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二十六章 美妇三个条件

第五百二十六章 美妇三个条件

    有时候道理很简单。

    陈宝齐、戚靖瑶他们不能轻易搅新浦钢厂项目的局,即使抓到沈淮的什么把柄,只要谈不上多严重,谈不上天怒人怨,什么事情都要以大局为重;不然给扣一顶不顾大局的帽子,落井下石的人可不会只有一个两个。

    同样的道理。

    要是宝和集团过来谈的是其他什么小投资、小项目,沈淮可以胡搞一把,但涉及沿江港口开发这样的大项目,涉及到东华发展综合枢纽港的大局,他不能受点委屈就非要把天给捅破了。

    把沿江快速道建设、西陂闸港、天生港升级扩建与天生港电厂划转捆绑在一起,进而促进包括梅溪新区在内的沿江产业带的开发建设,说到底还是熊文斌,实际是梅钢系提出来的概念跟战略规划。

    梅钢系将梅溪新区以及天生港电厂以及沿江快速道建设拿下来,而把西陂闸港跟天生港的升级扩建以及周边地区的产业配套开发建设让给陈宝齐及站在其背后的赵系,也是为了平衡两派的利益。

    沈淮倒没有想到,陈宝齐动作一点都不慢,这么快就跟宝和集团接触上了,要把宝和集团拉进来,在西陂闸港跟天生港的升级扩建项目上进行合作。

    要是他咬住余薇不放,最终闹得宝和集团在东华丢尽颜面,被迫从沿江港口开发项目中撤出去,看上去会破坏陈宝齐他们的如意算盘,但对梅钢系也没有什么好处。

    万一叫陈宝齐将这状告到省里,省里对他会有什么看法,沈淮这时候也无从判断。

    不能将余薇赶出东华去,但沈淮也无意轻易放过她,看着代表陈宝齐赶过来捞人的高扬问道:

    “宝和集团涉及到的投资领域很广泛,余小姐这次到东华,大概不会只谈西陂闸港跟天生港的升级扩建吧?另外,陈书记跟戚部长,都不负责具体的经济事务,市里到底是谁在跟宝和集团谈合作的事情?熊副市长不知道,那高市长知不知道此事?”

    高扬深感头痛,知道沈淮背景这么深厚,在东华又扎下根来,不是简单就能给唬住的角色。

    虽然陈宝齐叫他随机应变,但他心想,有些底牌看来不揭开来是不行。

    “目前还只是初步接触,陈书记主要把市计委韩副主任抓过去,给余小姐等介绍一些情况;真正要谈下去,还得要市政府那边出面。”高扬说道。

    沈淮心里冷笑,他也没有想到市钢危机时,给指派到市钢主持局面的市计委副主任韩寿春,竟然在不声不响之间,就成了陈宝齐的亲信——看来赵系在东华活动的能力,还真不能小估啊。

    只是宝和集团到东华来,只是参与西陂闸港跟天生港的升级扩建?

    沈淮对此充满疑惑,他看了孙亚琳一眼,见她的秀眉微蹙,似乎也在想些事情。

    香港虽然是弹丸之地,但由于香港自身在地理及经济地位上的特殊,使其成为华商经济的中心,便是长青集团也将其发展亚太业务的重心放在香港。

    作为香港有数巨富之家的顾氏,其所控制的宝和集团,旗下拥有包括港口、航运、地产、化工、电子在内的繁多产业,仅直接控股市值在几十亿到上百亿不等的上市公司就有四家。

    除非还真正参与跟宝和集团的洽谈,不然很难去判断宝和集团对东华的意向投资规模有多大。

    同时,陈宝齐将宝和集团拉到东华来,仅仅就只是让宝和集团参与西陂闸港、天生港的升级扩建吗?

    高扬,或者说他背后的陈宝齐想唬别人容易,但想唬他,多少也要拿出些真才实料来——沈淮心里冷冷一笑,看着高扬,问道:“这么说,余小姐承认她是在诬告了?”

    高扬眼睛敛起来看着沈淮,没想到沈淮眨眼间就又把话题兜回来,他垮着脸说道:“沈书记,这不是出于误会嘛……”

    “话不说尽,误会怎么能解释清楚,”沈淮说道,“至少现在我不认为这是什么误会——余小姐她可就是在这房间里,把一杯酒泼我脸上走出去的。”

    高扬在气势上压不住沈淮,而这事又明摆着是余薇跟戚靖瑶理亏,给沈淮抓住痛脚,阚文涛同时又摆出两不相帮、只讲道理的姿态,这件事就叫他为难——他又不甘心在沈淮面前,打电话跟陈宝齐问策。

    孙亚琳将手机递过来给沈淮看;没有人打电话过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孙亚琳输入“天生港电厂”五个字。

    高扬、陈宝齐这点手段,去唬弄没有什么经济头脑的人可以,但想唬弄沈淮跟孙亚琳还难得很。

    长青集团、省钢以及富士制铁当初为什么死命要往梅溪港里挤,而不选择投资天生港、西陂闸港?

    说到底,企业对地方经济大局的影响力跟控制力,都较为有限,远不能跟地方政府相比,故而更注重有直接经济效益的项目。

    梅溪港的开发建设,跟梅溪产业密集发展的格局是密切相关的。

    富士制铁、长青集团、省钢参与梅溪港的开发建设,一方面是梅溪的港口吞吐业务需求潜力大,有较为可观的盈利预期,二是富士制铁、长青集团以及省钢参与建设的合资钢厂以及大型电炉钢项目,本身的所需要港口年吞吐量就将近两百万吨,参与港口码头的建设,有利于他们降低综合成本,增强盈利能力。

    西陂闸港、天生港周边产业远不成规模,虽然熊文斌提出,在发展周边的产业的同时,要把沂城、灌云甚至徐城等地的物流都吸引起来,但这还只是设想、愿景,到底有几分能得到落实,这时候谁都说不好。

    这种基础建设的投资,对企业来说意味着极高风险,通常只有地方政府愿意进行投入,打好基础之后,再招商引资发展产业。

    沈淮与熊文斌最初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提出将天生港电厂划拨给淮能集团,以便市里能置换出大量的建设资金,用于天生港及西陂闸港的扩建,完善周边的基础设施建设。

    宝和集团又不是慈善家,当然不可能在盈利预期不明朗的情况下,就将巨额资金投入这么高风险的港口开发项目之中;除非陈宝齐同时答应在其他方面,给宝和集团以相当的利益补偿。

    陈宝齐,或者说赵系,在东华能拿出去补偿宝和集团、同时能给宝和集团看上的利益有哪些,这个并不难猜测。

    陈宝齐及赵系很可能会将天生港电厂这块肥肉,从淮能集团嘴边抢下来,送给宝和集团。

    见高扬不是能拿主意的人,沈淮也无意拖延下去,跟他说道:“高秘书长你要是觉得难办,你去问余小姐,愿不愿意跟我谈?”

    “好吧。”高扬说道,起身去隔壁包厢见余薇去。

    *****************

    为了不使寇萱难堪,沈淮还是到隔壁包厢去见余薇。

    为示避嫌,高扬故意到过道里跟阚文涛聊天,不过戚靖瑶坐在沙发上没有挪步子。她是临时从住处过来,上身白色衬衫,下身随意的穿了件牛仔裤。

    越是随意,也越能看到她丰腴、充满弹性的双腿修长诱人。

    沈淮也不介意戚靖瑶在场,他坐下来,看着眼睛还是充满敌意的余薇,笑道:“我是该称你陈总呢,还是余总啊?想必我肚子里那点坏水,戚部长都应该跟你倾囊相诉过了,不用我再自我介绍了吧?”

    余薇犹想到拉寇萱起来时,这杂碎裤裆鼓起的一团,这种事虽然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也不妨碍她对这杂碎的厌恶。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杂碎的背景会这么深厚,竟然一点都不弱于她跟戚靖瑶,以致她们的把柄给人家捏在手里,东华市委书记陈宝齐都无计可施,只能选择妥协。

    余薇鼻腔冷哼了一声,算是对沈淮的回应,端真有着标准的高贵冷艳范儿,要不是知道她当年抛夫弃女的劣迹,沈淮都要为自己的猥琐惭愧了。

    “你不要以为沿江港口开发,是田家庚书记所提出来的淮海大格局发展、建设东华综合枢纽港里的重要一环,我就不敢将宝和集团赶出局去,”沈淮不屑受人威胁,直接将她们的底牌摆出来,说道,“我相信,余总你大概更不愿意灰溜溜的给我赶出去。毕竟,作为一个女人,特别是来历不明的女人,想在顾家立足,还是相当辛苦的吧?”

    “你……”余薇银牙咬得碎响,但俄而也舒缓下来,她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沈淮既然把匕首亮出来威胁,但就意味着沈淮并无意刺出来,说道,“沈公子,你有什么要求想刁难我,你说出来就是。你这么有来头的一个人物,背后靠着宋家这棵大树,何苦对我一个弱女子绕这么多的弯子?”

    “……”沈淮看着余薇丰腴美艳的脸蛋,实在看不出她有什么柔弱的地方。

    余薇以如此严重的罪名栽赃万紫千红,手段不可谓不果决狠辣。

    要是万紫千红的背景稍差一点,就算最终胁迫卖|淫罪不能立案,从店里搜出几件假酒,从客人身上搜出些违禁药品,再从几名小姐里诱供出几桩卖春案,也足以把万紫千红一棍子打倒在地、翻不了身——到时候倘若寇萱与杨丽丽真有感情,想要替杨丽丽脱罪,从此之后自然也逃不脱她的手掌心……

    这女人为此甚至拖陈宝齐、戚靖瑶下水,都毫不犹豫,心计、手段都不能算差,唯一遗憾的,是她没有想到会栽在他手里。

    沈淮不知道陈宝齐以后会不会对这个女人心存忌惮,夜深了,他也无意跟这女人绕什么弯子,直接说道:“三个条件,一、宝和集团不要插手天生港电厂的事;二、你要写道歉书;三、你以后不要再找寇萱了……”

    “我是她妈妈,我当年离开她是有苦衷的。”余薇睁着眼睛说道。

    从她漂亮的眼睛里看到的尽是楚楚可怜的无辜跟委屈,不过沈淮心里只是一笑,暗道:这个女人能走到这一步,演技又怎么可能差了?不过寇萱的事情,他也不无意替她指手划脚做什么决定,作为三个条件提出来,就是试探她的底线,笑道:“倘若寇萱认你,就当我最后那句话没说……”()

    ()t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