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六十八章 人选

第四百六十八章 人选

    虽然县常委班子成员,都是由市里选拔任命,但相对强势的中层干部对嵛山县的权力分布,依旧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毕竟常委班子在县里的权力,最终还是依赖下面的人去实现。

    嵛山县有二百多中层干部,地位并不是完全对等的,就算妇联主席、残联主席,看上去跟公安局长、计委主任,都是正科级干部,但基本上没有一个残联主席,会认为自己在体系内的地位,跟公安局长是对等的。

    这背后说到底还是事权及影响力起着决定性的因素。

    如果县里要把劳务输出作为重点工程去推动,那负责该项事务的中层干部,一方面能力将获得培养,跟县级领导接触更加密切,同时在负责该项事务时,其与各方面的利益交互也将变得更广泛而密切,自身的影响力也会得到迅速的扩大——除了本身在县里的地位变得更重要之外,在将来的提拔任命上,也将获得更优先的位序。

    梁振宝来找沈淮谈劳务输出的问题,就是不介意沈淮推荐负责该项工作的人选;他倒是没有想到,沈淮压根就没有把这事揽过去的意思。

    梁振宝也不确定有谁合适负责这项工作,只是说道:“既然县里要把劳务输出当成重点工程去推动,人选还是再斟酌、斟酌……”

    沈淮也不着急催促梁振宝,与他谈了一些梅钢、淮能等企业在劳务使用的特点,让他慢慢去物色合适的人选。

    梅钢在一些不重要、对技能要求不高的岗位上,主要还考虑跟劳务公司合作,能在当前两千名核心员工之外,还能容纳数百名劳务人员。

    这样能叫核心员工的福利待遇得到保证,保持企业的竞争力跟凝聚力,又同时又控制住成本支出不大幅上涨。

    梅溪电厂、港务公司、鹏悦以及梅溪镇诸多新兴的企业,差不多都采用模式控制劳动力成本。

    除此之外,渚江建设、市港建以及淮能集团下属的建筑公司等企业在建筑工人的劳务需求更加庞大。

    这些对技能要求相对低的劳务岗位,之前主要从梅溪、鹤塘等地的剩余劳动力补充——不过随着梅溪镇产业规模的发展,今年大概就会大规模的从周边地区补充劳动力。

    嵛山这边把工作做细致一些,跟梅溪的企业有针对性的直接搞对接,差不多能输出两到三千个劳务人员——而一旦县里熟悉了相关模式,再扶持一批专门的劳务及建筑承包公司,跟渚江南岸经济相对发达的平江、江宁等地区搞对接,可以做的工作很多。[

    沈淮希望县里把这项事作为长期工程去推动,这样就不想由他来推荐相关人选。

    ***************

    沈淮无意推荐什么人负责劳务输出的工作,梁振宝谈了一会儿话,就回自己的办公室。

    宋运华过来找梁振宝汇报工作,见梁振宝坐在办公桌后蹙眉不展,还以为他有什么烦心事,问道:“梁书记,有什么事叫你发愁的?”

    梁振宝当县长时,宋运华是他颇为信任的政府办副主任,他担任县委书记后,让宋运华到乡镇干了两届乡党委书记,才提拔上来当副县长——不过县政府之前给高扬一手把持,宋运华在县政府很弱势,直到梁振宝跟沈淮形成默契,将高扬压制住,宋运华才时来运转,分管水利、交通这两项当下县里最重要的事务。

    宋运华此时对梁振华也是忠心耿耿、言听计从,与县委办主任、公安局长许伟新等人,是梁振宝在嵛山能如臂使指的嫡系。

    见宋运华问及,梁振宝也不隐瞒什么,把劳动输务的事情,跟他说及,说道:“要找个能负责这事的人选,还是叫人头痛啊……”

    宋运华能明白梁振宝为什么头痛,沈淮虽然不插手人选的选择,但梁振宝挑出来的人,要是不合沈淮的意,那就不要想沈淮能配合着做些工作。

    沈淮愿不愿意配合,区别是巨大的。

    沈淮愿意配合,那嵛山县今年就能直接往梅溪镇的那几家企业输出两到三千名劳务,有这么一个非常好的开局,接下来的工作就要容易开展得多;要是由县里推动的劳务输出,才有四五千人的规模,这个成绩完全就可以拿到政府报告里大书特书一番。

    要是沈淮不愿意配合,嵛山县就是派一名副县长专门负责这个工作,梅溪镇那些个财大气粗的企业,谁会搭理你一个穷破县的副县长?

    梁振宝问宋运华:“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宋运华手下当然也有一些利害关系密切的人,但他知道这个人选不是他能随便推人上去,笑着说:“县里有什么精兵强将,可不都在梁书记您眼鼻子底下转,梁书记您都为这个人选头痛,我就更没辙了……”

    “这个人选还是要从县委办跟政府办里挑……”梁振宝把大致范围确认下来,还是指望宋运华能帮他拿个主意。

    宋运华也知道这个选拔范围比较合适,但也不知道县委办、县府办那么多正副主任,到底谁才能既合沈淮的意,又合梁振宝的意,这个主意还叫他真不好拿。

    宋运华在嵛山官场奋斗了半辈子,此时四十出头,官至副县长,也能算是功成名就,但再细想想权力微妙,突然又觉得以前执着的许多事,此时看来都有些索然无趣。

    他们这些体系里的官员,为了在位子上往前挪一步,常常斗得头破血流、斗得老死不相往,说起来也是为了争权夺势。

    只是,权势到底是什么,就一定跟位子对等吗?

    沈淮凶名在外,他到嵛山来,叫好些人都崩紧了神经:常委班子里的人,怕给他拉下来,常委班子以下的人怕给他无情践踏。

    不过,不管神经崩得多紧,大家大体还都认为,沈淮在市里不得势,县里至少有梁振宝跟高扬还能压制他。

    实际情况又如何,很多事情沈淮愿意配合,就事半功倍;沈淮丢手不管,连个头绪都摸不到——除非大家都甘心尸位素餐,不然还有些想做事情的人,都会自然而然的往沈淮身边走,这未尝不是权力真正的根源所在。

    看着沈淮到嵛山后,没有直接搞什么大动作,但谁又能说,沈淮就居在县长高扬之下?

    要不是高扬在市里有组织部长虞成震罩着,宋运华此时都未必会把他放在眼里。

    宋运华不肯发表意见,也是谨守本分,梁振宝自然不逼他说话,考虑了片刻,又问宋运华:“你觉得肖浩民这个人怎么样?”

    听梁振宝提及肖浩民,宋运华有些疑惑,一时搞不清楚梁振宝的具体安排。

    肖浩民现在是东嵛镇镇长,由于东嵛镇是县城,地位要高过其他乡镇,东嵛镇镇长虽然是正科职,但实际的排序要比普通乡镇书记都要高。

    除非能调肖浩民担任副县长或直接担任县委办主任,不然将他从东嵛镇镇长的位上,调到县里负责劳务输出的事务,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靠谱的想法——而当下的情况梁振宝与沈淮虽然控制着嵛山的局面,但恰恰又不能决定副处级干部的任命。

    宋运华眼睛瞅着桌角,揣摩梁振宝的心思,片刻之后,豁然开朗起来,想明白梁振宝的意图是什么,说道:“肖浩民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只是这些年给张有才压制着,没能发挥出来。”

    梁振宝见宋运华的悟性颇高,点点头,说道:“这个事,我要先跟其他常委商议一下,你不要传出去。”

    宋运华自然表示会守口如瓶,这时候也肯定梁振宝是想调肖浩民担任政府办主任,相信沈淮会满意这样的调整。

    东嵛镇是县城所在地,镇长是正科职,党委书记却又是县常委班子成员,两者之间的跨越很大,肖浩民想直接将张有才挤掉,担任镇党委书记,不大现实。梁振宝调他担任政府办主任,可以为他接下来担任副县长做铺垫,相信肖浩民不会拒绝,而且能同时加强沈淮在县政府的支撑力量,进一步将高扬架空掉。

    而这样的人事任命,只有其他常委愿意配合,走人大程序就可以了。

    不过,宋运华心里又有疑惑,肖浩民、罗庆、冯玉梅、胡志军是沈淮到嵛山后,不多给沈淮拉到圈子里的中层干部,梁振宝直接把肖浩民调到县政府担任政府办主任,将直接帮沈淮把他能在嵛山聚集的力量,聚集到一起,虽然这更能压制高扬,但梁振宝就不怕沈淮看中的直接是他县委书记的位子?

    还是说,梁振宝就打算沈淮什么时候想坐县委书记的位子,就拱手相让?

    宋运华不知道梁振宝心里的打算,那就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去说话;总之,他也没有要在县政府去捋沈淮锋芒的意图。

    ****************

    梁振宝心里有他的疑惑,不会尽然跟宋运华细说。

    嵛山穷,地方上县乡两级的财政收入总口子就两千来万。

    不要说嵛山党政机构以及所辖委局及诸多事业机构,嵛山仅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教职工,就有四千余人要养活。

    近年来物价涨得厉害,虽然嵛山县压根没有涨工资这个概念,但就算以每人每年三千元的工资支出计划,嵛山县教育系统仅工资支出,每年就需要一千三百余万。

    就这个,已经把嵛山县乡两级的财政收入消耗掉一大半,更不要说卫生、交通、水利、计生、公安、广电、工商等各个口子,都嗷嗷待哺等着财政喂养。

    在这种情况,嵛山县最大的政治,就是围绕着一个“钱”字在转——谁能更多的从省市拉到拨款,谁有能力招商引资,谁就占据主动权。

    而此前东嵛镇在餐饮、商业、旅游、交通等领域的种种乱象,管理部门对所辖商户的种种放纵,说到底也是一个“穷”字。

    不要说两三亿投资规模的大项目了,就算是招来一个能为地方财政做出一两百万贡献的引资项目,换一顶副县长、县长助理之类的红帽子,在经济发展滞后、急于招商的区县,也谈不上有多过分。

    故而沈淮年前拿嵛山项目相要挟,梁振宝压根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不跟沈淮妥协,而让沈淮去找高扬合作,再加上市里有虞成震援应,高扬要把他从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赶下去,是分分钟的事情。

    嵛山水电项目,除了未来能每年给嵛山带来上千万元的直接财税收入外,淮能集团为收购嵛山湖水电站支付的六千万资金,还是嵛山以往从未曾想过的意外之财。

    沈淮除了推荐胡志军担任县水利局长,配合淮能集团开发嵛山水电资源之外,并没有更多的非分之想,也没有借机揽更多的权力——看似单纯的帮梁振宝将高扬死死压制住不得动弹,但梁振宝心里并不是完全踏实的。

    表面上看去,沈淮拉拢他是为了压制高扬——但这个还是表面上的手段,沈淮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一点叫梁振宝百思不解。

    沈淮到嵛山县担任县常委及常务副县长,通常来说,高扬的县长宝座才应该是他的下一步目标。

    照此说来,那沈淮到嵛山县,直接将交通、水利的分管工作揽过去,然后由拉淮能集团过来,亲自推动嵛山湖水电项目——即使遇到的阻力会更大一些,但也唯有如此,才能更深层次的扩大他的影响,培植嫡系势力——这才合正理。

    眼下的模式,虽然更有利于嵛山湖水电项目的推进,却又显然不是最符合沈淮自身利益的——这一点是叫时刻都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考虑问题的梁振宝,一直很疑惑。

    当然,梁振宝也不是没有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沈淮压根就没有打算在嵛山留多长时间。

    这个可能性在梁振宝看来,相当大。

    沈淮即使此时受市里压制,不得不装孙子,但他的背景深厚,而且从他到嵛山来,能看出他对梅钢、淮能的影响力没有丝毫的减弱——这么一个人物,不愿意在嵛山这破地方蛰伏太长的时间,也完全不难理解。

    一旦沈淮很快跳出去,梁振宝就不得不去考虑嵛山在沈淮离开之后他独力去面对高扬的局面——处于这种考虑,把肖浩民调到县政府来,其实是有利的。

    梁振宝也不是没有考虑过猜错沈淮意图的情况,但沈淮真要决意夺县委书记的位子,梁振宝发现,他其实是没有多少牌好打的,还不如让得利落些。