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二十七章 老翁得子

第五百二十七章 老翁得子

    本章节狂人手打)

    看到韩寿chūn也坐在陈宝齐的书房里,高扬也没有多少意外,点点头,跟坐在书桌后的陈宝齐说道:“事情算解决了,明天东华rì报会刊登余小姐的道歉声明。还有就是天生港电厂的事情,也不知道沈淮是怎么察觉的;我在外面的过道里,也没有听到他跟余小姐怎么谈的,但余小姐后来表示,宝和集团接下来的合作洽谈,不会再涉及天生港电厂……”

    陈宝齐点点头,表示知道。

    梅钢的崛起不是没有缘故的,任何低估沈淮的行为都是愚蠢的,想沈淮察觉不到他们在天生港电厂上的意图是不可能的,不能让事态扩大,目前也只能这么处置了。

    见陈宝齐不说话,高扬说道:“陈书记要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

    “老高,我坐你车走。”韩寿chūn站起来说道,与高扬一起跟陈宝齐告辞。

    走出院子,韩寿chūn问高扬:“老高,余小姐那个女儿是怎么回事?”

    高扬此时还不知道韩寿chūn是走什么门路投到陈宝齐门下的,但知道韩寿chūn作为市计委副主任,在市钢集团12.9喷爆事故发生之后,给调到市钢集团临时主持局面;在之后省钢组并市钢的过程当中,韩寿chūn又一直都是东华方面的谈判代表跟联络人。

    这些事应该给了韩寿chūn跟与范文智、梁荣俊等省钢的高层密切接触的机会,高扬猜测,市钢爆发危机时,市里最终不得不向省钢救援,说不定就有韩寿chūn从中促成的因素在里面。

    高扬不知道韩寿chūn在陈宝齐心目里分量有多重,但也知道陈宝齐当下在东华能抓到手里的熟悉经济事务的官员并不多,这也就决定陈宝齐此时在有些事务上必须要倚重韩寿chūn。

    “好像是余小姐当年离开梅溪时,留下一个女儿,有十年时间失去联系;余小姐这次回来投资,费了一番工夫找到这个女儿——说来也巧,余小姐这个女儿跟沈淮认识,又不大想认余小姐,所以才有这摊子事,”高扬不清楚韩寿chūn刚才在陈宝齐那里听到什么事,他简单的把情况跟韩寿chūn说了一下,“说起来,也挺巧合的……”

    “也应该谈不上巧合吧?”韩寿chūn嘿嘿一笑。

    高扬也跟着一笑,知道韩寿chūn要说的是什么意思,心想余薇女儿这么漂亮,又在夜店工作,沈淮在梅溪作威作福这些年,认识余薇的女儿实在谈不上奇怪。

    高扬想问韩寿chūn,这件事过后陈宝齐对余薇,对跟宝和集团的合作,态度会不会有转变,但想了想,贸然问韩寿chūn这个问题也不合适。

    他自然能猜到有些事背后另有蹊跷,但这些蹊跷不是他能随便议论的。

    高扬请韩寿chūn上车,让司机先送韩寿chūn回家……

    *****************

    周知白、杨海鹏、宋晓军等人知道消息后也赶了过来,沈淮白天还要回县里开会,就没有陪大家再找地方喝酒,跟熊文斌、杨玉权打电话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就与孙亚琳先回梅溪。

    在老宅一时半会也睡不着,沈淮就坐在客厅里给宋鸿军打电话,要他找门路了解一下宝和集团跟余薇的情况。

    宋鸿军在香港发展了近十年,虽然身家远不能跟宝和顾家相比,但是宋鸿军的身份特殊,在香港交际的都是上流圈子,想了解顾家跟余薇的事情,门路自然多得是。

    戚靖瑶跟胡林的关系,虽然在外人看来秘不外宣,但在沈淮、宋鸿军等人面前,又能有多少秘密打听不出来?

    实际上,沈淮在东华有什么动静,京城公子圈子内,也多有传闻——对沈淮他们来说,这个世界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也不知道宋鸿军趴在哪个姑娘身上发泄,接电话时身边还有女人腻腻的说话声,宋鸿军也是抱怨沈淮破坏他办事的气氛,但听到余薇这个女人,他又立马兴奋起来,说道:“这个女人不简单,我有印象,你等我电话,我马上找人再打听一下详细情况告诉你……”

    沈淮想让宋鸿军了解过情况后,明天再联系,但宋鸿军已经先挂了电话,他只能等宋鸿军再打电话过来。

    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深夜新闻,宋鸿军的电话就又打回来了。

    “这个女人不简单呢,”宋鸿军在电话里说道,“现在的消息还不是很靠谱,不过能肯定的,她是顾兴元的女人,还替顾兴元在外面生了一个儿子,已经有七岁了……”

    “不会吧,”沈淮讶异的问道,“顾兴元多老了,不比咱家老爷子年轻吧?”

    “好玩的就在这里,”宋鸿军在电话那头兴奋的说道,“顾兴元今年有八十三了,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在顾兴元七十六岁时,替他生了一个儿子……”

    “顾兴元不会是老糊涂了,替人家养儿子还高兴吧?”沈淮还是觉得七旬老翁得子的消息有些不靠谱。

    “就算顾兴元老糊涂了,”宋鸿军似乎能料到沈淮不会相信,在电话那头嘿笑说道,“顾兴元在香港还有三房太太,你觉得顾兴元在香港的三房太太跟他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会容忍顾兴元在外面有这么一个不清不楚的野种存在吗?早做过亲子鉴定了,除非这个女人能把香港三家医疗机构同时买通,不然这事很难做假。”

    “那也不科学啊?”沈淮说道。

    “所以说那个女人厉害啊,”宋鸿军说道,“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但要是处心积虑,各种条件配合好,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还是能怀上顾兴元的种的。”

    “那这个女人怎么会在外面抛头露面?”沈淮又问道,“她能替顾兴元生下一子,顾兴元把她当贵妇人养起来,给个几千万、几个亿,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要让她在外面抛头露面,就算顾兴元再宠溺她,顾兴元其他三房太太、子女都是吃素的?”

    “据我了解的情况是,这个女人起初只是顾家在广南投资一家企业里的女工,也不知道是顾兴元几时北上临幸上的,但替顾兴元生下幼子之后,并没有说甘心给养起来,一直都留在顾家在广南的企业里做中层职员,完全不动声sè,”宋鸿军八卦的说道,“顾家人早些年应该就知道顾兴元身边有这么个女人存在,但不知道有小孩,都以为这个女人掀不起什么风浪,所以也没有什么动作。还是今年初,顾兴元得脑溢血差点挂掉,也可能是安排后事,这个女人才给提到宝和港投副总裁的位置上,负责宝和港投在内地的投资业务,顾家人才知道这个小孩。虽然外界不知道顾兴元立下什么遗嘱,但都猜测,顾兴元很可能会在遗嘱里把宝和港投留给四房。现在香港的一些单身男人,就等着顾兴元那天不行了,好去勾引这个小寡妇……”

    “瞧你兴奋的样子,是不是也想亲自上阵啊?”沈淮笑着问。

    “你等等,我查一下,”宋鸿军说道,“……嗯,以今天的收盘价计算,宝和港投的市值是为一百二十七亿港币,顾家总共持有27%的股份。如果有机会,你是不是考虑牺牲一下sè相?”

    沈淮咂咂嘴,心里想,也难怪陈宝齐在给余薇拖下水、陷入被动之后,还乖乖的派高扬过来帮着调解啊;也难怪戚靖瑶会不惜自折身份,站出来帮着余薇栽赃万紫千红啊,原来他们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将有可能掌握一家市值逾百亿的香港上市集团。

    说算新浦钢厂一期工程建成之后,梅钢的总资产也不过五十亿而已。

    孙亚琳这时候洗过澡出来,拿干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她在里面听到沈淮在给宋鸿军打电话,这时候走出来见沈淮刚挂上电话,问道:“宋鸿军那边有什么消息?”

    沈淮看孙亚琳的样子,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不把自己当成女人也就罢了,是不是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

    孙亚琳洗澡出来,上身就穿一件宽松的T恤,擦头发之际,T恤下摆往上吊起来,露出来紧绷绷贴身的白sè薄棉内裤,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毫无遮挡的立在沈淮的眼睛里,叫他差点鼻血喷出来……

    “……”孙亚琳眸子挑衅的瞥了沈淮的裤裆一眼,不屑的说道,“你有点长进好不好,脑子里不要老想着那些龌龊事。”在沈淮身边坐下来,将T恤下摆往下拉了拉,坐在臀下,但是也遮不了多少。

    孙亚琳上身的薄棉T恤有些透,肉sè本来就惹隐若现,给她这么一拉,丰满挺翘的双峰立即凸显出来,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两粒嫣红樱桃都若隐若现的叫沈淮看见想咽唾沫——孙亚琳刚泡过澡,肌肤粉红娇嫩,吹弹得破,脸蛋微红,要不是她眼睛里一贯冷艳的眼神,沈淮不想犯罪,那就只能逃荒而逃了。

    孙亚琳虽然把T恤下摆往下拉了拉,但她屈脚侧坐在沙发上,裆底遮不住,她的白sè棉质内裤又薄,弹xìng又好很好的包裹那丰腴饱满的突起,叫沈淮不知道眼睛落到那里才好,只能转过身去而坐。

    “好了,好了,不要装成小处|男没见过什么世面似的了,”孙亚琳将边上的薄毛巾被拉过来盖大腿上,伸脚踢了踢沈淮,“宋鸿军那边到底有什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