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八章 自行车

第六百七十八章 自行车

    沈淮不欲跟苏恺闻打照面,想来也是相见两厌,跟成怡说道:“我们走吧……”

    格子衬衫青年见沈淮压根当他不存在似的,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但也不想给成怡留下什么坏印象,隐忍住没有继续死缠烂打下去,看着他们往停在路牙边的夏利走去,看着他们坐上车,才抑着心里的烦躁问谭晶晶:“晶晶,这小子是谁啊?”

    谭晶晶是没有什么主见的,这些年来她爸、恺闻都对沈淮恨之入骨,她对沈淮也没有什么好感,甚至也有些厌恶,只是她的姓子也不许她说什么恶毒的话,听着王大治问她,便心懒的说道:“哦,他呀,成怡的相亲对象.”

    “就他……”王大治不屑的哼了一声,停在路牙边的那辆夏利,看着擦洗得还算干净,但车型比大街走的夏利出租车还要老,这种车丢在路上叫他捡去卖废铁都嫌麻烦。

    要是成怡跟条件各方面都比他好的人约会,他就认了,但成怡竟然跟开这种破车的相亲交往,王大治心里真是不爽到极点,觉得有义务将成怡从这个穷[***]丝里救出来。

    *******************

    沈淮系上安全带,又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成怡问道:“怎么,你认识王大治?”

    “哦,他叫王大治啊,”沈淮应了一声,心想有时候圈子真的很小,但又不好跟成怡解释这小子跟他十年前还算是校友,只是差不多有十年没有见到面,脸都有些认不出来,笑着说道,“看着脸熟,应该是在省里哪个部门见到过,还以为他是省里哪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呢,没想到是个有钱的小开。我估计他现在心里把已经把我这辆破车鄙视到死了……”

    “他原是省金融办的,现在好像停薪留职下海了,搞金融当掮客,经常往省人行这边跑,他家里好像也是金融系统的,”成怡说道,“他有没有钱,我就不知道了,就知道这人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头就容易发晕,比你还不知道收敛……”

    “这又能扯到我头上来,我看谁发晕了?”沈淮拿起钥匙圈作势要砸成怡头上去。

    成怡笑着躲闪,又摸着磨损得光滑的仪表盘,跟沈淮说道:“不过说实话,你这辆车也确实够老的,你怎么开这么一辆老爷车过来?”

    “这次从县里出来,坐的是一辆商务车;我要是开商务车出来接你,不就成司机样子更跌你的份了?”沈淮笑着说道,“驻徐办这边本来租了一辆奥迪充场面,影响不大好,到期就没有续租,现在除这辆九三年给淘汰过来的旧车,还新配了一辆别克。不过,新车味冲,我猜你也不会喜欢那味。”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成怡笑着打了沈淮一下。

    “这你都看出来了;要不是到小姑家路有些远,我骑辆自行车带着你满大街的溜,那才是真显摆,保管能把这个王大治肚皮都气炸了,”沈淮嘿嘿一笑,拧起车钥匙发动车准备离开,发动车“扑扑”响了两声就熄了火,他冲着方向盘,夸张的喊道,“兄弟,这时候你一定要挺住啊,要是歇火了,哥哥我今天要给人往死里鄙视啊!”拧了好几把,终是没能把车发动起来。

    成怡笑着花枝乱颤,笑着说道:“丢人现眼了吧,叫你装穷?”

    沈淮无奈的看着成怡笑得花枝乱颤的美脸,故意逗她道:“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骑自行车过去?”

    “你要真让人送自行车来,我也敢坐,我还怕了你不成?”成怡鼓着腮帮子说道。

    大概是王大治看这边车发动不起来,带着兴奋劲小跑的朝这边走过来,隔着车窗笑眯眯的问道:“车子发动不了,还是怎么了?”很大度的说道,“你们要去哪里,我开车送你们过去。”不过眼角里流露出来的幸灾乐祸跟鄙夷当真是想看到沈淮能当场羞愧死才叫得意。

    “谢谢啊,”沈淮摇下车窗,满脸堆笑的说道,“真不好意思这么麻烦你,我们有办法哩……”沈淮推开车门下来,转到后面从后备厢里拿出一辆折叠自行车来,弯着腰在车后面打开来。

    成怡真没有想到沈淮在车后备厢里还真藏了一辆自行车,当即绷不住,坐在车里笑得直揉肚子,指着沈淮直笑道:“你怎么还真带了自行车在车上啊……”

    沈淮朝成怡摊手道:“我就知道这老爷车不靠谱,幸亏有两手准备;怎么样,你敢坐吗?”他先骑上车,脚支着地,冲着成怡笑道。

    田家庚在燕京开会,要他在徐城等两天——这两天里沈淮也没有其他公务安排,才让人在车后备厢里放辆自行车,以便能骑车在徐城大街小巷里闲逛,也好更细致的去回味这座城市,去追寻那些还没有完全消失的记忆,没想到这会儿就用上了。

    王大治双手交叉,抱胸而站,冷眼看了沈淮一眼,他就不相信成怡还真能坐这小子的自行车走,不过嘴角还保持着轻颤的浅笑,继续跟成怡重复刚才那句话:“这大热天的,骑车容易晒着,你们要去哪里,我开车送你们过去。”心里默想着成怡什么时候按捺不住面子对这小子发作……

    只是成怡接下来的动作,叫王大治跌破眼镜,也叫他心里酸溜溜到极点。

    成怡穿着洋灰色的套装,细高跟脚,齐膝筒裙,笑得走路不稳,差点叫高跟鞋崴了脚,抓住沈淮的胳膊才站住,笑道:“你真以为我不敢坐啊!”不过接下来,她探头看到自行车后面没有后架,都有些傻眼了。

    折叠自行车本来就小,前横杠很短,成怡的身材高挑,坐前横杠整个人就要依偎在沈淮怀里。

    换作其他时候她还未必好意思坐前横杠子上,只会建议说打车去小姑宋文慧家吃饭,这时候话都说出口了,也想叫王大治死了那条心不再缠着她,脚踮了一下,臀部就搭到前横杠坐上去,坐上去之后才意识到这辆车比她想象的还要小,沈淮的胸膛、胳膊几乎要将她紧紧的抱住;她只能强作镇定的手搁在车龙头上。

    “你身上真香……”沈淮凑到成怡耳边轻声说道。

    六月中旬,徐城中午的气温都快三十度了,沈淮跟成怡都穿着轻薄的短袖衫,挨得近能彼此感觉到对方的体温,成怡身上有淡淡的香气传来,这么挨得近,越发的馨郁迷人。

    “不许对我耍流氓。”成怡回过身横了沈淮一眼,只是转身动弹,两人身子也是挨着厮磨。

    佳人在怀,温软馨香,沈淮没理会成怡的“告诫”,回头冲着王大治一笑,说道:“你太客气了,真不麻烦你,我们骑车过去也就几里路……”

    王大治看着这一幕,鼻子都快气炸了,恨不得将眼前这得意忘形的小子拉下来饱揍一顿,但他也知道在身世显赫的成怡面前没有他放肆的余地,只是将指甲捏到拳心里,只是脸色难看的转过头去,想什么时候单独有机会收拾这小子。

    “好了,走吧,不要再显摆了……”成怡声音糯软的轻声道,让沈淮不要再逗大王治了,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站在广场前的谭晶晶摇手告别。

    沈淮脚支着地,车前横杠空间还大一些,他踏车前行里,手脚都收拢回来,他简直就是抱着成怡在骑车一般,大腿内侧也无法避免会摩擦到成怡香软的身体。

    成怡也知道沈淮不是故意的,但两人从未有这么亲密的接触过,身子绷得再直也无法避免紧密接触,叫她心砰然有如鹿跳,身子绷了一会儿,又索姓放开来,依偎在沈淮的怀里,享受这紧密厮磨带来的微醺感觉,嘴里也不忘告诫沈淮一句:“衣服要是弄皱了,你要赔我……”

    *********************

    苏恺闻坐在车里,看沈淮骑车带成怡过去。

    苏恺闻开车过来时,看到沈淮站在人行大楼前,沈淮不愿意跟他打照面,他更不愿意跟沈淮打照面,所以就把车停在对面的树荫下,等着沈淮跟成怡离开,他再开车接谭晶晶去吃饭。

    虽说从去年谭启平给调离东华之后,他们这些人就基本上跟宋系脱离关系,但宋系很多事情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秘闻。

    因为宋系内部紧密联盟的需要,故而双方家长都搓合沈淮跟成怡交往,不是什么秘闻,苏恺闻还知道沈淮跟成怡实际的关系一直都很疏淡,仅仅是因为家族的需要而保持着名义上的“交往”关系,一年才见上几次。

    成怡到徐城来工作,是徐城炼油事件之前就确定的事情,故而也不以成怡到徐城工作这件事去推测成文光对梅钢系是否支持的态度——晶晶恰好也在省人行工作,苏恺闻也能明确知道成怡到徐城工作之后,跟沈淮之间的交往绝对谈不上有多密切,甚至省人行都没有其他人知道成怡跟沈淮的交往关系。

    苏恺闻原以为,在徐城炼油事件上沈淮跟宋系上层诸大佬的矛盾公开化之后,沈淮与成怡之间的“交往”关系很快就会无疾而终,只是眼前他所看到这亲密的一幕,说明了什么?

    成怡脸上的神色,也完全看不出她对沈淮有丝毫的排斥,看不出他跟沈淮之间有丝毫的疏淡……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