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开会

第六百四十二章 开会

    寇萱英语底子差,dos操作命令只能死记硬背,沈淮教她些基本的,让她慢慢琢磨,他拿了打印出来的材料,回卧室坐床头看起来。

    也不晓得寇萱用了什么沐浴露,还是天然体香,被窝经她睡过,有股淡淡的香气经久不散,叫沈淮闻了心摇意荡,睡觉也没有睡踏实。

    沈淮习惯睡觉,不习惯早起,春暮的清晨阳光从窗帘缝隙时透过来,他才醒过来,听着外面啾啾的鸟虫鸣声,感觉不到寇萱还在院子里,心想或许是去上学了。

    冲水澡时,沈淮在浴室没听见寇萱进门的声音,拿着干毛巾搓头发往房间里走,就见寇萱正站在他的床头帮他叠被子……

    “你怎么不穿衣服就出来了?”寇萱红着脸转过身去,娇嗔道。

    浴室是卧室连带的,在自己房间里,为什么不能光着身子?沈淮拿干毛巾遮住身前,从衣橱翻出换洗衣服,就躲开浴室去换,隔着半掩的门问寇萱:“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没走啊,刚出去买早点了啊。你回来住过,我也要收拾一下,再回学校啊,”寇萱解释道,又问道,“我买了小米粥、油条、茶叶蛋跟包子,你喜欢吃什么啊?”

    寇萱做保姆倒是尽职,房间院子收拾得一尘不染,富有生活气息,叫沈淮深夜回来,哪怕是孤身一人,都不会有冷冰冰的感觉。

    也不知道寇萱从哪里买来的小米粥,装在保温瓶里,拿出两只碗来分。

    沈淮拿起餐桌角上的报纸来看,又忍不住抬头看寇萱那张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蛋。

    不像以前那么瘦弱,脸颊圆润,甚至有些婴儿肥,衬她明媚的大眼睛,白里透红,嫩得能掐出水来,秀直的鼻染,水汪的大眼睛,有一缕秀发垂在下来,她拿手指撩到耳后,混杂着清纯与成熟气质皆有的女人味,叫沈淮心里暗自感慨:当真是已经长成了。

    意识的沈淮在看自己,寇萱回望过来,不知道有什么不对劲,又顺手拿了根油条,往沈淮嘴边递过来去,见沈淮要伸手来拿,又缩回来,示意他张嘴咬就可以了。

    沈淮张嘴咬住油条,看着寇萱用力往后拉,只是油条没有她想象中那么韧,拉得她身子往后退了一步,大概是髋骨碰到后面的灶台,叫她咬唇忍痛——这模样又叫沈淮想起昨天夜里撞她胸口的情形,指了指她那边:“这边还痛?”

    寇萱瞪了他一眼,将粥碗放到他跟前,说道:“要你管?”

    沈淮心想这小妖精真是迷死人了,只能埋头喝粥,怕自己控制不住,扑上去帮她揉昨夜给撞痛的地方。

    *****************

    沈淮吃过早饭,等司机过来开车过来,就先去县政府,到九点钟左右等与陈兵汇合,再赶往新津参加县域经济发展研讨会。

    从靖海公路往北到新津县的城关镇,不到四十公里。作为沿海三县以及与北面泊渎市的主要干道,路况不错,九十年代就铺了柏油路面,后期的养护资金也能及跟上,只是路面狭窄。

    车多人多、岔口多,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都没有分道;沿线房屋店铺,都几乎贴着路沿建,没有留太多的退界,有些主要的岔路口流动商贩以及站街揽工的劳力,缺乏管理,挤得路面甚至只容一部车通过。

    不到四十公里的路程,实际开了一个半小时还多,人坐车里也不舒服。

    研讨会前后要召开三天的时间,不过沈淮与陈兵他们过来,也只是应邀过来撑撑场面“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表示对促进县域经济发展的支持。

    上午碰个头,中午吃个饭,下午象征性的交流意见、签两份意向性的协议就走了,不可能真在新津呆上三天。

    就九六年之前的新津,经济发展不比霞浦错。

    与陈兵早年同在海城服役的新津县委书记王易平,从副县长兼新津县城关镇党委书记起就在新津扎根,迄今为止有十年时间,克服新津在硬件上的不足,发展经济是有些水平。

    车进新津城关镇,就能看得出,新津的城建水平要比霞浦旧城要好。

    虽然王易平是在谭启平任内,升任县委书记的,倒不能算是谭系官员。

    谭启平当时主要还是用新津县原县委书记到城关区主持工作,论资排位也该是王易平,谭启平不过顺水推舟,拉拢一下地方派。后期,王易平也没有跟谭系走得多亲近。

    车到新津县宾馆,远远看到王易平与一干人在宾馆大门口迎接。

    梅钢系虽然以他为核心,但这会儿还得照着明面上的规矩来。

    沈淮也无意去加深别人眼里他嚣张跋扈的印象,让陈兵先下车,笑着说道:“你下车可不要给王麻子什么好脸色,得小心他贪得无厌,要求太多……”

    沈淮过来参加这个会议,是希望新津在经济发展规划上,能往霞浦靠拢。

    陈兵过来,除了为他的副市长选举确保新津县的选票外,还有一个就是京投集团作为市一级的国资融投平台,最终还是要为全市三区六县的经济发展服务。

    既然陈宝齐、虞成震他们,将市里的资源都往西城区倾斜,搞得怨声载道,那促进县域经济发展的任务,梅钢系承揽下来,这个还是要京投集团这个名义上为市级的国资融投平台来唱主角。

    王易平邀陈兵过来,目的也很明确,知道陈兵要当副市长了,也要为之前紧张的关系下个台阶,另外就是新津县无法独立解决海防公路新津县段的筹资难题,市里能给他救助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京投集团。

    王易平中等身材,国字脸有些胖,脸上还有几粒麻点,身穿西服,但没有打领口,敞开着领口,看着车缓缓停过来,瞅准沈淮与陈兵所坐的车,就跑过来帮忙开车门。

    这样,沈淮自然更要让陈兵先下车了,他然后再下车,跟王易平等人寒暄,蓦然看到熊黛妮赫然也站在人群的后面。

    沈淮诧异得要瞪起眼睛,但熊黛妮给他一个噤声的眼色,看她的样子,显然是知道他要过来开会,没有提前打电话说一声,是要给他一个惊喜。

    沈淮假装没看到熊黛妮似的,跟王易平继续说话,倒是陈兵看到熊黛妮,大声招呼:“黛妮怎么也在新津啊,也过来参加这个研讨会,昨天没听见老熊说这事啊?”

    “陈叔叔好,”熊黛妮走到前面来,笑盈盈的打招呼,“我们公司本来是其他同事过来开会的,同事家里小孩子发烧,我早上到单位才临时代替他过来开会……”

    沈淮他们是过来走过场的,但是市里以及各县会有一些经济部门及企事业单位,会派人全程参加这个研讨会。

    “熊黛妮,市文山商业集团的代表?”

    因为熊黛妮临时代替别人过来开会,在早就拟好的与会人员名单里,没有她的名字。

    王易平之前也没有见过熊文斌的女儿,这会儿听陈兵叫破,才认识市文山商业集团的这个漂亮女代表,原来就是熊文斌的大女儿。

    当初沈淮当着谭启平的面,揪住市建委主任的领子浇一头凉水,王易平当时也在会议现场——王易平下意识的看了沈淮一眼,见他跟熊黛妮之间倒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很淡然的打着招呼,王易平一时间倒也猜不出他跟熊文斌的大女儿有没有那层关系,或许真是别人往他们关上泼脏水。

    上午的会议安排很简单,主要是人员汇聚,沈淮有时间,也是跟陈兵、王易平以及其他区县过来的头头脑脑交流,脱不开身来跟熊黛妮说上话。

    还是到中午吃饭时,省计委有个副主任应该过来参与,王易平与陈兵出去迎接,沈淮才站在宴会厅过道里,跟熊黛妮说了几句话。

    “你要在这里开三天的会?”沈淮问道。

    “今天应该在这里,要是同事他小孩没什么事了,我明天就回去,”熊黛妮眼睛瞅着过道口人来人往,问道,“你是不是下午就回去?”

    “本来是下午开会结束我们就先回去,”沈淮笑道,“现在就不回去了……”

    熊黛妮抿嘴而笑,见沈淮伸手过来抓她,给沈淮捏了一下手心,就收了回去,说道:“有人过来,我先进去了。”

    沈淮作了电话联系的手式,熊黛妮也不说同意或者说不同意。

    沈淮过来主要是推动新津跟霞浦的县域经济合作,除了海防公路的建设协调问题外,还有就是霞浦与新津主骨电网的建设问题。

    新浦电厂一期装电容量高达六十万千瓦,建成后年供电能力将近到二十亿度,新津、灶塘等县就没有必要再投资建什么火电厂。

    不过,各县之间的主干骨电网需要升级,之前33千伏的高压输电网,输电容量低、损耗高,不符合未来东华经济发展的要求。

    &nb“”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市里现在将资源往西城区倾斜,新浦、唐闸、新津等区县之间的高压电网升级,就只能由淮能电力以及地方的电力部门去推动。

    沈淮跟王易平等新津县官员的接触,下午三点钟就结束了,没有留下来吃晚宴,就直接离开新津往回赶。

    到霞浦县境内,陈兵要直接回老家,就在岔路口分开,沈淮跟随行的杜建说道:“我要到下面乡镇看看去,你们把车开回去吧……”

    现在乡镇也精得很,沈淮坐专车下去,老早就会给人通风报信,但是沈淮经常撇开专车跟随行人员独自下乡,杜建他们也不疑其他。

    把杜建等随行甩开,沈淮就直接拦了一辆中巴车往回赶,但熊黛妮迟迟不打电话过来,他也没辙——熊黛妮没有手机、寻呼机,他也不能走到新津县迎宾馆去打熊黛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