、谢海诚也不愿跟沈淮共席,但会务组这么安排,他们要是刻意调换坐席,反而着了痕迹,彼此也就硬着头皮坐下来。

    下午研讨会结束时,叶选峰与谢海诚看到沈淮夹着记录本出会议厅,往停车场方向走,还以为他不会参加晚上的招待晚宴,这时候又见他陪同赵秋华等人一起出现,心里多少有些疑惑,不知道赵秋华在会议过后,又喊沈淮过去是为何事。

    不过看到李谷、余薇、范文智、梁荣俊等人都跟着赵秋华一起出来,心知赵秋华临时找沈淮,应该也不是说有什么私下谈话,心想或许是他们几个人都给赵秋华找过去,就当下的金融形势开小会。

    这么想,叶选峰心里倒不见得就好受。

    大家都知道沈淮跟赵系从来都没有尿到一个壶里去,故而沈淮也给赵秋华喊过去开小会,凭的不是关系,凭的是资格。

    这么一来,在外人眼里,同出宋系的沈淮更有资格成为省长赵秋华座上宾,而他叶选峰没有资格,这当然叫他憋在心里感觉别扭。

    谢海诚倒是想着另外的事情,眼珠子在李谷跟沈淮脸上打转,奈何李谷跟沈淮进宴会厅时,相隔甚远,看上去有什么异常。

    招待晚宴之后,今天就没有什么活动安排,沈淮故而也是等赵秋华等人说过话,半道就离开酒桌……

    *****************

    谢海诚与叶选峰倒是坚持晚宴结束才离开。

    宋文慧在宋系内部明确决定要调离淮能集团,但宋乔生、戴成国都希望能平稳过渡,故而叶选峰暂时还只是担任常务副总经理,逐步的接手集团事务,没有一步到位。

    这也是为了避免对淮能集团当前的发展势态,造成什么不必要的负面影响。

    不过叶选峰已经将家迁了过来,离开迎宾馆后,叶选峰与谢海诚在酒店前就分别,直接会车回家去。

    谢海诚坐进车里,吹着冷气,看着叶选峰离开后,才让司机开车回住所。

    这些年来,谢海诚每年都有相当长的时间停留徐城,但之前他都习惯住酒店,也是宋文慧明确表示要退让淮能集团之后,他才在徐城买下一栋民国时期留下来的公馆当住处。

    这栋公馆的前主人是个归国老华侨,八十年代中期归国买下这处住宅,加以改造,花了不少心思。谢海诚起初也没有亲眼看过,而是女儿谢芷看过后极为入眼,毫不犹豫向前主人支付四百万房款,将这栋称得是豪宅、又有历史韵味的房子给盘了下来,当他一家人在徐城的住所。

    住处在虞园路的北侧,车过虞园路口,谢海诚看到沈淮坐车跟他错身而过,拐进虞园路。

    谢海诚侧头看虞园路口里打望了一眼,他知道尚溪园熙园路分店在徐城已经是极有名气的一处高级餐馆,沈淮坐车往虞园路里走,自然是去找陈丹的,但他想着沈淮在他们之前半小时离开省迎宾馆的,沈淮跟谁见面耽搁了这半小时?

    ********************

    车在院子里停下,谢海诚下车来,刚走两步台阶,就听见谢芷跟谢棠在屋里的说话声,推开门看到妹妹谢佳惠也在,笑着说道:“佳惠跟小棠来做客了,炳生他人呢?”

    “我也不知道,开头说是要去参加什么金融形势研讨会,不知道又怎么改主意去崮山应酬了,”谢佳惠说道,“也不知道他人到底跑哪里去了?”

    听着妹妹对宋炳生的行程有所疑心,谢海诚一笑,说道:“沈淮今天在省迎宾馆,炳生大概是不想跟沈淮见面吧……”

    听哥哥这么说,谢佳惠也就不再疑神疑鬼抱怨什么了,看着时间也不早,说道:“我跟小棠先回去了……”

    时间确实不早了,谢海诚就吩咐司机开车送妹妹跟小棠回去,想着明天再去找宋炳生谈事情。

    时间过九点钟,对姑姑及谢棠来说,是不早、该回去休息了,但谢芷倒奇怪他爸晚上跟叶选峰在一起,能这么早回来,问道:“爸,你怎么这么早回来?”

    “叶选峰吃过饭就回去了,我不回来,能往哪里去?”谢海诚问道,“你哥人呢?”

    “谁知道他啊?他在徐城又不是没住处,没事才不会往这边跑。”谢芷撇撇嘴,对她哥风流倜傥的生活也颇为不满,又问道,“你说沈淮今天也到徐城参与这个研讨会了?”

    “嗯,”谢海诚在沙发坐下来,跟女儿说道,“会后还给赵秋华拉过去开小会,叶选峰今天倒没有享受到这个待遇,心里有些不痛快,所以他才早早就回去了。”

    沈淮无论是跟田家庚的密谈,还是在淮海大酒店曾触怒过赵秋华,谢芷这边都完全不知情,听她爸说赵秋华拉沈淮开小会,疑惑的问道:“他们两个人,八辈子都打不到一起,怎么这么亲密了?”

    “不是这个缘故,应该还是为重点建设项目的事情,李谷,范文智以及宝和集团的余薇,都有给赵秋华请过去小范围谈话……”谢海诚知道女儿误解了,将他的猜测说给她听。

    “哦,这样啊,”谢芷倒明白省委省政府提出增速保10的目标之后,赵秋华就算再厌恶沈淮,跟沈淮接触也是正常的,又问道,“对了,沈淮跟李谷之间,爸你有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

    谢海诚摇了摇头,说道:“没看出来……”

    “我总感觉蹊跷得很,”谢芷说道,“沈淮上次回燕京,明里是向成文光求援,后来又替成文光与纪家联络,但就对梅钢来说,沈淮燕京之行的最大成果,还是将中海油拉进来参与新浦炼化项目的合作。没隔几天,省国投这边也明确态度,也要对新浦炼化项目注资持股,同时参与到梅钢跟中海油的谈判中去。爸,你就不觉得背后有些奇怪吗?”

    谢海诚当然是感到奇怪了,所以他才在晚宴里注意观察沈淮跟李谷之间的情况。

    新浦炼化项目从筹备之初,大半年时间来都前程未卜;到霞浦县因超量征地被人举报到农业部之后,新浦炼化项目看上去随时都有面临夭折的危机,然而到中海油、省国投入局,前景就陡然的柳暗花明起来,形势也算是彻底的明朗化。

    随后田家庚在省里又明确表示,要将熊文斌、吴海峰调离东华。八月上旬吴海峰更最先调到省政府任职,而对熊文斌调职的组织考察程序也已经启动,这完全是田家庚要敲打梅钢,彻底拆散掉梅钢系之前在东华市一级权力架构中的强掌控力。

    田家庚跟宋系一直都是不对付的,田家庚找到机会,对跟宋系同源的梅钢进行严厉敲打,不会叫费解;所以,连同省国投对新浦炼化的参股,也被人视为田家庚这是要求省属资本对梅钢系实体企业进行渗透。

    梅钢在新浦炼化项目上,拉了中央直属的海洋石油总公司为战略合作者,从安田银行日本总部获得大量的日元贷款之后,又不缺乏建设资金,省国投突然插进来,目的不是渗透,是什么?

    只是,谢海诚对此心有疑惑:

    梅钢系在东华市一级的权力架构给拆散,省国投对新浦炼化参股以谋渗透,沈淮对此几乎没有什么抵抗,这是谢海诚所想不明白的。

    不要说沈淮现在已经获得成文光的支持,在新浦炼化项目又有中海油这么一个强力的战略合作,甚至还有可能因为支持成文光去冀省任职,与纪家发生经济、政治利益上的交换,此时应该算沈淮较为强势的时候,他怎么可能就轻易向田家庚的敲打低头?

    就算没有这些,以沈淮这臭脾气,什么时候软过?

    年前徐城炼油事件,他们这边的动作也谈不上多大,无非想借梅钢重组上市参持些股份,沈淮当时就那么大的反应,恨不得想当场掀桌子,此时为何又软绵绵起来?

    还有一个就是时机上有蹊跷——省国投明确要对新浦炼化项目注资参股,仅仅是在梅钢跟中海油启动谈判后没过几天。

    要是田家庚在中海油决定参与合作之后,提出这样的要求,沈淮可以联合中海油拒绝田家庚的要求——田家庚那时不至于会强要沈淮低头。

    要是田家庚在中海油决定参与合作之前,就决定由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的建设中来,这个就更讲不通了。

    见她爸陷入沉吟,谢芷又说道:“省里提出今年增长保10的目标,我听到这是田家庚在省常委会议上明确提出来的,说是要在离开淮海省,他要为淮海站好最后一班岗。不过今年外贸产业形势恶劣,金融风暴说不定也会冲击到内地来,其他省市提出要保7保8,偏偏田家庚在淮海省提出要保10。我看啊,这简直就是为新浦炼化项目尽快展开全面建设保驾护航。”

    谢海诚点点头,承认女儿分析得有道理。

    淮海省经济基础本来就薄弱,近几年增速很快,但要消除的隐患也多。

    田家庚提出增速保8目标,相对还容易完成;省委政府真要想增速保10以上,最现实的途径,除了新浦钢厂尽快投产不拖延外,还有就是最迟不拖过九月底,就应该让新浦炼化建设全面展开。

    总投资超过五十亿的工业项目,全面建设期,每月投入的建设资金高达三四亿,除了可以直接计入建筑产值,同时对全省其他范围之内的经济拉升之大,也是不容忽视的。

    所以说谢芷将田家庚提出增速保10跟推动新浦炼化建设尽快全面展开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是有道理的。

    不过,虽然猜测有明白,但谢海诚此时也完全看不透田家庚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刚才酒桌上想从田家庚嫡系李谷身上看出点什么,也是不能。

    要说不敲打吧,田家庚决意将熊文斌、吴海峰两个梅钢系重量级的人物调出东华,使梅钢系在东华的权力架构里不再成势。

    要说敲打吧,田家庚在省里的诸多动作,又都是帮着推动新浦炼化尽快展开全面建设。

    来源//cms/book_351_3064491.html

    /cms/book_351_3064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