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异变

第五百四十三章 异变

    恒洋有在霞浦投资的意图,县里自然是欢迎的。

    第二天上午,沈淮要与飞旗实业、西尤明斯工业集团派到东华的代表,讨论工程建设的进展问题,抽不出时间陪同曾志荣、魏长林,特地请赵天明陪同他们参观新浦港、新浦钢厂、临港新城的建设情况,介绍霞浦县能够拿出来招商引资的合作项目跟岸线资源。

    昭浦造船厂历史悠久,过去一直都是霞浦县的主要国营大厂之一,有近千名职工。不过昭浦造船厂实际的技术储备及造船能力有限,过去主要修造千吨以下规模的各型船舶。

    在这一级市场上,昭浦造船厂又面临民营船厂激烈的、手段更灵活的竞争,近些年来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县里换了好几任负责人,也都没有起效。

    昭浦造船厂在技术储备及大型船舶修造能力上,无法跟大中型国营造船厂竞争,而在营销手段,又无法跟同等级的民营造船厂竞争,目前已经成为县里一个不小的包袱。

    同时昭浦造船厂卷入的三角债问题也很严重,淮联重工的前身,市锻压厂就还有近三百万的债款给昭浦造船厂拖欠着。

    沈淮早就有考虑,要将昭浦造船厂作为县里能拿出来的合作项目,借招商引资消化掉,除了去掉县里的一个包袱,同时还为东华的三角债务链解开一环。

    昭浦造船厂之前也同属于港务局,还是到七月下旬,所属权才与县航运公司一起转到新浦开发集团。

    无论是跟恒洋合资持股还是直接出售给恒洋,县里对能去掉这个包袱都还是满怀期待,昭浦造船厂的员工却未必如此想。

    沈淮第三天去了江宁,回来已经是深夜;第四天上午他到新浦镇开协调会,下午赶到昭浦船厂想跟赵天明、曾志荣、魏长林他们汇合。

    不过,当开车靠近船厂大门口,看到大门上方悬挂起“保厂卫家”、“捍卫国家财产、不做资本家走狗”的横幅,大门内聚集了一两百名工人,沈淮就知道事头的苗头大不对劲。

    王卫成替沈淮开的车,没敢在船厂门口停下来,怕引起大门内侧船厂工人的注意,引起不必要的事端。

    沈淮让王卫成将车子停在路边树荫下,没等他将手机拿出来,赵天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船厂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淮在电话问赵天明,“怎么前天、昨天都好好的,今天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曾总跟魏总有没有受到冲击?”

    “沈书记你已经到了?”赵天明问道。

    “我就在大门口,不过没有靠近跟工人接触。”沈淮说道,锁紧眉头看向船厂大门内密集的工人,看他们三三两两,情绪颇为激动的样子,应该是受到意外因素的刺激,他也不能没有摸清楚情况,就贸然上前进行接触。

    “我们下午就在船厂会议室里讨论初步的合作方案,也是在沈书记你提出来的两点框架下进行,工人聚集很突然,船厂的几个负责人都还在会议室里,也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赵天明在电话里说道,“曾总、魏总,跟我们都在办公楼这边,办公楼外面倒没有几个工人。”

    “那这就是摆给我看的喽!”沈淮知道这事跟赵天明无关,但也忍不住语气恶劣起来。

    王卫成也猜不透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这些看着像是反对改制的工人,将横幅竖在大门,而没有拿去围攻在办公楼讨论招商引资方案的曾志荣等人,很明显是有人知道沈淮这时候过来,直接给沈淮下马威看的。

    王卫成不知道霞浦县内,还有谁有胆子敢跟沈淮这么对立的唱对台戏。

    而且他陪沈淮过来之前,也就电话联系过赵天明,很显然要出现问题,也就这一个小时,跟赵天明在一起的人。

    能悄无声息的准备,能迅速动员组织船厂工人聚集,那显然是船厂哪个有声望的负责人。

    王卫成这么猜测着,就听见沈淮直接通过电话里跟赵天明说:“你留两个值得信任的人在办公楼,陪同曾总、魏总,你跟其他船厂负责人,到大门口来跟我汇合。”

    王卫成心知沈淮能有今天的威望,不是偶尔,猜到厂门口的工人聚集是针对他,情绪恶劣之际,还是迅速想到问题的关键处,也确实有着过人的能力。

    看着沈淮整理衣襟就要下车去,王卫成担忧的问道:“是不是通知县公安局派些人过来维持一下秩序再说?”

    “要是在霞浦县还有我胆怯不敢光明正大走进去的场合,那我不如早点卷铺盖离开霞浦。”沈淮绷着脸说道,推开车门,往船厂大门走过去。

    王卫成不敢强拦住沈淮,也只能跟着下车,一起往船厂大门走去。

    王卫成刚才看到情形不对劲,车子也没有减速,就直接开过船厂的大门,停在内侧看不到的树荫下,这时候他陪同沈淮往里走,心里也企盼工人不要认出沈淮来。

    沈淮虽然上过几回电视,但他这张脸还是显得太年轻,很具有迷惑xìng,很难叫人将他跟他此时所处的地位联系起来。

    要没有正式的介绍,在普通场合里,就是将沈淮跟电视画面摆了一样,王卫成心想更多的人,也只会当他是跟县委副书记长很像而已。

    王卫成的判断没有错,也或许这时已经有几个经过这边的路人走过来看热闹,他与沈淮走进船厂大门,并没有引起聚集工人们的注意。

    沈淮也没有吭声,就与王卫成站在一起听工人们的议论,在赵天明他们从办公楼赶出来之前,大体搞清楚工人们情绪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新浦航运集团成立在即,县航运公司的改制方案也已经出炉。

    梅钢当初是乡镇集体企业,除了少部分职工享受国家工人待遇之外,大部分人都是后招工进去,所以企业改制,不涉及到工人身份的变化问题。

    沈淮改制梅钢,还是在梅钢业绩大幅回升,职工收入大幅提高之后的事情,故而改制在梅钢内部没有遇到什么阻力。

    县航运公司这边的改制,问题就要复杂一些。

    县航运公司之前的作业方式有些落后,而新成立的新浦航运集团要把相当一部分的业务直接砍掉,这才导致相当部分的职工要给直接淘汰下岗,而不再良莠不齐的转给新航运集团接收。

    这个就涉及到改制包袱由谁来承接的问题。

    虽然沈淮可以要求新浦航运集团接受全部的职工人,但要是什么包袱都由改制之后的企业承接,那改制就成了换汤不换药,提高效率的初衷就很难实现;毕竟不是每一家企业在培养职工方面都有极强的执行能力。

    虽然国家才刚刚成立社保机构,但思路也是明确的,就是要之前的国家单位保障体系,转变成新的社会保障体系。

    之前国企工人生死病老,都靠单位。

    单位不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单位效益不好,大家也都拖着,得过且过;毕竟国家还没有让国有企业破产的先例。

    而目前国内渐渐兴起的国企改制浪cháo,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要把职工的养老、失业、医疗等保障职能转由社会来承接,给企业瘦身,专注于运营。

    虽然为了保障县属企业改制能有序的进行,县财政也计划每个月额外拨出两百万专项资金,用于下岗工人的基本生活费、医疗救助金的发放以及待缴社会保险,但对于很多生老病死以及住房都依赖于单位的国企职工来说,这样的转变是巨大的。

    而很多长期在国企工作,技能水平低的员工,一方面给淘汰下岗的机率最大,另一方面下岗之后再就业的能力也最差,直接加剧心理上的恐慌。

    恒洋船舶打算在霞浦投资,愿意整合昭浦造船厂的资源,但也不愿意不分好差的全部接手,大体方案也可能会造县航运公司来,可能还要更苛刻一些。

    县航运公司的改制,由赵天明、徐建控制场面,改制工作也没有说遇到明显的阻力,沈淮也没有想到船厂这边,县里还刚刚跟恒洋船舶讨论,就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工人对改制有情绪,沈淮能理解,但关键什么都还没有正式洽谈,只是初步的坐下来讨论一个意向,船厂方面谁会将讨论内容泄漏出去,甚至有意鼓动工人聚集起来给他难看?

    沈淮站在聚集工人当中,yīn着脸,看着赵天明以及跟随赵天明过来的船厂的四个正副厂长。

    “沈书记……”赵天明也颇为难堪,这件事直接针对沈淮不说,还可能直接打消曾志荣他们在霞浦投资的念头。

    沈淮不去管周围职工的诧异,而是盯着船厂的四个负责人,冷着声音问道:“你们当中谁有什么意见不能跟我当面提,非要在搞这些小动作?”船厂四名正副厂长,他自然都见过面,眼睛盯着他们的脸,一个个的扫过去。

    “船厂改制,我举双手赞同,但让职工下岗,将船厂卖给资本家,我反对。”

    看着船厂副厂长秦丙奎站出来说话,赵天明也没有觉得意外,工人突然聚集,又明显是他们中有谁故意走漏消息,甚至还有可能故意在背后组织职工,那从这三天众人的反应中,也能大体猜到是谁在背后捣鬼。

    只是确认是秦丙奎在捣鬼,赵天明更感头痛,知道他是一把认死理的硬骨头,同时还是国家级劳模,单纯的行政指令或者其他什么高压,怕是难叫他低头。

    赵天明此前预计到他会反对改制,但以为他会跟沈淮当面提出异议,没想到直来直去的他也会玩这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