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同学聚会

第四百八十四章 同学聚会

    w看到熊黛妮圆润柔和的脸蛋上,难得的露出狡黠而俏皮的神色,沈淮回头看向林荫道深处的暮色,笑着说道:“我以后要到这边来工作,自然要先过来看看,”他又不能说,这里是他的母校,留有他少年时的回忆,看着熊黛妮陪两女一男站在酒楼前,问道,“你跟朋友在这里吃饭啊?”

    由于父亲也喜欢轻车简从,熊黛妮倒是能理解沈淮上任之前一个人先在霞浦县城里瞎逛的心情,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真正接触到真实的情况。[

    见沈淮看向身后的徐建中、陈燕、徐惠丽他们,熊黛妮说道:“哦,他们都是我中学的同学,今天在这里聚餐。我们也是刚过来,这样都能遇到你,还真是巧得咧。”

    熊黛妮不觉得她在沈淮面前有多少异常,只是她眸子里柔软的眼神,叫徐建中看了格外挠心——斜眼瞅着这个小白脸,廉价的黑色夹克衫、长裤,灰扑扑的皮鞋,肩上挎得一只帆布包,帆布包的一角还露出蒙革记录本的一角,夹克衫的领口斜别着一支钢笔,好像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一个中小知识分子似的,这形象看着还真就是要进县中教书的年轻教师。

    “黛妮,这你朋友啊?”徐建中脸堆着笑问熊黛妮,热情洋溢的说道,“赶得好不如赶得巧,留他下来一起吃饭吧?”

    倒也不等熊黛妮介绍,他从兜里掏出名片,朝沈淮递过来:“敝人徐建中,今天特地在自家酒楼里略备薄宴,邀几个中学好友过来聚一聚,联络一下感情。你是黛妮的朋友,赶得好不如赶得巧,要没有其他什么要紧事,也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吧?不会嫌这边简陋吧。”

    “原来你就是徐记一品的徐总啊,我到霞浦县之前就听说你的大名;我今天出来,也没有把名片带身上……”沈淮接过徐建中递过来的烫金名片,笑着说道。

    不过,没有等沈淮把话说完,徐建中已转过头去,跟熊黛妮说道:“大鹏他们都已经过来等好久了,咱们是不是不在外面耽搁时间了?我们赶紧进去吧,大鹏他们可是等着看当年校花的风采是否依旧呢。[

    他压根儿就不在乎沈淮是谁,只希望这小子知难而退,赶紧借口有事离开这里,不要留下来给大家添什么不快。

    熊黛妮尴尬的看着沈淮:即使沈淮这时候掉头离开,她也能理解,只是又期待他能留下来,不然今天的聚会注定会很无聊。

    沈淮倒也不恼,欠着身子看向徐建中,说道:“谢谢徐总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看着沈淮二皮脸的样子,好像真就是死赖着不走也要蹭一顿饭的吃货,熊黛妮忍不住都要笑出来。

    徐惠丽挽着熊黛妮的胳膊往酒楼里走,小声的问:“他谁啊?是不是你新谈的对象?”她看得出熊黛妮对这青年神态亲昵,不像熊黛妮对其他人,态度看似温和,但总是隔着一层警惕,也有些好奇这青年的身份来。

    “不是,你不要乱猜。”熊黛妮跟徐惠丽小声说道,又怕给沈淮听过去,回头看了沈淮一眼。

    陈燕见熊黛妮对身边这青年颇为关切,冷艳高贵的瞥了沈淮一眼,长相确实不错,但她打心里认定这小子要配熊黛妮就是癞蛤蟆吃天鹅肉,心里不屑的想:还名片没带身上?就你这穷酸样,还能有名片!

    说是同学聚会,到场的也没有几个人,加上沈淮满满当当的也就只能凑一大圆桌,女孩子也就陈燕、徐惠丽、熊黛妮三人。

    沈淮看着众人在徐建中的主导之下对熊黛妮众星捧月,也大体能明白所谓的同学聚餐,都是徐建中特地为熊黛妮安排、联络感情的——倒不知道是针对熊文斌呢,还是针对青春貌美似旧的熊黛妮,仰或是两者皆有之?

    沈淮既然是跟着熊黛妮过来蹭饭吃的,落座自然就坐在熊黛妮的身边,对别人投来羡慕忌妒恨的眼神也视若无堵。

    “你既然要进县中当教师,今天可要好好讨好我们家惠丽,他老公可是你们县中的校领导……”陈燕见徐建中要在熊黛妮面前表现风度,不方便矛头过多的直接指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穷小子,她却没有这个顾忌,隔着圆桌就把话题往沈淮身上引。

    要了解霞浦基层真实情况,就不能带着秘书跟车随行,沈淮没想到他刚才跟熊黛妮的对话,会叫别人误以为他要进县中工作。

    沈淮也不介意别人的误会,看向熊黛妮左手边的徐惠丽,故作糊涂的笑问道:“你爱人真是县中的校领导啊?”心想还真是巧的,他到霞浦要见的第一批人里,这里有两人与之相关。

    “哪有?你听陈燕她们瞎说,”徐惠丽说道,“我老公是县中里的王卫成,你要进了县中,就会认识他了;他是教导处的副主任,如果要算校领导的话,也只有小拇指头大。”

    “怎么就小拇指头大?你再这么说,我下回遇到你家王卫成,可要跟他告状了。教导处的副主任好歹也是个主任,也是个股级干部,你欺负你家王卫成欺负了够,可不知道在体制里混上级别有多难,怎么可能跟吃粉笔灰的普通老师一样吗?”陈燕牙尖嘴利的截过话来说道,又怕话说得太过,叫熊黛妮听了心里不高兴,又补充了一句,“你看看我,在县政府里工作好几年,也不过是一个小办事员;好不容易混上一官半职,也是费了老鼻子劲。”

    “对不起啊……”熊黛妮知道陈燕是个势利眼,她都不知道陈燕升职的事情,也不关心,要不是今天给堵在商场大楼前,她真不想过来参加这所谓的同学聚会,听着陈燕夹枪带棍的针对沈淮,只能小声的跟沈淮道歉,不希望他心里因此不快。

    熊黛妮挨过来耳语,有着好闻的香气,沈淮凑到她耳边,笑道:“我似乎特别能吸引别人的火力,我已经习惯了。”

    “那你身边都是大美女,怎么不遭人恨?”熊黛妮又笑道。

    “可不带这么夸自己的。”沈淮笑道。

    “……”熊黛妮本意是说陈丹、孙亚琳她们,没想到自己,听沈淮这么说,粉脸顿时羞红,横了沈淮一眼,说道,“你知道我说谁。”

    熊黛妮眸光妩媚如水,羞面艳如桃花,眉目颦蹙之间的风情,叫徐建中以及她的那些个男同学,恨不得掀桌子、把茶水泼沈淮的脸上去。

    陈燕看着熊黛妮这一刻骨子里透出来的风骚样,让满桌的男人骨头都酥了三分,心里不悦,但不敢直接针对熊黛妮,只是牙尖嘴利的截过话头,道:“哎,哎,哎,我们可都还坐在这边呢,你们俩说什么悄悄的话呢,这么投入就把我们给忘了?”

    熊黛妮粉面微红,知道陈燕牙尖嘴利,性格泼辣,又很来得,说什么没有顾忌,不搭理她。

    沈淮看向抹了浓妆,但容颜还是差熊黛妮三分的陈燕,问道:“哦,你也是在霞浦县政府里工作啊?那我以后到霞浦县工作,还要请你多关照啊。”

    “我在县政府办只是一个小办事员,说得好听是个副主任,其实什么都不是,”陈燕嘴里这么说,却不忘从手袋里拿出一张名片来丢给沈淮,说道,“反而是你们老师,手里的学生大多是独生子女,能刁难家长非巴结你们不可——我家小孩现在还小,要是再大几岁,说不定我也会去巴结你。你可不要到时候不认得我们啊?”

    沈淮欠起身子,接过陈燕递过来的名片,县政府办综合处副主任,还真是说了好听算是个副主任,心里一笑,心想这婆娘这么明目张胆的帮着徐建中拿话刺他,原来是是巴结徐建中的老子、副县长徐福林啊。

    冷菜早就摆好,酒上桌,徐建中一干人等,就摩拳擦掌、不怀好意的朝沈淮看过来,说道:“今天我们是同学聚会,你跟黛妮一起过来当护花使者,我们也没有料到。不过,你既然是黛妮的朋友,我们可就都当你是自家同学。我们也都好些年没有见黛妮了,这接下来,我们要是敬黛妮酒,你可要尽好护花使者的责任。”

    “没事,没事,你们同学聚餐,我就是一个凑热闹的。你们不用管我,把小熊灌翻了,顶多我送她回去就是。我实在是没有什么酒量,不敢充什么护花使者。”

    沈淮这么没品的耍起滑头,别人心里鄙视他,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他,有个叫李大鹏的男同学,跟徐建中起哄说道:“老徐,人家不喝酒,也是你待客不够热情;你专门喊两个漂亮的服务员专门伺候他一个,你看他还喝不喝酒;要还不喝,你就喊四个漂亮小姐伺候他……”

    徐建中一脸无辜的看向熊黛妮,说道:“黛妮,你发话吧。”以示是众怒难犯,不是他要逼这小子喝酒。

    熊黛妮看向沈淮,征询道:“要不就少喝点?”

    “那就喝点,”沈淮也不怕给别人灌翻,大不了中途打电话让人过来接他,又看向徐惠丽问熊黛妮,“你同学她爱人在不在学校里,怎么不叫他一起过来喝酒?”

    熊黛妮也怕这么多男同学起哄搞沈淮一个,搞得场面难看,跟徐惠丽说道:“你打电话让你家王卫成过来吧,”又跟沈淮介绍道,“王卫成跟小黎她哥哥孙海文是高中同学,海文到钢厂,王卫成经常到钢厂找海文,就是那时候很不要脸的把徐惠丽骗上手了。”

    “他知道孙海文啊?”徐惠丽疑惑的问熊黛妮。

    陈燕插嘴过来,问道:“不会吧,你现在还对那个孙海文念念不忘啊?我上回到市里,听孙海文在厂里出事故死好些年了。”

    面对陈燕的质问,熊黛妮只是淡淡一笑,虽然少女时候的记忆已经渐渐变淡,但也越发清晰,无法磨灭——她看了沈淮一眼,想起上回在塔陵园跟他偶遇的场面,笑着问他:“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笑啊?”她却不知道沈淮心里是另一番波澜。m^-^——^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