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零二章 沈淮的心思

第五百零二章 沈淮的心思

    杜建看着何月莲开车与杜贵留开,才骑车钻进巷子回家。他知道这两天家里不得安宁,吃过晚饭,就躲到巷子口的小茶楼里看材料。

    白天要在机关里替沈淮处理琐碎的公务,还要将王卫成、王际胜等人带上路,熟悉县里的情况及工作程序——沈淮交待的两件事,尤其是北山宾馆改制问题,需要近期就拿出成文的方案出来,杜建也只能抽晚上的时间,先把北山宾馆的资料先熟悉起来,才好着手牵头召集各部门的人讨论改制方案的问题。

    要说北山宾馆,杜建也没有少去,但要有些情况也必须要通过上午找来的材料才有更全面的了解。

    北山宾馆的历史甚至比市zhèngfǔ招待所南园宾馆还要悠久,是在清中后期霞浦县盐商会馆基础之上改建而来,经过历年来的改扩建,形成今rì的规模。

    早建三进大院的霞浦县盐商会馆以及五十年代修建的会堂式主楼,如今成了北山宾馆主要的宴会及客房区。另外还在北塘河西岸修建数座小楼,以接待特殊客人——沈淮此时就住在北山宾馆的西楼里——整个北山宾馆的建筑面积不大,只有四千平方米,甚至都不及梅溪镇的文化站大楼,宴会厅及包厢约二十来个,客房约四十间。

    要说北山宾馆比梅溪文化站大楼好在什么地方,大多数所有进入北山的人都会称赞那里林深径幽——的确,跟大都市里奢华的大酒店不能比,但北山宾馆胜在其环境幽静的园林。

    东华市从九四年就开始推动国有企业改制试点工作,霞浦县虽然没有把北山宾馆拿出来改制,但也做了一些资产审计之类的基础工作。

    九五年县里给北山宾馆核定的固定资产约五百六十来万。

    这个数字在杜建看来是略低了一些,也可能是有人早就在打北山宾馆改制的主意、故意压低核算资产的数目,但也不算低得有多离谱——当初梅溪镇建文化站大楼,加上陈丹接手经营之后的投入,大体也就投入不到八百万;近年来梅溪镇商业用地飞涨,那是另说。

    北山宾馆的资产有过核算,年前县计委甚至拟过一份股份制改制方案,有这些基础进行调整,就不难拿出新的改制方案出来。

    是不是适当提高估价,或者将北山宾馆所占有三十余亩商业用地的价值也有必要进行估算——虽然这些都将极大影响县zhèngfǔ对北山宾馆的最终持股比例,但杜建知道现在这些事不应该由他来拿主意,甚至在摸清楚沈淮的意思之前,他都不能提出来。

    且不管北山宾馆的资产最终估算多少,杜建同时也关心鹏悦等企业入股后,拿出一亿资金,会对北山宾馆进行怎样的改造。

    周家前后在鹏悦国际大酒店及附属的高夫尔运动会所上的投入,也就六千万而已,就已经将鹏悦打造成东华当下最为高档的星级酒店——据说建筑面积近两千平米的尚溪园,陈丹前后总共也就投入六百万不到。

    北山宾馆,除了已有建筑、庭园外,还要额外注入一个亿的资金——杜建有些怀疑,北山宾馆这么点地方,怎么容纳这么大量的资本注入?

    杜建随手将城关镇的高比例地图翻开来,拿红笔将北山宾馆从地图上圈出来,笔锋斜飞出去落在徐记酒楼上,叫杜建吃了一惊。

    杜建看了看手表,时间不算晚,也不确定王成卫就在办公室里,他将材料往腋下一夹,就骑着车赶到县zhèngfǔ去——王卫成、王际胜等人果然都还在办公室里加班,没有回去。

    “你们这才是第一天,不要把自己逼这么辛苦,”杜建笑眯眯的赶王际胜他们下班去,临了又把王卫成拉到他办公室里,问道,“沈记今天提了北山宾馆改制的事情,把这事交给我牵头去办。我对北山宾馆不是特别熟悉,倒是北山宾馆跟县中背靠背挨着,小王你对北山宾馆应该比我熟悉?”

    王卫成不知道杜建的心思,见他过来问北山宾馆的情况,自然也是将他了解的情况相告。

    杜建铺开地图,指着他在地图上画的笔迹,说道:“北山宾馆改制之后,就要进行大规模的扩建,不能跟县中争地,往西要越过北塘河,往东扩的话,东面这几处建筑似乎有些碍眼……”

    王卫成将杜建的手指尖压在徐记酒楼上,疑惑了看了杜建一眼,心想,杜建真不知道徐记酒楼是徐福林他儿子的?

    不过,王卫成转念间又想明白过来,杜建应该是不知道前些天晚上在徐记酒楼发生的事情,所以当他意识到北山宾馆往东扩建会涉及到徐记酒楼时,才会犹豫不决。

    “这几处建筑都是近年来新建,似乎没有按照规划来。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还要查县里对北山路一带的具体规划。”王卫成也含糊其辞的说道。

    前天晚上在北山宾馆与杜建撞到后,熊黛妮有跟他说起来梅溪镇的一些往事,王卫成也知道有些事情要比他想象的复杂。

    不过对杜建来说,有王卫成这句话就够了。

    杜建这两年闲得发慌,没事就琢磨县里的人事关系。

    徐福林跟他儿子同学陈燕是什么关系,自以为能瞒过别人的眼睛,却没有瞒过杜建的眼睛——从徐福林儿子徐建中以及陈燕,串联到熊黛妮,在沈淮指定要从县中借调工作人员之后,杜建就又迅速把徐惠丽、王卫成跟熊黛妮的关系也摸清楚,这才兵行险招的在借调这事上动手脚,故意叫沈淮能抓到把柄。

    王卫成的妻子跟徐福林儿子的徐建中是中学同学,杜建虽然不知道前些天晚上在徐记酒楼发生的事情,但见王卫成并没有替徐建中掩饰的意思,甚至直接点出徐记酒楼是徐建中仗徐福林之势建出来的违章建筑——杜建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北山宾馆要扩建,徐记酒楼要推掉,沈淮不开口,但是这个意思杜建他自己不能领悟,就不能算合格——沈淮并不是要他拿什么高水准的改制方案,而是要放他出去咬人。可笑别人都还羡慕沈淮把一个超大工程丢给他做,杜建暗想:沈淮要真这么肤浅,当年也就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了。

    杜建从县里骑车回到家里,就给沈淮打电话过去。

    沈淮在徐记酒楼上的意图,他领会到即可,没有必要再挑明了说,而是把何月莲、杜贵今天拿潘石贵跳湖自杀疑点材料来找他的事情告诉沈淮——他并不清楚沈淮此时有多信任他,但也要防备着这一丁点的信任有可能给何月莲这sāo娘们糟蹋掉,所以他不能把这事瞒着不说。

    *******************

    接到杜建电话时,沈淮正跟孙亚琳一起进老宅。

    沈淮将手机夹在脖子下,不意叫腋下夹着的公文包滑落下来,刚巧包没有关严实,里面的文件雪片似的洒了一地。

    沈淮一边接杜建的电话,一边弯下腰捡文件;孙亚琳就傍门依户的看着沈淮手忙脚乱的捡文件,也不说弯个腰来帮沈淮捡文件。

    对何月莲、杜贵拿材料找杜建这事,沈淮表示知道,也不跟杜建在电话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朝孙亚琳瞪眼扬了扬手,说道:“回法国这段时间又惯出毛病了,看到我打电话,也不说搭把手啊?”

    “去,你这点小伎俩还能骗倒老娘?”孙亚琳不屑的看着沈淮,手捂住有些低的领口。

    沈淮真是没想到说要占孙亚琳的便宜,但叫她这么一捂领口,才发现她今天果真是美艳无端。

    虽然从酒会离开披了一件外套御寒,但低胸设计的礼服裙叫她露出一片修长的颈脖跟雪白细腻的胸脯,她刚才要真是弯下腰来捡文件,一定能从领口看到更多的丰满挺耸。

    沈淮下午赶到市里来,是参加淮联重工的竣工典礼。

    东华市还处于权力动荡期,虽然省常委的研究结论已经放出风来,但陈宝齐毕竟还没有到任,熊文斌、杨玉权也没有正式进入常委之列,所以作为东华九五、九六年度重点建设工程项目之一的淮联重工竣工典礼,也是很低调的进行,并没有邀市里的领导参加以壮声势。

    淮联重工目前建成部分,主要以船用、桥用钢构件为主,也是当前梅溪钢铁产业往jīng加工方向的延伸,建成之后,每年将消耗梅钢十五到二十万吨的坯材,对初步完善梅钢的产业链结构,意义重大。

    沈淮赶回来,主要也是跟淮联重工大股飞旗实业及艾伦家族这次到国内的代表约翰.艾伦见面,进一步商谈新浦钢厂筹建的事宜;孙亚琳也是奔波许久,今天陪同飞旗实业的代表,一起回到东华。

    孙亚琳伸头看了看沈淮捡起来的凌乱文件,上面压着一张手绘图稿,拿过来见竟然是北山宾馆及周围区域的规划草图,她诧异的问道:“你都到这一步,这些工作还要你亲自动手啊;你刚刚接电话的这个杜建,你刚才不是说,已经将北山宾馆改制的事情,交给他牵头去办了吗?”

    “很多具体的工作,我都可以放手给其他人去做,但恰恰城市规划、设计这些事,我还真不想放手,”沈淮笑着说道,“如今霞浦可以说是一张白纸,每一笔都很重要。现在由我来决定每一笔到底怎么去画,这么有成就感、这么有意思的工作,我怎么会让给别人去做?”

    沈淮倒不是担心杜建会在这件事上动什么手脚,而是知道杜建虽然是官场上的人jīng,但平时的视野还多局限于霞浦,不可能对北山宾馆改扩建拿出多么惊艳的方案出来。

    沈淮暂时想冻结城关镇的规划跟城镇建设,但这时候完全将有限的市政建设资金都投入到新浦开发区去,霞浦县必然会有大量的人有意见,所以城关镇这边还是需要兼顾做一些改善xìng的市政营建。

    就目前来说,沈淮暂时打算将霞浦县城、城关镇区的改造主要集中在北片,为了节约极为有限的财政资金,故而才需要将北山宾馆的改拓建搞得大一些,这样才能将一些市政建设任务,划给北山宾馆的改建头上去,能在短时间里较大幅度的改善城关镇北片、北山路与北塘河一带的环境。

    就算把事情交给鹏悦去做,鹏悦也只会做北山宾馆内部的设计,外围跟宾馆本身无关的道路、园林及绿地规划,甚至包括县中的发展,都还是要县里来负责——沈淮不信任县城建、园林、规划等部门的业务能力,也不认为杜建能把这活做出极高的水准来,只能自己抽时间做起来,他会要杜建他们做些更具体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