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穷海军

第六百七十二章 穷海军

    周知白跟宋彤先回东华了,不过在知道沈淮这两天会留在徐城后,特别知道有人向农业部检举霞浦征地违规这么重大事件之后,宋鸿军下午也专程从香港飞了过来,跟沈淮见面。

    待沈淮从干休所回来,大家坐在客厅里谈事——成怡今天也没有再回单位,晚上还要留下来吃饭。

    即使知道崔向东愿意为淮海舰队驻泊基地选址的事情奔波,宋鸿军犹有些担忧,说道:“崔老爷子是古道热肠的人,但这事崔老爷子未必就能使得上劲啊……”

    淮海舰队包括母港在内,目前拥有两个军级保障基地,三个师级驻泊基地。就目前国内对国防力量建设的投入,淮海舰队要建一个新的保障基地,顶天就是师级驻泊基地。

    不过,就算对国防不甚关心的宋鸿军,也知道一个海军师级驻泊基地的选址跟建设,根本就不是淮海舰队内部就能决定的事情,甚至海军司令部最终还是要在这个问题上听从军委的意见。

    崔向东作为淮海舰队早期的创始将领之一,淮海舰队及海军司令部在新驻泊基地选址问题上,会向他们这些老干部咨询意见,但崔向东到底能不能直接影响到这件事的决策层面,宋鸿军则不抱有信心。

    “崔永平近期可能会调到淮海舰队担任副司令员,”宋文慧敲着额头,问沈淮,“你说要去燕京,是想去找崔永平吗?”

    “还有这一出戏啊?”宋鸿军听小姑宋文慧这么说,倒是一愣,问沈淮,“你小子是不是早就算到这一出了?”

    成怡坐在一旁,也是诧异的看着沈淮——这件事让从部队退下将近二十个年头的崔向东去推动,难度有些大,但要是崔永平真要到淮海舰队来担任副司令员了,那由崔永平去推动这件事,就完全不一样了。

    说到底,最关键的还是怎么才能叫崔永平愿意来趟这浑水?

    也许其他现役的海军高层不会特别重视崔向东的意见,崔永平是崔向东的儿子,就未必能忽视崔向东的意见。

    成怡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她跟沈淮从干休所离开,崔向东一个劲的说掉到沈淮挖的坑里了,原来崔向东知道沈淮是希望他能将相关建议反馈到他儿子崔永平那里去……

    “……”沈淮苦笑道,“哪里是早就算到的,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崔永平有可能调到淮海舰队来,开始也没有想过两边的事情能合到一起去。”

    见宋鸿军他们不大相信,沈淮便说得更详细一些:“霞浦现在跟海军联合搞海防公路建设,除了这个之外,海军还有两支基建队伍,直接参与新浦港基建工程,所以海军那边的信息,我相对要比鸿军灵通一些。其实,就算没有这件事,我也是希望淮海舰队能将新的驻泊基地建在霞浦,只是地方上不会给出那么多的优惠条件,而是会反过来指望着驻泊基地及营区的建设,能进一步促进霞浦北部沿海区域基础设施的完善。除了军港跟营区之外,毕竟还有很多基础设施都是可以军民共用的。海军方面也早就对淮海湾沿海进行过反复的考察,就我所知,新浦北片明确列入三个主要备选地址之一,在舰队内部有过多次讨论。不过,就当前国内对海军建设的投入,即使淮海舰队决定将新的驻泊基地设在新浦,真正等到军委拨款启动建设,很可能也要拖上好几年——那样的话,对我们来说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宋鸿军这时候能明白沈淮的通盘计划:

    有些人在背后鼓动农业部来查霞浦违规征地的问题,要是现在海军淮海舰队就用霞浦县征用来的土地搞驻泊基地建设,农业部还是要查霞浦的问题,那就会把淮海舰队也直接拖进来——这显然不是农业部或者其他中央部委什么官员愿意去冒的风险。

    如果不作推动,要是等到农业部或其他中央部委处罚过霞浦的问题之后,海军才决定将驻泊基地建在新浦、启动建设,那就对解决当下的问题没有什么帮助了。

    要把水搅浑,搅得叫人不能在霞浦的征地问题上说事,就要把这两件事凑到一起来。

    宋鸿军拍着大腿说道:“这事我看能成,海军现在穷啊!”

    沈淮点点头,说到底他的依仗除了崔向东性子耿直、会帮他们说话外,更主要的就是海军当下穷困潦倒。

    也不单海军一家或者淮海舰队穷困潦倒,全军都穷。

    国防开支预算,普通的县处级干部不大可能知道详细,而对沈淮这些上头有信息来源的人来说,则不是什么秘密。

    九七年国防开支不过八百亿,扣除全军逾三百万官兵日常生活、训练及维持开销外,真正能用于新装备、新基地建设的经费极其有限。而且这部分经费先要在给海陆空三军摊分之后,到海军名下,还要继续给四大舰队摊——摊到淮海舰队的头上,可能也就剩不到四五个亿了。

    作为共和国海军四大主力舰队之一,淮海舰队每年在新舰装备及新基建设上的经费甚至都不到四五个亿,军费之窘迫也就可想而知了。

    淮海舰队要在淮海湾区域建设新的驻泊基地这个念头,都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包括淮海湾海防公路的建设,都早在海军后勤保障部门的计划之列。

    只是由于军费的紧缺,海防公路还是地方上拿出主要资金、积极推动,才分段启动建设。

    新驻泊基地的建设,除了驻泊码头外,还涉及到一系列包括营区、生活区、医院、学校、修造厂等保障配套设施的建设,需要投入资金量更加庞大。

    虽然国防建设可以无偿从地方划地,但拆迁民众的安置、补偿,也是要从国防经费里列支的,这就又是一笔淮海舰队在启动新基地建设之前就必须要拿出来的开支。

    所以海军部门很多事情都有想法,但最终都因为没钱,什么事情都推不动。

    现在其他优惠条件不谈,霞浦县直接将平整好的几千亩土地白送给海军建新驻泊基地,对军方来说,几千万的拆迁安置款就直接省了下来——这对连军装上扣子都扣着算的淮海舰队来说,诱惑力自然不会小。

    当然了,除了驻泊基地建设所需的用地无偿供给外,还有许多军民共用的设施,地方上也都可以出资参与建设,能进一步替军方节约经费。

    宋文慧点点头,说道:“机会总是留给做事的人,前期的海防公路建设,算是打下一个好基础。崔永平虽然面冷,但也不是完全就拒人千里之外的,这事说不定能成——这个想法要是能得到田家庚的支持,那是更好……”

    沈淮点点头,说道:“田家庚明天才能从燕京回来,我跟他提这事……”

    **********************

    从小姑家出来,沈淮开车送成怡回宿舍;夜已是极深,沈淮就在宿舍楼下跟成怡分别。

    成怡走进楼厅里,又折转过来,沈淮熄了发动车,按下车窗问道:“怎么了,都这么晚了不会邀我上楼吧?我心里真没有什么准备啊!”

    “去,美得你呢,”成怡娇嗔的瞪了沈淮一眼,心想这时候让沈淮上楼去坐一会儿,不就等于暗示他可以留下来过夜吗?他心里倒美得慌!伸手在沈淮的脑袋轻轻的拍了一下,说道,“我就问你,霞浦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情,要不要我跟我爸爸说一下?”

    听成怡这么问,沈淮也是一怔。

    他跟成怡她爸并没有接触过几次,就算不多的几次接触,也是别人在场,成怡她爸是长辈,他是小辈,无平等对话的机会,故而他对成怡她爸成文光也难有直接的揣摩——虽然在他跟成怡近期的关系维持上,成怡她爸的态度极为含糊,但照小姑对成怡她爸善隐忍的判断来说,沈淮依旧摸不透成怡她爸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淮也不清楚成怡她爸值不值得过去求援,抑或向成怡她爸救援甚至有可能提前走漏关键信息以致事情越发的不可收拾。

    抑或是成怡单纯希望她爸能成为这边的助力,抑或是成怡更清楚她爸真正的想法——沈淮沉吟片刻道:“我不知道要不要你跟你爸说这事,你决定吧;反正我这个女婿到现在也还没有捞到什么便宜,真要是丢了,估计会心痛一阵子……”

    “你倒是想捞到什么便宜去?”成怡听着沈淮颠三倒四的话,娇嗔的反问了一句,又觉得这话有些暖昩了,不好意思的抿起嘴,又说道,“那我就自己决定要不要跟我爸打电话,怎么打电话了——不过,要是我把事情搞砸了,你不要怨我。”

    “不怨你,”沈淮笑道,“反正我随时都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大不了挑子一丢,躲起来自顾自的逍遥过活,真正享受欺男霸女的生活,不再掺合这些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