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炼化(四)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炼化(四)

    沈淮晚上孙亚琳一起到小姑在徐城新安的家里吃饭,宋鸿军没有离开徐城回香港去,也给拉了过来。

    小姑父唐建民忙工作调动的事情;徐东铁路改造及淮煤开发,需要跟部委协调沟通的工作量很大,小姑宋文慧这一个多月也是东奔西走;还要忙于淮能集团内部的人事及机构调整,也难得在徐城歇脚。

    淮能集团的人事及机构调整方案,也初步出炉。

    淮能集团会升格为正司级国资企业,与东电集团分离,归电力部直属,下设淮能电力、淮能煤业等二级企业。

    小姑宋文慧担任集团总经理及党组书记;胡舒卫只担任淮能电力的总经理,没有能在集团兼任副总经理的职务,甚至淮能电力的党组书记,也是由贺相怀的侄女婿叶宜梧担任;同时,戴成国的秘书郑选峰将调过来出任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淮能煤业总经理、党组书记。

    除此之前划拨的电力资产外,电力部近期还将向淮能集团注入十二亿的财政拨款,以用于徐东铁路改造及淮煤资源开发的项目启动。

    这样的人事安排,只是坐实之前刘建国插手梅钢借壳上市一事,背后确有宋戴贺三人合谋的猜测而已。

    对这样的结果,沈淮也早有预料,知道老爷子还在,大家都还能克制,只要小姑宋文慧还能坐住淮能总经理及党组书记的位子,形势短期内也不会再恶化了。

    有保姆准备晚饭,沈淮与小姑、小姑父他们就坐在客厅里说话。

    沈淮看着小姑才年过五旬、有一个月没见,两鬓又添了不少白发,心想也是这段时间的事务跟尖锐矛盾叫她够心力憔悴的,问道:“对了,淮能的总经理助理人选定了下来没有?”

    “哦,”宋文慧问道,“你想推荐谁?”

    她之前的秘书家庭安在江宁,在淮能跟东电分离之后,还想继续留在东电工作,就没有随同调到徐城来工作;也未尝不是看到矛盾尖锐之后,想远离漩涡。

    保姆、司机倒是一同过来了,不过宋文慧到徐城,还要重新物色秘书人选。

    “罗庆,你也见过的,嵛山水电公司的副总经理,业务能力很强,”沈淮说道,“崔老爷子跟他们夫妇结识多年了,只是长期在下面的区县工作,视野有些受限制,要是工作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还要小姑你大力培养……”

    “嗯,他要是有什么问题,我把你揪过来教训就是。”宋文慧笑道,她对罗庆、冯玉梅都有印象,也知道梅钢系一些有潜力的优秀人才,缺乏从地方通往更高层次的渠道,她这边能带一个是一个。

    淮能电力成立之后,嵛山水电就成为淮能旗下的三级企业。

    淮能集团未来在电力市场的重点是发展火电,两年后的火电规模将达到六百万千瓦的装机容量,而嵛山水电两年后最高能发到二十万千瓦的水电装机容量,不及火电业务的三十分之一,在淮能集团内部给边缘化是必然的结果。

    继续留罗庆留在嵛山水电,也不利他个人的成长跟发展,沈淮想着还不如让罗庆、冯玉梅夫妇二人直接调到徐城。

    沈淮心想也幸亏罗庆早就进入淮能,调到集团担任总经理助理,属于内部调动,是小姑宋文慧的职权范围,不然他们此时想要从外部往淮能集团的一些重要职务上塞人,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吃过晚饭,又谈新浦炼化及城信社的事情,到九点钟,见沈淮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孙亚琳疑惑的问道:“你今天不回东华?”都夜里九点钟了,虽然徐东高速开通,坐车回霞浦也要到凌晨一两点。

    “成怡后天就到省人行报到,他要今天敢走,我打断他的腿。”宋文慧说道。

    在宋文慧面前,孙亚琳倒没有那么肆意张扬,只是意有余味的瞥了沈淮一眼。

    而对小姑的强行挽留,沈淮也只能苦着脸相求:“我后天再开车来徐城还不成吗?”

    “你现在就跟县里请假,你人不在霞浦,有事他们也不会指望你;你要是回去了,临时遇到事,还能脱身过来?”宋文慧知道沈淮全面主持县政府工作之后,会时不时遇到突发状况,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说道,“徐城炼油那边,梅钢接手之后,你也不能把挑子都摞别人肩上,新浦炼化还是要咬着上啊,你就趁在徐城的这两天好好的理一下思路……”

    “小姨,你也怂恿沈淮这时候就在新浦上炼化项目啊,”宋鸿军说道,“既然渚南项目要上一百万吨规模,新浦的炼化项目,我觉得缓上一两年也不是不可以……”

    “徐沛在背后鼓捣,坚持要求渚南炼化规模提高到一百万吨,看上去是要确保徐城地方税源能有增涨,但他更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抑制新浦同时上炼化的可能,”宋文慧说道,“越是如此,我们越是要咬着牙在新浦上炼化。这也是梅钢接手徐城炼油最核心的目标,不能因为遇到一些困难,就把这点给忘了……”

    “徐东铁路及新浦港是未来沿淮海湾地区的主动脉,如果物流是灌注其中的血流,那新浦、梅溪的产业群就是催进血液流动的心脏、发动力,”沈淮知道宋鸿军的信心也有些不足,自然也要说些打气的话,“我们现在刚刚提淮煤东出的概念,很多方面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已经有人有所认识,但动作还跟不上,毕竟也没有办法确认我们建设这条淮海湾主动脉的决心有多强、投入会有多大。一旦徐东铁路改造工程最终落实下来、开工建设,那接下来会跟我们在新浦争地抢建炼化基地的,可能就是中石油或者中石化两家里的一家……”

    “有这么夸张?”宋鸿军说道。

    “你啊,就是不学无术,”宋文慧忍不住要拿东西敲宋鸿军,说道,“徐东铁路改造之后,淮煤东出只是附加利益,而最核心的还是跟与中原铁路、江淮铁路等主干网连通。之前东华的地位被忽视,说到底就是港口投资严重不足,渚江航道短且浅,而徐东铁路单轨运力严重不足。相比较之下,江浙地区早就建成国内最密集的铁路网,物流辐射能力极强。也是如此,中石化目前在华东地区的炼化布局,才以加强浙省镇海炼化基地建设为主。等中石化一旦认识到徐东铁路改造、新浦港大开发,会使新浦港跟镇海港对华东地区的主干物流网辐射能力变得相差无几,哪怕是提前占坑阻止中石油或其他央企进入,也有可能提出到新浦来建大型炼化基地。”

    一个地区,超大型的炼化项目通常只会审批一家,梅钢虽然在地方上扎根,就算到时候省里都支持梅钢,想要跟部级央企同时在一地争建项目,结局也不大可能会理想。

    何况赵秋华、徐沛等人对梅钢到底是什么心思,也不是很难猜测的。

    最好的办法,就抢在徐东铁路改造工程上马之前,抢在各方即使有认识但还在犹豫阶段,争在海外原油进口量还没有真正激增之前,新浦这边先让项目过审。

    筹资实在困难,一半年能建成的项目,可以拖长建设周期,确保项目先落地,把坑占住再说。

    “新浦原来是要跟镇海竞争啊,”宋鸿军恍然大悟,又疑惑道,“以前提的口号不是要跟平江竞争吗?”

    “东华整体经济是以平江为追赶目标,但平江建深水海港的条件比东华要差一截,而且自身境内也没有通火车,新浦港要是以平江港为追赶目标,那就目标就定得有些低了。一定要说目标的话,未来华东地区,新浦不能争第一,也要保前三啊……”

    “你心这么大啊,你这不是保陈宝齐进省常委吗?”宋鸿军笑道。

    沈淮笑了笑。

    陈宝齐要是能稳住大局,确实是能从东华发展综合枢纽港中获益,三五年后新浦港只要有跟华东第一大港镇海竞争的可能,都可能把陈宝齐直接送进省常委班子,但关键还是要他们能沉得住气。

    沈淮想起前些天在国道收费站口遇到胡林的情形,他现在也不清楚随着新浦港的地位越来越多的被发现、受到重视,而梅钢在宋系内部又再度受压制的情况下,外部跟赵系及计经系的斗争会不会进一步的激烈、恶化,也不清楚会不会有其他派系的人再参进来横插一脚。

    现在全国重点港口,也就那么几座,在整个国民经济体系里的地位也是越来越重要;在这几座核心港口城市的背后,哪个不是一片“血腥”?

    小姑不让他回东华,一定要他留在徐城等成怡过来,沈淮也不敢违拧,免得以后给无尽的数落——知道小姑跟小姑父作息有规律,沈淮与宋鸿军、孙亚琳也就告辞离开。

    不过刚出门,宋鸿军就推托有事要先走,孙亚琳揪住他问:“你在徐城又养了小妾?”

    宋鸿军只是不说,跟沈淮挤眉弄眼一阵,就先溜了。

    “你不去找陈丹?”孙亚琳问沈淮。

    陈丹是在徐城,但成怡要到徐城来,陈丹就不让他去她那里过夜,沈淮也是有苦说不出。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六百二十二章大炼化(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