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夜寻(一)

第六百二十三章 夜寻(一)

    儿子留在岳母家过夜,与妻子徐丽从岳母家吃过饭出来,推着自行车沿大街往家里走去。

    “红霞都差点把手指戳你脸上了,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反应?”徐丽想到刚才吃饭时的不快,仍忍不住埋怨。

    “我能有什么反应,她耍泼,我也跟着耍泼?”秦大伟无奈的说道,“黄红霞是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犯得着在饭桌上跟她一般计较?”

    “我就是气不过她这么数落你,”徐丽气鼓鼓的说道,“沈淮那边,你到底有没有在联系?我看他的样子,也不是那么难以接近,你就联系一下他……”

    “沈淮刚当上县长,正手忙脚乱,偶尔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倒没有什么。没有特别的事情,就是为了拉一下关系就约见面,不是自己去找不痛快吗?”

    “即使沈淮抽不出时间来见面,你也好拿这话回黄红霞,省得红霞以后再拿这事挤兑你……”

    “黄红霞想跟沈淮接触,无非她们路桥集团内部给她压力。黄红霞跑过来耍泼式的对我搞激将法,我要是这么轻易的就顺她的意,给她牵着鼻子走,不是我傻吗?”

    “你不傻,我傻,好了吧?我还不是看不得别人挤兑你啊,”徐丽挽着丈夫的胳膊,见他笑嘻嘻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在他胳膊上掐两下解恨,又疑惑的问道,“沈淮也是处级,你也是处级,怎么差距就这么大?”

    “你是打小出身好,眼睛只能看到上面,而看不到下面,”秦大伟笑道,“这往上面比,出身、境遇、地位比你高的同龄人比比是,省厅一个副处干部可以说什么都不是,只是官池子里的小鱼虾,当然比不得下面的县长、县委书记威风,但是你眼睛往下看呢?还得能找到很多安慰的。”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倒好意思说这话,你怎么不去跟扫大街的比啊?”徐丽气笑道。

    秦大伟笑道:“在我们淮大化工系八四届一百多同学里,我不算最好的,也不能算是混得最差的吧,我上午去找杨林,你猜怎的?”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上午去找杨林那里干什么去了呢,”徐丽问道,“他家怎么了?”

    “他儿子跟他舅子家的儿子在院子里的打架,小孩子打架抓破脸,本来是件小事,不过他舅子的爱人闹翻了脸,非要赶人不可。岳父家住不下去了,他只能到学校求爷爷告奶奶借了一间宿舍临时安身,今天拉我过去帮他搬家的……”秦大伟说道。

    “是吗?”徐丽问道,“杨林这博士还要读多久?我就搞不懂了,都快奔四的人了,还回学校读什么博士,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好?好好的工作不干了,连公房也给单位收了回去,搞到现在连丈人家都住不下去。再说了,他在徐城炼油呆不下去,不是也有好多企业争着请他过去吗?我都听说有企业给他一个月开四五千的工资,他还不满足啊,非倔着头回学校读什么博士?我看啊,也就佟惠男傻了似的跟着他。我今天下班还遇到佟惠男了,看她有说有笑的,倒不像是给她嫂子从娘家赶出来的样子,现在想想她可能也是怕事情说出去,叫杨林那张脸绷不住。你看看你们男人,对得起这样的好女人吗?”

    “你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连跟着男人两三年的苦都挨不了,还指望男人给你们什么大出息看?”秦大伟说道。

    “什么叫我们,我要嫌弃你,会跟你把乐乐生下来?你说这话真是没有一点良心!”徐丽说道,见秦大伟还要解释,又说道,“你也不要说我爸妈,我爸妈可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们结婚还在他们那里住了好些年呢。我妈知道我们住的筒子楼小,隔音差,乐乐又是个闹腾的小孩,她隔三岔五把乐乐接过去住,还不是怕影响你工作。你现在说,谁头发长见识短了?”

    “我说错话了还不成吗?”秦大伟说不过妻子,只能“低声下气”的道歉,说道,“我这话是说杨林他岳父、他舅子一家。我们淮大化工系八四届那一批人里,杨林资质跟悟性是最好的,没人帮扶是个弱点,但他做事有韧性,现在社会越来越开放,他总能找他的出路。真要谈挣钱多少的话,他在学校读博士不可以一样可以私下接项目啊?”

    秦大伟跟妻子一路扯着话,往小区走去,推着自行车拐进巷子里,走近了才看到昏暗的街灯下停着一辆气派非凡的玛莎拉蒂。

    秦大伟刚想跟妻子说这车气派,就见沈淮推开车门走过来。

    “啊,”秦大伟诧异的看着沈淮,不明白沈淮这不吭不响的,怎么就堵在他家小区门口了,问道,“你刚好经过这边?”

    “唉,我都呼你半天了,没见你回我的电话……”沈淮说道。

    秦大伟将寻呼机从大衣内兜掏出来,确实有三条寻呼信息显示的都是沈淮的手机号,他抱歉的笑道:“从丈人家吃饭出来,跟老婆推着车压马路呢,没听见这东西在兜里叫唤。”

    “还好我记得你家大概是这个位置,不然明天就去外经贸委找你,”沈淮介绍孙亚琳给秦大伟、徐丽认识,“孙亚琳,算是我姨表姐吧,也是众信投资的老总……”

    秦大伟是第一次跟孙亚琳见面,初次印象,除了孙亚琳那张漂亮的脸蛋、性感的身材外,给他及妻子徐丽更大震惊的,就是她的身高,整整都要比沈淮高出一截;再看她原来还穿着高跟鞋,不过就算将高跟鞋去掉,身高也不见得比沈淮矮多少。

    见秦大伟、徐丽都在打量孙亚琳脚下那双黑漆面玫红底的漂亮高跟鞋,沈淮心里就抓狂,孙亚琳换这双鞋的时候,还挑衅的跟他说:“这样才能衬得你小鸟依人……”

    沈淮个子不能算矮,体重七十公斤,跟孙亚琳站在一起,不会显得单薄,但要把孙亚琳穿十几公公高跟鞋的时候除外……

    “我家里又小又乱,要不让我先把自行车丢下来,再找家咖啡馆或者酒吧坐坐?”秦大伟问道。

    “那找个安静的酒吧喝酒吧……”沈淮说道,要秦大伟、徐丽上车。

    秦大伟衣摆子给徐丽拉了一下,他知道妻子是什么意思,不过没有理会她。

    沈淮刚当上县长,手忙脚乱的,就算到徐城来,也必然有很多事务要处理,连着三次打他的呼机,还说要是联系不上,明天要找到他单位去,自然是有事情找他谈——妻子看不明白,秦大伟这时候怎么会把黄红霞拉过来扫大家的兴致?

    ****************

    秦大伟所住小区临近徐城港,附近一条街有好几家主要招揽外籍船员光顾的小酒吧,沈淮他们挑了一家叫“船长酒吧”的店停下车来。

    不那么明亮的灯光下,大堂中间摆着两张台球桌,都有人围着在打球,音乐悠扬。长吧台那边坐在三个船员模样的外籍男子跟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在摇色子喝酒;靠街窗的还有一对青年男女,除此之外,店里就没有其他客人。

    沈淮跑过去,买了三扎生啤跟一杯橙汁,端到靠街窗的角落里,与秦大伟他们坐下来聊天。

    大家坐下来,自然是从进修班结束后的工作生活谈起。

    地市党校也有县干班,地方上县处级干部普通的学习进修,一般只会安排进地市党校;只要推荐进省委党校学习,进修回去后基本上都会得到提拔。

    不过这个规则不适用于省直机关推荐进修的学员,对他们来说,不管是普通的修养加强,还是提拔前的进修,都只会安排到省委学校定点学习。

    秦大伟从党校进修返回省外经贸委,还是担任对外贸易促进处副处长,只能说履历比之前稍稍完善了一些,还不够成官场竞争的优势。

    省外经贸委现在有六个副职,两个副厅级巡视同,比处室数量都多。

    上面的坑有人占住不挪位,下面的处室,每个处室也同样有好几个副职,有个别处室甚至出现副职多过办事员的地步。

    不要说随着省委省政府的换届,省委书记或省长有可能直接空降嫡系过来担任一二把手,就算外部完全没有人塞进来插队,秦大伟论资排辈想从副处升上正处,也要熬上十年八年才有可能。

    像他这种三十岁出头,就能升上副处级,都要算是很有背景加上业务能力过硬;不然熬到四十岁,或许能得一个主任办事员的安慰。

    故而对秦大伟来说,从党校进修回单位,日子跟以往没有多大的区别,泛善可陈。

    沈淮看着光鲜无比,全省最年轻的区县正职,随便丢哪里都要砸一个坑出来,不过人累得像条死狗似的,近一个月来几乎都没有空闲时间坐下来,慢悠悠的喝一杯渗入心脾的冰冷扎啤。

    虽然不会这时候将黄红霞拉过来烦沈淮,不过他以后在官场对徐丽姨丈那边也会有依赖,坐下来秦大伟还是谈到省路桥集团的事情,说道:“昨天看新闻,梅钢跟徐城市已经签署协议了,渚南炼化项目过不久就要开工建设了吧?”

    渚南炼化开工建设,除了厂区基建外,还要修建原油及化工品码头,这些都是省路桥集团的业务范围,秦大伟想籍着这个话头,跟沈淮提及省路桥集团想介入新浦港基建工程、徐丽姨表姐黄红霞想跟他接触的事来。

    “你提到这个,我过来也正是为这事找你。”沈淮喝了一口啤酒说道。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六百二十三章夜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