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章 图谋(二)

第六百章 图谋(二)

    沈淮在休息厅里直接公开梅钢有意转经徐城炼油借壳上市之事,在场即使不明细情的人这时候也意识到异常。

    当前证券市场秩序混乱,投机炒客跟内幕消息横飞,但内幕消息因为不公开、因为私密传播才之所以成为内幕消息。

    现在休息大厅里,有宋炳生、郑刚等省政府官员,有李谷等省委的官员,有梁道行等铁路系统的官员,有熊斌等东华地方上的官员,有东电的官员,有宋乔生的陪同人员,还有谢海诚、谢成江、谢芷、刘建国等人在场,沈淮此时当着三四十人以及五名酒店服务员的面,宣称梅钢意经徐城炼油借壳上市之事,还有什么机密可言?

    而且梅钢有意经徐城炼油借壳上市,这个只是梅钢的意愿,徐城炼油再是垃圾,亏损得再低厉害,哪怕就剩下一张上市公司的壳,这张壳也是有价值的。

    徐城市也不可能将这张壳凭白无故的送给梅钢,两系的交情还没有深到白送的程度,梅钢要借壳可以,拿资金、拿条件来换。

    买壳,怎么计算壳的价值?

    总资产、净资产等财务数据是权衡的因素,股权资产更是一个直接市场量化的标准。

    沈淮此时就公开借壳的消息,不管消息真假,外围资金闻着血腥味聚来,就迅速把沉寂多的徐城石油的股性激活起来,大量的资金进出,投机者的博奕心态作祟,会迅速将股价推高,而徐城石油的股权资产也就会像吹泡沬一样的膨胀起来。

    即使徐城市最后就一定要严格按照股权资产,将壳转让给梅钢,但无疑主动权是在徐城市,而非梅钢。

    领导梅钢迅速崛起而给视为极具经营才能的沈淮,会犯这种错误吗?

    沈淮又说梅钢借壳上市将与长丰、合元证券合作,难道蹊跷出在这里?

    转瞬间,众人又将目光投资谢成江、刘建国,早前的介绍里,大家都知道谢成江、刘建国是这两家证券公司的负责人。

    在大家惊疑不定之时,沈淮又朗声朝厅里的众人拱拱手,说道:“此事先跟大家知会一声,不过借壳还没有启动,还要拜托大家帮忙保密啊……”

    消息泄漏能查到源头的保密,才是有效的保密。

    这时候满大厅都点头说保密,然而最后消息还是走漏出去,你咬谁去?

    李谷暗感沈淮还真是性子不改啊,见宋乔生脸有不虞转瞬也恢复正常,朝沈淮笑着说道:“这事你悄悄告诉我就好了,要是消息走漏出去,不是给你借口说我逼问你的?”

    即使知道李谷居心不会良,但也没法怨他,沈淮心里微叹,反正先把马蜂窝捅了再说,管杀不管埋,站起来说道:“那我就先离开了,不耽搁你们这些大人物谈事情了……”

    待沈淮走出休息厅,宋鸿军才回过神来,追了出去,搂住沈淮的脖子,看着身后没有人,压着声音问沈淮:“你个孙子,还真敢说话啊,你就不怕鸿奇他爸当场把你骂得狗血淋头?”他也是给沈淮的大胆刺激得口不择言。

    “那就一拍两散;梅钢我也不管了,东华也不呆了,我出国混吃等死去还不行啊?”沈淮忍住回头看一眼的冲动,走到大堂,才压制住情绪,跟宋鸿军说道,“爷爷还在,老宋家还炸不窝!再说了,梅钢借壳上市,我也不是不让谢、刘插一脚,他们说道理也说不过我啊……”

    “你个孙子,你个孙子,”宋鸿军哈哈大笑,“我是替他们骂你,他们心里肯定比我骂得难听……”

    *******************

    谢海诚、谢成江、谢芷、刘建国、宋鸿奇、宋鸿义等人不参加下午的会晤,也不参加淮能集团、梅溪开发集团、淮煤集团、省铁路分局代表参与的方案研讨,都在偏厅里等待宋乔生与赵秋华会面结束。

    谢海诚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半天没有吭声。

    谢成江在门口接过电话后,走进来小声说道:“徐城炼油涨停了……”

    谢芷坐在旁边没有说话,她虽然这时候还只知道徐城炼油的一些基本消息,但也知道作为淮海省最早的上市公司,徐城炼油在厨多年亏损之后,股价已经跌到几毛的谷底,稍有风吹草动,外围资金就会迅速进入,根本不会在乎什么风险。

    就算沈淮这时候站出来,断口否认梅钢会借徐城炼油的壳,也无法抑制股价的上涨。

    国内证券市场的投机氛围太强了,外围资金投机炒作,有时候根本就不管你消息真假,而是怕你没有消息。

    跟海外有些媒体的德性一样,外围资金不怕有回应,就算这边没有回应,他们也会当这边默认,然后炒作吸收散户资金进入,以便他们在股价剧烈波动倒手获利。

    这时候要是长丰、合元证券动用大量资金进入,就会形成抢筹局面,将股价死死拉在涨停,只能看着股价一截一截的上涨,最后造成谁都抢不到筹码,或者花高价只能抢到极少的筹码。

    谢海诚、谢成江、刘建国、宋鸿军等人脸色都是难看,但还能克制心里的怨恨,宋鸿义听到股价已经给拉涨停的消息,就控制不住破口就骂:“这杂碎,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鸿义!”宋鸿奇厉声制止弟弟。

    沈淮做得难看,他们占了理,还以借此压他,倘若他们这边先翻脸,将跟赵秋华、田家庚会谈都破坏掉,那就成了他们这边不懂分寸了。

    沈淮是操性子,炸了窝也寸步不让,难道他们这边也要不管不顾的炸窝?

    宋鸿义吐着粗气,恨恨的坐回去,掏出烟来点上,抽烟动作里都带着火星气。

    宋鸿奇问大舅哥谢成江:“成江,前后能差多少?”

    谢成江现在也只知道徐城炼油的基本信息,咬唇思虑片刻,说道:“如果确定借徐城炼油的壳,消息不走漏的话,调动两亿资金,应该能吸到一亿两千万到一亿五千万股的筹码。现在还想吸到这么多的筹码,至少需要三到四倍的资金……”

    原先只要两亿,现在需要到八亿,相差四到亿。

    刘建国现在的身家加起来都没有千万,听到谢成江默算这个数字,怎么都不气得吐血?

    谢芷坐在旁边,见鸿奇他们都崩紧了脸,心里轻叹:

    以前那浑球跟谭启平斗,咬牙切齿的斗得天昏地暗,斗得市钢分崩瓦解,斗得东华市常委班子天翻地覆,但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去衡量沈淮胡闹的破坏力。

    现在好了,都知道那浑球浑起性子来,破坏力有多大了。

    梅钢一年的盈利顶天也就在四到亿之间。

    宋鸿军此时的身家也就三四亿,她谢家到香港将近十五年的奋斗,才赚下十亿的身家,沈淮就这么胡搞了一下,眼前四到亿能到手给大家分食蛋糕就跟泡沫似的给戳破了,换谁不心痛?

    谢芷看向她爸爸,说道:“沈淮说的也只是一种方案,一种可能性,证券市场上的壳公司,也不是只有徐城炼油一家,只要沈淮能改口,最终梅钢也未必就一定要借徐城炼油的壳上市……”

    听谢芷这么说道,宋鸿义又重燃希望之光,说道:“对啊,只要这杂碎同意改口,徐城炼油给别人炒作去,我们还可以声东击西……”他脑子里转着心思怎么逼沈淮改口。

    不说其他的图谋,仅四到个亿的大蛋糕,随便分一块,就够他从此过上香车可焚、美人如狗的生活了。

    谢海诚摇了摇头,长叹道:“是我们大意了啊,是我们低估李谷了。李谷应该猜到沈淮是什么操性,才会提梅钢撤消上市辅导申请的事情,不然,解释不了他的动机啊。现在沈淮把这柄利剑递给李谷背后的田家庚,田家庚、徐沛就算把徐城炼油的壳白送给梅钢,也不会让沈淮改口的……”

    谢芷明白她爸的意思,沈淮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开将球抛出去,田家庚不接球,这边才有改口改方案的机会,不然能如何?

    沈淮公开所说的话如果也是儿戏,那新浦港综合开发、徐东铁路改造工程、淮煤开发项目,怎么叫别人相信不是儿戏?

    这不是给计经系借口,好让他们将宋系从淮海彻底扫除出境,他们另拉派系内资本实体接手这一系列初成雏形的宏大构想吗?

    然而,就算将徐城炼油的壳白送给梅钢,对计经系来说,换得宋系实际性的分裂,意义及价值也是巨大的。

    虽然将徐城炼油白送出去,会让梅钢获利,但与宋系彻底割裂的梅钢,顶多只能算是地头蛇,不可能威胁到计经系的地位,甚至还有可能沦为计经系的从属。

    想到这里,谢芷心里又是一惊,沈淮与李谷一唱一和,未必就不是早就排演的一场戏啊!

    谢芷犹豫着要不要说出这个疑点。

    不过刘建国也想到这点,说道:“从撤消上市辅导申请到李谷刚才提起话头,会不会都是安排好的?”

    宋鸿义没脑子,听说刘建国说沈淮今天的反应可能是跟李谷的合谋,当即就怒得直跳脚。

    宋鸿奇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公开翻脸的话,有这个可能;不然的话,可能性不高,李谷不是简单的人……”

    谢芷想想也是,这里面涉及到尔虞我诈的复杂博弈,要是田家庚给这边玩了反间计,就成了他们闹出来大笑话了。

    ***************************

    PS:纵横今天码字PK大赛,我跟郭怒联手上场,先更两章小KISS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