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棒打鸳鸯(二)

第六百一十六章 棒打鸳鸯(二)

    想到要去跟宋彤认真的谈感情问题,沈淮就头痛不已,他自己都还一团乱麻,又有什么立场去做别人的思想工作?

    沈淮坐在院子里,拍着脑袋不知道怎么办。

    熊文斌、黄新良、王卫成、宋晓军等人坐在旁边,也没有办法就这事给什么意见……

    倘若周知白是无关紧要的一个人,那也就罢了,无论宋彤与周知白将来的关系怎么发展,都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

    如今周知白是周家站在台面上的代表人物,也是执掌新浦航运集团、发展新浦港航运业务的负责人,在梅钢系内部的分量举足轻重;而宋彤在感情问题又表现得“任性、不成熟”——要是任宋彤与周知白去发展一段不成熟、不稳定的感情关系,这会给梅钢系带来很大不稳定的隐患。

    沈淮与成怡的关系变得胶着难解,无非也是他们两人之间不再是单纯的二人关系,沈淮都不知道宋鸿奇、宋鸿义、刘建国他们这次回去,会不会卯足了劲坏他跟成怡的“好事”了。

    “你们说,好事摊不到我头上,尽是这种鸡毛蒜皮的麻烦事缠上来,真是命苦。”沈淮抱怨的说道,扭头要喊司机小马把车钥匙拿给他,就听见熊黛妮站在大门口说:“这事你该找周部长一起过去……”

    沈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猜熊黛妮是意有别指,仰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睛里没有什么异常,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感情的事情要背着当事人谋划什么,不找当事者的家人商议,应该找谁?

    “也是,”沈淮说道,“我打电话给周部长,宋彤过来还要安排睡的地方呢,索性让周部长领她回去得了。要是大棒打不散鸳鸯,她们就成了亲戚呢……”

    大家都笑了起来,都说这事周裕出面合适。

    要是宋彤跟周知白能发展稳定的感情关系,这也是好事。

    ******************

    既然约周裕出来见面,沈淮就不在熊文斌家这边耽搁什么,打过电话,就直接开车到文山苑将周裕接出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沈淮在电话只说发生的恶性|事情,一定要她出面解决,周裕不明就里,心慌慌的穿了外套走到小区门口等沈淮过来。

    “我小姑怀疑小白同学诱拐宋彤同学,要我拿绳子把这两家伙绑起来抽一顿,”沈淮伸着懒腰,嘻皮笑脸的说道,“你说这事我不找你联手干,找谁去?”

    “宋彤不是回徐城了吗?”周裕同样疑惑的问道。

    “半道拿了辆车又往回赶了,”沈淮拉周裕上车,发动车离开文山苑小区,说道,“走吧,我们去收费站截她去。”

    “我弟哪点不好了,哪点配不上宋彤了?”周裕横了沈淮一眼,一听沈淮要拉她一起去棒打鸳鸯,阻止宋彤跟她弟弟在一起,心里就不乐意了,气鼓鼓的说道,“何辙我们周家的人,就该给你们宋家人占便宜了?”

    “这事可不赖我,”沈淮笑着说道,“宋彤之前谈过两次恋爱,都无疾而终,什么原因都没有跟家里说。小姑怕她性子不安分,最后害了小白同学,说到底也是替你们周家考虑……”

    “感情上的事,怎么跟长辈交流?代沟知不知道,亏你还没有过三十岁呢,你要是跟女朋友分手了,你会把原因告诉家里啊?”周裕说道。

    “我这不是拉你一起去问个究竟吗?”沈淮呲牙说道,“你要再有什么护短的怨气撒我头上,小心我停下来打你啊?”

    “你来啊!”周裕挑衅的说道,见沈淮将车子往阴暗处开,又吓得求饶,“宋彤都要到了,没时间跟你疯了……”

    确实没有时间停车下来缠绵,沈淮又将车开回到大路,问道:

    “戚靖瑶提议组建新传媒集团的事情,你怎么没告诉我?”

    “……”听沈淮提到这个,周裕也禁不住的轻叹了一口气,“四天前部里召开党组会议,那女人突然抛出这个方案,甚至都没有来及得讨论什么,陈树森就直接要求党组成员表决。你在徐城闲不下来,我想着这事最会还是要市政府给意见、市常委会议表决通过,就没有提前打电话烦你……”

    “你的事,我什么时候嫌烦过?”沈淮说道。

    “我是担心你烦心事太多;陈树森都站到他们那一边去了,这件事硬要争,也没有意义。”周裕说道。

    “……”沈淮轻叹一口气,大家都在抢先手,在组建新传媒集团的事情叫那个女人抢到先手,这边要反制是很困难,市委宣传部长陈树森的站位代表陈宝齐那边又拉到关键一票,又问周裕,“有没有可能走漏了什么消息?”

    “改组的问题,我小规模的在市电视台内部做过调研,但具体谁泄漏消息,现在还只锁定四个可疑的人,”周裕说道,“那个女人到东华后,部里就说她长期干过媒体工作,将东华日报社划归她分管,没想到她同时又在市电视台埋了钉子。我们真是对她有些疏忽了。”

    沈淮是真没有对戚靖瑶掉以轻心,但他对戚靖瑶的警惕跟重视,又没有办法提醒周裕她们什么,难道跟她们说,他在这个女人手里栽过大跟头?

    沈淮问道:“哪四个人比较可疑?”

    “说了你别不高兴。”周裕说道。

    “我有什么不高兴的?”沈淮疑惑的问道。

    “其中一个人就是你在霞浦的小情人。”周裕说道。

    “谁啊,我在霞浦还有小情人,我怎么不知道?”沈淮装糊涂的问道。

    “戴影,你不会说你不认识吧?”周裕问道。

    “是她啊,我还以为你说谁呢?”沈淮心虚的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周裕说寇萱呢,寇萱应该跟市电视台八辈子都扯不上关系,不过戴影也应该跟市里没有挂钩才对,疑惑的问道,“戴影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霞浦县电视台的主持人,她怎么可疑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周裕定睛看着沈淮,“戴影两个月前调进市电视台了……”

    “谁调她进市电视台的?”沈淮问道,他是真不知道这事,又不分管宣传口的工作,县电视台主持人调动工作,也不应该要汇报到他这边。

    “一个副台长,”周裕告诉沈淮一个人名,又说道,“没想到你在霞浦还挺假正经的,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签字放这小骚狐狸到市台了……”

    “我怎么就不假正经了?”沈淮脱口而出的问道,话出口就恨不得“呸”自己两口,见周裕笑得花枝乱颤,伸手到她怀里摸了两把,才算解恨。

    市委宣传部长陈树森都站位过去了,戚靖瑶这女人善于搞事,周裕在宣传部就成了少数派,组建新传媒集团的事,怎么都难占上风,这事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

    路上没有耽搁,沈淮开车到国道口的收费站没多久,宋彤就开着一辆黑色别克从收费站出来,沈淮开车过去,将她截停下来。

    “怎么又回来了?”沈淮隔着车窗问宋彤。

    “我妈她真是烦人呢!”宋彤拍着光洁的额头,当然知道是她妈通风报信,才叫沈淮赶过来截到她,无奈的问道,“我妈怎么给你下指示了,要把我绑了送回徐城去?沈淮,我可警告你,你要真这么做了,咱们兄妹之情就断了……”

    “不要说得这么严重啊,我这不是还没有开始做思想工作嘛?思想工作做不通,才会拿绳子绑人,”沈淮笑着说道,“周知白有什么好的?别看他现在长一张小白脸挺英俊的,但过不了两年,脸皮一皱,头发秃光,扔大街上你都懒得看一眼。”

    “千金难买我乐意。”宋彤扬手跟周裕打招呼。

    “周知白都三十一了,没有结婚,你就真不怀疑他有什么毛病?”沈淮问道。

    周裕藏在下面的手掐他的力气加重,沈淮也忍不住弯起身子。

    “我好歹谈过两次恋爱,男人正不正常,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女孩子啊,”宋彤说道,“好了,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不要遮遮掩掩的。周知白之前的女人,我见过,我也不管他是不是跟谁还有什么藕断丝连的关系,就觉得拿他跟你、跟鸿军比,他比你们这些人渣强——你还有什么问的……”

    “这傻丫头,这回真是给骗得不轻;我管不了,交给你了,”沈淮无奈的跟周裕说道,让周裕坐宋彤的车领她回去,临走前,又跟宋彤说道,“对了,你今天虽然对我横加诽谤,我也不跟你计较,不过你哪天要是把周小白玩腻了,知道提前告诉我一声,我还帮你去安慰一个受伤的心灵。”

    宋彤不示弱的瞪了一眼,说道:“那你就等着吧,有得你等呢……”

    “你个死丫头,”沈淮伸手过去,在宋彤的脑袋上打了一下,“你再朝我瞪眼,你爸妈那边的工作,你自己回去打翻天去……”

    沈淮这么一说,宋彤就没有嚣张气焰了,苦着眉头哀求道:“我爸的工作好做,但我家是我妈做主。我妈是个老顽固,你也是受害者,你不会看着我妈把我往火坑里推吧?”

    官场之风流人生:

    第六百一十六章棒打鸳鸯(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