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零七章 势态(一)

第六百零七章 势态(一)

    不管彼此心里存有怎样的怨恚,淮能集团总部迁址徐城与徐城渚南电厂奠基仪式,还是照着既定的程序在次日上午点钟正式举行。

    周知白、褚宜良、杨海鹏等人虽然昨夜都赶到徐城来了,但为了避免耀武扬威的意味流露太足,引起不必要的联想跟猜疑,都没有出席今天上午的仪式。

    宋鸿军、孙亚琳、熊斌、郭全他们夜里都住酒店,随同宋慧一起坐淮能集团安排的大巴车渡江到渚南工业区来参加奠基。沈淮说是答应从宿舍赶过来参加奠基典礼,但临到仪式开始,都没有看到他的人影。

    所谓的奠基仪式,也不过一人一段话、一人一锹土。

    渚南工业园虽然成立时间较长,不过还是徐沛到任后推动之下,才有较大的发展,目前是徐城市内产业往外围转移的重点区域。

    渚南电厂是为渚南工业园进一步发展的重点工程,徐城市跟淮能集团也谈了很久,这次迅速推动并奠基,也是徐东铁路改造及淮煤东出的铺垫工程之一。

    徐沛与宋乔生等人会面安排在傍晚,就没有必要什么活动都列席;上午的典基仪式主要由徐城市委副书记、市长周任军以及渚南工业园党工委的一些官员陪同。

    奠基仪式差不多结束,接下来的安排是参观工业园内的重点项目建设,众人将要从工地现场撤下来,才远远看到沈淮开着那辆小巧的大众高尔夫在工地外侧的路边停下来……

    宋鸿军跟孙亚琳等人就站在人群的边缘说话,看到沈淮过来,问道:“怎么才过来?”

    “我出发时间不比你们晚多少,你们前脚过大桥,后脚大桥就堵上了,”沈淮笑着说道,“我也不能插翅飞过来啊……”

    徐城的主城区都在渚江北岸,与南岸的区县只有一座七十年代末建造的大桥联系。这座大桥同时承担江淮铁路、江淮国道等主干交通的重担,随着徐城对江南地区的开发力度加强,大桥越来越不堪承担重负。

    即使大量货运物流由汽渡分流过江,大桥高峰期堵车、一堵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也隔三岔五的成为常态。

    宋鸿军他们过江来,有警车开道,有交通管控,过江自然就方便,不会遇到堵车;沈淮落了一步,没有在过江之前及时跟车队汇合,给堵在江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还以为你在闹情绪呢,我说你肚量啥时候变这么小了……”孙亚琳揶揄的笑道。

    “我有什么情绪好闹的?”沈淮笑道,“徐城炼油一开盘,就给多笔大买单天量封涨停,瞬间成交量那么大,都没有打开涨停,你说我还有什么情绪好闹的?”

    虽然沈淮现在还没有直接的渠道知道田家庚、徐沛对梅钢接熟城炼油厂一事的态度,但田家庚或徐沛身边必然也有资本势力能比他们更早知道田、徐二人对此事的态度。

    有时候意态的揣摩跟反应,不一定就需要面对面的交流。

    徐城炼油厂是徐城市当地的上市国企,大量持有流通股的都是徐城当地的机构跟大户。

    虽然开盘后面对涨停价的诱惑,徐城炼油流通股的成交量依旧极大,但出售股票的几乎都是给接连涨停惊扰到的散户,罕有大户或机构出售。

    当地的,或者说比沈淮他们更接近田家庚、徐沛,有隐密消息来源的持股大户跟地方证券机构,非但不借机出售,也没有一丝借波动炒作牟利的迹象,只是坚决的参与抢筹,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宋鸿军回头瞥了刘建国、谢成江等人一眼,笑着跟沈淮说道:“你就不怕他们撕了你……”

    股价拉涨停,到底谁能抢到些筹码,还要看涨停位上累积的天量买单谁能排在前面了——除非能让交易所配合作弊,不然这个秩序就是随机的。

    要说交易量,还是昨天消息刚出时的交易量最大。

    因为昨天的信息还不够明确,存在的变数极大,投机氛围浓重,故而有大笔的资金进,也有大量的资金出,交易量一下子拉到极大,下午两个小时就有近两千万股换手。

    另外就是今天开盘时,差不多十五到二十分钟之内,就有超过五百万股的成交。这么大的成交量,还没有将涨停板打开一下,剩下的散户即使不知道什么消息,也必然开始惜筹。现在交易也就几百股、几百股在出售,根本就满足不了外围天量资金的抢筹需求。

    长丰、合元证券要是错过昨天跟今天早上的抢筹时机,之后再跟着进场,在涨到一定价位之前,能不能抢到一百万股的筹码都是未知数,也只能看到股价给一截一截的给狂拉上去。

    对于长丰、合元来说,一两百万股的筹码,连填他们的牙缝都不够。

    沈淮笑道:“没事,我都说了答应他们一起玩,他们可以等增发啊!”

    宋鸿军笑着打了沈淮的一拳,说道:“几毛钱的筹码,跟股价涨到四五元接手增发股,能一样吗?”

    沈淮微微一笑:

    大量资金进入,必然会引进股价快速上涨,但要是封锁住消息,真要给谢成江、刘建国他们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叫他们吸走徐城炼油流通盘一亿股也非难事。

    徐城炼油此时在徐城市掌握之下的法人股有四亿股,流通股两亿股,让刘建国他们悄无声息的吸走几千万或一亿多股,就将是15—20%的股权。

    将来要将梅钢一厂、二厂的资产装入徐城炼油的壳下,刘建国他们也将获得相应比例的增发权。要仅仅是刘建国他们通过壳公司,反过来掌握梅钢集团15%—20%的股权,还未必能直接掀风作浪,最后的关键就要落到淮能集团的控制权上。

    通过交换持股,淮能集团此时在梅钢一厂、二厂里差不多持有20%的股权,然后再反过来通过梅钢集团,与西尤明斯、飞旗实业以及孙亚琳控制的众信投资、鸿基投资、新浦开发投资集团等对新浦钢铁集团共同持股。

    万一小姑被强行调走,淮能集团换帅,沈淮之前设计的股权及资本控制模式就有可能失控,从而使得梅钢、新浦钢铁集团的实际控制权旁落,使得新浦港开发大权旁落……

    就算他们不做什么事情,在未来新浦港建设搞大炼化、大钢铁、大港口是拖一下后腿,也会叫人受不了。

    虽然这种复杂模式的危险度很高,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控制权旁落,甚至还有一定财务危机存在其,但沈淮也是没有办法。

    梅钢自身的盈利到现在也不过累积七亿而已,利用七亿的资金去凝聚近百亿的产业资本,根本就没有一条稳健的道路可走。

    也是因此,在淮能集团最终控制权还是未知数的情况下,沈淮根本就不敢让刘建国他们再通过壳公司对梅钢掌握太多的股权跟话语权,特别是他们的心思又是这么的昭然若揭。

    宁可现在掀桌翻脸,也要好过以后吞泪入肚。

    虽然长丰、合元证券还可以参与后期的增发,但他们在流通股上没有掌握话语权,参与增发能得到的持股比例就有限了;更关键还在付出的代价是完全不一样的。无论是长丰还是合元证券,现在都拿不太多的资金参与增发。

    小姑那边示意他过去,沈淮揉了揉脸颊,夸张的笑了笑,问孙亚琳:“我这个笑容看上去还算亲切吧?”

    “亲切个鬼,要不要我帮你再揉揉面皮?”孙亚琳笑骂道,她不高兴凑过去,就站在外围,看着沈淮与宋鸿军往人群里走去。

    在场的人当,沈淮跟徐城市长周任军以前没有见过面,经他人介绍,跟他握手:“周市长您好……”

    “梅钢动作很大啊,小沈书记你昨天放一颗炸弹,可是把我们徐城市里也炸得鸡飞狗跳。就在刚刚,我还接到电话找我打探内幕消息呢。你说,我能有什么内幕消息?要有内幕消息,也要找小沈书记你来打听……”

    现在重要的省会城市及计划单列市以及较大市,地方势力想出任党|政一把手的难度很大,周任军算是一个小小的例外。

    徐沛升任市委书记,无论是田家庚还是徐沛,都不愿意补任市长的人员来自胡系、在徐城市里跟徐沛唱对台戏,就与地方势力合谋,推了周任军跟徐沛搭班子。

    沈淮对周任军不甚熟悉,目前在徐城市徐沛的声音又太强,也不清楚周任军是甘心当徐沛的应声虫,还是说只是一时隐忍。

    周任军这么一说,那徐城炼油一事的意态就完全明朗化了,不然以周任军的谨慎,不可能在不知道徐沛态度的情况下公开谈这事。

    沈淮说道:“我爸、我二伯就经常说我做事不擅谋算,有闯劲也只是蛮力。昨天李主任随口一问,我也就随口一说,真是没有想到影响会这么大,但影响已经造成,我现在只能虚心接受周市长的批评……”

    周任军偷眼看了一下宋乔生、宋炳生兄弟俩,宋乔生谈笑风生如故,宋炳生的脸就黑了下来,他心里倒是一笑,这种事他不掺合,随即将话题转到其他方面去了。而涵养更差的宋鸿义,更是直接转身走开,甚至连看沈淮一眼都不能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