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零一章 何月莲意外来访

第五百零一章 何月莲意外来访

    第二天早上,沈淮到葛永秋办公室,与他做了一番沟通。

    若是不想什么事都捅到常委会上讨论,什么事情都需要以书记办公会的形式成文,葛永秋的配合也是不可或缺的。

    沈淮并不想跟葛永秋的关系搞得多僵,虽然拳打书记、脚踢县长,叫人很是爽利,但在官场上逼走上级的名声并不能算好。

    在官场上,有时候是要让人敬畏,但敬畏过头,让人产生忌惮的同时,也会让人警惕、防备,这并不是能更好开展工作的状态——杜建以前的毛病很多,哪怕是为了千金买白骨,沈淮也要用他来打消其他人的一些顾虑,表明他不会因为简单的矛盾,就一定会把别人往死里踩。

    从葛永秋办公室谈话出来,沈淮就把他分管的各部门负责人召集到办公室来,彼此间见面,也做些工作上的交待。

    除了杜建、宋晓军、戴泉等人,王卫成、杨柳、王际胜等人正式到县政府报到,沈淮也把他们叫过来,与各部门的负责人见面——而陈礼杰也在杜建的安排下,主动推掉调进县政府工作的机会,留在县中继续任教。

    这么一来,杜建在借调之事背后发挥的作用,除了陈斌心知肚明、不敢声张之外,县里就没有其他人能够察觉。

    县里之前的招商引资工作,主要由计划委、外经贸委等部门分头负责,沈淮要把相关工作、人员,从这些部门划出来,成立专门的招商局,需要一个过程。

    县里会出文件,先在县政府成立县与开发区合署办公的招商办,将工作先开展起来,沈淮让宋晓军主要负责招商办的工作。王卫成、王际胜、杨柳等人都暂时编入招商办,但工作范围也不限于招商办,所谓的招商办更类似一个专门围绕沈淮而设立的综合办公室。

    在见面会上,沈淮也将新城乡规划及北山宾馆改制的事情,跟分管各部门的负责人做了通报,也要他们献计献策,希望通过实际的做事,把大家先初步的聚拢到一起来,而不是一定要到酒桌上加深感情。

    霞浦在东华不能算穷县,在梅溪、鹤塘两镇给划出去之后,九五年的财税收入还突破一个亿,可以说这两年来的经济都在稳定的发展——即使如此,各部门的负责人,都很难想象仅北山宾馆改制之后,就能直接吸纳上亿的资本。

    作为县委县政府招待所,北山宾馆是城关镇唯一能谈得上够了档次的酒店,归县委办直接分管。近年来流行评星级,县政府去年也专程给北山宾馆拨了两百万专款,用于房间及宴会厅的修缮跟装潢——就这点肉,县里就争得头破血流,明争暗抢,花招奇出;现在这一下子要再投一个亿进去,随便漏点工程出来,还不得把人肥得腻死?

    一天之前,得知杜建从县计委调到县委办、县政府办,有些人还酸溜溜的想,同样都是享受正科级待遇的副职,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今天知道这么大的一项工程,沈淮让杜建牵头去办,有些人心里就都快酸出水来了。

    沈淮上任最初的几天,就是要专门跟各部门以及乡镇上的一些人见面、谈话,了解基本情况,几乎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下午拉着宋晓军一起回市里,就把带领王卫成他们熟悉县政府人事、工作等情况的事情交给杜建,杜建还要额外给他们讲解一些招商引资以及企业服务方面的工作流程。

    很多事情是千头万绪,窗外的天都黑了,杜建也没有把一些工作理出头绪来,听着敲门声,不知道谁这时候过来找他,随口应道:“进来。”

    杜贵那么干瘪瘪的脸从门缝里挤进来,想进来又不敢进来的样子,叫杜建看了又好气又好笑,沉着脸骂道:“你丫怎么跟做贼似的?”

    “我不怕撞到沈老虎对你的影响不好吗?”杜贵说道。

    “那你还过来做什么?”杜建问道。

    “我在你家等半天了,看着天黑了半晌,你都没有回来,就摸过来看看。”杜贵腆着脸说道。

    杜建也不想杜贵这张二皮脸赖在办公室里叫其他人看见,叫杜贵先回他家里等着;他收拾起公文包,看到给临时腾出来挂上招商办牌子的办公室也还亮着灯,进去跟王卫成等人招呼了一声,也就赶了回去。

    骑车到家门外的巷子口,杜建看到阴影处停着一辆桑塔那,杜贵没有在他家等着,从车里探出头来,喊道:“哥,我在这里。”

    杜建推车过去,看到阴影中何月莲那张风韵犹存的美脸,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推车站定在车门前,看了看杜贵,又看了看何月莲,没有说什么。

    “哥,你把车丢一边,先坐进来才好说话啊。”杜贵看见杜建沉默,就招呼他坐进车里说话。

    杜建将自行车靠墙放好,坐进车后排里,看着后视镜里何月莲那张挤出笑容来的脸,倒想起这具身体以往所带给他的快活跟*。

    “哥,沈淮也真是够大方的,这才新官上任,就丢给你一个大工程做啊;这往后县里谁还不唯他马首是瞻啊……”杜贵还是皮肉轻得没有几两骨头,心里有什么事情藏不住,看到杜建坐进车里来也不说话,就笑嘻嘻的直接奔主题而来。

    杜建知道县里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传得极快,他没有应杜贵的话。他知道杜贵的斤两,有时候只是不得不照顾这个比自己小十多的堂弟,他眼睛还是盯着何月莲看,何月莲今天过来的目的,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何月莲的心里也是苦涩,当年杜建给沈淮一脚踢出梅溪镇,到县计委挂了一个副主任无权无势,她把他当成狗屎一样甩掉,谁能想到转了一圈,杜建竟然又投靠到沈淮门下,重新有获得重用的迹象?

    何月莲并不清楚,杜建心里对他与沈淮之间关系由之前的上级变成当下的下属,有什么感想,她认为,只要认识到沈淮这两三年来的手段以及梅溪镇的巨变,杜建心里应该不会有太深的芥蒂。

    何清社想得最开,也是放得最早,看看何清社他现在什么地位,就知道人最终还得要顺势。

    何月莲嗓子干涩,有些话在嘴里转了半圈,都吐不出口,临了说道:“现在唐闸区里都在说,何清社跟李锋这次都会进区常委班子,杜书记你有没有听说啊?”

    陈宝齐接谭启平担任东华市委书记、熊文斌担任常务副市长以及杨玉权担任统\战部长,昨天省常委会议是正式研究通过,谭启平会调任省供销总社主任——这些事,沈淮上午就跟杜建提了一下。

    虽然离陈宝齐上任还有几天时间,但陈宝齐到任之后,唐闸区班子的调整,也会很快进行——潘石华、周岐宝、苏恺闻等谭系旧人的即将失势,以及区常委新班子的组成,也是近期众人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何清社、李锋、黄新良、郭全四人,到底谁会进区常委班子,杜建也没有数,毕竟他没办法钻到沈淮的脑子里去翻个清楚,但将来东华市是赵系与梅钢系平分天下的局面,梅溪作为梅钢系的发家之地,即使不争区委书记、区长的位子,梅钢系有两到三人进区常委班子,在梅溪新区的发展中发展至关重要的影响,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想想给他压制那么多年没脾气的何清社、李锋、郭全,想想给他当了那么多拎包小弟的黄新良,此时无一不是梅钢系的嫡系,即使在市领导面前说话都能挺起腰板来,就连他压根瞧不起来的邵征,今后将作为众信投资的代表常驻霞浦,陶继兴见他也是笑容可拘,以至宋晓军两年前还只是一个村支书——杜建心里除了苦涩,还是苦涩。

    “潘石贵当年跳湖是很多疑点的,我们搜集了很多证据,”杜贵说道,“这些材料,哥你能不能帮我们交给沈老虎啊?沈老虎这时候大概正急着要用这些东西吧……”

    看着杜贵递过来一只黑色塑料袋,看样子里面包裹了不少东西——杜建却没有接手。

    何月莲到底比杜贵要老辣,见杜建没有接手,紧接着又问了一声:“是不是等新的市委书记上任后,我们再把这些材料交上去?”

    杜建只是笑了笑,心想何月莲心里总算要比杜贵拎得清楚,知道沈淮不屑于要她们的投名状。

    杜建沉吟的片晌,也怕何月莲她们病急乱投医,说道:“潘石贵的死,是有苦主的,你们掺和进去做什么?再一个,潘石贵的死,是谭书记任内发生的事情,即使有疑点,你们总该不会让谭书记留个烂尾巴离开东华吧?”

    何月莲点点头,表示明白。

    杜建推门下车,扶起靠墙放的自行车,临了又说了一句:“霞浦的事情,你们插手不上,以后还是少来霞浦吧。”(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