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成熟的问题

第五百四十八章 成熟的问题

    第二天上午,王卫成代表沈淮,陪同宋晓军,一起送恒洋船舶曾志荣、魏长林等人离开霞浦。**

    王卫成上午还在挺担心船厂改制遇阻的事情,待中午赶回县里,才知道形势发生逆转。他中午赶回食堂吃饭,在食堂里吃饭的机关人员,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徐福林因徐记酒楼被拆、怀恨在心,唆使秦丙奎鼓动船厂工人闹事,阻挠改制的事情。

    王卫成还没有跟沈淮碰上头,也不清楚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事情对改制工作变得极有利,但还是感到异常的疑惑,不明白事态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子。

    王卫成在食堂匆匆扒了两口饭,就要回前面的办公楼去。

    在走廊里,陈燕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从后面追过来,喊住他:“王主任、王主任……王卫成!”

    王卫成这才确认是喊他,转回身看向陈燕,笑问道:“陈主任什么时候封我当主任了?”

    “王卫成,好歹我跟你家徐惠丽是多年同宿舍的老同学,消息都传开了,你还跟我装痴卖傻啊,”陈燕横眸顾盼的嗔怪道,怨王卫成对她都不露一点口风,“沈副记要是当县长了,不得把你提副主任?”

    “你说什么跟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王卫成问道。

    王卫成虽然谨慎持重,但不比杜建那只老狐狸狡猾,见他的样子,似乎真不知情,陈燕也略感疑惑:“你真不知道?我怎么从陈伟兵主任的嘴里听说市里这次要把葛县长调出霞浦,让沈副记来代县长,等到十二月召开大人选举再把待字去掉……”

    沈淮顶替葛永秋全面主持zhèngfǔ工作,这个是明眼人都能看得见的事情,但是昨天之前还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王卫成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就传得沸沸扬扬,他作为沈淮的秘,偏偏一点风声都没有提前听到?

    既然陈燕说消息是县府办主任陈伟兵传出来的,那自然是有来源的,不会一点都不靠谱。再一个,葛永秋调出霞浦,沈淮代县长,跟徐福林勾结秦丙奎阻挠改制一事又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今天同时突然都在讨论这两件事?

    “我上午不在县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卫成说道,“对了,说徐副县长跟昨天船厂事情有关,也是陈伟兵主任说的?”

    “哦,你上午不在县里啊,”陈燕盯着王卫成的眼睛看不似装假,只能巧笑嫣然的说道,“徐副县长跟船厂的事,葛县长上午就着手在调查了,都已经约谈了好几个人……”

    王卫成看了陈燕一眼,大体能看出她巧颜浅笑之下骨子里透出来的心虚。(.)

    徐记酒楼给当成违章建筑强行拆除之后,徐家父子也只是打落牙咽肚子里去,徐福林保住副县长的位子,也没有人会将一个还管着事的副县长当落水狗打——陈燕作为徐福林的人,虽然曾对沈淮语有不敬,但她在zhèngfǔ办只不过是个副股级底层干部,沈淮不会对她直接呲牙凶恶,也不会有谁嘴碎会满世界说她曾得罪沈淮的事情,故而这段时间她在县zhèngfǔ虽然没有以前招摇,但还算滋润。

    不过,要是葛永秋真着手调查徐福林涉及阻挠船厂改制一事,徐福林的问题就严重了。陈燕一旦在县zhèngfǔ失去徐福林这个保护伞,差不多就意味着她滋润的rì子算是彻底到头了。

    王卫成还不清楚今天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自然不会在走廊过道里跟陈燕纠缠,看了看手表,说道:“我还有工作要跟沈县长汇报,不跟你扯了。”借口就进了办公楼。

    陈燕看着王卫成滑身溜走,站在那里又气又恨,却无计可施。

    不管最终造船厂工人围聚事件的调查结论如何,现在声势就搞得这么大,又是县长葛永秋直接主持调查,进官场有几年的陈燕心里也清楚,徐福林这次不可能保住位子。

    而且沈淮顶替葛永秋主持zhèngfǔ工作之后,就是县zhèngfǔ大楼里的老大,往后这角角落落将都是他的光芒。陈燕心想沈淮也许不会直接对她做什么,但是要让别人知道沈淮心里对她不满或曾有不满,那等待她的只会是别人的落井下石。

    王卫成在县中就是教导处副主任,虽然没有什么实权,却也解决了他职务升迁的铺垫工作;大家都在议论,沈淮真要担任代县长,深得沈淮信任的王卫成,肯定会给提拔到县zhèngfǔ办副主任的位子上去。

    陈燕就想着要是能跟王卫成搞好关系,她在县zhèngfǔ的rì子会好过一些,只是王卫成比她想象的要滑头一些。

    她这时也顾不得跟徐福林几次露水姻缘了,想着先自保才是紧要。

    ***************

    王卫成敲门推开沈淮办公室的门,看到县委记陶继兴也在这里,说道:“陶记跟沈县长谈工作呢,那我等会儿再过来……”说着就要退出沈淮的办公室。

    “小王有什么工作,就进来跟沈县长汇报;我这就要走。”陶继兴站起来说道,让王卫成进去。

    沈淮站起来送陶继兴出去,在门口跟他说道:“要是秦厂长愿意去县总工会,我是没有意见的。说服秦厂长的工作,还要麻烦陶记你了。”

    待陶继兴离开,王卫成先将上午送恒洋曾志荣等人离开的事情,简略跟沈淮汇报了一下,刚要问及徐福林与船厂传闻的事情,杜建敲门走进来。

    “沈记,这是造船厂的职工资料。”

    沈淮从杜建手里接过厚厚一本档案袋,要杜建跟王卫成先坐着,他走回到办公桌后,先看起造船厂的职工档案来。

    见沈淮粗略的翻过文件,王卫成开声说道:“我刚在食堂里吃饭,大家都在谈徐副县长跟船厂的事情。我对秦丙奎不熟悉,我家老舅前两年刚从船厂退休,还知道些事儿。昨天夜里,我还特意到我老舅家走了一趟,听他说,秦丙奎之前对徐副县长,似乎也是挺看不上眼的。”

    霞浦县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全县中层干部看上去有好几百人,但这些人几十年都窝在霞浦,彼此间接触的机会自然不会少。

    徐福林与秦丙奎肯定是认识的,但昨天船厂工人围聚闹事,给他们下马威,到底是不是徐福林在背后给秦丙奎指点迷津,王卫成则认为可能xìng不大,事情应该是另有隐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葛县长那边会有调查,我们这边就不掺和了。”沈淮不想谈这个问题,就直接截住王卫成的话头,不叫他说下去。

    看到王卫成似乎还有话要说,杜建站起来,跟沈淮说道:“那我们就先出去了。”示意王卫成跟他先出去,不要纠缠在沈淮面前纠缠这个问题。

    杜建帮沈淮将办公室的门掩上,在过道里没有说话,到办公室里,才跟王卫成说道:“市里今天上午召开常委会,讨论了葛县长调到西城区,由沈记代霞浦县长的问题。现在市常委会议没有什么机密可言,消息都已经传开了,你上午没在县里,可能不知道这事。”

    王卫成虽然学不会杜建的圆滑,但不会真的就认为市常委会议没有什么机密可言,沈淮将担任代县长的消息,应该是有心人故意传出来的。

    当然了,沈淮担任代县长与葛永秋担任徐福林跟造船厂的问题是不是有直接的关联,王卫成不知道事情的细节,不好妄下结论,只是有些话他是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沈淮不让他说,杜建虽然不是好的倾诉对象,王卫成也是忍不住说出口来:“我老舅跟秦丙奎比较熟悉,秦丙奎在船厂工作了半辈子,当副厂长也有十年时间了,家里真是家徒四壁,一样值钱的家具都没有;谁要是逢年过节敢给他送礼,都得要让拿东西砸脸上去。连他女儿在霞浦县里找份工作,他都拦着不让,只同意他女儿到船厂当个普通工人,最后把自个儿女儿气得外出打工……”

    “秦丙奎作为党员,是优秀的;作为船厂副厂长,却是不合格的。”

    听着沈淮的话从后面传出来,王卫成尴尬的站起来,他都没有听到沈淮推开办公室门的动静。

    沈淮将材料丢到杜建的办公桌上,说道:“我签过字了,你让人给赵县长送过去。”没有再说什么,就回自己的办公室去。

    王卫成有些手足无措,沈淮明摆着不想他们在背后议论秦丙奎的事情,明摆着想这次把秦丙奎从船厂搞下来,他偏偏控制不住嘴痒要跟杜建说几句替秦丙奎抱不平的话。

    杜建宽慰的拍了拍王卫成的肩膀,虽然王卫成不够成熟,但他经历这么多事,也不会跟着趁机踩王卫成两脚。

    杜建也不知道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不管谁故意传出消息,葛永秋调出霞浦,沈淮担任代县长一事,已经铁板钉钉的事实了。

    虽然近五个月,沈淮差不多已经是霞浦县的草头王,但之前多少有些名不正言也不顺,导致杜建、宋晓军、戴泉、王卫成等人,职务也没能正式调整过来。

    沈淮正式代理县长职务之后,县zhèngfǔ这边就迎来一次大的职务及分管工作的调整,杜建心里清楚,将来他、宋晓军、戴泉、王卫成等人在霞浦的地位,将跟接下来这次的调整直接相关。

    王卫成的不成熟,叫沈淮看在眼底,应该会很严重的影响?杜建心里这么猜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