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九十九章  任命

第四百九十九章  任命

    也不知道受惊害怕,还是夜里见过徐福林怎的,陈燕早上醒过来,就感觉不舒服,额头也有些烫。让老公送儿子乐乐去幼儿园,她到十点钟才磨磨蹭蹭的起床,赶到县中医院没找到徐惠丽,随便找了个医生看过门诊,开好病假条才回到县里。

    进楼远远看见徐福林从过道另一头走过来,陈燕停在那里。

    “你上午人去哪里了,怎么半天没看到你的人?”徐福林脸沉着问她话。

    “早上起来身体不舒服,就先去医院看病了,”陈燕从包里翻出病假条,递给徐福林,说道,“我现在过来请假了,怎么,必须要先过来请假才能再去看病吗?”

    徐福林看陈燕容光焕发的样子,也不像是生了什么病,瞥了一眼病假条,说道:“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能过来,最好先打电话跟陈伟兵说一声。”说罢,就转身进了办公室。

    陈燕见过道没有人,也就跟着推门进了徐福林的办公室,问道:“昨天在林子里扒人家裤子,让人家屁股光溜溜的蹶在那里,就没有想过人家会着凉感冒,这时候却怪我看病没请假了?”

    陈燕知道徐福林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跟自己儿子女同学乱搞的事情,所以平时她在县政府里都极少跟徐福林说话,也轻易不进他的办公室,但今天进楼就莫名给他训了一通,也忍不住耍起性子来,推门进来一屁股坐到徐福林的办公桌上,将裙摆往上拉起来,露出一截白嫩细腻的大腿,晃徐福林的眼睛,说道:

    “天气都还凉着,人家生病也换上这裙子,你倒是板起脸来教训起人家来了,你说我这是为了谁方便?”

    徐福林瞥了一眼办公室门,确认门给关严了,才垮下脸来,眼睛看着陈燕白嫩的大腿,跟她说道:

    “上午县人大召开常务会议,通过他副县长的任命,紧接着县委上午又召集常委会议,确认计划委、外经委、规划、国土、中小企业局、城南高新区、新浦开发区等都归他分管——再过半小时,县政府这边也要召开常务会议,宣布常委会的这项决议,进行分管工作的调整,很可能还会有新的议题插进来。除了葛永秋、李秀鹏、陈伟兵等人外,综合办、法制办以及财政\局的主要负责人都被要求列席。而且,他以后会在县政府这边办公,你跟我耍小性子可以,要是你这个综合办的副主任不想干了,你怎么请病假都没有关系……”

    “不会吧,他这两天不是都在西楼那边办公吗,怎么又要搬过来,他不觉得折腾啊?”听到徐福林提到沈淮,陈燕心头犯忤,也不敢再使什么小性子,把丰腴的屁股从徐福林的办公桌上移下来,疑惑的问道。

    沈淮到霞浦,会主要担任三个职务:一是县委副书记、一是副县长、一是新浦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

    大家之前也都在讨论,沈淮到霞浦后会主要在哪里办公,因为这也涉及到沈淮今后一段时间的工作重心在哪块,将直接影响全县权力格局新的调整。

    这三个职务里,自然是县委副书记的权柄最重,而且沈淮前天到县里来报到后,也就在对面楼找了一间办公室坐下来,大家也就理所当然的认为,沈淮以后除了新浦开发区外,在县里主要还是跟陶继兴一起抓决策方面的工作,不会太具体的去插手县里的行政事务。

    没想到两天过去,沈淮就要把办公室移到县政府这边来。

    “之前两天,县人大常务会议还没有召开通过他的副县长任命,所以他临时在县委那边找了一间办公室先坐着。这次是正式将办公室放在楼上去,在葛县长的隔壁、跟李秀鹏县长门对门;陈伟兵已经让人在安排他的办公室了——另外,今天上午的县常委会议,对县政府办这边的人事也进行调整。卢志刚跟任广升,给调去老龄委跟河务局,除了杨玉权的秘书宋晓军会下来担任县政府办副主任外,陶书记还提名县计委副主任杜建进县里担任县委办及县府办副主任——有些事,不是我想怪你,也是为你着想,你要掂量一下……”

    “杜建是……”陈燕疑惑的问了一声。

    这些天来县里的话题都集中在沈淮的头上,对将随沈淮到霞浦来工作的宋晓军也多有议论。陈燕知道宋晓军是沈淮在梅溪镇提拔起来的,后来调到市里给副市长杨玉权当秘书——宋晓军到霞浦来,自然是沈淮的嫡系无疑,此时进县府办担任副主任,接下来必然还将兼任一些重要职务,不过,对县计委副主任杜建,陈燕则几乎没有什么印象,都没有人议论过他。

    陈燕知道霞浦县官场近期会有极大的变动,人事调动也会极其密集,但她还是最关心县政府办的人事变动——她即使在言语上得罪了沈淮,大不了以后躲着他点,想来沈淮高高在上,大概也不会屑于直接出面给她这样的人小物小鞋穿,不然只会显得他太小心眼了,但县府办的人事调动,对她的影响就大了。

    当然,对主要分管县政府办、北山宾馆等工作的徐福林来说,县政府办的人事变动,对他的影响也是直接而巨大的。

    “杜建以前担任过梅溪镇党委书记跟梅钢厂厂长及党组书记……”徐福林也是焦头烂额。

    杨玉权的秘书宋晓军下来,他不怎么担心,主要还是宋晓军之前在鹤塘镇的起点太低,对霞浦县里什么情况远远谈不上熟悉,沈淮用他,主要还是用他负责对外工作。

    对徐福林来说,很多事情、很多人他惹不起,至少还能躲得起。

    沈淮就算有一千双眼睛,徐福林相信总也有他看不到的角落;就算沈淮有一千双手,徐福林相信总也有他手插不进的地方,但杜建这头老狐狸,在霞浦县官场上沉浮了半辈子,突然之间从边缘给调到舞台的中央来,意义就不同了。

    跟陈燕不同,徐福林对霞浦县官场研究跟了解要深得。

    徐福林知道杜建当初从梅溪镇党委书记的任上调到县计委担任副主任,也是因为他在梅溪镇跟沈淮有矛盾,即使他是陶继兴提拔上来的人,也不得不给闲置起来。

    陶继兴此时突然提名杜建进县委办、县府办,肯定不是说,陶继兴觉得在委屈杜建三年后,现在要给他补偿,必然是早就跟沈淮有默契才会提出如此的人事任命。

    是沈淮要用杜建。

    徐福林也无意跟陈燕说得太细,这办公室里人来人往,他不想让别人看到陈燕穿着性感的小裙子单独在他的办公室里,只跟她说道:“杜建这人的眼睛毒得很,你以后在政府办还是多注意些;实在不行,你看县里这么多局或者乡镇,你想去哪里?”

    “我倒是想去当个局长、镇长,你也要能让我去当啊,”陈燕虽然忤沈淮,但见徐福林堂堂副县长,也一副畏人如虎的样子,心里反倒瞧不起他来,再说这样就给远远的踢开,她也不甘心,说道,“再怎么说,我跟熊主任的女儿熊黛妮是同学,再怎么得罪他,他也不能把我吃下去吧?叫你提醒了,我还要去跟沈县长打声招呼呢。”

    “对了,你跟熊黛妮是同学,他跟熊黛妮的传闻,到底是不是真的?”徐福林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们男人看到漂亮女人,就一门心思想着扒人家的裤子,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扒熊黛妮的裤子?”陈燕说道,“反正换了我是男人,没办法忍住不动心。”

    ****************

    从省委组织部商调函下来,离开嵛山县到霞浦来上任,所有调动手续完成,也就不到一周时间。

    这一周里,沈淮从燕京回来后,也是四处奔波,还到江宁、徐城走了一趟。钢厂筹备、工作调动,以及东华新格局的成形,各种谈话都只能绕着弯、隐晦的说,沈淮也忙得脚不离地,甚至连他自己的家当都还留在嵛山,今天要嵛山县政府主任肖浩民专程带车送过来。

    在县政府常务会议之前,还有些时间,沈淮就在新办公室里跟肖浩民、宋晓军、杜建,谈一些新浦钢厂建设中嵛山那边能分摊的工作。

    新浦钢厂一期产能就是梅钢现有的三倍还多,不要说建成后或直接或间接创造的就业岗位巨大,就是在建设过程当中,也必须要把全市的建设资源都调动起来,才有可能更快的推动项目的建设——沈淮自然也不会把嵛山县落下。

    陈燕敲门进来,看着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定了定心神,镇定的看向沈淮:“沈县长,会议时间快到了,徐县长让我过来通知你一声;等会儿是在二号会议室开会。”

    沈淮看了四月天就穿起短裙的陈燕一眼,说道:“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站起来,跟肖浩民、宋晓军说道,“我跟杜主任去开会,就让晓军送一下你。”

    宋晓军还没有直接入职,所以不便直接参加县政府会议;杜建现在还是县计委副主任,自然可以列席县政府常务会议。

    杜建站起来跟肖浩民握了一下手。

    杜建是不甘寂寞,想搏了一把,但也没有想到沈淮的决定会如此干脆利落,今天早上陶继兴就打电话找他过去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