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三十六章 煤炭市场

第六百三十六章 煤炭市场

    对李谷他zìjǐ来说,有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就是他所负责的省属国企工委以及接下来将来大规模推进的省属国企改制工作,要怎么展开。

    孙浮敬将淮煤与梅钢的供货问题捅过来,李谷并不会天真以为这只是孙浮敬一次单纯的求援。当然了,孙浮敬执掌淮煤的shí奸并不长,不至于当出头鸟给他下马威,但背后隐藏的对他这个新任的省属国企掌门人的试探、考验还是有的”“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企业负责人的任命,与dìfāng党政官员任命不同,有着更严格专业性跟持续性的要求,以致大多数的国企负责人都从内部产生。

    这种长期扎根经营的任命方式,也就很róngyì让那些大型国企的负责人成为一方诸侯。

    李谷现在手持田shūjì给的“尚方宝剑”,还能叫下面的省属国企配合工作。一旦田shūjì调离淮海,李谷绝不敢奢望着下面的那些国企诸侯还能这么配合工作。说到底他不能完全站在田shūjì的阴影之下狐假虎威,他得建立他zìjǐ的威信。

    威信的建立,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

    孙浮敬现在将淮煤意欲向梅钢供货焦炭的问题跑过来找他求援,他能协调解决好,他的威信就增加;解决不好,甚至沈淮当众驳他的面子,还指望着下面的国企诸侯能信任他?

    田shūjì刚提出动议要宋炳生去分管省政府的能源、交通工作,说白了就是要勾引宋炳生上钩,把宋系送到火炉上烤,让宋系在淮海斗得更厉害。

    虽然这是徐沛的主意,但别人只会认这是田shūjì提的动议。

    故而,李谷现在也méiyǒu办法揣摩沈淮此时的态度。

    只是淮煤的事情méiyǒu办法拖,据孙浮敬所言,梅钢会在三月之前确定焦炭的供应商,现在都到一月中旬,剩下不到一个半月的shí奸,当中还隔着一个春节,rúguǒ沈淮在徐城,不找他开门见山的谈,时机错过去,一旦叫梅钢跟别的煤企签署好供货协议,省里再出面搓合也不会有shíme作用。

    对接下来的见面,李谷也是méiyǒushíme把握。

    叫他决定今天就跟沈淮见面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成文光的女儿如期到徐城工作,他倒想看看沈淮与成怡的guānxì,是亲密还是疏离。

    ****************

    沈淮开车先到省迎宾馆,等了一会儿就见秦大伟开车从淮大赶过来汇合。

    秦大伟坐进车里来,看到伍浩也在,笑着问:“小伍怎么跟沈县长碰一块去了?”

    伍浩有些尴尬,在宜和与沈淮相见时有太多的不堪,不zhīdào怎么跟秦大伟说。沈淮笑道:“我跟成怡上街碰巧遇到了他跟孙丽,闲着没事做,就一起瞎逛。李谷打电话约我喝下午茶,就一起过来呗。我还跟李谷说,你刚才跟我们在一起,可不要说漏嘴了……”

    昨天跟宋鸿军在一起,宋鸿军是个大嘴巴,看着沈淮不把秦大伟、杨林当外人,许多派系之间明争暗斗的秘闻,就从他嘴里跟金鱼吐水泡似的,不断的漏出来,秦大伟也因此zhīdào宋系跟计经系以及胡系之间诸多纠葛龌龊的guānxì。

    秦大伟zhīdào沈淮跟李谷认识,但不至于亲密到喝下午茶的地步,问道:“等会儿还有谁啊?”

    “淮煤的孙浮敬也在里面等着我们。”沈淮说道。

    沈淮这么一说,秦大伟大体能猜到李谷这shíhòu约沈淮见面是为shíme事情了。不过双方属于shíme派系,李谷现在省属国企的总掌门人,淮煤跟梅钢的供货协议谈不下去,李谷不出面搓合,谁出面搓合?

    不过秦大伟不迷ngbái沈淮拉上他跟伍浩做shíme,问道:“拉我做shíme?”

    伍浩心里也有这样的疑惑,只是他跟沈淮méiyǒu秦大伟nàme熟,怕这么一问,沈淮半道把他丢下车,错失这个适逢其会的机会。

    沈淮打着方向盘,将车停在靠迎宾馆大门的停车场里,跟秦大伟说道:“李谷跟孙浮敬在里面的浮香阁等我们,我们走过去,路上还能说会儿话……”又跟成怡抱歉的说道,“本来说着要陪你好好逛一逛徐城的,没想到又插进这样的事情来。”

    成怡温婉一笑,在外人面前,她跟沈淮的话不是tèbié多,但也完全不介意陪沈淮过来见李谷。

    她也不确认shímeshíhòu对沈淮的印象有所改变,或许就是那回在伦敦机场见面时,那张为工作奔波而显得疲惫落魄的脸,与他狼籍不堪的声名,给她截然不同的gǎnjiào吧。

    见成怡不介意,沈淮便跟秦大伟说道:“伍浩在党校校刊上报表过那篇关于建立煤炭交易市场的文章,在党校宿舍时,我跟你还讨论过,你现在还有印象。”

    “怎么méiyǒu印象了?”秦大伟反问道,又笑着拍了拍伍浩的肩膀说道,“你那几篇文章真不错,我跟沈县长都有看过,水平不错。就那篇关于煤炭交易市场的文章,也点到淮西市要做这件事,当前交通瓶颈的问题,对计划煤及市场煤的剖析也很到位……”又问沈淮,“怎么,你今天就打算跟李谷谈煤炭交易市场的事情吗?”

    徐东铁路改造以及新浦港输煤码头建造完成之后,打开运输上的瓶颈,同时淮西煤炭开采规模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到shíhòu再谈煤炭交易市场的建设,条件将更成熟一些。

    到shíhòu,新浦港拉拢淮能集团、淮煤以及淮西dìfāng几家大中规模的煤企,联合搞煤炭交易市场,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现在小姑宋文慧虽然还在淮能集团担任一把手,但淮能集团随时都有kěnéng彻底脱离这边的掌控,沈淮就不得不调整他的计划。

    李谷现在既然有求于他,梅钢不是不可以给淮煤一部分焦炭的订单,但同样的,李谷跟淮煤也要拿出条件来交换。

    沈淮méiyǒu让伍浩中途下车,还把秦大伟拉过来,就是过来跟李谷谈条件的。

    不过沈淮无意将宋系内部的矛盾说得太透,跟秦大伟说道:“现在淮煤跟淮西几家dìfāng煤企,倒计划煤指标、混淆市场的问题很严重,以致淮西dìfāng每年煤炭开采量近三千万吨,而dìfāng上几乎不能从中受益。这种情况是不正常的。而实际上,国家除了保障重点煤电合同会持续加强外,其他煤炭交易基本上都yǐ精放开,这就需要有统一的现货交易市场,对煤炭交易jìnháng规范,让交易价格及储运成本公开通明。所以,即使向省里提这些建议,会得罪人,我们也应该要提……”

    秦大伟大体能zhīdào宋系内部存在矛盾,心想,煤炭交易市场真要拖到徐东铁路建成之后再去搞,那shíhòuyǐ精大举进入煤炭开采的淮能集团跟淮煤集团将唱主角,而此时就推动相关的工作,就能将淮能集团排除在外,由淮煤集团来唱主角,新浦港也能争得相对重要的地位。

    眼下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淮煤集团有méiyǒu唱主角的能力?有méiyǒu唱主角的意愿。

    沈淮见秦大伟有所疑虑,心知这也是极正常的。

    推动煤炭交易市场的成立,会触动旧模式之下一大批的既得利益者。

    现在有méiyǒu到推动的时机,有méiyǒu推动这件事前行的助力,都需要考虑。

    “孙浮敬主持淮煤工作没多久,利益纠葛应该不深,而且他推动淮煤积极参与徐东铁路改造,这次又想跟梅钢签署长期供货协议,想来也是有心做一番成绩的,”沈淮zhīdào秦大伟在忧虑shíme,把他对孙浮敬的判断直接相告,又笑着问伍浩:“伍浩,你等会儿有méiyǒu跟李谷shūjì谈煤炭交易市场建设的兴趣?”

    “我?”伍浩诧异的问道,能跟班过来适逢其会,在李谷、孙浮敬等淮海省显赫人物面前混个脸熟,加深一下印象,对他以后的发展都有极大的好处,没想到沈淮会让他在李谷面前谈煤炭交易市场建设的问题。

    “对,别人现在嫌我管得太宽,所以我提这个问题不合适,你跟老秦来跟李谷shūjì提建议,或许会有kěnéng叫李谷shūjì采纳。”

    秦大伟倒是无所谓,不管李谷会不会重视他的意见,都会看到谁才真正在背后支持、推动这个动议的人。而当省里一旦重视起这个建议,那他秦大伟跟伍浩作为首议人,将受益匪浅。最后调过去参与煤炭交易市场的组建,也有kěnéng,绝对比他在省外贸委半死不活的在副处级wèizhì上混下去强得多。

    伍浩一shí奸méiyǒu秦大伟想得nàme透,但他们走到浮香阁前,就见朱自强看到他们从廊檐下热切的迎过来:

    “沈县长、秦处长,你们跟小伍过来了啊;李shūjì跟孙总在二楼休息厅正等你们呢……”朱自强满脸谄笑的迎过来说道。

    走上台阶,伍浩才看到孙丽她姐也在这边,想到过来道歉,大概是给当下的场面吓住了,脸有些发白,只是走过来跟她妹孙丽打招呼。

    李谷另派了随行人员在楼下等着沈淮他们过来,丢下朱自强、孙娟,领沈淮他们上楼去。

    孙丽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她姐跟朱自强,悄声问伍浩:“我姐夫跟我姐他们不上楼?”

    伍浩呶呶嘴,他以往虽然只是穷酸教师一个,叫朱自强看不起,但进党校工作数年,自然能迷ngbái这个社会规则。

    像李谷、像淮煤的孙浮敬,像沈淮,才有实力参与淮海省煤炭行业规则的制,朱自强虽然有几个钱,但层次还是太低了……

    伍浩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底楼梯口搓手的朱自强以及眼热看他们登楼的孙娟,双手捏了捏拳头。

    他当初写那篇文章,也是受大成煤业附依淮煤集团吸血启发,现在当然zhīdào一旦淮煤集团下决心规范省内煤炭交易市场,除国家政府规划的煤电重点合同规范的“计划煤”外,市场煤以及储运的价格都将变得透明公开。未来淮煤等省内重点煤企,就可以直接通这个现货市场,向下游厂商供应煤炭,而像大成煤业这种依附在煤企身上吸血的中间商,不能改变,注定会死掉一大批。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