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五百三十二章 比想象中复杂

五百三十二章 比想象中复杂

    曾志荣看着沈淮走进去,也有些犯愣,万万没有料到他们上午在客车遇到的青年,竟然是大有来头的一个人物。

    曾志荣不知道沈淮是无意间路过看到他们才走过来问情况,还是因为其他什么事,但看沈淮没有说什么就先走了进去,大概也无意让他们乱攀关系,就没有太冒失,再出声喊住沈淮。

    航运公司经理徐建没有看到开始的场面,还不知道在大门外看人的保安,为什么会冲撞县委副记了,但想到冲撞沈淮的后果,心里恨不得将这些不知轻重的保安一个个都掐死掉。

    徐建顾不得理会曾志荣他们,跟着沈淮往里走,气败坏急的压着声音骂在刚才外面负责的保安科科长吴江:“你犯了什么病,眼睛长到屁股沟里去了,怎么连沈记都没有认出来,让保安对沈记动手?沈记你没见过,王秘你也没有见过?你脖子上顶着几颗脑袋,嫌活得命长了?”

    “沈记好像跟恒洋的曾总他们认识。”吴江的心脏悬在嗓子眼上,也不敢去深想冲撞县委副记的后果,看着沈淮在前面怒气冲冲的样子,小声的提醒经理徐建。

    沈淮到县里赴任有两个月了,在电视上露面的机会不多,但就算在电视上看到过沈淮的脸,谁又能把从人群里走出来的普通青年,跟大名鼎鼎的沈老虎联系起来?

    吴江倒是认得王卫成,但王卫成上前时,大门口已经混乱起来,等他看清楚王卫成的脸,徐建已经赶了出来。

    “啊!”听吴江说恒洋船舶的曾志荣可能跟沈淮认识,徐建又愣了一下,回头看了在大门外往里看的曾志荣一眼,盯着吴江问道,“你确认恒洋曾志荣他们跟沈记认识?”

    要是曾志荣走沈淮的关系,想搞定债务问题,整件事的复杂程度更是要超乎他的想象,也更不是他所能承担。

    “沈记走过来时,恒洋的曾总好像喊了他一声,保安没有认出沈记来,只当是跟恒洋曾总他们是一伙的,就挡着不让他们靠近……”吴江说道。

    徐建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不确定恒洋曾志荣跟沈淮到底是什么关系,急得心头要起火,但看沈淮在前面也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忙吩咐吴江:“你把曾总他们请进来,不要再出什么妖蛾子……”他分身乏术,只能让吴江先把曾志荣他们请进来安抚,他紧脚追上沈淮。**

    就算知道航运公司跟港务局归赵天明副县长分管,但经过徐记酒楼拆迁一事,徐建知道普通副县长在沈淮面前,毛都不是,沈淮硬到插手航运公司跟恒洋船舶的债务纠纷,谁能说个“不”字?

    就算明知道这时候凑过去要挨上两棍子,他也没有胆量躲开。

    *************

    吴江心叫晦气,跑过来招呼曾志荣他们。

    他现在不清楚曾志荣跟沈淮到底是什么关系,再不敢摆之前的脸色,看着曾志荣给磕破的额头,心里的阴影更是深重,更不知道等待着他会是什么下场。

    曾志荣拦住市场部的小魏跟财务部的小阵,不叫他们多嘴多舌乱打听什么,虽然他现在也把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突然冒出来沈记身上,但也知道早晨客车上的偶遇,实在谈不上什么交情。

    在没有摸清楚沈记的意图之前,太轻率的言行,说不定会惹得人家厌恶,把不多的希望又掐灭掉了。

    吴江请他们到里面坐,曾志荣就跟着进去,不再在外面僵持;吴江让厂医过来替他清洗伤口,他也是配合着,言语里也没有说有什么不满,好像刚才的不快,没有发生过似的。

    ****************

    “恒洋曾志荣脸上都血,是不是你们动手打人了?”沈淮走进航运公司的会议室,没有坐下来,双手叉腰,盯着航运公司的经理徐建,质问他恒洋船舶讨债的详细经过。

    “真的没有,是保安科请曾总他们出去时,曾总下台阶不小心绊倒了,我让厂医给曾总包扎,曾总站在大门口不让厂医给他包扎,”徐建小翼的道歉,说道“我不知道曾总是沈记您的朋友,没有招待好,我要跟沈记你认错……”

    “我跟恒洋曾志荣也不是什么朋友,只是路上遇见过,”沈淮也不想叫徐建误会,反而不利于他了解真正情况,“我本来只是过来调研航运公司改制的事情,但既然遇上这事,就要问个清楚。航运公司跟恒洋船舶的债务纠纷,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闹到让人家头破血流堵大门的场面?”

    见沈淮跟曾志荣并无深交,徐建心里的紧张稍稍缓了一下,没敢有什么隐瞒,将航运公司跟恒洋船舶的债务纠纷,原原本本的汇报给沈淮听。

    两家企业之间的债务纠纷,并不是简单是拖欠四百万船款的问题。

    除了四百万船款之外,航运公司去年初还向恒洋船舶订购了两艘五千吨运煤船,准备加强从淮南到东华的煤炭运输业务。

    东华之前所需要的煤炭,多通过渚江航道或铁路,从淮南地区运来。

    随着东华煤炭消耗量的增涨,县航运公司订购大型运煤船,也算是对市场做出判断后的动作,倒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最大变数还是梅溪港的建成。

    梅溪港虽然是江港,但一期工程就是奔着江海联运去的,最大泊位可以直接停靠万吨级的海轮;二期工程建成后,深水泊位在枯水期也可以停泊三万吨级货轮。

    这时候用大型海轮从秦皇岛等输煤港走海路运煤停靠梅溪港,要比走渚江水道从淮南地区购煤,价格上更有优势。而淮能集团在冀河输煤码头及新浦港进入规划建设之中,未来煤炭资源走海运进入东华的成本优势将会得到进一步的体现。

    同时,由于渚江自身条件的限制,五千吨级运煤船并不是全年都能驶入渚江中游以上的航道,真正的适航期只有八个月——综合考虑之下,县航运公司打算撕毁跟恒洋船舶的订单。

    航运公司这边拖着四百万船款不付,就是想迫使恒洋船舶同意跟航运公司撤消之前的购船协议。

    说起来是航运公司这边理亏,但有时候也没有多少道理好讲。

    两艘五千吨级的运煤船,船款要有两千多万;比起掏两千多万将两艘盈利预期不明朗的运煤船拿下来,此时耍赖皮、撕毁订单,也是更现实的选择。

    “赵副县长知不知道具体的事情?”沈淮问道。

    徐建没有作声。

    沈淮知道,这很可能就是赵天明的直接指示,他也就没有再问什么。

    这时候一个长得颇漂亮的女孩子,看着像是徐建的秘,推门走进来说道:“赵副县长过来了……”

    等了一会儿,看着杜建陪同赵天明上楼来,沈淮站起来跟赵天明握了握手,说道:“老赵,你过来就好,我也是临时撞上这事,刚刚听徐建将情况介绍了一下。”

    赵天明现在了解到的情况还很有限,甚至都不知道沈淮跟恒洋到底是什么关系,才叫他插手这件事。

    按道理来说,改制的事管沈淮分管,但航运公司跟其他企业的债务纠纷,是他分管范围。不过,沈淮硬要插手,赵天明也没有办法有什么脾气出来;不要说沈淮本身强势的性格跟背景,沈淮除副县长之外,还是县委副记,一定要过问这件事,于道理上也无亏。

    听说刚才在大门口,厂里的保安还冲撞了沈淮,赵天明更是感到头痛。

    “恒洋的曾总,是沈记的朋友?”赵天明问道。

    “算不上什么朋友,”沈淮将上午在车上遇到曾志荣的事情,跟赵天明说了一下,“知道恒洋船舶跟航运公司有债务上的纠纷,凑巧我也正调研航运公司改制的事情,就过来了解一下情况;老赵你不是嫌我多管闲事?”

    “怎么会,怎么会,”赵天明心里有些什么想法,也不可能表露到脸上,忙说道,“这件事,徐建汇报给我后,我也很头痛。讲诚信履约,花两千多万将两艘船买进来,市场前景不明朗,会严重影响到航运公司未来的发展。航运公司这两年好不容易扭亏为营,这样的局面得来不易。就算赔付违约金解约,六百万的违约金,也不是航运公司能承担的——想来想去,只能先拖着。”

    “有没有想让恒洋船舶为这两艘船另找买家?”沈淮问道。

    “这两艘船是根据渚江航道的特点设计了,”徐建介绍道,“吃水浅,航速慢,买家不是很好找,这也是恒洋上门非要我们负责的一个原因……”

    沈淮想想也是,航运公司是国企,即使撕毁订单,恒洋那边打官司都很难打赢,如果能找到其他买家,就未必会这么辛苦的跑上门找航运公司负责。

    沈淮心想恒洋船舶的规模应该不会太大,这两艘船砸在手里,也承受不起。当然赵天明作为分管港务局及航运公司的副县长,他完全可以背地里收恒洋的好处,然后指令航运公司履约,这对他个人来说更为有利——赵天明没有这么做,也是要维护航运公司跟地方上的利益,沈淮也没法说他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