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五十七章 住房问题

第五百五十七章 住房问题

    为住房的事情,王卫成家里这些年来也有不少的矛盾。

    有时候也怨不得妻子耍小xìng子,小孩到上幼儿园的年纪,不能丢到乡下,到城里来就需要有老人过来忙着照顾。

    学校分的筒子间,后来才隔出一室一厅来。无论是房间还是客厅,都非常的狭小。结婚时两口子住着,还觉得特别的满足跟幸福,但有了小孩子跟过来帮忙带小孩的岳母之后,就显得格外的拥挤。

    王卫成老家在乡下,父母有田、有牲口要伺弄,不习惯城镇的生活,平时也难得到县里来一趟;而他们在狭小客厅里搭的一张小床,也只够让岳母带小孩子睡;老丈人甚至也只能孤零零的给丢在大舅子家里,也没有办法过来一起住。

    王卫成跟妻子都还年轻,需求旺盛,两三天不住心里就会想得慌。

    只是房间狭小,简单的隔层又不隔音,房间里翻个身,客厅里都听得一清二楚,岳母睡客厅里,王卫成跟妻子有时候忍不住,更多也只是从背后搂住,缓缓的动作,尽不了兴趣不说,有时候还煎熬。

    后来,大概也是岳母有所察觉,赶上有时候王卫成与妻子晚上回家早,她吃过饭就带着小孩四处串门去,给他们留足时间;王卫成却为此尤感羞愧。

    而大舅子的小孩读高中之后学习很紧,王卫成又不能让岳母带着小孩子长住到大舅子家去;这几年来他们家都在为住房的问题煎熬,一直想换一套真正带两个dúlì房间的房子。

    也不单王卫成一家有这个问题,九六年职工住房问题主要还是依靠单位分配,县里企业事单位很多干部职工,都有这方面的问题。

    单位经济条件好,职工住房就宽裕一些;单位经济条件差,大家也只能跟着凑合。

    霞浦县在东华三区七县里要算财政宽裕,但东华整体经济也就那样,霞浦再宽裕也有限,住房条件一直都宽松。真正统计摊算下来,整个城关镇五万人口,人均住房面积都到十平方。

    城关镇为解决住房问题,年初买地建了两栋小四层的楼,其中一栋还是传统的筒子间,只有一栋才是公寓型的套间。

    虽然房子是城关镇出钱建的,但有建成后好处县里怎能不抹油?照着以往的规矩,县委县zhèngfǔ从中分走一层楼不能算多过分,毕竟土地是县里的,当初只是让城关镇象征xìng的付了几万块钱。

    一层楼也就九套房子,僧多肉少,盯的人绝对不止一个两个;王卫成调到县里后,他妻子也整天打听那栋层的情况,巴望着能从中分一套房子。

    王卫成没想到沈淮已经将他家的住房跟杜建提了,杜建这么快就替他打听好消息。

    王卫成也不会怀疑,沈淮让杜建出面张罗这事会有什么问题。当然要是从城关镇建的那两栋楼里拿套房子,跟城关镇的党委书记老易打声招呼是应该的。这要算是不小的一份人情,不能占到好处,连个“谢”都不说,那也是太不近人情了。

    不过王卫成还是在琢磨杜建所说的后者。

    新浦钢厂一期工程计划雇工近六千人,除了部分一线工人从当地招聘外,将有大量的员工需要就近安排住宿,故而员工住宅区作为配套工作,是先于主体工程之前,就动工建设了。

    计划到年底之前,住宅区一期六百套公寓就能建成投入使用。

    虽然钢厂住宅区位于临港新城的东片,离城关镇这边有五六公里远,但由城临港新城是全新规划,大面积同时施工,包括安置社区在内,两年间就将完成三到五万人的居住规模,初步规划建设的生活、商业、文卫、教育等设施,就要比城关镇这边完善得多。

    现在沈淮推动县公交公司,完善新浦跟城关镇外围的公交线路。

    关闭

    半年前,全县还只有一路公交线,跟乡镇的客运主要由私营中巴车承接。到现在,县内公交线路已经发展了有四条;城关镇跟新浦镇之间的两条专线班次,也达到高峰期十分钟一班。

    这样话,要是临港新城有房子,到城关镇这边来的上班,也完全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照着沈淮的规划,霞浦县没有必要搞两个城区,最终城关镇跟临港新城会融合到一起去,可能不用等新浦钢厂建成,这边就要在临港新城启动新zhèngfǔ大楼的建设,到时候城关镇这边也要逐步的拆旧建新。

    杜建的心思,王卫成也能明白。

    要是他跟杜建升任正副主任之前,能为县里拿到几十套,甚至上百套住房,差不多就能将县委、县zhèngfǔ这一块遗留下来的住房问题都解决掉,这个功德就大了,几乎能让大家立时将陈伟兵遗忘掉。

    关键问题,怎么劝沈淮同意,从新浦钢厂划几十套住房给县里?

    这事没有沈淮点头,谁都办不成,但也只要沈淮点头就容易多了。

    除了条件较差的安置社区外,钢厂员工住宅区条件虽然好,但那也是新浦钢厂配套建设的住宅区。住宅区的建设,都是由新浦钢厂投入资金,甚至也为近三百亩的住宅用地支付了两千多万的转让金。

    还有一个问题,在全县住房都紧张的情况下,一下子拿上百套公寓住宅,解决县委县zhèngfǔ干部的住房问题,传出去,社会上会不会造成不良的舆论影响?

    王卫成相信杜建应该考虑过这些问题,他有心想做成这事,但又担心沈淮那边通不过,所以串掇他跟沈淮提这个问题。

    王卫成倒也不怀疑杜建有什么恶意,前些天他在秦丙奎的问题上犯了错,甚至叫沈淮有所不满,但消息丝毫没有从杜建这边泄出去,在县里也没有形成对他有什么不利的影响。

    也许杜建不是单纯的无害,也可能心机更深沉,但说明他不会摆出太明显的套子给别人钻。

    王卫成沉吟道:“我个人的住房倒不是太紧的,毕竟学校那边也没有提要收房子,能赖着脸皮先住着。不过县里这边很多人的住房,确定是个大问题,是要找个机会要跟沈书记提一下。”

    ****************过了两天,赶在沈淮到省里报到之前,王卫成将一份住房困难干部职工名单混夹在其他文件里送给沈淮。

    沈淮看到名单,将王卫成喊到办公室,问他名单是怎么回事。

    “哦,”王卫成拍着额头说道,“杜主任让我整理的名单,他刚跟我要,我还在找这张纸,混到这边来了。”

    沈淮眼睛看着王卫成,摇头而笑。

    他虽然想让王卫成他们对他不要有什么隔阂,有什么意见跟建议直接提,但显然这个又不现实;这个社会等级烙印太深了,深到谁都不能轻易的抹去。

    王卫成并不知道他跟自己还有着多年的同窗情谊,只当他是赵东推荐,才受到赏识被县中挑选出来的,想他在自己跟前有着平常相处的心态,这是不现实的,沈淮心里对此也是无奈,敲着名单说道:“住房困难,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没有办法一下子都解决好。既然你们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这样吧,不仅县委县zhèngfǔ这边,政协、人大以及党政组成部门,你们调查一下,到底有多少无房干部职工。你跟惠丽,现在占着学校的房子,总归要归还学校的。惠丽在中医院那边也没有分房子,你统计的时候,不要把你自己给漏了。至于其他住房困难的,也可以告诉他们,县里会在三年间逐步解决他们的问题,希望他们现在能有一些耐心……”

    “这么大的动作,会不会影响不好?”王卫成犹有些担忧。

    现在县财政宽裕一些,逢年过节多发些福利,比较分散,不会造成多大的社会影响;要是成批的解决住宅问题,在县里很多问题都还没有着手解决的情况,加上接下来一阶段,国企职工下岗问题会较为突破,这些动作就会变得刺眼,甚至有可能激化矛盾。

    王卫成也是考虑到这个,才犹豫着没有敢直接提建议,而是将名单混在其他文件里给沈淮看;要是沈淮忽略这件事,他跟杜建也不会再提。

    “知道影响不好,你们还跟我玩这种小动作?”沈淮也不想太严肃将王卫成吓着了,笑着说道,“对党政机关大多数的基层工作人员来说,这只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我不会跟他们强调什么高风亮节,但会要求他们守住自己的本分。现在党政机关里存在一些懒散跟官僚主义盛行的不良作风,这个以后也要克服,但福利待遇也需要能跟上去,这是两个方面的事情。虽然会有一些不良影响,但也不能就止步不做……”

    沈淮拿出一份文件跟王卫成说道:“下岗职工生活补助标准,我们只能跟市里看齐,不能超过市里。不过教育及医疗补助方面,可以再提高一下,应该不会太显眼,你找劳动人事局那边再商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