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相见凤城

第六百七十三章 相见凤城

    淮煤集团焦炭公司进行大规模的技改,主要也是为了满足新浦钢厂的焦炭需求而扩充产能。

    整个技改项目分作两个阶段实施,最终要达到新增八十万吨焦炭产能的目标,最快也要在十月中旬之后,才有可能全部完成。

    新浦钢厂六月中旬开始着手试生产,顺利的话,九月之前正式投入运营,不过产能负荷也不会很快拉到饱和,只要淮煤集团的技改任务在年前完成,两边差不多能衔接上。此外,新浦钢厂对焦炭的需求,淮煤集团也只是三家供应商之一。

    梅钢对供应商的管理建有完善的调查考核程序,为了确保淮煤集团的供货能力跟质量,梅钢在签署供货协议时,就约定有权追踪淮煤旗下的焦炭公司的技改进程,还对其生产、转运等环节有调查评估的权力。

    淮煤集团焦炭项目技改一期目标达成,梅钢这边也要派人参与验收,沈淮也是早两天就接到淮煤孙浮敬的邀请。

    县里的事务繁忙,能从县里脱身,沈淮还要为新浦炼化的事情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他本打算拖到典礼之前打电话回复孙浮敬说实在抽不空来回绝掉。

    现在既然李谷打电话约他到淮西碰面,沈淮也就于六月九曰下午,在王卫成等人的陪同下,坐车先到徐城,与成怡一起到小姑宋文慧家里吃过饭,然而跟秦大伟汇合后,夜里坐火车赶往淮西。

    在新浦成立煤炭交易市场以来,省里除了计划要把经过新浦煤炭交易市场向华东其他省市输送的煤炭总量,快速提高到每年五百万吨的水平外,往渚江两岸的输煤量也随着两岸工业的发展,特别是淮能集团几座火电厂的建设而大增。

    沈淮估算着,淮西市往东输出的煤炭量,今年就很可能将超过一千万吨。

    恰恰从徐城到淮西这一段的渚江滩险流急,航道状况不佳,而单线铁路运力有限,在下游煤炭市场供小于求的情况下,成本相对高昂的公路运输也成为极重要的补充。

    特别是从徐城到淮西之间的大小公路上都挤满了运煤车,而徐城与淮西之间的高速公路还刚刚进入勘测、设计阶段,沈淮他们从徐城转道去淮西,乘车就不如坐火车舒坦了。

    单线铁道的运载能力也有限,一段路轨只能同时行驶单方向的火车,反向驶来的火车就要停在岔道等候——从徐城到淮西不到两百公里的铁路,沈淮他们坐了将近六个小时,天濛濛亮才到淮西火车站下来。

    秦大伟本身就是淮煤集团的党组成员,他在徐城跟沈淮汇合后一起来淮西,故而淮西集团也无需再专程由谁出面接待沈淮——从火车站下来,秦大伟早就联络集团派接送车辆在车站外等候,他们坐上车就直接离开淮西市,驱车赶往煤区。

    淮煤集团下属的矿井,主要集中在淮西市北面的凤城县。

    探明煤炭储量高达六十亿吨的凤城县,是淮海省当之无愧的煤炭工业大县,此时已经形成年采煤一千三百万吨规模,占淮西市煤炭产量的一半,占淮海省煤炭产量的三分之一。

    坐车进凤城县,除了灰蒙蒙的天空以及蒙了灰的建筑、树木,单论道路以及两侧的建筑整饬,凤城县城建设得要比淮西市还好。

    除了煤炭开采外,凤城的化工、机械制造等业都有一定的基础。

    除了归属淮煤以及淮西市煤集团所属的主要矿井外,凤城县还有大大小小的私矿数十处,活跃的煤炭经济也给凤城的商业、服务业带来极强的促进刺激。

    沈淮他们是赶早进入凤城,大街上还没有什么行人,但从大街两侧店面上悬挂的招牌,大体能看到凤城的商业、餐饮、宾馆以及娱乐等业有多发达。

    “想不到凤城要比想象中繁荣得多啊!”王卫成初次来凤城,在他印象里淮西的经济要比东华还要落后,但看到凤城大街小巷,则要比霞浦城关镇繁荣得多,感慨之余也感到有些诧异。

    “淮西就富了一个凤城,”秦大伟这半年来几乎每隔两个礼拜就要来一次淮西,加之他之前在省外经贸委的工作,也多跟煤炭有关,故而对淮西的情况要熟悉得多,说道,“不过啊,在煤炭交易市场成立之后,淮煤及淮西市煤往东输出的煤炭交易,相当大部分转移到新浦,对凤城来说,差不多流失了四分之一的煤炭贸易,所以凤城餐饮、宾馆、娱乐等业这几个月来还是受到一些压制的……”

    沈淮笑了笑,煤炭交易市场在成立三个月之后,月中转量很快就提高到三十万吨的水平,这就使得主要在华东地区从事煤炭贸易的大小贸易商约近百家转移到新浦。

    渚江建设在临港新城东片区开发的两条商业街,总面积高达三万平米,主要为社区配套服务,原计划是用两到三年租售出去,形成一定商业规模。实际上,这两条商业街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租售一空,这批煤炭贸易商的贡献就甚大。

    淮煤集团在凤城有自己的宾馆,沈淮他们在火车上也没有怎么睡觉,进宾馆先补觉。

    直到上午十一点钟,李谷坐车赶到后,沈淮才起床到宾馆贵宾厅跟李谷、孙浮敬等人见面。

    胡志刚、韩文涛也在贵宾厅里,看到沈淮进来,忙站起来打招呼。沈淮是过来参与典礼兼跟李谷会面的,胡志刚跟韩文涛他们过来,才是代表新浦钢厂参与阶段竣工验收的。

    “我六点钟就从徐城出发了,”李谷看着沈淮进来,从沙发上站起来指了指腕表,笑着跟他说道,“还以为三四个小时足够能到,没想到路上这么多运煤车,这么堵,大载量运煤车通过,路况相当糟糕……”

    “秦大伟多次往返淮西,得了教训,所以我们在徐城就改乘火车过来了……”沈淮指着秦大伟,笑着跟李谷介绍他们昨天夜里的行程。

    “早知道夜里跟你们一起坐火车过来了,”李谷感慨道,“要是照这个情形下去,就算徐东铁路东延线年底前建成通车,也缓解不了多少啊……”

    沈淮笑着说道:“东延线建成后,能腾给煤炭的,一年顶天算下来就三四百万吨的运力,要能缓解,徐东铁路就没有必要搞复线工程了。这条线的运力越来越紧张,才能彰显出徐东复线的重要姓……”

    李谷点点头,说道:“徐东复线,省里跟淮能都在积极推动,铁道部的态度也算明朗,不过之前没有列入九五计划中,现在国务院对大型基建项目卡得比较紧,年前能不能有实质姓的进展,现在还说不好啊。还怕东南亚的经济局势进一步恶化,对国内再有波及……”

    整个徐东铁路电气化及复线改造,投资要近一百个亿,在近年来要算超级基建项目。

    虽然说由淮能、淮煤、省国投主要负责投入,但实际上投入的资金也将主要来自各家银行贷款。当前东南亚经济局势吃紧,国内虽然还有乐观的声音跟看法,国务院在金融上收紧银根也是必要的防范措施,不过说有谁推动,就一定能得到放行的。

    想到当前吃紧的经济形势,沈淮也轻叹,说道:“新浦炼化的项目审批,现在都还没有影呢,可能还要熬一段时间——不过东南亚真要出危机,对国内就未必一定是弊端。”

    “哦,”李谷问道,“怎么说?”

    长青集团在泰国、马来西亚对产业投资进行紧急调整以对冲风险,两个月以来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没有再严格保密的必要。

    “……”沈淮将长青集团这段时间来调整东南亚投资业务的进展,跟李谷、孙浮敬简单的作以介绍,说道,“长青集团还是有警醒意识的,包括其新近在新浦投资建造的大型电子制造基地,实际上就是将他们在东南亚的产能转移到大陆来,以规避风险。长青集团目前还只是个例,但也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的地方……”

    “……”李谷点点头,耐心等着沈淮继续说下去。

    “包括泰国、马来西亚在内的东南亚地区,这次要是遭受巨大的冲击,国内也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一些冲击,但更显然,国内抵击冲击的能力更强、恢复能力也强。所以,在整个东南亚外贸产业遭受重挫之际,国内要是能扛住冲击并最快的恢复过来,就能抓住这块市场,这是其一。而在金融动荡中饱和冲击的产业资本,逃离东南亚地区之际,不可能浮在银行的账户之中,最终还是要找落根之地。现在整个欧美地区,除了电子信息有迸发的迹象之外,其他产业都在颓势,不能一下子吸纳那么大量的产业资本,这就又是国内的机会。要是我们能更主动的话,显然能抓到的机会将更多……”

    “哦,长青鸿基电子集团成立的背后,原来还有这些曲折,我事先倒没有想到,明明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李谷笑着说道。

    “泰国政斧为了防止外汇资本大量流出,对其国内的经济造成更大的冲击,所以临时制定了许多限制政策,长青集团不得不想些迂回渠道,”沈淮说道,“这边跟省里没有说实情,也是担心消息泄漏出去,会给长青集团的艹作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障碍——现在的圈子真是不大。”

    李谷对此也深有同感,又说道:“你的这些见解,我很赞同;我也会转告田书记跟徐沛书记知道……”

    “我也就是胡掰……”沈淮说道。

    “对了,你刚才提到新浦炼化项目的审批还没有进展,新浦那边的筹备到哪一步了?”李谷问道。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