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夜场见面(一)

第五百九十二章 夜场见面(一)

    将到住处时,宋鸿奇放在仪表盘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见是弟弟鸿义打过来,跟谢芷说道:“鸿义的电话,”放缓车速,拿耳机跟鸿义通了一会儿话,跟谢芷说道,“鸿义、居泽,还有建国他们在外面喝酒,不知道怎么跟老大他们碰到一起了,打电话要我们也一起过去。”

    “鸿义怎么跟老大他们遇到的?”谢芷疑惑的问道。

    谢芷看了看腕表,都十点半钟了,宋鸿义跟刘建国他们这个点出没的基本上都是声色犬马之地,倒不是说沈淮跟宋鸿军是多规矩的人,只是今天晚上沈淮跟成怡在一起,多少也要收敛一些吧,怎么可能跟宋鸿义他们撞到一起去?

    “谁知道,”宋鸿奇说道,“他们在东顺大街也不知道哪个旮旯里一家叫香蜜湖的商务会所,可能是老大跟沈淮刚把成怡送回家又换地方喝酒了吧……”

    听鸿奇的语气,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香蜜湖”似的,谢芷呶了呶嘴,没有说什么。

    虽然更注重私密性的私人会所在燕京渐渐流行开来,但像香蜜湖这种名声在外的场子,依旧是诸多权贵人士寻欢作乐的首选之地。

    谢芷即使在公司也不用参与这方面的应酬,但是也知道叫人一掷千金的香蜜湖是个什么地方,心想也只可能是沈淮将成怡送回家之后,再跟宋鸿军一起去偷欢,心想男人真不是个东西。

    只是宋鸿义看沈淮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即使遇到也不大会凑到一起去喝酒,为何还要打电话约他们过去?

    “是建国嚷嚷着要拉我们过去一起喝酒,你要是累,那就算了吧……”宋鸿奇见谢芷有些犹豫,他也不想等会儿到了香蜜湖给谁认出来难堪,就有些打退堂鼓。

    “还是去吧,”谢芷说道,“你们堂表兄弟难得聚一次,要是一起喝酒我都拦着,还指不定背后别人说我什么呢。”

    她知道鸿奇这时候未必就真愿意跟鸿军、沈淮他们凑到一起喝酒,但人总是身不由己的。

    沈淮以往在宋家是给边缘化的人物,吃狗屎都轮不到热的,不愿搭理、不搭理就是;时过境迁,现在宋系小辈里,谁还能再视沈淮如无物?

    沈淮与宋鸿军难得回来一趟,鸿奇不过去一起喝酒,一是让外人看到他们堂表兄弟间关系疏淡,再一个在其他人都向沈淮、宋鸿军靠拢的时候,他故意疏远,实际也会疏远跟其他人的关系。

    不要说有没有资格,就是让别人在他跟沈淮之间做选择,本身就不能算是理智或者说成熟的行为。

    听鸿奇的口气,也是刘建国主动邀大家凑一起喝酒,他们要是不去,就更不好了。

    ********************

    香蜜湖商务会所设于五星级京南大酒楼的附楼,停下车,谢芷挽着鸿奇的胳膊,走进香蜜湖极致华丽的大厅。

    大厅中央有个下沉式的舞池,上百个身着齐臀短裙的漂亮女孩子在里面环围而坐,雪白的修长大腿整齐侧摆,在璀璨灯光的照耀,散发出诱惑到极点的光泽。

    而外围带扶手的环形走廊,有着更多的脸蛋、身材皆上上之选的女孩子,穿着性感暴露的衣裙而立。

    他们要走进包厢,就要从这些女孩子中间穿过去。

    即使那些个女服务员,也大都相貌迷人,由于穿着制服的关系,给人感觉气质更清纯一些,叫人暗自感慨:这个世界当真是男人的。

    服务生侧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帮推开包厢的门,谢芷看到成怡坐在角落里招手喊她过去,她心里疑更深,难道是刘建国有什么事情,主动约沈淮他们过来,而不是他们凑巧在这里遇到?

    可供四五十人喝歌喝酒的豪华大包厢,就坐着十来个人,大家也是随意而坐。

    大概是由于成怡在场的缘故,宋鸿军、宋鸿义他们也都没有在大厅里点女孩子来陪酒,也可能是沈淮他们刚刚过来,成怡跟一个穿桔色毛衣线的女孩子坐在包厢的角落里说话,其他人则凑在另一边喝酒聊天,也还没有喝多少酒,包厢就两个穿制服、长相清纯的女服务生在服务。

    在座的刘建国是戴成国的外甥,贺居泽是贺相怀的孙子,谢芷都不陌生。

    刘建国跟宋鸿义、宋鸿军他们都是公子圈内有名的花花公子,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贺居泽性子相对来老实,谈了一个军委大院出身的女友,给吃得死死的,为人处事也低调,很少听说他会跟宋鸿、宋鸿军他们谁出来鬼混。

    陈兵是东华京投的负责人,谢芷也不陌生,知道他曾担任霞浦县委副书记、县长,沈淮到霞浦之后,最先给拉入梅钢系的戴泉等人,都是陈兵所推荐。

    虽然之前谭启平以及现在的陈宝齐都压制东华京投的发展,但作为东华市在燕京的唯一融资平台,其模式及地位又不容地方忽视。

    除了持有淮联重工、新浦开发集团大量的股份、经营东华市地方在京资产外,京投还独力承担梅浦公路等基建投资,是东华市国资体系内不容忽视的一支力量。

    而此时担任东华京投总经理助理的褚强,作为褚宜良的独子,又曾在梅溪镇给沈淮担任过秘书,谢芷知道他是梅钢系的重要一员,看上去甚至要比沈淮还年轻。

    除了他们几个,还有几人谢芷也不认识,一边猜测他们的身份,一边往成怡这边坐过去,见沈淮头侧过来,敛着眸子而笑:“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带成怡到这种地方来,就不怕你那点老底给揭干净了?”

    “我在燕京真没有几个相好的,撞到概率应该不会太大……”见谢芷跑过来就笑里藏刀的挑事,沈淮只是厚着脸皮而笑,也无意跟她在这里斗什么嘴。

    刘建国在一旁哈哈大笑,说道:“谢芷,你还是关心你家鸿奇有没有可能在这里遇到老相好吧……”

    沈淮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而刘建国居然也帮着沈淮说话,谢芷颇为意外,坐下来就不怎么说话。

    她心想成怡也知道他在东华有女人,有些话她说得太露,未必就会有什么效果。不过,谢芷心里又是疑惑,餐桌上大家都催订婚的事情,成怡始终低着头不吭声说个“好”字,应该是知道沈淮这人是什么德性,心里排斥这桩婚事,但为什么这会儿又跟着沈淮在这种场所“鬼混”到现在都不离开?

    难道成怡真会屈服于家里的压力,跟沈淮结婚?

    经成怡介绍,谢芷才知道穿桔色毛线衣的女人叫程月,是沈淮的同学,跟沈淮另一个中学同学顾子强是夫妻。

    这两年来,谢芷很少留在燕京,知道宋鸿军在京郊投资的一家电气公司,目前资产也有好几千万。而负责电气公司营运的顾子强、胡雏军等人,都是沈淮的同学,只不过也是到现在才有机会认识。

    谢芷跟成怡、程月坐在一起,但也有一部分心思放在沈淮那边,从他们的谈话里,知道陈兵、褚强、顾子强、胡雏军等人跟刘、贺都不是第一次见面。

    谢芷看了鸿奇一眼,见他眉眼间藏着一丝忧虑,心知他也猜到沈淮他人虽然不经常回燕京,但也有可能利用京投或者中学同学顾子强、胡雏军等人,来维系跟京城公子圈的关系。

    刘建国跟沈淮应该没有怎么接触,但谈话间则显得亲热,这点也叫人生疑。

    “以往我可以一直都以鸿军大哥为偶像啊,一年能有几千万的收成,这日子就真是完美,”刘建国笑着说,“现在听人提起梅钢的发展,才知道我以前的目光还是短浅些啊。我这么说,鸿军大哥不会生气吧?”

    “你这浑小子,眼窝子就那么浅,我有什么好跟你生气的?”在这里宋鸿军年纪最大,平时跟谁说话都没有顾忌,跷着二郎腿跟刘建国打诨说笑。

    沈淮微微眯起眼睛,笑着说道:“听说建国你在燕京搞证券,有滋有色,一年不管多少收成,都是装进自己腰包的,怎么都要比我们在地方瞎干强啊。就说今天的场子吧,要不是你跟鸿义请客,我可不敢过来潇洒……”

    之前的“他”性子孤僻,之后的他又长期在东华工作,跟京城公子圈的接触很有限,有时候京投公司在燕京有什么事务,也都是托付宋鸿军出面斡旋,他与刘建国也就接触过两三次,谈不上熟悉。

    刘建国是戴成国的外甥,他妈戴芳是燕化集团的副总,他老子是公安|部正司级官员,在京城公子圈里,地位不算多高,但也绝对不算低,跟宋鸿义是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

    刚才虽然是宋鸿义打电话约他们过来,但沈淮知道要没有别人怂恿,宋鸿义打死都不可能主动约他们一起喝酒。

    过来后,也是刘建国一直在找话拉气氛,沈淮有些琢磨不透,刘建国这么急着约他跟宋鸿军出来见面是为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