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原来如此

第四百九十七章 原来如此

    熊黛妮接到徐惠丽的电话,也颇为意外,没想到王卫成调动的事情会这么复杂。[]

    王卫成想去找沈淮当面表示感谢,熊黛妮打电话给沈淮问他在哪里。

    沈淮在霞浦还没有安顿下来,临时住在县委招待所北山宾馆里。沈淮接到熊黛妮的电话,知道王卫成要过去找他,就让熊黛妮转告王卫成,让王卫成直接到北山宾馆西楼找他。

    熊黛妮将沈淮的电话号码跟住址给王卫成,临了又觉得让王卫成、徐惠丽直接过去找沈淮不合适,犹豫许久,临时叫了一部出租车,赶到霞浦与王卫成、徐惠丽汇合,再一起到北山宾馆去见沈淮。

    待穿过幽静的林荫小道,走到北山宾馆的西楼前,看到二楼灯火通明,窗子里几个身影里她爸赫然在列,熊黛妮头皮发麻,只是她这时候想逃也不成,底楼大厅值班的服务员已经看到他们,只能硬着头皮,陪王卫成、徐惠丽走进去。

    服务员直接领着熊黛妮、王卫成、徐惠丽她们上楼,熊黛妮见二楼会客厅里,沈淮正站在窗台前,不知道在接谁的,其他人,除她爸外,赵东、胡志刚、杨海鹏还有周知白都是她认识的。

    这时他们都朝自己看过来,显然都很意外她会出现,熊黛妮也觉得很尴尬,有些解释不清,局促的问他爸:“爸,你怎么也在霞浦?”

    “哦,我下午就在渎西乡调研。”熊斌语气平淡的说道,即使也疑惑黛妮为什么这时候出现,也只能一脸从容。

    沈淮是要跟王卫成谈一下,但也没有想到熊黛妮会一起过来,转念想到今天的事情可能叫王卫成、熊黛妮他们有些误解,以为他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是专为王卫成一人,故而叫他们以为这个人情极重,叫熊黛妮不得不亲自赶过来一下。

    沈淮接过电话,走过来指着王卫成,跟熊斌他们说道:

    “王卫成,你们都认识吧?赵东、海鹏以前跟我起过他,我既然到霞浦了,也要用人,就打算让他到我身边工作,你们觉得怎么样啊?我倒是没有想到,小熊跟王卫成的妻子小徐也敲是同学。”

    他又招呼王卫成坐下来,帮他介绍,说道,“老熊、赵东、杨海鹏,你应该都认识,这位是鹏悦的周知白周总,以后你会跟他经常打交道的;这位是我堂妹宋彤,目前是无业游民……”

    “我怎么就成无业游民了?”宋彤不满的说道,“我现在好歹是鸿基产业投资基金副经理,手里管着几千万的资产,你不要把人家说得这么不堪好不好?”

    “鸿基投资在东华的业务,好像跟你无关啊;你的办公室在香港,你没事要往东华跑,怎么叫人认为你是在务正业啊?”沈淮笑着反问宋彤。

    王卫成以前跟孙海走得亲近时,跟赵东、杨海鹏以及熊黛妮的前夫周明,都经常有机会聚到一起吃饭喝酒;只是后面成家立业,工作忙碌起来,又有孝,他与孙海都少有见面的机会,跟赵东、杨海鹏自然就更谈不上亲近了,这些年都没有再见过面。

    他跟熊斌倒是也有见过一两面,但彼此的印象都很淡;他相信熊斌都未必会记得有他这么个人。

    真是世事难料,海出事故离世,熊斌数度沉浮,即将出任市委常委,而赵东、杨海鹏也都成为东华跺一跺都会有动静的人物,真是叫人感慨。

    “你是徐靖家的闺女吧?”熊斌看着徐惠丽,见她点头,又笑道,“我记起来了,你当时结婚的时候,你老子徐靖跑过来,差点要把我的办公室给砸了,说市钢没有把好门,让一个外面的野小子闯进来将他家中学都没有完的闺女给骗走了,徐靖硬是要我让钢厂派出所将这个野小子当流氓抓起来——这个野小子就是他喽?”

    徐惠丽见熊斌重旧事,红着脸说道:“我爸现在说要感谢你当时没有任着他的脾气乱来……”

    “通过借调,把你学校调到县里来,而没有跟你直接说赵东、海鹏他们跟我推荐了你,就是不想你多想什么,”沈淮跟王卫成说道,“你现在也不要多想什么,这两天把学校那边交接后,就直接到县里来工作。过些天,我会将招商引资工作从县计委划出来,成立县与城南开发区及新浦开发区同步工作的招商局。局长是谁,现在还没有定论,不过我会给你们县中调过来的几名老师里留一个副局长的名额,你要做好参加竞争的准备。”

    沈淮还要跟熊斌、赵东、杨海鹏、周知白他们谈事情,跟王卫成简单的谈了几句,就收装头。

    王卫成与妻子起身告辞,熊黛妮也是心虚,不敢赖着不走,跟他爸熊斌说道:“我先去惠丽家去,你什么时候回去,直接到县中教职工宿舍那边来接我。”站起来就跟王卫成、徐惠丽他们一起离开北山宾馆西楼。

    在屋里,徐惠丽没敢说什么话,出了楼就兴奋起来了,笑着问熊黛妮:“你说我家老王真有能当副局长的样子吗?我怎么看他就不像呢……”

    “你不要得意忘形了,沈记只是让我们学校出来的教师有机会参加副局长的竞选,最后谁能上谁不能上,还不一定。”王卫成要比妻子稳重些,还能控制着激动的心情。

    徐惠丽横了丈夫一眼,问熊黛妮:“黛妮,沈记最后那话,你说他是不是就是说给老王听的?”

    熊黛妮认识沈淮多年,也知道他用人的风格,跟东华的官场可以说是格格不入。那么多人给他从很不起眼的角落,送到一个个叫人眼馋的重要岗位上去,却又恰如其分发挥出极好的作用来。

    所以他对沈淮会直接拔王卫成担任即将新组建的县招商局的副局长,她是既意外,又觉得理所当然。

    “在沈淮手下当官,未必就是好事,”熊黛妮笑着说,“就说赵东吧,没有给沈淮调去梅溪之前,长得结结实实的,没过多少时间,他爱人就跟大家抱怨,说赵东已经给沈淮折磨得只剩一把骨头,摸着还硌手。都说沈淮用人,都当成牲口使唤,惠丽你以后可能要辛苦了……”

    县中教职工宿舍离北山宾馆不远,熊黛妮就随王卫成、徐惠丽走回去,出宾馆大门,看了有两人迎面走过来。

    熊黛妮在昏暗的路灯下也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只当是到北山宾馆住宿的人,也没有在意,倒是对方认出她们,招呼道:“黛妮也过来见沈记啊?”

    待对方走过来,熊黛妮愣怔的片晌,才认识对方是梅溪镇的前党委记杜建。

    熊黛妮知道杜建在梅溪跟沈淮闹得很不愉快,最后给沈淮赶出梅溪,她也不知道杜建以后给调到哪里去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他。

    “杜记,你原来也在霞浦啊?”熊黛妮语气冷淡的说道。

    “嗯,我离开梅溪后,就一直在县计委工作,”杜建笑着说道,又看向王卫成,问道,“你是县中的王卫成老师吧?我是计委杜建,以前在梅溪工作,跟沈记还有小熊认识。”

    王卫成认出杜建身边的那人竟然是陈礼杰,诧异万分,没想到在背后捣鬼、让陈斌将他从侯选名单上踢下去的人竟然是县计委副主任杜建;更没有想到杜建晚上也会出现在北山宾馆,认出他们来,还主动跟他们打招呼。

    杜建难道不应该千方计瞒住这事、躲着他们才对吗?

    沈淮在二楼跟熊斌他们接着谈新浦钢厂的筹备工作,楼下值班处打电话上来说县计委副主任杜建过来拜访他,他觉得很意外。

    待杜建领着陈礼杰上楼来,沈淮眼眸子敛了起来,盯着杜建那张枯燥无味、却又回味无穷的脸看了许久。

    “沈记,我领小陈过来跟您认错来了。”杜建就站在门口说道。

    “认什么错啊?”沈淮故作不知的说道,“今天面试,小陈表现不错,是三名教师里表现最好的;以后到县里,还要更好的工作,争萨步。”

    沈淮就在门口跟杜建简单说了几句话,也没有说要他们进会客厅坐下来,就收装头。

    杜建也没有死赖着不走,见沈淮收装头,就识趣的告辞离开。

    沈淮站在窗台前,看着杜建走开,才转回身来。

    熊斌坐在沙发上,笑着说道:“梅溪地方不大,但真是藏龙卧虎啊;我们之前还是把杜建小瞧了……”

    杨海鹏对杜建没有什么好感,笑道:“他倒不怕玩火。”

    王卫成离开后,沈淮就把今天围绕借调一事发生的曲折说给熊斌、杨海鹏他们知道——说实话,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事是杜建在背后捣鬼,看到杜建出现,也是吓了一跳。

    “既然他敢玩火,我怎能示弱了呢?”沈淮笑着坐下来,问熊斌,“老熊,你觉得呢。”

    “杜建还是有些野心,但是这几年来能沉住气,说明他还没有给自己的野心吞掉,”熊斌说道,“你现在在霞浦这么缺人手,用杜建倒不是不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