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百章 目标

    今天临时召开的县政府常务会议主要就是宣布几项任命以及关于县政府分管工作的调整决议。

    由于分管工作的调整幅度很大,涉及到县政府这一块的事权几乎要彻底的重新进行分割,故而即使有什么事项需要决定,也不得不暂缓下来,重新交给分管副县长手里去拟新的处置意见。

    沈淮担任副县长,分管计划委、经贸委、规划、国土、城乡建设、交通、中小企业以及城南、新浦两个开发区,将县里的经济大权抓过去,这点并不出乎众人的意料。甚至说,沈淮没有一步到位就直接顶替葛永秋的县长职务,就已经很叫一些人意外了。

    县政府常务会议上,相对叫人吃惊的,还是杜建即日起从县计委调任县委办、县政府办副主任的任命——县长们是在上午的常委会议之后,就知道这个消息,但是政府办的主任们以及县政府组成部门,却大多是任命正式宣传之后,才知悉此事,一时间也是诧异莫名。

    县计委作为县政府最重要的权能部门,就在县政府大院内,很多人都跟杜建抬头不见低头见。只是杜建从梅溪调到县里这两年多来,沉默得就跟河边的鹅卵石一样,几乎就叫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看他平日期佝偻着的腰背,似乎很享受退居二线的生活,在县计委内部,也完全不跟其他几个主任起任何冲突——当然,即使他想叫人彻底忘掉他也不可能,沈淮崛起于梅溪镇,杜建之前担任梅溪镇党委书记,之所以给调回县里闲置,就是因为他在梅溪镇跟沈淮有矛盾,给沈淮踢出局。这些往事并不久远,就算深埋到泥土之下,只要涉及到沈淮,也会有有心人挖出来。

    很多人心里都在想,杜建这两年虽然非常老实,但沈淮到霞浦来,他给调到政协或者人大养老,无疑是最好的结局,谁能想会有这么一份任命摆到大家跟前?

    沈淮要上手的工作极多,宋晓军对霞浦县的情况,也需要有一个适应过程,那杜建的走马上任,就变得刻不容缓。

    杜建平时也在县政府大院里上班,任命宣布之后,接手新的工作岗位,简单到就是换个办公室的事。

    虽说杜建在借调一事上,不惜将陈斌拖下火坑,为沈淮制造敲打霞浦县众人的机会,就是不甘寂寞,想搏一下,但也没有想到沈淮的决定会如此干脆利落。

    县委办、县政府办副主任,同样也享受正科级待遇,办公室也仅仅就是东侧两栋楼间交换了一下——就个人而言,杜建还更喜欢他在县计委那间的爬满爬山虎、朝东南的二楼办公室,而县政府办这边,二楼以上朝阳的办公室都要优先让给县长们选,能腾给杜建的,只是一间过道北侧、光线给北面树林遮住的小房间,但杜建心里清楚,这么轻轻的一换,他就算是从舞台的边缘,转到灯光聚焦的中央来了。

    那些个平时看到恨不得鼻腔里出气的副县长们,在会后看他的眼神就陡然柔和起来了——杜建在官场浸淫了半辈子,对人的眼神最为敏感,仿佛当年在梅溪镇当党委书记的感觉又回来了。

    只是杜建跟其他人心里一样,心里还是有疑问未释,还是有些忐忑未消。

    杜建不清楚:究竟是他兵走险锋,叫沈淮看到他的用处,还是说沈淮用他,仅仅是为了千金买马骨、以安人心?

    中午去见沈淮时,由于肖浩民、宋晓军都在场,杜建站在一旁,也没有说几句话;这时候,他叫县计委的小马、小张帮他搬办公室,他拿着记录本再到沈淮的办公室来听候指示。

    ***************

    沈淮正抽会后的空闲时间收拾办公室,杜建敲门进来,他停下手,叫杜建坐到窗外的沙发上说话。

    “我们有两年没见了吧?”沈淮拿出烟来点上,又把烟盒跟火机放茶几上,叫杜建自取。

    “是有两年没见了,”杜建说道,“我离开梅溪后,杜贵还在梅溪惹了些事,我知道后想去找沈书记您认错的,后来也是给耽搁下来了。”

    沈淮知道杜建说的是潘石贵与杜贵叫唆商户冲击镇政府一事,这事以潘石贵跳湖自杀、杜贵投案自首给判劳教告终,但留下很多尾巴到现在还没有扯干净,他笑了笑,说道:“杜贵是杜贵,你是你,你只要不包庇纵容,需要你来认什么错?”

    沈淮只是蜻蜓点水的揭过这段往事,便说其他事情:“我虽然把宋晓军从市里调过来当助手,不过宋晓军对霞浦县的情况并不熟悉。另一方面,我主要也是希望宋晓军能多负责对外的一些工作,所以我到霞浦县之后,就希望陶书记能推荐一两个对县政府各部门及各乡镇事务较为熟悉的人选给我。陶书记推荐了你。”

    杜建一时间琢磨不透,沈淮为什么不愿意谈梅溪旧事,是说他心里想揭过旧事不提,还是说要谭启平正式给调出东华之后,再考虑动手收拾潘石华他们?

    杜建当然也知道陶继兴不可能主动将他推荐给沈淮,当然他也不会对陶继兴这两年来的冷落生什么怨气——陶继兴虽然随波逐流了一些,但也没有将他一脚踢死。他要是之前就给调到县政府、县人大养老去,此时再调回来,就会显得格外的突兀;甚可以说不可能。

    可以说,陶继兴之前对他的态度是,你惹不起沈淮,就先老实到一边呆着;才将他放在一个可进可退的位子上。

    从这点来说,在官场上见惯落井下石的杜建还是感激陶继兴的。

    见沈淮此时无意多谈梅溪旧事,杜建也是顺着他的话意说下去:“我一定不会辜负陶书记跟沈书记你们的信任。”

    沈淮印象里还留有杜建昔日在梅溪霸道、专横的记忆,还是不能很适应他此时带有些老态的巧言令色,不清楚这是他的伪装,还是说这两年来对他的心性确是一种煎熬,笑着说道:

    “现阶段我在县政府这边分管了很多工作,不过绝大多数工作都有既定的程序跟步骤,我暂时也没有打算做太大的变动,你就照着之前的程序处理。在县里,我现在主要想做的两件事,一是城乡规划要重新做,要高起点,高标准,一个就是北山宾馆的改制。后者更急切一些……”

    县委办、县政府主任们的权柄或轻或重,主要依赖于县长们的信任与放权。

    往小里说,再大的主任也只是县长们的管事婆,几乎所有琐碎冗杂的事务,都要他们跟在后面擦屁股,要是什么事情没有办好,给当成孙子一样骂,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往大里说,县政府各部门及各乡镇请示县政府的事项,具体办理意见,相当大一部分都要由他们负责草拟,县长们很多时间只是在他们草拟意见之后签个字,甚至都没有精力细看一眼;事后的督办以及更多决策性意见的形成,他们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可以说在政治这个舞台上,发挥的作用及影响力要比下面的乡镇及部门负责人都要大。

    沈淮的话意也是很明显,他现在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县政府这边,他确定一个原则,具体的分管工作,在经杜建手汇总到他办公桌之前,都由杜建照老规矩召集人手研究、拟写办理意见,他主要负责签字,实际就是授给杜建最大的权柄。

    除此之外,沈淮还要将新城乡规划以及北山宾馆改制这两项重要工作,交给杜建牵头去办。

    “除了北山宾馆外,霞浦没有一家真正能上得了台面的酒店,”沈淮说道,“而接下来新浦钢厂进入建设阶段以及招商引资工作的展开,不仅县里,以及各企业,都会有更多高端商务宴请及接待的需求。要是照国际一些标准来说,北山宾馆的条件也只能说是相当勉强,接待能力也有限。县里短时间里拿不出资金对北山宾馆进行大规模的扩建,同时要考虑到政府形象的问题,也不宜将大量的财政资金用于馆阁厅楼的建设。所以霞浦县招商引资的第一步,我还是打算从北山宾馆改制做起,引入资本,对北山宾馆进行修缮跟扩建。我昨天就在跟周知白谈这个问题,让鹏悦联络其他相关企业,凑出一个亿资金出来,注入北山宾馆。县里对北山宾馆的控股权、管理权都可以让出去,只需要占一定的股份,保证权益不受损就可以了,同样也能约束县里的公款消费。这件事我这两天就抽空跟葛县长提一下,但也需要你能帮我最快拿出一份成文的方案出来……”

    杜建将沈淮说的话,都认真记了下来。

    “你有周知白的联系电话?”沈淮问杜建。

    “有的。”杜建说道,他虽然不找周知白等人联络,但联系方式一直都没有丢,又不大确认的问道,“北山宾馆要注入的资金是一个亿?”

    “嗯,是一个亿,起点要定得高些,”沈淮点点头,肯定的说道,“现在城关镇,包括城南开发区在内,居民有五万人。把全县各大乡镇都统计在内,城镇居民总数也就二十万,城市化率不到22%。而在我设想之中的将来,以工业化、产业化带动城市化发展,霞浦县与新浦发展衔接起来,应该是一个居民人口要超过六十万的新兴城市区域。我们新的规划要照着这个目标去制定,作为新规划的第一笔,北山宾馆的改制跟扩建,标准自然也不能低了。”

    杜建自以为对沈淮、对梅溪研究得比较透彻,但也没有想到,沈淮将霞浦未来数年甚至十数年的发展目标定得这么高。

    城关镇此时的居民人口约五万,将来人口增涨十到十二倍,岂不是说城镇区域也要相应的扩大十到十二倍,甚至更高?

    那差不多要将城关镇周边以及东侧的渎西、平东等乡镇都划进来,一直到新浦沿海的范围内,在这片占地近两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建设出一座崭新的港口城市出来。

    梅溪镇此时的建成区域,也才十几平方公里而已。

    (无弹窗小说网)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