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势态(五)

第六百一十一章 势态(五)

    拿官面章来说,宋乔生与田家庚、徐沛在愉快的氛围下进行交流,宋乔生对地方发展经济建设工作进行了充分的肯定,田家庚、徐沛对宋乔生为地方经济发展提出的建设性意见表示赞同跟欢迎,这就为新浦港综合开发、徐东铁路改造、淮西煤炭资源开发以及梅钢接熟城炼油等事定下基调。

    淮煤东出的核心工程是徐东铁路电气化及复线改造,整个项目投资将超过八十亿,考虑到当前的通胀水平,最后投资超百亿都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不仅项目的设计立项、申报审批程序复杂,就是如此天量的建设资金筹集也不是短期能完成的事情,各方积极配合能在一年时间内完成筹备工作开工建设,都要算是神速。

    不过,跟渚南电厂开工建设一样,梅钢接熟城炼油以及徐东铁路东延线、淮能集团成立淮能煤业有限公司,涉及淮西煤炭资源开发,都可以视为淮煤东出构想的铺垫工程,这些都是可以先行实施的。

    这种在合作项目上的彼此信任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些铺垫工程项目能否顺利开展,也可以视为各方对整个淮煤东出构想有无积极意态的衡量标准,不然哪方三五十亿资金给拖死在一个项目里,损失及打击都将是致命的。

    在招待晚宴上,沈淮就与徐城炼化集团总经理、党组书记兼上市公司徐城炼油董事长的黎曾等人见面。

    黎曾等徐城炼油的高层下午没有露面,也没有通过其他渠道传达什么积极的意愿跟信息,以沉默的姿态来应对给突然卷入漩涡心的变局,在态度上可以说是消化的。

    到晚宴露面时,黎曾等人的意态又变得积极,可以说除了徐城市委书记徐沛的亲自推动之外,沈淮提出的方案也起到关键作用。

    黎曾年过五旬,虽然半辈子都在炼化系统里挣扎、爬腾,但此时已经副厅级国企高官,就算徐城炼油在梅钢接手后,有可能会有更大的发展,但于黎曾个人来说,未必就得能偿失。

    如果没有好的方案安置黎曾这样的人,那他们就将是这件事最大的阻力;即使徐城市实行高压手段,将四亿股法人股直接交给梅钢接手,但徐城炼油内部所形成的巨大抵触情绪不消除,都会严重影响梅钢能否真正的消化徐城炼油所能带来的资源。

    沈淮给出的方案,实际是同意黎曾等人带一部分优质资产,从徐城炼油分离出来。梅钢主要只接手目前给徐城炼油造成亏损的主营业务,也可以说是徐城炼油当前最大的包袱。

    这个方案显然要比硬生生的接盘跟人员剥离更有诱惑力,接下来无非是谈怎么分割资产了;最终的方案还要邀请持有流通股的证券机构参与讨论。

    沈淮没有太多的时间参与具体的技术谈判,赵东、赵治民、潘成、徐闻刀等人的精力主要还是保证新浦钢厂建设及现有产能的运营——除了钱惠、徐溪亭二人临时调过来进行财务及技术把关之外,沈淮就将具体的事情推给孙亚琳负责。

    “你个浑球,虱子多了不怕咬,当真以为我们就是无底洞可以让你无限制的压榨啊,”孙亚琳回到房间里忍不住抱怨起来,“新浦航运集团才开始整合,恒洋船舶重工,除了恒洋方面的投入,我们也要跟着投一个亿的资金进去,业信银行更要发放两亿多的贷款;元旦过后,徐东铁路东延线工程就要开工,一年半时间建成,就要在一年时间里投三个亿的资金进去。现在徐城炼油虽然还没有开价,估计不会低于三个亿,你当你家是印钞票的啊?我是梅钢二厂的董事长,好,这次我留下来谈判,反正知道摊上你不会有什么好事,但到巴黎、伦敦、香港融资的事情,你个浑球不要想偷懒……”

    虽然晚宴结束,沈淮他们这边还没有办法各自散去休息。

    小姑、熊斌还要应该二伯宋乔生等人,沈淮则把孙亚琳、宋鸿军、周知白、杨海鹏、褚宜良、郭全等人召集到他的房间里商量接下来的工作。

    现在是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上马,孙亚琳她们也是给压榨得喘不过气来,接熟城炼油,不单单是有借壳的运作,在渚南产业规划区内新建五十万吨炼油项目也是小项目,更主要的还是怎样利用徐城炼油的资源,在新坡建更大规模的炼化项目。

    “哎,我也不想的啊,”沈淮唉声叹气的说道,“我虽然一直都有研究徐城炼油,但也没有想过这么早就出手,我是打算等新浦厂建成之后再考虑发展炼化的问题,有时候是形势不饶人啊。现在的形势就是,你不逼自己,就是别人逼你。伦敦那边,是不是等我先回霞浦,在县长的位子坐上一两个月,坐坐热才过去?”

    沈淮这么说倒不是唬人,他确实没有打算这么早就对徐城炼油下手。

    徐城当前的基础,不适合发展大炼化,而淮海省内最适合发展大炼化的,目前只有新浦,故而沈淮也不怕这块肥油有谁能抢在他前面下嘴。

    在他的计划里,是打算等到新浦钢厂建设投产后,再考虑在新浦大规模的发展炼化产业集群。那最早也应该在半年之后。

    后面的变化也是他所料想不到的,只能跟着提前应变;这也将给梅钢带来极大的资金压力。

    “现在国内及东南亚的经济发展都有些过热,我们要警惕经济周期的来临,”给邀请过来参与议事的梁荣华,声音沙沙的,提出的意见却是掷地有声,他说道,“在炼化项目上,我建议梅钢要尽可能多的争取注资,减少债务融资,不然业信银行就要对梅钢提出风险警告了……”

    目前业信银行在淮海省的贷款业务,有超过一半都集梅溪、新浦两地,一方面说明业信银行在梅溪、新浦的业务形势大好,但同时也意味着与梅溪、新浦发展有着休戚相关的风险。

    一旦梅溪、新浦建设遭受大的经济周期而受挫,业信银行的放贷资产风险度就会急剧上升。

    在项目建设里更多争取注资,而非过度的依赖于贷款等债务投资,在大的经济周期来临之时,给抽资而导致的风险就容易受控一些。

    新浦钢铁厂目前主要是梅钢联合西尤明斯、飞旗实业等方联合注资建设,包括西尤明斯近一亿美元的设备、技术资产以及霞浦县以新浦开发集团提供的四千万美元工业用地外,梅钢、飞旗实业以及众信、鸿基联合注资超过三亿美元,使得新浦项目的债务保持在一个极低的水平之下。

    而新浦开发集团、梅钢所承担的债务水平相对来说,就极高了。

    新浦开发集团承担了新浦港、临港新城的基建重任,在建设形成一定规模之前,土地转让收入有限,目前承接的银行贷款超过亿。

    梅钢虽然一厂、二厂的盈利水平很高,但参与的投资规模更大,对新浦钢铁厂总数达十亿元的出资,主要都来自贷款。

    现在梅钢集团含一厂、二厂以及对梅溪电厂、梅溪港的持股在内,净资产也就十三四亿。要是为了接熟城炼油,再接手三到五亿的贷款,梅钢的总债务将超过十亿,巨额债务是一方面,另外每年要为此承担逾亿的财务支出也是直接影响盈利水平。

    此外鹏悦、渚江投资、梅溪开发集团以及东华京投都承担着为数不少的债务。

    要是明年底,徐东铁路改造项目启动,梅溪开发投资集团要参与进去,还要额外承担一亿美元的融债。

    什么事情都是双刃剑,沈淮不利用核心平台承担这么高的债务,就没有办法在短时间里聚拢如此庞大的资本发展梅溪、新浦,但同时也要承担随之而来的财务风险。

    以前跟二伯宋乔生他们没有翻脸,真遇到什么危机,可以厚着脸皮去求援;以宋系的能力,以长期债权形式往梅钢注入十亿、二十亿甚至更多的资金支撑梅钢的厨扩张,都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现在的情况,梅钢一旦遭遇危机,就是别人对梅钢下手的良机。

    小姑目前还只是表面上控制淮能集团,实际上淮能集团更是二伯宋乔生他们未来对梅钢趁火打劫的一座桥。

    对梁荣华的提醒,沈淮咧嘴笑了笑,带着些无奈的语气,跟梁荣华说道:“我们真是将脑袋别在腰上做事。不过我这次还是要请业信银行支持我们,万一将来真要出什么问题,我个人会退出去……”

    梁荣华知道沈淮这般承诺的背后是什么意思,轻叹一口气,说道:“无论是业信银行还是长青集团,都不是一个人能做最终决定;我个人当然是支持你的……”

    即使将来可能会遭遇财务上的危机,但梅钢现在已经形成跟真正加紧建设的体系基础是没有什么问题。到时候只要沈淮个人愿意退出去,愿意进来接手的资本势力,绝对是大有人在。其他不说,就是现在,也绝对有人愿意向梅钢注入三五十亿的资金换取对梅钢的控制权。

    相比较沈淮跟梁荣华身上背负的压力,宋鸿军则要乐观得多,笑着说道:“你们也真是的,挺好的一件事,叫你们说得这么悲壮。只要新浦钢铁厂明年月前顺利建成投产,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

    “你刚才是不是走神了?”沈淮侧过头问宋鸿军。

    “啊?”宋鸿军问道,“我是在想等会儿去哪里吃夜宵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沈淮无奈的拍拍脑袋,说道,“我跟梁行长在讨论炼化项目的融资问题。新浦要上新的炼化项目,需要三十亿到五十亿的资金。如果这笔资金都是以债务融资的形式筹集,就算明年月前新浦钢厂能顺利建成投产,也无法化解里面的巨大风险。”

    “啊,”宋鸿军一愣,说道,“你们说这个啊?鸿基跟众信不算,梅钢及关联企业承接的债务已经超过三十亿,你小子还想着再背三五十亿啊,你的心比我想象要贪得多啊!”

    孙亚琳不屑的看了宋鸿军一眼,说道:“真该把你踢出去,不带你玩。矛盾是双方面的,引进外部注资多了,我们的控制力就会给削弱;承接融债多了,我们要承担的财务风险就会骤增——不然你以为我们在担心什么?”

    沈淮笑脸看着孙亚琳“教训”宋鸿军。

    目前看上去孙亚琳是绝对控制众信产业投资基金,她爸孙启善将八千万美元的资金注入其,将众信控制的投资资产扩到两亿美元。

    现在梅钢运营及建设势态一切都很良好,所以孙启善不会干涉众信的投资行为;一旦这边出了大的问题,孙启善就算为了他八千万美元的资金安全,也不可能说一点都不干涉了。

    这边真出了什么问题,不仅沈淮他要退出去以保大局,孙亚琳也可能将被迫交出众信的控制权——在巨大利益面前,这里面没有什么亲情可言的。

    包括梁荣华的支持,也不是无限制,就算梁荣华个人支持梅钢,但梁荣华还只是业信银行省沸行长,上面还有总行的意志存在。

    宋鸿军咧嘴笑道:“太深的东西,我没有你们精,但我相信一点,只要国内经济不出问题,我们就不会有大问题,怕个鸟。”

    沈淮哈哈一笑,说道:“也对!想太多无益,就是刀山火海在前,还能不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