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两个女人的心思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两个女人的心思

    黄昏时,熊黛妮拿起挎包离开办公室,将要走出大楼,就看到陈燕正往这边走过来。

    文山商场有好几道门,这边是员工进出的侧门,看到陈燕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熊黛妮估计跟霞浦县今天发生的事有关。

    她见陈燕似乎给路边什么事吸引住了,扭头往那边看,没有注意到她,就趁着陈燕视线转过来之前,先一步从侧门走进商场里去。

    看着陈燕从消防楼梯上楼去,熊黛妮确认她是过来找自己的,倍感头痛,走到公用电话边,拿出磁卡来,正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给沈淮,给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肩膀。

    熊黛妮吓了一跳,转回身却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周裕站在身后,见她手里拎着两只装衣物的纸袋子,也不知道是正逛着商场,还是逛完商场正准备离开。

    “哦,”熊黛妮捂着砰砰乱跳的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呢?”

    “给哪个小情人打电话呢,心虚成这样子?”周裕开玩笑的问道。

    熊黛妮唯恐她跟沈淮的事泄漏半点风声出去,哪里会跟周裕说她是要给沈淮打电话?只是她做贼也是心虚,叫周裕这么一问,俏脸先红了一半,娇嗔道:“我从小就不经吓,哪里有心虚了?我想着下班偷个懒不急着回去,刚要给我妈打电话说一声呢。”

    见熊黛妮俏脸微染如霞的样子,恨不得把偷人的事写到这张漂亮的脸蛋上去,周裕笑道:“你真不是做贼的料。对方谁啊,是不是约好一起逛街,怕给我看到啊?”

    周裕虽然跟熊黛妮接触的次数不多,但也知道她跟周明离婚也快有一年了,也应该抛开过去,重新找个好男人过rì子了。

    不过谁会是熊文斌乘龙快婿,周裕还是很有兴趣知道的。

    “真没有人。”熊黛妮说道。

    “得,得,”周裕开玩笑的说道,“藏得这么厉害,好像我要跟你抢男人似的。”

    “要有男人,随便周部长你怎么抢,”熊黛妮说道,“我陪周部长你一起逛街,你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

    “真不妨碍你们?”周裕歪着头,盯着熊黛妮漂亮的眸子,戏谑的问道。**

    “周部长,你废话真多呢,”熊黛妮给周裕看得心虚,热情的挽紧她的胳膊,拖住她商场里走去,不叫她再纠缠这个问题,当真拉她一起逛起商场来。

    周裕还意犹未尽,也正好想有个人陪着一起逛街。

    正好是入秋将要换衣时节,两个女人逛商场起也是尽兴。周裕还依赖熊黛妮是商场员工,几身衣服,优惠了不少钱,逛过商场就挑了一处精致的餐馆,请熊黛妮吃晚饭。

    也许有着相似的经历,一个单身母亲,一个跟单身母亲没有什么差别,两人身材相差无几,虽然年龄上差有四五岁,但站在一起跟姐妹一般无异,衣着品位也接近,又差不多是同一个生活圈子,熊黛妮、周裕彼此都觉得特别有共同语言。

    虽然跟沈淮擦枪走火,就差最后一步没做,但毕竟跟沈淮的事见不得光,对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怎么走,熊黛妮心里依旧有着矛盾的情绪。

    看着餐馆窗外街上,一对对手牵手、手挽手走过来的情侣,熊黛妮心里有着莫名的情绪,她知道周裕的家事:“周姐,这些年你怎么没想过再找一个男人?”

    “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周裕笑着问道,托起脸颊,看着熊黛妮道,“怎么,想男人了?到底哪个男人让你这么拿不定主意啊?”

    熊黛妮捉周明奸的那天,周裕跟沈淮也在车里做那事,恰巧碰到一个地方去了。周裕一直都担心给熊家姐妹认出来,一直以来看到熊家姐妹都有些心虚,不敢接近。这时候见熊黛妮不知道她跟沈淮的事情,也觉得挺好玩的。

    熊黛妮她斗嘴皮子,八个她加起来都不是周裕的对手,要是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她一辈子都捉不到主动权,只能娇嗔道:“周姐你再胡扯,我就不跟你说话了。”

    隔壁桌还有其他客人在,周裕也不能说得太放肆,俯过身子,凑过头来,跟熊黛妮小声的说话:“说实话,我当初跟我家那位在一起时,也没有特别深的感情,后来就发生了车祸。说起来也好笑,发生车祸时,他车里还有别的女孩子,那时候我要是离开他,也没有会说我的不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可能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拖了两三年,心就拖淡了。他那样子,也没有可能治好,而晴晴总是把他当爸爸的;也可能是拖了两三年,没有当初那么恨他了。再说发生车祸时,那个女孩子死得挺惨的,他虽然不能再说什么了,我也能看得出他一直很内疚这件事。我后来也去查过那女孩子的情况,真的没有我漂亮呢,很普通的一个女孩子,但跟他是同学。这样,也就觉得他挺不容易的,反而觉得就这么照顾他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让晴晴有个完整家的感觉。其实,我感觉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你就不想男人吗?”熊黛妮问过就觉得太大胆了,脸红红的看着周裕,怕她看出自己的心虚来。

    周裕脑子里闪过沈淮的样子,想到也有些rì子没有跟他单独相处,叫熊黛妮提起来,心里也怪想得慌的,反问道:“你呢?”

    “是我先问你的。”熊黛妮咬着红得快要滴血的嘴唇,坚持要周裕先回答。

    “偶尔会想,不过一次就能抵上一阵子。”周裕说道。

    熊黛妮见周裕都应该有三十二了,还是如此的美艳,容光焕发的样子,光滑的漂亮脸蛋上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就想着她时不时有着滋润;而且黛玲每回提到周裕时,语气也是颇冷淡的,好像认定她是一个不守规矩、不值得接触的女人似的。

    唯有单身这么久,熊黛妮能体会单身的难处,觉得周裕在外面有人,正常得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只是这种私事不好瞎打听,刚才也是壮着胆子才问一句,这时候听她亲口承认外面有男人,还说得这么大胆直露,熊黛妮听了就忍不住心热脸烫。

    想到上次跟沈淮躲在卫生间里擦枪走火,虽然没有叫他真正的进去,但随后一段时间表也是说不出的身心舒坦,心想大概就是周裕这感觉。

    “你呢?”周裕见熊黛妮脸红面热的样子,笑问道,“是不是想男人了?”

    “我有七七,感觉过得还不错,不想改变什么,偶尔也会想,不过我跟他还没有到好一步。”熊黛妮不会直接跟周裕提沈淮,但周裕都这么说了,她也想就跟沈淮的事,跟周裕请教。

    “那到哪一步了?”周裕笑盈盈的问道,看熊黛妮娇媚可爱的样子,都忍不住想要逗她。

    “男人总是毛手毛脚、猴急心热的,你说还能到哪一步?”熊黛妮想到卫生间的那一幕,不好意思跟周裕说细情,但也承认就最后一步没做。

    周裕奇怪了,问道:“你这么有女人味,你能忍得住,他也能忍住?”

    已婚女人私密谈话多半没有下限,熊黛妮见周裕这么好奇,小声说道:“把他弄出来了。”

    周裕小嘴张成“O”型,颇为讶异的看着熊黛妮,又笑道:“我还以为你特传统呢,那小子真有福气。”

    熊黛妮红着脸笑打了周裕一记,小声说道:“没你想的那么下流,用手啦。”但想想跟沈淮的行为,好像比用手还要下流一起,又忍不住轻笑起来,美脸飞霞红染。

    当然,她也不知道沈淮有没有满足,她这方面的经验不足,想跟沈淮尝试鱼水之欢,但又特别担心会意外怀孕,担心事情会走光,也好奇周裕跟她男人的关系:“你跟那个人在一起,他会有什么奇怪的要求吗?”

    “他还算比较体贴了,”周裕说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每次都是我需要比较多些,他反正也有其他女人,我就管不了他太多……”

    熊黛妮点点头,她也是这么感觉的。

    聊着私密的语题,熊黛妮、周裕彼此都觉得亲近,不过家里都有女儿等着要照顾,吃过晚饭,约好下次一起逛街,周裕就开车送熊黛妮回住处。

    进小区,熊黛妮没想到陈燕在商场没有逮到她的人,竟然在她楼前守到现在。

    毕竟多年同学,熊黛妮也忍不下心太绝情,从周裕车里下来,跟陈燕打招呼:“陈燕,你怎么到市里也不跟我说一声啊?”

    陈燕看了车里的周裕一眼,看着这女人脸熟,没认出是谁来,心想应该是熊黛妮哪个朋友,看人家没有下车来打招呼的样子,也不会多嘴问什么,跟熊黛妮笑着说道:“下午到市里来办事,吃过晚饭,就想着找你来了,我也是刚过来……”

    熊黛妮也不戳破她,与周裕扬手告别,请陈燕到家里坐。

    “她是你朋友啊?”陈燕想着周裕看着脸熟,问道。

    “嗯,”熊黛妮心想她跟周裕应该能算是朋友了,点点头说道,“下班后一起逛街吃饭来着,都不知道你到市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