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三十章 潜规则

第五百三十章 潜规则

    沈淮到办公室,把办公桌上积累的一堆文件看完,刚从江宁向东电高层汇报工作赶回来的胡舒卫,没有到在梅溪的淮能总部歇一口气,就赶到霞浦来见沈淮。

    宝和集团意图染指天生港电厂,或者说,陈宝齐等人不甘心将天生港电厂划给淮能集团,这事对淮能集团来说非同小可。

    虽然从柏克莱银行、巴黎银行融得两亿美元的资金,淮能集团同时在冀河、平江、新浦启动大型火电厂及煤炭转输码头的建设,但淮能集团要赶在国家电力改革前夕形成一定的规模,仅仅依赖筹资建设新电厂是远远不够的。

    最佳的方式就是从地方zhèngfǔ手里收购电厂,进行资产、资源整合。

    淮能集团收购地方电厂,发电资产迅速扩张的同时,融资的能力也将获得进一步的增加。

    由于当下电力市场紧缺,地方电企营运状况都较好,地方zhèngfǔ都不愿意将营运良好的电企交出去,天生港电厂是淮能集团近期有望最终谈成的一家。

    沈淮没想到陈宝齐及他背后的赵系,也无意看到淮能集团壮大,宁可将天生港电厂交给宝和集团,也不希望淮能集团吃下天生港电厂。

    不过叫陈宝齐及他背后赵系更想不到的事情,昨天夜里在万紫千红俱乐部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基本上堵绝了宝和集团收购天生港电厂的路。

    无论是东电高层,还是具体负责淮能集团发电业务的胡舒卫等人,还是沈淮或者熊文斌、杨玉权等人,也都希望能早rì定好天生港电厂划拨给淮能集团一事,不再生什么周折。

    沈淮在办公室里跟胡舒卫谈了半个小时,就让他到市里找熊文斌研究该如何将这件事近期内给解决掉。

    虽然无意间化解掉这一次危机,但还是要将天生港厂电正式划转到淮能集团旗下,才不用怕再出什么意外。

    **************

    中午没有应酬,沈淮就到zhèngfǔ食堂吃饭。

    走到食堂,看到王卫成坐在食堂里吃饭,沈淮想到上午遇到从广南阳城赶去县航运公司讨债的三个人,就走过去跟王卫成说道:“你下午帮我找一下县航运公司的改制材料……”

    虽然不比前两年那么矛盾激烈,但企业间的三角债务,依旧是相当严重的问题。恒洋船舶重工集团总经理曾志荣等人,亲自赶到霞浦来讨债,想来航运公司这边拖欠船款,应该有一段时间了。

    县港务局及航运公司归副县长赵天明分管,不过县属企业改制的事情,又是沈淮的职权范围,他可以借口研究改制等事,调阅航运公司的详细材料。

    “嗯。”王卫成点点头,把这桩事记在心里。

    虽然沈淮起初是调王卫成进县zhèngfǔ从事招商引资方面的工作,但实际很多杂七杂八的事务,除杜建跟宋晓军之外,多会吩咐他去做,实际当成专职秘书的职责来用。

    沈淮跟王卫成说过话,刚要起身,就听见身后“呀”的一声尖叫。

    沈淮没敢站直腰,矮着身子转回头看,刚才差点就将身后一只打满饭菜的快餐盘撞翻掉。

    冒冒失失从后面窜过来的,是个刚进县zhèngfǔ工作没多久的女孩子,见差点把一盘饭菜都洒县委副书记身上,脸都吓得有些白。

    她端着快餐盘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呐呐的想道歉,涨红了脸话卡在嗓子眼里又吐不出来。

    “怎么,这饭菜是帮我打的啊?”沈淮没见他能把一个女孩子吓成那样,笑着问道。

    沈淮就是开个玩笑,想缓解一下对方情绪,没想到这女孩子当真将打满饭菜的快餐盘就放在他的跟前,转身就跑回去重新排队打饭菜,喊都喊不回来。

    “那我就在这儿吃得了。”沈淮无奈的笑了起来,看着快餐盘的菜有些素,心想女孩子或许在减肥,虽然饭菜看着不合他的胃口,但也不能说糟蹋了,就坐在王卫成的对面吃起来。

    两口菜扒下去,叫沈淮眉头皱了半天,又将其他两样菜夹嘴里嚼了两下,炒得跟干草似的没滋没味,叫他难以下咽,再看看菜叶子,似乎也没有洗净,他皱着眉头问王卫成:“食堂是不是换师傅了?”

    “没啊,”王卫成说道,“没听说换厨师啊?”

    见王卫成yù言又止,不大愿意说实情,沈淮正要追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听见身后有人招呼道:“沈书记,您今天想吃什么?”

    沈淮转身而坐,看着食堂主任陈建国肉乎乎的脸上堆满笑迎过来。

    沈淮这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即使是陶继兴、葛永秋、顾金章等,也没有谁说天天在外面大鱼大肉的应酬吃宴席,偶尔中午在县里,也跑到食堂来凑合吃一顿中饭。

    zhèngfǔ食堂要管县委县zhèngfǔ以及在大院里办公的各组成部门好几百人的伙食,沈淮他们到食堂时,打餐台前差不多排满了队。不过食堂里几个主任、副主任,中午的时候,眼睛都会盯着他们进来,第一时间出来招呼,让他们先坐下谈事,他们帮着打饭菜送过来。

    要是谁胃口不好,要吃面条、饺子什么的,只要提出来,食堂里也会最快的速度做好送上来。

    也没有谁跑到他面前抱怨zhèngfǔ食堂饭菜难吃得跟猪食一样,沈淮一直都以为他隔三岔五在食堂吃的饭菜,跟其他工作人员吃的大锅菜是一样的,没想到食堂玩的花招要比他想象的还要丰富,实际上是给他另配的菜。

    沈淮看着左右,县委县zhèngfǔ主要领导,在大厅里用餐的没几个人,但有级别干部,盘中饭菜似乎都受到特殊的待遇;真是吃大锅菜的,是没有级别或者说有级别但已经过气、在领导面前讨不到好的工作人员。

    沈淮不是事事追求平等的人,他在大厅里吃中饭,只是图方便,只是没有意识到zhèngfǔ食堂给普通工作人员的大锅菜会做得如此糟糕——而且要不是今天的意外,他都不知道会拖多久才能知道食堂大锅菜里面还有这样的奥妙——也没有人在他面前反应这事。

    看着食堂主任陈建国肉乎乎的脸,沈淮将手里的筷子“啪”的放下来,提高声调,用刚才问王卫成同样的问题问陈建国:“食堂今天是不是新换了师傅,怎么把饭菜做成这样子?”

    陈建国看到沈副书记跟前有一盘打好的大锅菜,没想到他刚才稍离开一下,就出了这漏子,脸僵在那里,讪讪的说道:“大师傅今天做的菜,是有些失水准。要是饭菜不可口,我去给沈书记您换一份。”

    “那其他人怎么办,食堂都给换了?”沈淮不客气的问道,“我问问你,食堂的师傅,是不是将菜切了,丢锅里加上二两油盐,连炒都懒得炒一下、看着冒白气就出锅了?不然,怎么能把这好好的茭白肉丝炒成这样子?还有,你家养的猪有这么瘦啊,一份茭白肉丝,瘦得连三根肉丝都凑不齐?”

    叫沈淮一顿训,陈建国的肥脸青一阵白一阵,半晌不敢吭声。其他人虽然暗中解气,但沈淮在县里素来威重,不敢随便凑上来起哄,都在旁边看陈建国的好戏。

    这时候zhèngfǔ办主任陈伟兵从里面走过来。

    zhèngfǔ食堂跟基建科,是zhèngfǔ办油水最足的两个部门,都叫陈伟兵直接抓在手里,知道沈淮在外面教训食堂主任陈建国,他也是心虚忐忑,但也没有办法躲在里面不出来。

    “今天食堂炒菜很差,我也是刚听到有人反应,正过来骂他们,”陈伟兵走过来说道,“我今天就叫食堂深刻反省,好好整顿,把不合格的厨师辞退;明天,不,今天晚上就给沈书记您一个满意的答案……”

    沈淮眼睛看着陈伟兵几秒钟,冷着声音教训道:“食堂是徐副县长分管,我不说什么,说问你们一句,你们连内部工作人员都服务不好,还谈什么为人民服务?”看着他们心烦,挥手叫他们走开,就将盘里的饭菜吃下去,跟王卫成回办公室。

    ****************

    “沈书记要是多跟我们吃几次真正的大锅菜,我们的福利,无形当中就真的要提高一大截了。”到办公室,王卫成笑着说刚才食堂的事情。

    沈淮笑了笑,没有接话,问了几件交办事情的进展,就让他去找县航运公司的材料。

    沈淮看着窗外,今天食堂这一幕,说起来不能算什么事情,但叫他心里很有感触。

    无论是杜建,宋晓军,还是王卫成,都应该知道食堂玩的这些花招,沈淮也不清楚他们是不是受到食堂的特殊照顾,但主要叫他感慨的,就是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人跟他反应过这事,甚至连抱怨声,他都听不到。

    陶继兴、葛永秋、顾金章他们知不知道zhèngfǔ食堂存在这种潜规则,他们身边人也没有在他们跟前反应过或者说抱怨过?

    沈淮倒不是觉得杜建、宋晓军、王卫成他们是有意在他跟前欺上瞒下,或许他们只是以正常的下属对上级的思维在对他。

    也就是说,该让他知道的,他们会及时提醒,不会刻意隐瞒;不该让他知道的,他们就绝口不提,自动忽略。

    沈淮心里一叹,也不能说宋晓军、王卫成他们不好,但似乎也没有办法阻止他们去适应、屈从这种种的潜规则。

    沈淮下午还是在办公室里看材料,到三点钟时,王卫成从外面办事回来。

    沈淮看着他回来,就走到他办公室里盯着要县航运公司的材料,看王卫成与王际胜在办公室里聊航运公司的什么事情,沈淮没听清楚什么事,他们看到他走来,就停止议论。

    “沈书记,你要的材料。”王卫成将县航运公司拿过来的材料交给沈淮。

    “卫成,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沈淮接过材料,让王卫成到他办公室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