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暮色迷情

第五百一十九章 暮色迷情

    离开河堤,熊黛妮转回头,看着远处正揽发眺望夕阳、身姿优美的戚靖瑶,跟沈淮说道:“世界真的很小啊,原来她就是海文在大学里的恋人啊,她真的好漂亮啊……”

    沈淮见熊黛妮惘然惆怅的样子,仿佛得不到糖果蜷在角落里默不做声的小女孩,心想她终究是对往事无法忘怀。

    他想跟熊黛妮说这女人不是,只是过往湮灭于岁月尘烟里的记忆,在他还是孙海文时从未跟人提起来,他此时更没有理由提起。

    似乎为了让自己从怅然若失的情绪里挣扎出来,熊黛妮深吸了一口气,又问沈淮:“你刚才说戚靖瑶是胡林的女人,这个胡林是谁?听上去很厉害的人物呢……”

    “嗯,是不简单,”沈淮点点头,轻吐一口气,说道,“他是金石集团董事长胡光远的大儿子,听上去没有大不了的,金石集团只是十几家部级企业之一,胡光远也只是zhōngyāng候补委员而已,但说到他的姑姑胡英以及他的哥哥胡志诚,名气就大了……”

    熊黛妮一眨不眨的瞪大眼睛,问沈淮:“那你刚才还那么调戏戚靖瑶?”

    “怎么了,”沈淮不解的问道,“胡林的大伯是国家总理,他的女人就不能调戏了?这天下没有这个道理啊。宋鸿军上中学的时候,还把胡林打得头破血流呢,也没见给押到什么地方秘密枪毙了啊……”

    熊黛妮见沈淮绷着脸把没正形的话说得一本正经,扑哧笑出声来,又问道:“胡林来头这么大,那戚靖瑶到东华这旮旯地方来干什么啊?”

    “谁知道呢,”沈淮耸耸肩,说道,“可能是真看上我也说不定。”

    熊黛妮横了沈淮一眼,眼波流媚,嗔怪道:“跟你说正经的,你尽胡扯,不跟你说话了……”

    “……”沈淮说道,“怎么说呢,八十年代,京城公子哥南下的很多,利用内地物资进出口多从香港转口的便利,从中上下其手捞足实惠。宋鸿军干的也是这勾当,这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只是之前体量小,就算九十年初涌聚海南搞地产,将海南楼价炒到七八千,总盘子也不到两百亿的样子,给那些人分食,分到各家头上也没有多少了。宋鸿军在这些公子哥里,也算是很有经济头脑,十多年的时间里赚下两三亿的身家,就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了。这些身家在普通人看来,相当了不得了,但开眼看世界,不要说欧美一些隐性在大企业背后的家族,就是华商家族,几十亿甚至几百亿身家的家族集团,也是寻常见。相比较之下,国内的公子哥又落伍了不少。燕京留传着一个笑话,说是八十年代末有个公子哥在燕京招待几个从香港过来的客人,在尽地主之谊也想摆摆阔,就在燕京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摆了好几桌,临了要付账的时候,其中一个客人说不用了,说这家五星级酒店是他家控股的。你也知道,现在投资一家五星级酒店要多少钱……”

    “……”熊黛妮点点头,东华最高级的酒店,也就是鹏悦国际以及四季长青、南园三家三星级酒店,资产都在一亿左右。

    她在文山商场负责财务工作,对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投资额度,还是有些数,即使在前些年,也不可能低于三五亿。

    不要说前些,就是现在,三五亿的酒店投资也是很难想象的大数字。

    作为东华最大的商场,文山集团的总资产也就一个亿而已。

    宋鸿军个人名下有两三亿的资产,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但也抵不上一家五星级酒店——这同时也说明沈淮此时的地位为何这么重要,梅钢的崛起,并不是什么人有一个厉害到极点的背景,就能轻易做到的。

    “……”见熊黛妮丰润娇美的脸挂着浅笑,眸光清澈的望着自己,沈淮继续说道:“这个故事对很多公子哥刺激还是很大的。宋鸿军转实体经济,也不是没有缘故。现在以及未来|经济发展的大池子,还是在内地。不过,国内改革开放这些年,东南沿海发展较早、较快的城市,地方资本势力也强大雄厚一些;另一方面,这些地方发展较早,同时也早给先进入的公子哥划分好地盘跟势力范围。你再是强龙,冒冒失失的去过江,也可能会给联手隔浅在沙滩上。所以现在更多的人,想要返回内地,就要寻找价值低洼地。这个价值低洼地也不是很好找的,比如冀河随着晋煤东出南线工程的进展,注定会是一块大肥肉,但那是纪家的地盘,其他人想进去分食,都要先跟纪家打招呼。当然了,纪成熙在冀河坐镇,也不拒绝别人进去,但基本的态度是,你进来,要对晋煤东出南线工程有贡献,而不是能纯粹去刮一层油……”

    “你是说戚靖瑶到东华来,是胡林看中了东华吗?”熊黛妮问道。

    她实在想象不出来,要是胡林,甚至背后的胡家都参与到东华的权力、资本角逐中来,将会给东华带来怎样的腥风血雨。

    “也未必了,”沈淮淡淡的一笑,说道,“胡林这个人看上去挺低调,但又时常在认识的人跟前自诩是谋略的高手。戚靖瑶过来,可能是他与赵秋华看中淮海省未来的发展潜力;也可能只是随意布的一手棋,并没有特别强烈的目的性;也说不定是戚靖瑶这个女人自己官瘾大……”

    沈淮跟胡林并没有接触过,故而也没有办法琢磨胡林心里真实的想法,但他知道戚靖瑶这个女人控制玉、占有玉极强,也许不甘心成为胡林背后的女人也说不定。

    他这时将车开上北山路,远处的戚靖瑶在夕阳下只剩下一个小点,但往事历历,犹清晰的呈现在沈淮的脑海之中,实不知道瑾馨这些年在国外过活得可好,想到戚靖瑶说瑾馨可能七月份要回国,但他已无借口再去接近。

    沈淮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再城关镇停留,开车载熊黛妮回市里。

    *

    叫戚靖瑶撞见,熊黛妮心有余悸,她也知道她妈不喜欢看到她坐沈淮的车回来;到小区门口,熊黛妮就叫沈淮停车让她下去。

    熊黛妮将要推开车门之际,就看见周明在小区大门内踱步。

    沈淮的手叫熊黛妮紧紧的抓住,看了她一眼。

    比起戚靖瑶,熊黛妮更不愿意让周明看到她坐在沈淮的车里,不得不赶在周明转身之际,俯身趴在沈淮的大腿上躲起来。

    沈淮踩着油门,缓缓的开车从周明身边经过,往熊黛妮家楼下开过去,但经过住宅楼没有停下来,而是又从另一个出口驶出小区,停在社区公园阴暗的角落里。

    “周明已经从合资钢厂辞职,他可能近期会离开东华……”沈淮轻声跟熊黛妮说道。

    “我知道。”熊黛妮说道,但是她没有坐起来,而是伸手搂住沈淮的腰,将脸颊贴在他的大腿上,又觉得这样不舒服,翻过身来,枕躺在沈淮的大腿上,看着车窗外铅灰色深沉的暮空。

    沈淮轻轻一叹,倒不是同情周明,但这终究是熊黛妮难以面对、难堪的过往,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谭启平离开东华后,周岐宝、苏恺闻、阚文涛等人,包括袁宏军在内,还在体系内的职位上,虽然处境难受,但也没有人会急着去动他们。

    周明就不一样了,梅钢从合资钢厂撤股后,省钢、长青、海丰与富士制铁成为合资钢厂的大股东。

    海丰虽然可能会念及旧情,但所占股份比例较小,省钢与长青集团自然不会继续容忍周明担当中方总经理这么一个重要职务,要换上值得信任的自己人。

    周明无法留在合资钢厂,自然也没有再回体系的可能,留在东华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不能够,辞职之后狼狈的离开东华,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看到周明在小区里徘徊,沈淮心想他应该是想在离开之前,过来看七七一眼吧;熊黛妮不想再跟周明见面的心情,沈淮也能理解。

    但是理解归理解,见熊黛妮就这么横枕在他的大腿上,随着呼吸,高耸的胸部也微微的起伏,而丰润柔美的脸蛋,在微光下是那么迷人,微微抿着红唇仿佛引人玉燃的火焰,沈淮就难免心猿意马起来,手放在熊黛妮的腰上,感觉她柔软到极点的腰肢。

    熊黛妮仰头看了沈淮一眼,见他假模假样的看着车窗外,便伸手抓住沈淮的手,但也没有将他的手拿开,意思是允许沈淮的手贴在她的腰上,但不许这只手到处乱摸。

    沈淮自然没有这么老实,手慢慢往上移,隔着衣衫放在熊黛妮的高耸柔软的胸上。

    熊黛妮又抑头看向沈淮的眼睛,想要制止他,但颈脖子感觉到有硬起顶过来,手里就迷迷糊糊的松了劲,叫沈淮的手顺利的从领口钻了进去。

    熊黛妮带的胸罩有些紧,沈淮的手不方便活动,他叫熊黛妮侧过身,方便他手伸到背后解开扣子。

    感觉胸罩扣子给沈淮单手就轻易的解开,熊黛妮在沈淮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轻骂道:“我都穿十多年,都没有办法单手解开背后的扣子;你这个浑蛋,到底脱过多少女人的衣服?”她躺正过来,又跟沈淮柔声说道,“跟你说真的,就这样,好不好?”

    或许熊黛妮心里有着不再是他的别人,他此时心里也有着别人的缘故吧,沈淮下面虽然紧硬如铁,但也没有特别强烈的玉|念。

    他看着熊黛妮妩媚的眼眸,悄声说道:“你闭上去眼睛……”待熊黛妮顺从的闭上眼睛,他的手手轻轻的覆上那滑腻如脂、充满弹性的双|rǔ,温柔的抚摸,看着怀里的美人喘息渐促、妙曼的身体像蛇一般轻轻的蠕动。

    s

    (无弹窗小说网)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