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九十六章 波折

第四百九十六章 波折

    顾金章也不想真就深挖下去,要是真挖出一片脓疮,他作为分管组织、党群的副书记,脸上也不会好看。

    他就在办公楼前把陈斌骂得狗血喷头,歇过气,又说道:“招商引资是县委县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招商引资工作的人才队伍建设,也是县人事组织工作的重中之重,需要有能干事的,愿意干事的。我与老耿过来,就是要将这点跟你强调再强调,你要再拿什么烂货色来糊弄县里,仔细我收拾你”

    陈斌沮丧着脸,请顾金章、耿波及他们的随行人员先进他的办公室。

    陈斌抽屉里拿出花名册,垮着脸跟顾金章说道:“我们学校有编制、没编制的,英语教师一共有十九人,名单都在这里,顾书记你自己挑……”他现在有如惊弓之鸟,一时间也怕再揣测错上意,再惹得顾金章、耿波不悦,也更担心顾、耿二人之后的沈蛮子盯上他,索性把花名册递给顾金章,任他挑人。

    陈斌此时也知道是沈淮要用人,是沈淮对学校推荐上去的人选不满意,他没有想到会是县委副书记、常委的顾金章与耿波亲自跑过来兴师问罪,但也恰是如此,他更知道沈蛮子惹不得。

    顾金章瞪了陈斌一眼,接过花名册,看了耿波一眼。

    耿波见陈斌一副怕再做错事的样子,也不想为难他,倾过身子,问道:“陈校长,有哪些教师是有意愿暂时借调到县里工作?这个事,咱们也不能搞强迫,首先还要尊重他们个人的意愿;这也是顾书记所说的,我们需要有愿意干事的人才,光有能力,不愿意干事也不成。还有你们学校的教师,有能力跟没能力,你作为校长,心里总归是有数,不要把问题都推顾书记跟我头上来。”

    沈淮始终没有更清晰的暗示,耿波也不清楚县中里到底有没有沈淮相中的人,他们也不能把十九名英语教师都叫过来盘问一番。

    倘若沈淮在县中有相中的人,而沈淮也没有更清晰的暗示,那肯定会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能力在水准线以上,即使公开选拔也应该能入围,第二就是有意愿借调到县里工作。

    这两个条件一框,就可以把选人的范围缩少下来。

    倘若沈淮没有明确的人选,他们就严格照着“能干事”跟“愿意干事”两个标准选人,这件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没有必要搞成惊弓之鸟、搞得他们自己也跟着束手束脚。

    听耿波这么说,顾金章也点头认可。他虽然这半辈子都在琢磨人,但也知道,要是琢磨过头,反而适得其反。

    这件事情明摆是下面人以为有操作空间,想搞鬼塞关系户进去,才叫沈淮抓住把柄。

    现在沈淮即使没有明确的暗示,他这边严格照着选拔的程序来,即使没有把沈淮相中的人圈进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在耿波、顾金章的循循善诱之下,陈斌的脑子里慢慢清晰起来。

    也的确,有些教师自然能力、关系都不过硬,就没有想着要凑这个热闹;也有些教师图教师工作安稳,不愿意到县政府里折腾;也有些教师年纪偏大,根本就不适合——这些人一排除,范围就给缩小了大半。

    陈斌脑子里还有一个名单,就是有几个已经直接托人打招呼、但关系不过硬的教师,其实也可以排除在外,那他就能直接将目标锁定到三个人身上。

    陈斌沉吟片刻,说道:“是有那么两三名骨干,我不是很舍得放走……”

    见陈斌煮熟的鸭子嘴还硬着,顾金章哭笑不得,瞪了他一眼,反问道:“要我求你不成?”

    “都有谁?”耿波问道。

    “两个男老师、一个女老师,王卫成、杨柳、王际胜……”陈斌指着名单说给顾、耿二人知道。

    在县政府会议室面试,陈礼杰也提到王卫成跟杨柳这两个人的名字,沈淮当时没有表示什么,但也没有表示不什么;耿波看了顾金章一眼,让他决定。

    “你把这三个老师喊过来谈话。”顾金章说道,他倒是爽脆。

    实在不行,把这三个人加上陈礼杰一起调到县里去,县中缺英语教师,也完全可以从下面的完中调——一个九十万人口的大县,连三四名会外语的人都调不出来,那真是贻笑大方了。

    陈斌刚才在办公楼前给顾金章当成孙子一般骂得狗血淋头,也叫他这时候很不堪去面对下面的老师,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英语组办公室去叫人。

    看到陈斌推门苦着脸踱步走进来,坐在办公桌后备课的王卫成与其他老师,都放下手下的事看过去。

    县委顾副书记跟耿秘书长人还没有走,陈斌这时候再到英语组办公室来,摆明了还是要挑着人才算完事。

    陈斌眼神扫过王卫成的脸,又在杨柳跟王际胜两个教师脸上停了一瞬,也琢磨不透他们三人里到底有没有谁是上头相中的,阴晴不定的点了他们的名,要他们跟自己出来。

    到外面的过道里,陈斌就直接问道:“你们里是不是有谁认识县里新来的沈书记?”

    王卫成心里一跳,不过,他还是装作惘然无知的跟其他两名教师面面相觑。

    从三人脸上实在看不出什么,陈斌也就不再多问,而是语重心长的说道:“县里要从学校调人,我没有第一个把你们三人推荐上去,不是别的原因,是因为你们是骨干,我是实在舍不得你们走。你们走了,对学校的英语教学来说,是很大的损失啊。当然了,你们以后真要到县里工作,能发挥所长,我也是替你们高兴的;你们可也要记住,你们是县中走出来的人,我个人就不求你们什么了,只是希望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们能多想着县中。”

    陈斌把人带过来,顾金章、耿波也不去旁敲侧击什么,看过人事档案,又叫他们拿英语自我介绍了一番。顾金章、耿波都不懂外语,但看到他们三人自我介绍颇为流利跟自信,也相信陈斌这次不该再敢糊弄他们,就直接拿了他们的人事档案离开,让他们等着县里的通知。

    王卫成没想到这一天会如此的一波三折,也没想到真跟妻子一开始猜测的那般,这次选人真跟沈淮有关。

    放学后,王卫成骑着自行车回家,上楼刚要推家门,就听着屋里陈燕那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进去,就见陈燕跟妻子坐在狭窄的客厅里说着话,陈燕她儿子跟他家多多跪在卧室的地上玩玩具,他笑着说道:“真是稀客呢,陈大主任今天怎么肯赏脸到我们这破地方来做客?”

    看到王卫成走进来,陈燕站起来说道:“王哥,你也真是的,我哪里敢嫌你家简陋啊?你家里到处都是书,我家乐乐没其他毛病,就是喜欢到处撕东西。你要不怕家里的书给我家乐乐不小心撕了,我以后带乐乐多来找你家多多玩。”

    虽然顾金章、耿波等人始终琢磨不透沈淮的意思,但不意味着县里所有人都一点都猜不透——下午面试的事情传开,陈燕就大体明白是怎么回事。

    陈燕以前是个大嘴巴,这一次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挨不到下班,就带着儿子跑到县中医院的幼儿园等徐惠丽过来接孝,希望前天得罪沈淮的事情,通过王卫中、熊黛妮他们还能有转圜的余地。

    王卫成不会得势就欺人,但很多事情他都琢磨不透呢,沈淮前夜离开徐记酒楼时,把话都丢在那边,谁知道他对陈燕记不记恨?

    不管陈燕之前的势利,王卫成此时也没有必要搭理她,妻子抹不下脸来,他由着妻子在客厅里陪陈燕谈话,他躲到卧室里去,等到陈燕带儿子离开,他才走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徐惠丽问丈夫,“不是说给涮下来了吗,怎么陈燕过来后尽说那些有的无的?”

    “我也不清楚,”王卫成把他知道的事情告诉妻子,“陈胖子开始是黑了心,只是把他选中的三个人推荐上去,其他人都给踢了来。但陈礼杰三人到县里没能过关,给沈淮退了回来,听说场面还有些难看。更叫人想不到的,县委副书记顾金章跟县委秘书长耿波,紧脚跟着赶到学校,把陈胖子当众就臭骂了一通,要学校重新推荐人选,我就这样进了名单。事情也没有最后定下来,可能还要到县里参加一轮面试。”

    “许是黛妮给沈淮打电话说过这事了……”徐惠丽猜测道。

    王卫成也只能这么想。

    他跟沈淮也没有什么交情,也许最后求到沈淮门上,沈淮会考虑拉他一把,但领导是有价值的,断无能因为酒桌上见过一面、到他家坐过十几二十分钟,就凭白无故的照顾他;要有可能,也只可能是熊黛妮帮他们说了话,沈淮看在熊黛妮的面子上拉他一把。

    王卫成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冒冒失失的去打扰沈淮,但今天的事情还是要告诉熊黛妮知道,就与妻子出门去打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