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意外的猜测

第五百六十二章 意外的猜测

    沈淮接过小伍老师给他的学员名单。

    名单上除了密密麻麻的列有这期县干班学员姓名及通联方式外,最上面还印有这期县干部班主任及生活老师的通联方式,沈淮这才知道眼前的青年原来叫伍浩。

    组织部门推荐上党校的学员,通常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刚提拔或即将提拔的党政干部,一类是需要学习充电的党政干部,还有一类就是因为有病或者碍着别人事了,需要他暂时离开当前岗位,就将其丢到党校来回避两三个月。

    沈淮倒不知道自己应该归到第一类里去,还是应该归到第三类里去。

    沈淮刚想看这期的县干班学员都有哪些人,一股幽淡香风拂面而至,没等沈淮抬头,站在他旁边的伍浩就先招呼道:“戚部长……”

    沈淮抬头看着戚靖瑶,颇为诧异。

    从虞成震告诉他要推荐进这期的县干班外,沈淮只有两三天的时间调整工作计划,也没有想到要打听市里这次还有谁跟他一起到省委党校学习,没想到戚靖瑶也参加这次的县干班进修。

    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戚靖瑶调到东华市担任宣传部副部长,应该也没有类似的进修。

    市委组织部长,虽然是兼常委的副厅级职务,但市委组织部正而八经的还只是正处级编制,除了常务副部长为正处级职务外,其他副部长,都是副处级。

    虽然国内很多县处级干部的理论及实践水平,都不见得比党校的教授差多少,但作为既定的程序,这样的进修是体系内几乎所有人都逃不过的事情。

    戚靖瑶要是此前没有参加过县干班的学习,这次补上也不是什么叫人意外的事情。

    窝里斗得再狠,也没有必要叫外人看见,沈淮刚想跟戚靖瑶打招呼,未料戚靖瑶没有回应伍浩的招呼,而是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愣怔怔的盯着他看……

    沈淮莫名的有些心慌起来,戚靖瑶眼睛漂亮归漂亮,但略显凌厉,不会给人这怯生生的感觉;再看她一身素雅的长裙,长发随意的拿发带束在肩后,仿佛一束黑绸,也不似戚靖瑶平rì干练的装扮——

    眼前这人不是戚靖瑶,沈淮心紧起来。

    “嗬,瑾馨还断口说不认得沈书记呢,我怎么看都不像啊,”戚靖瑶见戏弄到沈淮,秀眉微微蹙的笑道,“我真该带沈书记去见瑾馨,到时候看她还怎么矢口否认。”

    叫戚靖瑶这般戏弄,沈淮不堪的腾起一股怒气,却又撒不出去,转身走进阶梯教室里,挑了一处靠北后窗的座位坐下来,坐在角落里,细想戚靖瑶的话,心知瑾馨这段时间应该是回国了,可能也就住在徐城。

    但是,他又如何?他甚至连旧rì的皮囊都不存,连相见都没有机会,他又能如何?

    戚靖瑶走到阶梯教室,瞅了孤零零坐到角落里的沈淮一眼,心里依旧满心疑惑:

    瑾馨断没有装作与沈淮陌不相识的必要,而且这些年来瑾馨在国外一直都过得寡淡的生活,从未再有哪个男人能走进她的心间,生活轨迹上没有跟沈淮有交集的可能,但沈淮神情之间的惊悸,在意识到给自己戏弄之后的不堪到恼怒,也绝不像是有半分的伪装……

    难道说沈淮跟瑾馨之间只是惊鸿一见之后的单相思。

    这些年来,戚靖瑶也知道有好些男人在见过瑾馨之后就念念不忘,瑾馨确实有这个魅力,但又沈淮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单恋到痴情的人?

    有些事是戚靖瑶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的。

    沈淮坐在角落里看着戚靖瑶,虽然这女人的戏弄叫他恼火,但又不得不承认,戚靖瑶今天的打扮,确实又再次成功的叫他将她跟记忆的瑾馨混淆起来了。

    昨rì经过淮工大北门时的荒凉情绪又如石隙里的泉水汩汩涌起来,渐将沈淮掩盖,而记忆的瑾馨也越发清晰起来……

    关闭

    然而沈淮走进阶梯教室里坐下,倒叫之前漠视他的一个女人意外起来。

    任敏讶异的看了沈淮两眼,问省委组织部的李然:“他是谁啊,看上去很年轻啊,我们这期有这么年轻的学员吗?”

    省委组织部自然是强权部门,但再强权,部里处级干部一抓一大把,说起来跟地方上的区县官员级别相同,但说到权势起来,省委组织部的普通处长、副处长,哪个敢说能跟下面的县太爷比?

    而省委组织部部长、副部长等高级职务,无不是从外面调人来担任,极少说有人能从内部升上去。对于省委组织部的中层官员来说,最好的出路就是三四十岁时能外调到地方任职。

    权势大增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只有这样才能打开继续升迁的通道,死守在组织部内,一辈子很可能顶天也就是一个正处级。

    谭启平是从省委组织部出去,周岐宝、刘伟立等一批中层干部,给谭启平调到东华充实地方。

    李然原来打算也想走谭启平的门路,调到东华捞个地方实职,然而年初的东华官场剧变,是叫所有人到现在都难抑诧异的。

    一个小小的常务副县长,竟然逼得市委书记败走东华,这在淮海省官场上都是数十年未闻的奇事。

    虽然整件事各方都讳莫如深,其他部门的官员很少有人能知道其中的细节,但省委组织部内部,对这件事的关注,则要远超过于其他省直部门。

    李然虽然之前只是在一些场合,跟沈淮打过两三次照面,没有正式接触过,但自年初的事件发生后,他对沈淮的印象又怎么可能浅?

    不过任敏不认识沈淮,李然也颇为意外。

    别人不认识沈淮是副省长宋炳生的公子,任敏是宋炳生分管农业厅下面的官员,也不知道沈淮是她们分管副省长的公子吗?难道宋副省长从来都没有在农业厅的官员面前提及过沈淮?

    “哦,”李然当然不清楚宋家的恩怨,生性谨慎的他,自然不想有什么坏话经任敏的嘴传到宋副省长或沈淮的耳朵里去,只是淡然的说道,“东华市委临时推荐来了,我也不是很熟悉……”

    旁边的党校副校长丁国志说道:“小任,沈淮是东华市委委员,不要看他年轻,却是很有工作经验的。党校考虑成立学员党支部时,东华市委还没有推荐他报名,就把他漏过去了……”

    丁国志打量了任敏两眼,见她确实是不认识沈淮,他也有些疑惑起来,难道省农业厅的人,真的都不知道这个沈淮是宋副省长的公子?

    党校每次接受推荐学员开培训班,都会认真的研究学员的背景。

    虽然这期县处级青年干部进修班的学员,都是县处级官员,而丁国志本人的职务是正厅,从行政级别上完全能压住这些学员,但这个世界的道理永远都不是表面上那样。

    这些三十岁左右就走上处级实职岗位的官员,背后无不都有着外人说大不清楚的来头。这些学员现在还不能说就成了气候,但党校这边主要还是会顾忌这些人背后的“家长”。

    每期进修班都会成学员党支部,每个人能进党支部的学员,无不是党校这边严格分析其背景之后做出的选择,而能进入党支部的学员无疑又是每期进修班的明星学员。

    学员之间,主要关注的也是这些明星学员。

    以沈淮的级别及资历当然可以进党支部,不过东华市委推荐他时,这一期的学员党支部名单已经敲定下来,才把沈淮漏过去了。

    这一漏不要紧,甚至会造成一些反效果的误会。

    本来有足够资格选进党支队的学员没有入选,就难道会让人产生不必要的猜测跟联想:是不是他带病入学,是不是地方上有什么事情要他回避才送他进学校?

    丁国志解释也没有用,在开班两三天前,东华市临时推荐沈淮入学,在敏感人看来,这本身就说明里面存在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问题。

    而且东华同时推荐来的其他两名学员,与沈淮也相处冷淡,远远坐在两边,没有凑到一起去,这似乎也说明了一些问题。

    其实党校这边也很疑惑,还无法彻底的摸清楚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东华市委委员、霞浦县副书记、新浦钢铁集团董事长,无论哪一个头衔拿出来,都要比这一期的其他学员分量重,但东华市委这么紧急将他推荐过来,是不是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问题?

    当然,即使带病紧急送到党校进修,也有不同的说法,既可以是调开来方便调查,也可能是一种保护。

    对这种学员,党校历来的方针是不咸不淡的疏离之,免得陷入不必要的漩涡里去;其他学员也未必没有这个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