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九十四章 扎痛处

第六百九十四章 扎痛处

    七月香港回归,上旬泰国央行放弃泰铢绑定美元的固定汇率,正式宣告泰铢失守,短短三五日间,泰铢即大幅下挫;继而印尼、马来西亚等国也承受不住压力,放任汇率下挫……

    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整个东南亚地区都处于金融危机的笼罩之下,便是香港、新加坡证券市场,也都在大幅下挫后剧烈振荡之中,大量的投机基金仿佛嗅到血腥味的鳄鱼一般,汹涌而来抢食,谁也难料经济后势会如何走向。

    沿海地区以轻工业为主的外贸产业,上半年来的增速明显放缓;而跟香港转口贸易相关的产业集群,第二季度以来更是承受着下行的压力。

    国内以及日韩的证券市场都跟着振荡下挫,似乎没有一个地区能从这次的金融风暴里独善其身。

    七月下旬,国务院对各省市的外债规模也做了初步摸底调查,情况还算乐观。

    近二十年来国风吸引外汇资金逾两千亿美元,主要集中在中长期的实业投资上,短期内有可能会因为经济形势恶化而外流的资本规模不大,大概在三百亿美元左右。

    九七年国家外汇储备算不上有多强大,但应对短期资本流出则绰绰有余。

    各省市的主要任务,也就回到应对轻工外贸产业萎缩、防止经济增长率大幅下降的节奏上来。

    这段时间,沈淮一方面要盯着新浦钢厂的试生产进程,一方面要盯着新浦炼化的谈判进程,另一方面也给拉着到处参加经济研讨会,似乎在他的官员身份之外,他也成了公认的经济专家了。

    东华近年来的外贸产业崛起速也相当凶猛,包括紫萝家纺、虎氏制衣在内,梅溪新区范围内,外贸产值过亿的轻工企业已经有六家。

    这些企业里,受这次金融风暴的影响,有强有弱。

    受影响大的虎氏制衣,六月外贸销售收入就明显下滑,工厂开始削减开工量,但还没有达到削减用工的程度。

    受影响程度较浅的紫萝家纺,仅仅是增涨速度有所放缓而已;而在新浦国际家纺产业园内计划用工达两千人的生产基地,也都是紧锣密鼓的建设之中,并无放缓的迹象。

    这背后说透了,也没有多大的秘密。

    虎氏制衣作为港资企业,产品外销多轻香港转口,销售地除了欧美地区外,也有相当部分的产品销往日朝及东南亚地区。

    东南亚地区的进出口贸易规模,从年初就开始明显的萎缩,此时更处于金融风暴的中心,而香港作为华商的经济中心,感受更为敏锐,压力就直接传导生产区来。

    而紫萝家纺这些年来,差不多就是跟梅钢的节奏,跟西欧地区直接联系密切。

    虽然在西欧各国的华人总数,远远不及东南亚地区,但西欧地区的轻工产品批发市场,华人占据的份额极大;仅法国巴黎地区,从此轻工产品批发贸易的华商就多达三千余家。

    近年来,梅溪、霞浦等地的外贸产业发展,沈淮、熊文斌都注重推动跟欧美、日韩等发达地区的直接贸易往来,减少香港转口贸易所占的比重。

    当时倒没有考虑经济危机的问题,而想着减少一道转口程序,成本能大幅下降不说,还能大幅度的提高效率。

    还有就是西欧各国的华商联合会,孙家、武家的影响力巨大,无论是推动内地的企业走出去,还是招揽西欧各国的华商到内地来投资建厂,都容易推动,容易做出成绩来。

    现在东南亚地区经济动荡加剧,其对欧美地区的外贸规模大幅萎缩,反而给内地外贸企业对欧美的直接贸易带来更大的增长空间。

    经济高速增长时,泥沙俱下,很多矛盾、差距都会被掩盖。现在经济危机来了,金融风暴汹涌而来,对实体经济的冲击极大,就仿佛潮水退去,谁穿内裤、谁没穿内裤,就看出区别来了。

    欧美经济从九十年来一直疲软,产业转移一直都在缓慢的转移当中,但表现也相当稳定,没有大的起伏。

    除了证券市场较为敏感之外,受东南亚金融风暴的影响,振荡幅度也不少,但欧美地区的实体经济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从而使得内地跟欧美有直接贸易往来的企业,也避免受到这次金融危机的直接冲击。

    还有一个就是,在实体经济不可避免受到冲击之时,企业的管理及成本控制的优势,就会越发的突显。

    八月十八日,省里再次就动荡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组织金融形势研讨会,沈淮临时给拉到省里参加会议。

    在省迎宾馆举动的研讨会由省长赵秋华亲自出面主持,省政府、省经研所、省经委、省计、省外贸委、国企工委、淮大、省经院等机构及企事业单位都有代表参加。

    沈淮也是在会上,跟李谷、范文智、梁荣俊、叶选峰、孙浮敬等人碰到面。

    余薇、谢海诚、周行文等人,也作为外商代表,受邀出席研讨会——看着周行文、谢海诚,沈淮心里想,他们算哪门子的外商?

    这时,熊文斌、吴海峰调离东华的事情已经确定下来。吴海峰已经到省政协报到,先担任秘书长职务,到明年初再选任副主席职务,而吴海峰离开后,市人大主任由市委副书记虞成震兼任。

    这时候省委巡视组也已经返回省里,但结论还没有出来,但众人看到沈淮在研讨会上一声不吭的样子,都倾向认为省委书记田家庚还会进一步的敲打梅钢。

    沈淮这段时间也是尽可能的低调,一副夹起尾巴做人的姿态,研讨会上不发言不说,下午的研讨会一结束,他就夹起记录本准备走人,连晚上的招待餐会也无意参与。

    “沈县长,沈县长……”

    沈淮到停车场,打算坐车离开省迎宾馆,就听着梁荣俊从后面追过来喊他。

    沈淮停下脚步问梁荣俊:“梁总有什么事情喊我?”

    梁荣俊走过来,说道:“赵省长请你过去一下……”

    沈淮与梁荣俊沿着迎宾馆主楼西侧的林荫道,往润华楼方向走,到润华楼的贵宾馆,看到李谷、范文智以及省政府办的一些官员,陪同赵秋华坐在里面谈话,周行文、余薇也在场。

    看到赵秋华抬眼看过来,沈淮心里一笑,上回在淮海大酒店,当着纪澄海、谭石伟的面,戳破他意图谋冀省省委书记的美梦,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恨自己呢,倒不清楚他喊自己过来有什么事。

    “赵省长,你找我有事情啊?”沈淮装痴卖傻的问道。

    “省委刚提出今年全省经济增涨速度即使放缓,也要保10,钢铁产业是全省的主柱产业,而梅钢又是全省钢铁产业的领头羊,有些事我也得要找你问问底啊……”赵秋华笑眯眯的说道。

    “范总他人在这里呢,梅钢可当不起领头羊的重任。”沈淮谦虚的说道。

    李谷坐在一旁,看到范文智听到沈淮这话,眼睛就放低了下来,心里也是一笑。

    赵秋华面色如故,接着说道:“也不是要谦虚的时候,梅钢这几年的发展,也是众目所睹。对了,梅钢年初提出要在九月之前让新浦钢厂投产运营,这离梅钢提出的计划,就剩不到两个礼拜了,新浦钢厂那边什么动静,省里可以全都不知道哇……”

    现在全省增速要保10,并不是提出口号就可以的,这个目标要进行分解,哪里地方不足需要弥补,哪里可以加强,为经济增速做出更大的贡献,都是省政府接下来的重点工作跟职责,不然就没有必要向省委交待,就是工作上的失职。

    跟田家庚最后几个月搭班子,赵秋华可不想有什么把柄叫田家庚抓住。

    淮海省此时的经济规模还不大,新浦钢厂哪怕是九月才全面投产,对全省经济增速,也至少有超过1个点的拉升。故而新浦钢厂能否如期投产以及新浦炼化能否如期全面展开建设,对全省增速保10这个目标都影响极大。

    新浦钢厂那边什么竣工仪式都不搞,就工程进展这段时间来也憋着不向市里、省里做什么汇报——梅钢这边不主动配合,省政府这边保10的目标分解工作都很难做下去。

    赵秋华对沈淮这个人极不喜欢,但眼下的工作要做,还要找他过来问话,不然就是他的不尽职。

    听赵秋华这么问,沈淮“哦”的一声应道:“新浦钢厂那边工程建设,还是照着原计划在开展,不过当前的钢材市场走势不是很理想,是不是要在九、十月份,就全线投产,梅钢内部还在讨论……”

    赵秋华想问一个确切的答案,沈淮可不觉得他就有必要将明确的答案告诉赵秋华。

    赵秋华也不能说沈淮的态度不诚恳,但沈淮的回答跟不回答又没有什么两样,只能示意他坐下来参与这边小规模的谈话,以便慢慢的套他的话。

    在赵秋华面前,沈淮也不跟李谷靠近,虽然看到李谷身边有空位,但转身到余薇、范文智两人之间坐下来,跟余薇笑道:“宝和船舶的项目建设,近期好像有些放缓啊,赵省长拉你过来,可也是要你们加把劲啊?”

    李谷在对面听着心里暗笑,心想沈淮看着低调,但走过来尽挑着别人的痛处拿针扎——看余薇那张不留岁月痕迹的美脸,在听到沈淮的话后,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余薇真是给沈淮问到痛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