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后手

第六百九十三章 后手

    乘飞机到徐城,出机场,一股股热浪滚滚而来都夜里十一点钟,室外温度都有三十度左右,这几天徐城还真是热得可以。

    送成怡回宿舍后,沈淮也没得说能立即就坐车赶回去,还要赶着跟李谷见面。

    也不能说傍了中海油这座靠山,就将省国投撇一边去,沈淮还是希望省国投、中海油能同时参与新浦炼化的建设,故而他下午与曹光明会面所谈下的成果,还是要跟李谷、以及通过李谷向田家庚汇报。

    李谷也是回家刚洗过澡,打算歇下,让沈淮直接到他家里来谈事。

    就隔了几天没见,见沈淮人是瘦了一圈,脸上也皆是疲态,李谷也猜不到沈淮这趟燕京之行收获到底如何?

    沈淮当然不会将宋系内部的事情以及成文光跟纪家的交易向李谷兜底相告,甚至也不会将在淮海大酒店挤兑赵秋华的事相告,跟李谷只谈中海油将向新浦炼化注资的问题听到这个,李谷也能知道沈淮这趟燕京之行的收获不小。

    梅钢当前面临的局面,像一团乱麻,宋系上层观岸观火、外部敌对势力虎视眈眈,违规征地、债务危机问题,又兼之此前的选举风波,看上去很棘手,但实际只要能抓到关键的结,解开来,其他问题跟矛盾,就会多米诺骨牌似的迎刃而解。

    这也是田书记要求巡视组对东华各区县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检查工作之后,再回省委报告的主要原因,有两个月的时间,也就应该够沈淮活动搬来援兵了。

    事实上,只要海军新驻泊基地选址新浦的事情,能从淮海舰队那边放出风来,省委这边再积极的推动一下,不管实际能推动哪一步,都会叫一些人投鼠忌器。

    现在中海油有意参与新浦炼化项目的建设,那是再好不过,省里更有借口将其列为省重点建设工程,加以保护跟推进,而超量征地的检查,也就顺理成章的雨点小下来。

    中海油参与新浦炼化项目的建设,意味着新浦炼经在人力及技术资源,将得到更强的补充,同时原油供应也将更稳定。而中海油有意在淮海省成立燃油公司,也将有利于淮海省成品油市场的建设这时候省国投代表省里,则更要积极的参与进去。

    谈话持续到凌晨两点,沈淮从李谷家告辞离开,连夜坐车赶回霞浦……

    ********************

    沈淮上车就打鼾而睡。

    怕将沈淮颠醒,王卫成让司机压着车速往回开。

    沈淮醒过来,车刚刚过收费站进市区,天已经大亮,车在路上已经开了三个多小时。青蓝的天际浮着几朵白云,虽然东华的夏季不比徐城酷热,但清晨穿窗而入的晨风,还是叫人感受到一点躁热的气息。

    沈淮搓了搓脸,跟王卫成说道:“到老熊家蹭早饭去……”

    中海油、省国投入局,新浦炼化从计委拿到批文不是难事,很多事情都会迎刃而解,包括对淮海舰队将新驻泊基地选在新浦,都有很强的推动力,但这边拆靶子的动作还不会停下来。

    而在熊文斌、吴海峰正式给调出东华之前,有些防御性的动作还是要尽可能的部署下去。

    熊文斌调离东华,唐闸区委书记的人选自然也会改弦更张。

    沈淮也无意将所有权力都抓在手里,也知道不可能将所有权力都抓在手里。

    除了郭全、何清社、李锋等一大批人,以后都继续留会在唐闸区发展、并且都已经形成自己的威望外,梅溪新区的发展也形成态势,不说随随便便谁就能搅乱的。

    京投那边会比较麻烦一些。

    毕竟京投的人事任命、重要决策,市里都能直接干预,没办法对陈宝齐、虞成震形成强制约,陈兵仅仅是副市长,很容易会给他们从京投割离出来。

    不过较为有利的条件就是,京投作为融投资平台,除了投入市政基建的资金,对城商行、对新浦钢厂、对新浦炼化的投资跟持股,份额都有限。

    而且这些股权投资,可以转让,可以中止,但投出来的资金想撤回则是不能,所以也不用担心京投集团可能会的人事变动,会对梅钢系造成直接的冲击;沈淮甚至近期会安排京投集团帐户里的资金,都尽快的撒出来。

    梅钢一旦放弃利用京投集团这个投融资平台,而京投集团闲余的资金也变得有限,实际就变成市里调节、监管市属资产的一张壳,有价值,但关键还是要看在谁的手里能发挥出价值来。

    沈淮反而希望在熊、吴调出东华之前,使京投集团一些有潜力、有能力的人手,以派遣的方式进入梅钢系下属企业工作,避免在京投将来的人事变动中,受到什么冲击。

    这也是沈淮在登机离开燕京之时,跟褚强谈话的主要意思。

    让褚强他们以派遣的方式参与新浦炼化等团队,能在实职岗位上继续得到锻炼,发作应有的作用,弥补这边人手的不足,而不用担心他们有可能会闲置起来,荒废人生最重要的时光。

    沈淮也考虑跟杨玉权商议,让张拓这次就回唐闸区,不能等到杨玉权明年初退二线时再给张拓安排出路。

    熊文斌此前也是最担心新浦炼化的进展,此时中海油、省国投都要正式参与这边,就没有这层担心他心里很清楚新浦炼化建成后,对东华、对淮海省的经济发展及地方建设会产生多强的刺激跟拉抬,同时也会将叫梅钢的根基扎得多深多厚,而个人的官场变动,也就变得风轻云淡。

    “东华除了要加强船舶重工产业的发展外,中海油注资参与新浦炼化建设,其实也给东华发展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带来契机啊……”熊文斌说道。

    海洋工程主要是针对海洋资源的保护、开发跟利用,而目前最为主要的分类就是对海洋油气资源的开采。

    包括钻井平台、海上贮油库、原油运输船等等在内的海洋工程装备制造,都与船舶工业有类通的地方。

    海油总公司旗下自然也有配套的海工装备制造基地,一在茂名、一在津海,内部有南厂跟北厂之称。

    不过,由于国内对海洋油气资源开采还刚刚起步,中海油自身发展还不够强大,旗下两家海工装备制造基也谈不上有多强实力。

    这方面恒洋船舶、淮联重工,都跟中海油有广泛、深入合作的可能。

    西尤明斯工业集团旗下,也有老牌海工装备制造企业,甚至在技术上都有着极强的实力。

    只是此前东华这边缺乏发展海洋装备必要的资源,西尤明斯工业集团,也就无意在这方面跟这边合作倘若能将中海油拉进来,说服西尤明斯工业集团相对则要容易得多。

    保姆临时回去了,白素梅起床,给沈淮、熊文斌做了早饭,端着粥饭上桌,嘴里说道:“小二人懒倒习惯了,老大今天也赖床不起来了……”

    沈淮心想黛妮大概是怕见到他会脸红,所以躲在床上不起来,想到这里,他也赶紧将稀饭扒拉进肚子,跟王卫成离开回霞浦去。

    ********************

    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项目,计划持股10%,也要拿出5亿的资金出来;对总资产才二十来亿的省国投来说,这样的投资计划,已经超过其自身能做决策的权力范围。

    就算这笔资金,由众信产业基金以融债方式负责提供,决策也不可能绕过赵秋华。

    田家庚到淮海省后,推动建立的省属国企工作委员会,主要负责管理监督省属国资企业的领导职务,促进省委、省政府政策在省属国资企业贯彻落实,推动作企业改制,对企业进行财务监督跟业绩考核等工作,但不参与跟干预企业的正常经营活动故而省国投要参与新浦炼化的合资,还需要拿到省委省政府的正式批准,才可以参与谈判,自然也就不可能绕过赵秋华秘密进行。

    不过在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项目合资方案的同时,田家庚开始与省委班子成员讨论几项人事任命:一是李谷兼任省国投党组书记、总经理职务,一是熊文斌调任沂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一是吴海峰调任省政协秘书长……

    官场没有秘密事,虽然田家庚还只是跟省委班子成员讨论这些事,但消息很快就传了开来。

    一石惊起千层浪,便是赵秋华也完全看不透田家庚此时到底想下什么棋。

    梅钢系之所以能在东华成为连陈宝齐、虞成震就能压制的地头蛇,除性格强势的沈淮跟梅钢系诸多企业实体外,最为核心的就是熊文斌、杨玉权、吴海峰三人在东华市权力架构里占重极其重要的地位。

    四月中旬陈兵当选副市长,使之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现在田家庚要将熊文斌、吴海峰调出东华,明年将退二线的杨玉权也是孤掌难撑,陈兵资历尚浅,在市政府都难强势,这也就意味着梅钢系在东华市一级权力构架里分崩瓦解了。

    这时候再去看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合资一事,虽然仅持股10%,反倒可以理解为省里意图对梅钢系进行渗透;也就容易叫许多人误以为,待省委巡视组回省里之后,田家庚可能会对梅钢系有更严厉的打击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