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最后的稻草

第六百六十六章 最后的稻草

    沈淮到鹏悦随便开了个房间,与熊文斌、杨玉权tongguo电话,就闷头大睡,也没能睡几个小时就让王卫成的电话闹醒。

    秦莹收拾行囊,在天亮之前已经坐上离开东华的火车;秦丙奎醒来后知道女儿离开东华只是一言不发,但情绪还算稳定,中风症状也得到缓解,暂时没有什么大碍。

    沈淮让王卫成派车去把秦丙奎的妻子接到医院,让他这两天就盯在医院里,再从县里调两名工作人员过来配合,注意不要让赵系的人有跟秦丙奎jiēchu的机会”“。

    沈淮还想睡个回笼睡,熊家的电话就紧接打了过来。

    沈淮看了看墙头的挂钟,都快八点钟,没想到熊文斌还在家里,接通电话却是熊黛妮的声音,笑着问道:“怎么有胆子拿家里的电话打给我了?”

    “我家给人堵门了,我爸让你过来帮忙解决一下……”熊黛妮在电话那边提高声调说道。

    听着熊黛妮的语调,沈淮心想她旁边还有人在人,问道:“谁啊?谁吃饱撑了敢堵你家的门。”

    “徐福林、徐建中,他们在门外守了近两个小时了,他们再不走,我上班都要迟到了……”熊黛妮说道。

    沈淮知道熊黛妮性子软,念着要给徐福林父子一些颜面,不想跟他们碰面,也不想通知小区保安或报警将他们赶走,就这么僵持在那里,他没想到徐福林、徐建中父子这时候跑到熊家去抓最后一根稻草。

    沈淮将手机夹在脸跟脖子间进卫间生尿尿,水柱浇到马桶里哗啦啦的响,跟熊黛妮说道:“你帮我准备早饭,我就过去帮你赶人……”

    “臭流氓,”熊黛妮在电话里轻骂了一声,不解恨的又骂了一声,说道,“我妹刚才差点把电话抢过去……”

    “不能挂你的电话,也不能给尿闷死,你说怎么办?”沈淮厚着脸皮笑问道,“再说了,有一阵子没见面了,你就不想听听它的声音?”没想到熊黛玲这时候也在家。

    熊黛妮没有理会他的调戏,催促道:“你快过来。”就挂了他的电话。

    **********************

    沈淮跟天没亮就到区里工作的熊文斌联系,约一起到他家吃早饭去,一起把徐福林父子赶走,顺便谈其他事情。

    邵征夜里回家睡觉去了,熊文斌的车顺路赶到鹏悦来接沈淮。

    “黄新良已经带着材料去见高扬了。”熊文斌身子往里挪了挪,让沈淮上车来说道。

    市常委会议也有规定的程序,新浦炼化项目这次临时要上会插到议题里jinháng讨论,除了调整议程外,还要印发材料,在会前交到各常委手里。

    黄新良除了担任梅溪新区管委会义任职务外,还兼任市政府办副主任,这些事情只得由他亲自来跑脚。

    沈淮没有睡够,坐上车直打哈欠,抱头枕着椅背,说道:“上午市常委会议要能形成决议,项目筹备就能往前跨一大步……”

    “安田银行那边谈妥了?”熊文斌关心的问道,“不会有什么意外?”

    “安田那边没有主动把消息泄漏出去,就代表他们这次是有诚意的。”沈淮说道。

    “也确实,安田那边真要无心促成此事,把消息透漏出来就够我们头痛的,”熊文斌点点头,说道,“要是叫天益及陈宝齐他们意识到这次的市常委决议跟安田银行的总贷款协议搭钩,他们怕是没有那么容易松口……”

    沈淮点点头。

    众信转让上市公司股票,梅钢系质押新浦钢厂的股权、从安田银行贷取新浦炼化项目的建设资金,半个月前就正式jiēchu谈判;孙启善在背后也是支持的态度。

    外资参与地方炼化项目的程度,国家有明确的政策限制,外资持股最高不得超过50%。

    故而这次跟安田银行所谈的贷款总协议,将是梅钢集团、新浦开发集团、梅溪开发集团、渚江投资、京投集团与众信、鸿基捆绑在一起,承担总计高达二百四十亿日元的巨额贷款。

    众信、鸿基、渚江建设,拿自持的股权资产抵押贷款简单,梅钢、新浦开发集团、梅溪集团、京投集团作为国有控股或国有独资性质的企业,要共同承接这么大量的外汇贷款,就涉及到复杂的政府审批程序。

    沈淮推动市常委会议形成推动新浦炼化项目进程的决议,就是要以市委决议的形式去简单所有的政府审批程序,事先将陈宝齐、虞成震、高天河等人可能在审批程序上拖延、动手脚的可能性给堵死掉。

    “市委形成决议,新浦就正式组建项目筹备组,一重集团那边的氢化塔等合同也要立即确定下来……”沈淮说道。

    熊文斌点点头,整个炼化项目建设周期较长,倒不是基建工程有多少复杂,而且有些关键性大型设备的制造周期极长。

    渚南炼化设计一百万吨炼化产能,相当部分还是转移使用徐城炼油的旧厂设备,建设周期能控制在一年半之内,但新浦炼化没有性能可靠、当量相当的二手炼化线可以使用,由设备商那边全新设计、制造超大型氢化塔,通常都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这还需要设备商那边的工期不紧才行。

    这也意味着,这边筹备工作再顺利,全面的设备安装工作也要在一年之后才jinháng,整个项目在两年内顺利建成交付、投产都要算是神速。

    现在新浦那边不过审就破土动工,是严重的违规行为,在当前政策从紧的环境下,在上层没有得力的支持,沈淮不敢冒险,但一些制造周期长的关键设备,却可以先跟设备供应商先签合同jinháng设计、制造,这样都能有效的缩短建设周期。

    同时总承包商那边的筹备工作也可以先jinháng起来。

    不过,这些都需要新浦这边在资金上的提供足额的保证才行,设备商、总承包商也都是见钱眼才开的主。

    有了资金,很多困难跟障碍都有办法去绕开,甚至项目用地在拆迁安置工作完成之后,范围内的道路工程、水电工程、码头工程、环岛防护堤工程都可以分解开来先开jinháng;没有资金,就什么都抓瞎。

    所以跟安田银行所谈的贷款总协议,将是整个项目最关键的一个节点。

    “不过,接下来的审批关,怕是也没那么好过啊……”熊文斌感慨道。

    现在情况,新浦炼化项目他们不仅没有上层助力,甚至还有胡林这些有权势、有影响的人在上面恶意的阻挠,这就为项目过审增添了许多不可预知的因素跟风险。

    “安田银行那边320亿日元的总贷款协议谈妥了,国家计委那边审批要是还不放行的话,”沈淮抱着头说道,“那我接下来就去燕京跟他们耗去,我抱着被子天天睡计委大门口,反正丢的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脸。”

    *********************

    车进将军园,徐福林、徐建中父子还站在熊家外侧的小区道口。

    他们看到熊文斌的车过来,想上前又心存畏惧,沈淮按下车窗,看着徐建中脸颊上还留有戴毅昨夜在上面留下来的手指印,暗道戴毅这一巴掌抽得真狠。

    “徐副县长、徐总在这里等熊市长啊?”沈淮手磕着车窗上,笑眯眯的看着徐福林、徐建中父子。

    总觉得沈淮的笑容里藏有锐利的刀芒,徐福林不敢跟他的目光jiēchu,嗫嚅的说道:“我犯了错误,要跟沈shuji您检讨……”

    “我有资格叫你检讨吗?”沈淮收敛起笑容,冷冷的盯住徐福林的脸,问道,“你什么时候觉得我有资格叫你检讨了?是昨天才这么觉得,还是四月三日夜里你到西社乡党委shuji孙兴同家串门时,觉得我有资格叫你检讨了?”

    徐福林自以为谋事甚密,没想到他四月三日跟孙兴同jiēchu的事,都在沈淮密切关注之中。

    徐福林额头的冷汗潺潺而下。

    “一切都是资华实业高小虎授意的,市委高秘书长以及资华实业的戴总也都知情;我接了医药产业园的土方工程,他们扣住工程款不给,胁迫我爸怂恿孙兴同对付沈shuji您,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我们对不住沈shuji您……”徐建中说道。

    “蠢货一个。”熊文斌在车里轻声评价。

    熊文斌的话也就沈淮能听见,他听了也只是一笑:徐福林、徐建中竟然还以为他们这时候有倒戈的资格跟本钱。

    的确,他要是想掀桌子,想再度将东华官场捅个天翻地覆,徐福林、徐建中父子站出来反口咬高小虎、高扬,将他们背后的高天河、陈宝齐拖下来,确实是有用的。

    但是徐福林、徐建中这时候,将他们脱身的最后希望,寄托他有心将东华官场再搅个天翻地覆的基础之上,不是蠢货是什么?

    “够了,”沈淮打断徐建中的话,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我跟高总、高秘书长的guānxi一起友好融洽,虽然没有你们所想象的那么亲密无间,但我也绝不认为他们会有什么针对霞浦跟梅钢的行为。你们的话,我就当没有听见过,不然传到高总、高秘书长的耳里,对你们也不好,你们走吧……”

    熊文斌敲了敲椅背,示意司机继续开车。

    徐福林、徐建中傻眼站在那里,看着最后一根稻草缓缓飘走,心间就剩下恐惧跟绝望的情绪将他们淹没……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